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09章 帮你吸毒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邵锡顺着她看的方向,扭头看了看胳膊的伤处,用另一只手轻轻一擦,他面部的表情已经说明,他是是疼痛的,只不过他不想表现出来而已。[。]手轻轻划过后,鲜血继续顺着伤口往外溢,瞬间又将他的胳膊染红了。

    亚琳儿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焦急,她回过脸去,用手在衣服上使劲儿地撕掉了半天,但是却不能如愿,她的衣服都是高等的面料,结实的很,她根本撕扯不开,情急之下,她解开纽扣的一角,把手伸进衣服里,又是一阵狂烈的撕掉——

    哧——哧哧——

    她费了好大的力才从衣服里掏出一块布条,转过身,邵锡顿时愣了。

    “也,也,也只有这样了!”亚琳儿的脸上掠过一丝羞怯,她看了邵锡几眼,突然低下头,将嘴巴猛地沉了下去。

    “亚琳儿小姐,不要——”邵锡知道她要做什么,但阻拦的工夫,亚琳儿的嘴巴已经准确地触碰到了邵锡胳膊的伤口,她竟然想为邵锡吮吸干净!

    邵锡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他此时的心里特别矛盾,他想挣开,但亚琳儿小姐却攥着他的手,他感觉此时无奈极了,一个国家的公主,一个总统的女儿,竟然能低下身子为自己吮吸伤口。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能相信这会是真的?

    邵锡感觉伤口处有一丝凉气,让他觉得异常舒服,伤口的疼痛被她扑面而来的真诚掩饰的荡然无存。

    一个刚刚认识几天地他国公主为自己吸伤口,这真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是一种怎样的献身精神?

    邵锡感到这像是在做梦。

    之后。亚琳儿用布条缠住邵锡的伤口,又在他身上仔细地找了找,确定其它部位再无大碍之后,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邵锡能感觉出胳膊上那块布条所散发地清香。他开始猜测这是亚琳儿小姐在哪件衣服上撕掉下来的布条。此时的亚琳儿,完全不像是一个国家地公主,倒像是与邵锡患难与共的同事或朋友。她对邵锡的这些做法,让邵锡刹那间无言以对。

    亚琳儿的衣服仍然紧贴着身体,散发着特殊的风采。

    “亚琳儿公主,你先休息一下吧,我试着联络一下齐珊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摆脱危险!如果没什么情况的话,我们就可以想办法回去了!”邵锡一抬腕,坏了,警报器经过雨水的冲击,接收显示灯根本不亮了。轻轻地拍打了两下,仍然不管用。

    掏出手机,尝试用手机联系,该死的,手机也进水了,造成了短路!

    邵锡一拍脑袋,心想:这可怎么办?

    邵锡静静地伫立片刻。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亚琳儿不失时机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邵锡,邵锡把自己手机里的储值卡扣出来,安放在她地手机里——晕,也不显示——怎么回事?不会这么倒霉吧?

    亚琳儿发现了邵锡脸上的急躁,问道:“怎么了。都不能用了吗?”

    邵锡皱眉道:“警报器和手机进水了,也许得等到风干了才能用!”

    亚琳儿眉间也绽开了一朵沟壑,看的出,她也有些着急。

    “那就再等等吧,正好我们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休息,这个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呆着却很舒服,不至于让雨淋!”亚琳儿强挤出一丝笑意,邵锡不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还是真的想休息休息,对此。她表现出惊人的从容。脸上的担忧也渐渐舒展开了。

    “唉,没想到我们今天沦落到这种地步!”邵锡轻叹一声。干脆坐在地上,靠近洞壁,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亚琳儿双手抱在胸口,后背贴近墙壁,象是在做祈祷。

    此时地邵锡突然在想,自己这次的自杀式脱险是否值得呢?他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其他警卫的反感,认为他还有别的目的?而且现在他们联系不上自己,肯定也都是焦急万分,还有,凯本恩和齐珊、吕盛华他们脱离危险了没有?邵锡突然有种不祥地预感,当时他抱着亚琳儿强行跳车的时候,后面有三辆追车,推断起来应该有至少十人,齐珊驾驶的那辆破丰田,能不能让他们化险为夷呢?众多的想像一下子又蹦进了脑海,他顿时觉得心里有些乱。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次脱险成功,亚琳儿没有受到一丝伤害,而且——,又瞎想,邵锡不由自主地看了看立在旁边成祈祷姿势的亚琳儿,突然猛地一惊。

    因为她的衣服还没有干,仍然紧贴在身上,他发现了亚琳儿小姐两腿之间朦胧的黑丛——天啊,她的内裤呢,难道她没有穿内衣?

    不应该啊,刚进洞口的时候她那里还是白地!

    但是邵锡再看胳膊上地那块布条时,顿时恍然大悟——

    邵锡脸一红,竟然有种负罪感。

    原来,公主竟然撕掉了她的小裤裤给自己缠住伤口。

    惭愧呀!这是一个堂堂地公主,总统的女儿,竟然为了自己做出这样惊人的举动,致使她现在春光乍泄,邵锡忍不住再瞟了一眼亚琳儿,她已经轻轻地闭上眼睛,嘴角之处竟然露着浅浅的笑意,也许,她还不知道,在这雨水的恩赐之下,她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重点部位的春光暴露无遗。

    邵锡惊讶了,他感觉这像是一种梦境,他感觉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外国女孩,也不是F国总统的女儿,她明明就是天上的天使下凡,她的脸完美地无可挑剔,略显高耸的鼻梁。大而有神的双眼,天然微红且性感无比的嘴唇,架构着她完美地面孔。她金色的长发已经渐干,微卷的发丝及肩。她地双肩有些屑弱,白嫩的皮肤连同她性感的脖颈,共同展示着异样的风采。

    她的胸脯发育的很完美。完全不像是一个不到二十周岁的孩子。

    这样的身材,这样的情景,这样的美人,把邵锡简直带到了一种仙境,让他忘却了现实中地

    邵锡控制着自己,不趁她休息的时候偷看她,但是刚刚转过脸来,脑子里又浮现出她迷人的曲线,这个完美灿烂的白种女孩,像是上帝赋予世界的艺术品。她的笑,是最美的笑,她闭上眼睛站立地样子,可以让人神魂颠倒,她无意当中的一个眼神,可以释放世界上最高强度的电流……

    她的美让邵锡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性别,越来越明白:自己是个男人!

    他突然在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抵御亚琳儿小姐地诱惑吗?

    种种的迹象表明,他不是一个不能抵挡诱惑的人,但偏偏此时,他感觉出了身体的异样,他甚至萌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冲动。他甚至想不顾一切地把她拥入怀中——

    邵锡不停地告诫自己:她是自己的警卫目标,她是F国的公主,虽然她发育的很成熟,但她还是个孩子!

    但他扑朔的眼神似乎已经难以控制——

    “啊——”

    邵锡的思绪被亚琳儿地一声呼叫打乱了,只见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左脚迅速地抖擞起来,面部表情极为痛楚。

    邵锡赶快站起来,急忙地问:“怎么了亚琳儿小姐,哪里不舒服?”

    “我地脚,我的脚好疼。好象被什么咬了一下!”亚琳儿弯下身子。急促地褪去了那双已经被雨水浸透地运动鞋。

    哇,邵锡惊讶了:这只小巧细腻的脚丫。如同一块白玉,无暇、细嫩、完美、震撼——,虽然没有齐珊的三寸金莲般小的夸张,却也娇小玲珑,富有美感,她的脚没有经过任何的修饰,干净、洁白、真像是一块精雕细琢的美玉。

    邵锡发现她的脚面上,有一个类似蚊虫叮咬的红斑,像芝麻粒般大小,亚琳儿马上用手去挠那个红斑,她的表情告诉邵锡:她很痒,也很痛。

    “是不是被什么咬到了?”邵锡一边猜测一边拿起她的鞋子开始倾倒,果然,一只红色的超大个蚂蚁被倒在了地上,邵锡初步判断,这是一只世界罕见的稀有毒蚁,叫什么名字已经忘记了,但是据他的印象,世界上被它的毒液致残的倒有几人。被它咬到的生物,轻则留下肿块,重则导致局部残疾!

    “妈的,咬我也行啊,偏偏咬亚琳儿小姐!”邵锡气愤地一拳要了这只蚂蚁的生命。

    但是回头再看亚琳儿的小脚,那处红斑竟然有了明显的增长,看来是毒素在扩散。邵锡犹豫了片刻,现在的条件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他是一名职业保镖,是一名军人身份的国家特级警卫,警卫目标中了蚁毒,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她。

    因此,邵锡二话没说,俯下身子,用手将她的小脚抬起来,嘴巴轻轻地靠过去。

    “这——”亚琳儿似乎有些羞怯,左脚也在暗暗用力。

    但邵锡的嘴巴已经坚定地压了下来——

    邵锡把吸出来的毒素往旁边一吐,解释道:“亚琳儿小姐,咬你脚的是只毒蚁,如果不把毒素赶快吸出来,那你的脚就会变得非常臃肿,甚至有可能残废!”

    亚琳儿更是担心地说:“那,那这样,这样你会不会有事呀?你不会中毒呀?”

    邵锡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不会的,放心吧!”

    亚琳儿的脚上散发着阵阵清香,不知道是喷洒过了香水还是自然的体香。

    虽然这种动作确实让二人有些尴尬甚至是羞涩,但是在这种条件下,遇到了这种蹊跷的事情,邵锡不得不放下架子,为美女进行吸毒,不过幸亏这只脚的主人是个极限美女,她的脚干净且带着幽香,如果是一个半年不洗脚的男士站在这里让邵锡给他吸毒的话,他不喷了才怪!

    一口,两口,三口——

    看着邵锡如此不嫌弃如此认真的样子,亚琳儿既羞愧又感动。

    一个中国的警卫人员,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竟然能做出这样的牺牲!

    五分钟后,邵锡停口,看着亚琳儿脚上的红斑颜色渐渐变淡,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来,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后,邵锡的嘴唇开始发胀,他感到十分的口渴,用手一摸,天啊,他的嘴唇开始发肿了!

    他知道,这是毒素转移的后果,虽然大部分毒素已经被他吐到了地上,但残留在他口腔时的毒素足够让他的嘴巴达到发肿的效果。

    为了不让亚琳儿看出自己的窘态,他故意用手捂着嘴巴,即使是亚琳儿跟他说话,他也一刻不敢松开手,然而亚琳儿是个聪明的公主,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用手拨开邵锡的手,顿时吃了一惊。

    亚琳儿似乎有些激动了,她被邵锡的做法所感动,感情的积累,促使她一把搂住了邵锡,动情地说:“邵参谋,为了我,你竟然这样做,你这是何苦呢?我觉得很过意不去!”

    邵锡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这个外国公主,未免也太多愁善感了吧?自己是一名国家特级警卫,接受了护卫她的任务,他没有理由不为她的安全负责,更何况刚才她还不惜露点的狼狈,把自己的内衣撕掉开给自己包扎伤口。这样的公主,难道不值得自己为她做出牺牲吗?

    亚琳儿的反应确实强烈了一些,邵锡能感觉到胳膊触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尤物上,仿佛还略带着一些体温,他知道那是什么,脸色稍微一红,生理了起了极大的反应,但他还是轻轻地推开她,安慰道:“亚琳儿小姐,放心吧,我没事儿的,我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人,这点儿残留的毒素对于我来说,就像吃了一顿辣椒,不出二十四个小时,绝对没什么问题了!”

    亚琳儿再打量他肿胀的嘴唇,眼神里透露出掩饰不住的怜悯和无奈。

    此时无语胜有声,黄河推断着这次袭击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国内除了候永东那伙恐怖分子,还会有其它势力比较强的吗?而且,这个候永东是不是也跟此事有关系呢?众多的疑问久久地盘旋在脑海,倒是让黄河脑子有些乱了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