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2章 不想起内战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巧布诺夫见二人闯进了屋里,回头狠狠地骂道:“你们来干什么?这是我和诗奇芬的事情,你们最好给我滚远一点儿,还有邵锡你个混蛋,早晚有一天我会好好地收拾你的!”

    巧布诺夫说话的时候,诗奇芬趁机挣脱了他的束缚,愤愤地道:“巧布诺夫你给我听着,从今天开始,麻烦你不要再来烦我,不然的话,我会把你所做的事情告诉亚琳儿小姐,必要的时候我会向总统先生汇报,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顾及同事之情,但是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诗奇芬气急败坏的眼睛里释放着怨恨的光芒,双手夸张地在面前挥画着。[。_com]

    齐珊不失时机地走到巧布诺夫身边,路见不平地道:“巧布诺夫,你简直太荒唐了,有这样追女孩子的吗?你简直疯了!”

    巧布诺夫大手一推,把齐珊推的后退了几步。“齐珊,这里没你的事儿,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在这里瞎掺和!如果闲着没事儿干看个A片陶冶一下心情也没关系!”巧布诺夫的嘴像是断了线了珠子,抓住谁骂谁。

    邵锡对巧布诺夫的做法很生气,他感觉这家伙的嘴巴像是涂了大便,随时随地都臭的要命。邵锡轻轻地走到巧布诺夫身边,叹了一口气,轻轻地道:“巧布诺夫,你最近的表现让大家很失望,我知道你喜欢诗奇芬,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强求地,你这样做。只能让诗奇芬更讨厌你!”

    巧布诺夫狠狠地瞪着邵锡,挥手骂道:“闭上你的臭嘴!我不强求,你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你的出现,诗奇芬不可能这样疏远我,不可能!是你用什么诡计把诗奇芬迷住了,甚至骗到了她的身体,我不能容忍你。绝对不能容忍你再靠近我的诗奇芬,她是我的你知道吗?没人能把她在我手里抢走!”

    邵锡转身看了看齐珊,道:“你去把凯本恩警长叫起来,让他过来看一看这个巧布诺夫在做什么,他简直疯了!”

    齐珊不是一个喜欢受人指使的人,但是邵锡的话在她看来,却有着一种不可抗拒地力量。她临出门的时候不忘用胳膊触碰了一下邵锡的身体,意在对他命令式的安排提出抗议。

    没想到巧布诺夫一把把齐珊拉住,但是由于用力过大,齐珊的上衣被扯开了一个大口子,光洁的皮肤尽收眼底,白色的胸罩扣带显露了出来。

    他怎么会如此粗鲁?

    邵锡地眼睛里冒出了阵阵火星,肩膀轻轻一抖。“巧布诺夫。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邵锡,我再次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那样没你的好果子吃!”巧布诺夫似乎有些不屑一顾。齐珊面对突然的露点情况,赶快把身体往旁边一转,情绪有些激动地道:“巧布诺夫,你,你,跟你共事简直是我的耻辱!”然后愤愤地离开了此地。

    巧布诺夫还不忘朝着她的背影喊道:“你要是敢惊动凯本恩警长。有你好受的!”

    邵锡也朝齐珊增了一句:“去吧,去把凯本恩叫过来,今天的事情不处理,以后也会再发生地!”

    “闭上你的嘴!”巧布诺夫一把抓住邵锡衣领,愤愤地骂道:“我告诉你中国小子。你不要不自量力。跟我过不去,我会一拳打烂你的脑袋。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那只沙包大的拳头攥出了阵阵响声,横眉怒视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诗奇芬见矛盾进一步激化。赶快尝试着扯巧布诺夫的胳膊进行劝架,但巧布诺夫此时已经丧失了理智,一抬胳膊把他挡开了。

    “今天我就出一口气,把你这小子打的爬不起来!”巧布诺夫挥着拳头猛然朝邵锡的脑袋砸来。

    邵锡没想到他会真的下手,待拳头快到了眼前,才赶忙往旁边闪身。

    “巧布诺夫,你疯了,你简直疯了!”诗奇芬赶忙挡在邵锡身边,不让他得逞。

    巧布诺夫用手拉开诗奇芬,愤怒地又袭来一拳。

    邵锡此时已经明白了一些大概,他能猜测到这个巧布诺夫确实对诗奇芬用情良苦,是因为他对诗奇芬地爱,导致他做出如此粗鲁野蛮的行为,邵锡对痴情男向来没有反感,但是因为痴情野蛮到这种程度的,实在还真少见。

    邵锡依然是闪身躲开,却没有还击。

    而巧布诺夫像是吃定了他一样,不停地追打着,邵锡真的不想跟他升华矛盾,他觉得这不值得,毕竟都是一条战线上的警卫工作者,何必非要拳脚相接呢?于是他抽了个空当,冲巧布诺夫道:“巧布诺夫,我不想咱们之间发生内战,这很不理智,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谈,明白吗?”邵锡话虽然这样说,心里早已开了花,他能不生气吗?能不愤怒吗?但是就像当初抗日地**、******一样,他们不能在内战上牵扯经历,而是要想办法怎么对付摆在面前地那些隐患和敌人。这是邵锡的想法。

    “坐下来谈?你是怕我用拳头打地你很没面子是吧?我们不可能坐下来谈的,我必须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家伙,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就一天没高兴过!”巧布诺夫不买邵锡的账,其实他和邵锡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才导致他对邵锡如此的愤恨。

    即使如此,邵锡还是不想跟他发生内战,也许这缘于他觉得对巧布诺夫有一丝歉意。诗奇芬又挡在了两人的中间,诗奇芬摆开了格斗姿势。凝眉道:“巧布诺夫,如果你再这样无理取闹地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人家邵锡现在在让着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现在不屑跟你出手,就你这点儿三脚猫的本事,还跑到我屋里撒野来了!”

    “怎么,诗奇芬。你想打我?”巧布诺夫一攥拳头,咯咯作响。“但是我不会欺负我心爱的女人,我要打的人是他,你最好还是让开,今天谁英雄谁懦夫你看清楚了,只有获胜者才有资格跟你在一起,你明白吗?”

    这个时候。邵锡突然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

    “巧布诺夫,看来你今天是跟我较上劲儿了!”

    邵锡攥了攥拳头,咔咔,关节在作响。

    但是邵锡没有挥拳直接朝巧布诺夫进攻,反而是从旁边取了一条木质的坐凳。这种坐凳都是用上好的木料做成的,凳面儿厚三公分。虽然硬度和韧度比不过檀林,但是如果楔在人的脑袋上,那也肯定会开瓢地。

    他的这个举动把诗奇芬也吓了一跳,本来在诗奇芬心目中,邵锡是个身手了得的中国特级警卫,但是打架的时候竟然拿凳子当武器,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荒谬了。“邵锡,不要,不要。这样会出人命的!”诗奇芬企图上前去夺他手中的凳子。她自然知道这圆凳的坚硬,这种质地地东西,要是真的砸中了巧布诺夫的脑袋,那巧布诺夫可真的要倒大霉了。虽然巧布诺夫的做法让诗奇芬很讨厌,但是邵锡如此反抗。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巧布诺夫不屑地骂道:“行啊中国小子。打不过我就拿家伙,我告诉你。拿家伙我也不的你,有本事就来吧!我会打的你爬不起来!”他地样子有些不可一世。邵锡一直没敢跟自己正面交锋,反而动手拿家伙,这正加坚定了巧布诺夫的信心,徒手搏击,他跟自己还差的远呢!因此嘴上虽然骂,心里却是洋洋得意。他晃着膀子,硕大的拳头摆好了格斗姿势,身体轻晃着,似乎真要领教一下邵锡持凳的进攻究竟有多么强悍。

    他不怕他,因为他持凳说明他心虚!

    “邵锡,不要,不要,你们不要打了!”诗奇芬快步朝邵锡冲过去,想阻止他持凳反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邵锡把圆凳提在右手,面儿朝自己,眼睛瞪的圆圆的,左肩轻轻颤抖了两下,他的眼睛里突然释放出一种特殊的光芒,这种光芒凶狠威严,令人毛骨悚然,诗奇芬本来想去抢他手中地凳,却突然僵住了。

    邵锡突然挥起左拳,朝圆凳击去。他的拳头像闪电一般,带着拳风。

    咔,咔咔——

    紧接着,又是咚咚咚的落地声——

    气氛因此而凝固,邵锡扶袖而去,丢下一句话:“我不想跟你玩儿内战,这种自相残杀的事情,不是我的爱好!”声音很平静,但字字刺耳。

    奇怪地,邵锡这一出屋,巧布诺夫和诗奇芬都没反应。

    他们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原地不动地望着地下——那个原本结实、厚墩地圆凳,现在已经断成块儿,三公分的凳面儿,竟然也断成了三截,他们甚至没看清刚才邵锡是怎么击出这一拳地,一刹那间,这结实的凳子被他那并不起眼儿地拳头击的粉身碎骨。

    要知道,那是三厘米厚的上等红榉实木料做成的,这种木料虽然没有檀木那样结实,但也算的上是坚硬如钢了,别说是这种木料,就是普通的榆木料桌凳,也不可能轻易地用拳头击碎。以前确实有这样的能人,像具有传奇色彩的李小龙,他就能做到用拳头击碎木板,但是事情发生在身边时,他们都惊诧了。

    “他的拳头,他的拳头——”此时的巧布诺夫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神气,他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惊愕的眼神已经掩饰住了刚才的激动,攥紧的拳头依然没有松开。

    诗奇芬小心翼翼地拣起一块面儿上被击碎的红榉木,不可思议地道:“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在变魔术吗?要知道,这是上好的红榉木啊,它的硬度堪与檀木相提并论,我的天啊,太神奇了,简直太神奇了!”

    巧布诺夫也被邵锡这神奇的一拳打蒙了,虽然这一拳没有打中自己,而是打中了圆凳,但却比打在自己的脸上还让他难受。自己还以为他没什么真本事,不敢跟自己对打,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不是打不过自己,而是他真的不想搞内战,他的心胸是多么宽广啊!

    这一拳,倒也把巧布诺夫打清醒了,他越发感觉自己行为的荒唐。

    “巧布诺夫,你可以回去了吧?”诗奇芬若有所思地道。

    “哦,嗯,我回去!”巧布诺夫还没缓过劲儿来,那一拳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凯本和齐珊此时走了进来,齐珊已经又换了另一件上衣,凯本恩则穿着短袖和短裤,一进门,他们就看到巧布诺布那怪异的表情,还有屋子中间那碎了的圆凳。

    “怎么了?巧布诺夫,还有诗奇芬,发生了什么事情?邵锡呢?”凯本恩见到此等情景,以为是巧布诺夫和邵锡打架时动了家伙,红榉木圆凳也被敲碎了。

    “你拿这个敲了邵锡?他受伤了?他怎么了你们快说呀!”看到地上的碎木,齐珊也不能不联想到什么,既然巧布诺夫和诗奇芬都没受伤,那受伤的肯定是邵锡了。看着两个怪异的表情,他们还没容二人解释,便兀自地做出了最坏的推测。

    “他的拳头,他的拳头——”巧布诺夫一脸的局促,双手不协调地比划着,想表达清楚,却不知道怎样表达出来。

    “他的拳头怎么了?受伤了?”凯本恩追问道。

    诗奇芬平静了一下心情,解释道:“是这样的,邵锡刚才打出一拳,把这个红榉圆凳打烂了,就这样,也就是说,他的拳头很有威力,让我们感到诧异!”诗奇芬的表达也有些词不达意。

    凯本恩警长当时一愣,拣起一块儿凳面儿上的碎块儿,仔细地看了看,表情越来越诧异。“你是说他用拳头打碎了这个红榉凳是吗?”

    诗奇芬点了点头。

    凯本恩摇摇头说:“你们一定是看花眼了,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都是上好的红榉实木料做成的,足有三四厘米厚,别说是一个并不强壮的中国小子,就是美国的拳王泰森来了,估计也很难做到。”凯本恩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榉木块儿,这种木料的硬度可以跟石头相媲美,而且它还有极强的韧度,能一拳把它打碎,除非此人的臂力和爆发力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否则根本不可能做的到!

    “但这确实是真的,我亲眼看到那个中国小子一拳把这圆凳打的稀巴烂!”巧布诺夫此时的神情已经清醒了不少,他又插话解释着刚才看到的那神奇的一幕。

    凯本恩定了定神,突然冲巧布诺夫道:“你,过来一下,我想我们是时候好好谈谈了!”巧布诺夫一愣,跟着凯本恩出了门。

    “早点休息吧!”齐珊冲诗奇芬说道。

    然后,齐珊径直去了邵锡屋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