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3章 公主的厚爱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嗒,嗒嗒——

    穿着拖鞋的齐珊敲了敲门,将身子轻轻地探了进去。[。]

    她看到邵锡正在挥舞着拳头,在屋子里猛烈的比划着,他的样子有些疯狂,拳脚带风,嘴里还不停地哼叽着用力,就像是一个武林高手在练功。看到齐珊的到来,他眉头一皱,收了拳脚,深呼了一口气后坐在沙发上。“你还不去值班?”邵锡点燃一支烟,脸上凝了一层冷霜,看的出,他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齐珊避开邵锡的问话,轻巧地走到他的身边,眼睛里透露着些许疑惑地说:“那圆凳是你打碎的?你为什么不教训一下那个狂妄的巧布诺夫?”说着她毫不客气地坐在邵锡身边,盘起腿,水晶丁字拖鞋里,裹着一双晶莹如玉的小脚。

    这丫头,什么时候又换了鞋了?

    齐珊一坐下,就大方地扯过邵锡的一只手仔细地端详着,神情有些夸张,自言自语道:“这拳头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呀,怎么能一拳把高档红榉凳打烂?真是不可思议!”

    虽然现在这社会,男女之间碰碰手摸摸手不算是什么稀罕事儿了,但邵锡还是轻轻地挣脱她柔软的小手。“我不想跟他搞内战,但是我对他的做法很生气!”邵锡轻轻吸了一口烟,眉头微皱,眼睛扑朔地瞟到了齐珊的脚上。所以你就用这种方式结束内战?”齐珊向来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作风。

    邵锡轻轻摇头:“也许是吧,不过也不全是!我觉得我们错怪了巧布诺夫。他不是我们想象地内鬼,对此我有些歉意,虽然和巧布诺夫发生了一些摩擦,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不可能是咱们当中的内鬼或者是奸细,因此,抽个时间我会好好跟他聊聊,表示歉意!”

    “你怎么这么肯定他不是内鬼?他最近的行为一直有些反常啊!”齐珊疑惑地道。

    邵锡轻轻一笑:“他表现反常是另有原因,而不是说明他在搞什么小动作。他这一系列反常的表现。无外乎有两个因素,首先他很迷恋诗奇芬,其次他很恨我,这是他表现反常最根本的原因!”

    邵锡没把话挑明,但聪明的齐珊却能意会。“你是说他很喜欢诗奇芬,而诗奇芬却很喜欢你,是不是?所以巧布诺夫对你怀恨在心。才有了那一系列反常的行为,对不对?”齐珊半侧着身体面向邵锡,瞪大了眼睛,似乎急于知道答案。

    邵锡无语,却若有所思地欣赏起齐珊的小脚来。

    齐珊继续追问:“那你刚才跑到诗奇芬屋里干什么去了?如果你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那个巧布诺夫怎么会这么张狂?你不会是真地和诗奇芬有一腿吧?”齐珊的神色里带着迷茫和报怨,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突然涌进了一股醋意,不是为邵锡而生,也不是为迈伊而生,但是她却有明显地感觉出来,自己对这件事情有些心慌。

    “扯淡,我跟诗奇芬有什么一腿,乱弹琴!”邵锡听到齐珊的推测后,有些生气,一下子站了起来。猛吸了一口烟,眉头的疙瘩始终没有缓解。

    “那你这么晚了跑人家诗奇芬屋里去做什么?你敢说你没有别的用心?”齐珊的质问提高了音量,似乎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我只是想跟她聊一聊巧布诺夫,关于他地一些情况,还有亚琳儿小姐随行人员的情况。你应该知道。那场袭击事件很蹊跷,如果没有内鬼给他们提供情况的话。事情很难解释的清楚!”话里这样说,邵锡心里却暗暗着急。靠,人家齐珊怀疑的也不无道理,都十一点了,自己跑人家屋里干嘛?虽然自己没有任何不良的居心,虽然一切都是诗奇芬占据的主动,但是此时此刻,他倒有些千口难辩了。

    “聊天?了解情况?我看没这么简单!”齐珊噘着小嘴道。

    “那你觉得怎么个复杂法?”面对齐珊屡屡地追问,邵锡真想给她下逐客令,可是又不舍得她那双金莲小脚,靠,看了以后总有一种莫名的想法“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孤男寡女的,诗奇芬又穿的那么暴露,再说了,如果你们没发生什么,巧布诺夫会急成那样吗?”齐珊可算是抓住了邵锡一条尾巴,话里透露着无尽的埋怨。

    邵锡虽然身正不怕影子邪,但面对齐珊的盘问,倒也显得有些无奈。

    “你可不要在这方面摔跟头哟!”齐珊见自己的追问让邵锡有些拘谨,便换了一副调皮轻佻的表情。

    “摔不摔跟头我心里有数!你,赶快去值班吧!”邵锡终于下了逐客令。

    齐珊眉头拧成一朵花,埋怨道:“哼,心虚了就要赶人走!”

    邵锡不耐烦了,道:“心不心虚关你什么事?该干嘛干嘛去吧!”

    “你越是赶我走就越证明你心虚!”齐珊耍起了小性。

    邵锡有些晕,这位女特警也真是个活宝,看来,他是要抓住自己的小辫子不放了!“行,随便你,如果你想在这里呆着,我没意见,呆多久都行!”邵锡干脆使起了激法。

    齐珊刁蛮地噘着嘴巴道:“你也别激我,我今天如果就搁你屋里呆着了,你敢非礼我?”

    “行行行,你呆吧,我去替你值班!”邵锡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出门,却被齐珊喊住:“不会吧?你不会真地这么高尚吧?替我值班?你简直太伟大了,我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你的高尚品格,你太牛了!”齐珊也从沙发上坐起来。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邵锡是想早点摆脱这个鬼丫头地紧箍咒,她一进门就咿呀咿呀地问个不停,邵锡本来心里就有些乱,被她这一搅和,更乱了。想来也怪自己太鲁莽在急切了,什么时候去找迈伊不好,非得晚上去!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巧布诺夫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不过再想一想。也不错,毕竟,凭借自己的实力,把这几个外国人都震慑了一下子,看他们以后谁还敢小瞧中国警卫!

    邵锡留恋地盯了齐珊地小脚一下,转身出了门。

    齐珊心想:没搞错吧,自己只不过跟他开一个小小地玩笑而已。他竟然当起真来了,而且为了不跟自己同处一室,他竟然去大厅替自己值班去了!

    真是个怪人!

    且说邵锡刚刚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下,突然听到一阵啊,啊——地惊恐声。

    邵锡脑袋一涨,刷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想都没想。朝亚琳儿小姐的房间冲去。

    他听地出,那惊恐呼救声正是亚琳儿小姐的声音!

    邵锡一边冲一边掏出枪,按响了警报开关通知其他的警卫。

    门是虚掩的,邵锡匆忙地撞开门,手枪已经指向屋内亚琳儿小姐穿着睡衣斜躺着,赤着脚,神情焦急而恐慌,灯是关着的,屋里忽闪忽暗。不时传来一阵阵恐怖的声音,亚琳儿小姐两臂捂着胸口,嘴巴张的极大,像是受到恐吓地样子。身体还在发出阵阵地哆嗦。

    靠,一场虚惊!

    邵锡长长舒了一口气。狂跳的心这才放进了肚子里。

    其实并没发生什么。亚琳儿小姐是在看恐怖电影!

    闭灯、躺在床上穿着睡衣看恐怖电影,这不明摆着是自己吓唬自己吗?

    亚琳儿的身体抽搐着。一把搂住了邵锡的胳膊。“太吓人了,太吓人了。吓死我了!”亚琳儿的嘴巴轻轻地咬着自己的手指,但是目光却丝毫不离电视屏幕。

    电视里演的是一个美国恐怖片,正演到一个疯狂地魔鬼杀人狂,把一个大活人肢解着,先是砍掉双手双脚,然后割掉脑袋,然后开膛破肚,掏出了心脏——

    美国拍摄的恐怖片本来就雷人至极,场景和情节都非常逼真,再加上这高档立体液晶电视的效果,屏幕里的事情就像是发生在眼前,那声音,那画面,况且亚琳儿小姐还关着灯,别说是她害怕,就连邵锡也有些起鸡皮疙瘩,要知道,他是受过极强的心理训练的,一般的恐怖场景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影响。

    凯本恩、巧布诺夫和齐珊接到邵锡的信号后,迅速赶来,冲进门,正好看到亚琳儿小姐正搂着邵锡的胳膊,神情紧张到了极点。齐珊不失时机地打开灯。“发生什么事了?”齐珊盯着邵锡道。

    邵锡轻轻地挪开亚琳儿地胳膊,笑道:“没事儿,亚琳小姐正在看美国的恐怖大片!”

    众人这才舒了一口气。

    凯本恩轻轻地走到亚琳儿身边,突然道:“亚琳儿小姐,今天下午的时候,酒店的工作人员发了一件邀请函,明天晚上在五楼有一场免费的明星演艺晚会,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观赏一下!”凯本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色地邀请信,递给亚琳儿。

    其实演艺是金座大酒店地一大特色,每天晚上八点钟都会有小型的演艺安排,演员们由少数民族里能歌善舞地美女帅哥组成,节目主是民族舞蹈和歌曲,当然,他们也会定期请一些还算知名的演艺明星前来演出助阵,以提高酒店地档次和知名度。确切地说,这是一个秀出来的超级酒店,多元化的服务,激情或者不失品味的风情演艺,是金座酒店的一大特色,J市市酒店行业有三大亮点,金座酒店的歌舞秀也是其中之一。

    “看情况吧,如果去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的!”亚琳儿把邀请函随意地扔在床头,继续把目光转向电视屏幕。“行了,你们回去吧,害的你们虚惊了一场。记得帮我把灯关了,谢谢!”亚琳儿目不斜视地说着,调整了一下坐姿,托着腮,瞳孔放地极大。

    齐珊把灯关上,众人开始往外走,屋里又陷入了半黑暗的状态。

    “亚琳儿小姐,早点睡吧!”邵锡说着。开始往外走,他本来还想劝她不要看恐怖电影,但既然亚琳儿小姐已经下了逐客令,他就没必要再多费口舌了。不过,这个F国公主倒是让他捉摸不透了,明明被吓的要死,还故意关灯执意去看恐怖电影。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邵参谋,你等一下!”亚琳儿象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邵锡。

    邵锡停止了脚步,回头不解地看着亚琳儿小姐。

    “你过来陪我看电影好吗?我一个人看太害怕了!”亚琳儿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这张大眼睛在屏幕忽明忽暗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迷人。

    晕!没搞错吧!

    邵锡实在不理解,她一个人看电影还不过瘾。还要拉自己下水!

    但是既然公主都开口了,他也无法拒绝,轻轻笑道:“当然可以!”

    亚琳儿臀部朝前一挪,轻轻一拍旁边的位置道:“坐这儿吧!”——

    邵锡心跳有些加速!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形容此时的心情,亚琳儿为什么要让自己陪她看恐怖电影?难道她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坐在亚琳儿小姐身边,邵锡还真有些不适应,浓浓的清香扑面而来,分不清是屋里地香气,还是自亚琳儿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

    此时亚琳儿半躺半坐。两手支撑着一分力摁在床上,她的脸洁白明净而滋润,一堆金发如丝般地轻抖着,时而覆在她的脸脸颊,增添了些许飘逸的媚姿。鼻尖上的金发梢跟着鼻息起伏。白色的睡衣将她那呈S型地娇躯包裹得紧紧,更是凸显出诱人风范。柔滑如玉的白嫩小腿盘在床角的边缘。细腻无暇的小脚相互逗弄着,她的右脚。那处红斑已经变得很浅,但仍然能看出痕迹。

    邵锡突然想起了那日为她吸毒的情景,不觉间有些异样的思绪。

    “知道吗?我喜欢看恐怖片!很喜欢,尤其是美国地片子,简直太逼真了,跟真的似的!”亚琳儿小姐轻轻地说着,脸上的表情却忽惊忽静。

    邵锡心里暗道:这个亚琳儿小姐倒真有意思,明明害怕成这个样子,还打肿脸充胖子非得看恐怖片!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害怕,我也喜欢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看恐怖片,不看的时候心里想看,看了又害怕!”亚琳儿的话有些语无伦次,瞳孔突然张的很大很大,邵锡不用看电视,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恐怖场面又来了!

    “咦,喔,呀——”

    有邵锡在身边,亚琳儿脸上的恐怖明显淡了不少,两个手指含在嘴里轻吮着,不时发出阵阵地稀嘘声。邵锡真拿她没办法,看个恐怖片也就罢了,偏偏还显得那么恐惧,恐惧也就罢了,偏偏还看的上瘾,上瘾也就罢了,偏偏还拉自己下水,跟着她一块起鸡皮疙瘩——

    亚琳的表情随着屏幕里的恐怖气氛而不断变化着,等到气氛缓和了不少,她突然面向邵锡,轻轻地说:“对了邵参谋,这个你喜欢吗?”

    她用纤纤玉手指了指自己的胸部,嘴角里带着白种美女特有地轻笑。

    亚琳儿地胸前挂着一枚心型的玉,浅绿色,邵锡对玉石有一定地了解,仅仅凭借它的成色,他就知道它地价值不扉,其实它并不大,只有花生米大小,但却像是有灵性似的,彰显着特殊的光彩。

    “这是我上次来中国的时候买的一块和田玉,能够逢凶化吉,保一生平安!”亚琳儿把玉从脖子上摘下来,摊在手心。

    邵锡知道和田玉的名贵,这种玉根据成色的不同,价值也不等,但是一般的和田玉都比黄金还要贵重,按照这玉的分量,至少相当于六十克黄金的价值,虽然这对于出身高贵的亚琳儿不算什么好东西,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它的奢华程度已经让人望而生畏了。

    “现在,我把这块玉送给你吧,希望你能永远平安!”亚琳儿天真地笑着,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编贝,屏幕里照射来的光芒渐明渐暗,亚琳儿光洁动人的面部也随之如影楚楚,显得格外可爱纯真。

    亚琳儿说着就要把玉往邵锡的脖子上戴,邵锡虽然受宠若惊,却不敢接受她这突赐的奢侈品,赶快推辞道:“亚琳儿小姐,不,我不能接受你的东西,这东西还是女孩子戴比较合适!”

    “行了,你就别推辞了,我帮你戴上!”亚琳儿挡开邵锡的手,亲自给他挂在脖子上。“这是我提前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自从你戴上这个护身玉之后能够天天快乐,永保平安!”

    啊?邵锡足足吃了一惊,她怎么知道自己快要过生日了?

    亚琳儿又道:“等你过生日那天,我安排给你过一个你这一辈子从来没享受过的豪华生日晚宴,到时候我会让厨师做最好的菜,买最好的酒,我们一块儿为你庆祝!”

    邵锡深深地吃了一惊,问道:“亚琳儿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要过生日的?”

    “你忘了,我问过你哟。”亚琳儿小姐笑道哦,邵锡似乎有些印象,貌似那次钓鱼时脱险避雨的时候,亚琳儿小姐问过自己的生日。

    “亚琳儿小姐,我想这块玉还是你戴着比较合适,现在我们最关注的,还是你的安全!它会保佑你的!”邵锡推辞道。

    邵锡正要摘下护身玉,亚琳儿的纤纤细手挡在了他的胸前。“只要你们平安了,那我肯定也会平安的,如果你再不收下的话,那我可生气了!”亚琳儿故意板着脸看着邵锡,这一番话和表情倒显得相当成熟,如果不是看到她的外表,没人知道她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女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