《尸粉》第一卷 《血河鬼婴》 第八章 清水桥

文 / 月羽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听到胖子的惨叫众人一眼望去,一个精瘦且有点驼背的老头,拿着根拐杖捅在了胖子的菊花上…胖子应声趴在地上,拐杖插在他的屁股里晃了两下,像是条尾巴;惹得周围的人是哄堂大笑。

    “老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你!”胖子说完顾不上屁股的疼痛,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拳就朝老人打去。像胖子这种土耗子,现在根本就完全失去了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他现在只知道,谁有钱有地位,谁就他丫的是大爷,不过也不能怪他,社会风气就是如此。

    “住手!”牧诗语一眼就确定了这个老头,精瘦、山羊胡、还有点驼背,一支拐杖拿在手里甩,这老头就是她要找的郁万均。可牧诗语话刚喊出来,胖子就用拳头招呼了上去…一人八十多岁的老头怎么经受的住胖子这魁梧的拳头呢。

    “啊!…”一阵惨叫声中,胖子再次倒地。老头闪过了胖子的拳头后,直接闪到胖子背后,抓着拐杖搅啊搅啊搅…

    “大爷~~大爷!啊…唔…爷爷~~爷爷!我错了!我错了!”胖子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整个茶楼的人也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只有郑教授无奈的摇着头,想着这胖子终于被人收拾了。

    “噗!”的一声,老头把拐杖抽了出来,顺便在胖子的腰心和腿侧戳了几下,戳的胖子浑身酸痛,又惨叫了几声…

    “这胖子啊~~肾虚,这肝火还挺旺~~”老人说完就在秦小熙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拿起茶楼伙计刚端上来的茶,细细品了一口。

    “哎哟~~我肾虚?老子我夜御数女枪不倒!我会肾虚?笑话!昨晚老子我还干了七炮呢!”胖子爬起来后,一只手捂着屁股,因为老头刚才使他丢大脸了,他当然是很不服气的。

    “一夜七次郎,一次两分钟~枪虽不倒~阳盛阴虚,阴阳不调~~”老头又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茶。

    胖子傻了,这老头莫非是神仙?连他xxoo的时间都能算出来…其实老头不光是书香门第出生,还是个“赤脚郎中”,他一看胖子的脸色和呼吸频率,就知道胖子有点肾虚了…胖子却还在那恬不知耻的炫耀着自己的床战战绩,结果再次被周围人笑了一把…

    “大爷!哦不…爷爷!太爷爷!我的祖宗!给我个治肾虚的方子吧!”周围人群散去后,胖子跑到老头跟前求起了方子。

    “死胖子!你真的不会只有两分钟吧?”秦小熙跑到胖子旁边假装安慰问道…

    “滚!老子知道你这小娘们有很多猛男满足你,别他妈的到我这炫耀!”胖子说着有些心酸,他那两分钟还是包括了前戏的…他的实际总用时,平均一次也就11秒,比某个12秒都还差1秒…

    “都一边待着去!老先生,我的朋友刚才冒犯了您,还请您别放在心上,为了表示歉意,今晚我请您小酌几杯怎样?”牧诗语喝退了胖子和秦小熙后,和老头打起了马虎眼。

    “你是要知道什么?还是要看病?我看你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只不过有点月经不调而已~~”老头又一次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他很清楚的知道,有人请他喝酒肯定是有求于他。

    听到老头的话,秦小熙三人都看向牧诗语…牧诗语脸红了,这个老头的眼睛真毒,连自己月经不调都被看出来了,不过牧诗语可不敢指责这老头,万一惹老人家不高兴了,那自己找清水桥的事,可就要真的落空了…但老头想了想没有说话,反而跑去一边说起书来……

    “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他至少得放个屁吧~~”胖子看老头跑去一边悄悄的说道,他现在可不敢大声说话了,刚才丢光脸还不算…现在屁股还疼着。

    “不清楚,继续等吧…谁叫我们有求于人,不过他既然没拒绝我们,那就说明我们还有戏…”牧诗语分析的的确很正确,向这种老头在古代至少也是个狠厉害的角色,先是教训了一顿胖子,医术中的望闻问切中的“望”已经练到极致,这种人完全可以担当大医院的医学顾问,但现在却待在古镇里说说书,偶尔帮人看看病…很明显这种人比较傲,对付这种人用软的是最好用的…

    ………

    一眨眼一个下午就没了,秦小熙和郑教授听老头说书听的倒是有滋有味;牧诗语本来就像老头说的,有点月经不调,心情很烦躁出去兜了好几圈;而胖子因为实在太无聊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鼾声大的比老头的说书声还大,被秦小熙直接拿桌上的抹布,把胖子的嘴给堵上了…

    …………

    “喂~老太婆啊…今天我不回去吃饭了,有人请我喝酒…”说完书老头便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四周的人群早已经散去的差不多,所以老头打手机说的话,秦小熙他们听的是一清二楚。听到老头子的话,牧诗语马上来了精神,因为老头的意思很明了,他已经答应了牧诗语的要求了。

    “爷爷,太爷爷,您可真是太霸气了,我们快去喝几杯吧!对了~能不能顺便给我来一份治肾虚的偏方啊~~”机灵的胖子迅速跑到老头面前想讨点便宜…

    ………

    几人在饭店里酒足饭饱后,老头终于发话了…“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看那小姑娘都快憋坏了…”老头说完就又咪了口小酒,看向脸上带着点微红的牧诗语。

    “老人家,我想问一下关于清水桥的事~~”

    “哈哈哈~~这事老邬那家伙早就跟我说过了,搞了半天果然是你们啊~~”老邬就是那个非常能侃,告诉牧诗语来找郁万均的那个老头。

    “您知道?”

    老头点了点头后,就皱起了眉头…老头原本还算和蔼的表情突然一变,让秦小熙几人感觉有些问题。

    老头告诉他们,这个清水桥还得追溯到两千年前的先秦时期,古镇这块地其实早在几千年以前就开始住人了,因为河道就在旁边,方便当时的古人日常生活。

    当时古镇被河道分成了南北两个村落,两村之间不像其他村落互有敌视,但是因为隔了一条河来往非常不便。后来有人提议造桥方便通行,那个时代的造桥工艺还没什么起色,无非就是在河里竖几根桥桩,然后在桥桩上铺上桥面而已。当所有人把造桥的石桩、石板和石块准好后,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正常情况下河底的淤泥因该很软,尖锐的石桩底部因该很容易就插进河底,但是当时石桩只能插到淤泥半丈左右的深度后就再也插不进了。

    村民们试了几天,换变了整条河道的各个位置;结果却依然如此,只能深入到河底半丈左右的位置。在那个两千年前的年代,封建迷信思想是根深蒂固的…当时村里请来了一名阴阳师。阴阳师起源于春秋时期诸子百家,百家争鸣时代时的阴阳家一派,这阴阳家一派的影响力不比当时的儒、道、法、墨几派差。

    当时那个阴阳师告诉村民,河底有地底山脉。这条地底山脉属火阳,阳气过重,河水的阴气不够调和这地底山脉的阳气。村民当时就问阴阳师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那阴阳师闭着眼睛迟迟没有回答。就这么过了有几天,阴阳师经不住村民的疑问,告诉他们唯一能让石桩大下去的办法就是:将一个命理纯阴不满周岁的女孩子,放在石桩石锥下,连同石桩一起打进河里,完成后后面的石桩就都好打了。

    可命理纯阴的女孩哪里去找,阴阳师死活不肯说,只告诉他们孩子是雨天出生,名字里带水,五格中的天格和地格为水。当时阴阳师第一次来这的时候就看到这里有个命理纯阴的孩子,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意,但又觉得这么小的个孩子被拿来垫桥桩实在是太残忍了,所以只是告诉村民纯阴孩子的小部分情况,至于这孩子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看天意了。

    但是当时村里不足满周岁,又是雨天出生的女孩的只有五个,而名字里带水的就只有一个叫李清水的孩子,当时孩子他娘就急眼了,虽然自己生的不是儿子,但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舍得把孩子给拿去垫桥桩。人是丑陋而又邪恶的生物,为了一己之私往往能干出点比畜生还不如的事;但这一己之私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变成所谓的大势所趋。

    当时两边的村长和一些村子里有点地位的人都来到李家,要求他们家贡献出女儿。在那个万恶的时代,女性的社会地位很低,就算你是王宫贵族是郡主、是公主那也就比其他人地位高点,比起出自同宗的王兄、王弟地位差的可非一尺之遥,所以历史中有很无数次权力之间的联姻,而这往往是以牺牲女人作为代价的。

    李家男人李生,起先也是极力反对,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凭什么说死就死。但当一伙人给出诱人的条件时,李生心动了,他们给出的条件是下任北村村长和每年五石粮食外加十两黄金;在那个时候,光是每年五石的粮食就已经够够诱人了,按照当代人的饭量,一顿3两一天1斤来算,五石够吃600天的了,但在当时也够一个普通人吃饱吃上3~4个月了,更何况还有村长之位和那十两黄金。(1石=120市斤=60000克)

    最终李生妥协了,反正他想要儿子,毕竟那个年代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死个女儿就当没生过。于是在一个乌云密布的阴雨天,桥桩的打桩工程就继续开始了……“尸粉 ()”!

    :

    (第八章 清水桥) ( 尸粉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92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