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8章 难以抵御的诱惑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98章难以抵御的诱惑

    只见邵雪突然一把抱住了邵锡,让邵锡半点儿也没有反应的余地,邵雪嘴里直嘟哝:“邵锡,邵锡,我喜欢你,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只是你一直没有发现——”

    邵锡可算占了光了,这一抱不要紧,她身上的污物也匀给了他,不过邵锡倒是异常诧异,这个邵雪究竟怎么了,口里一个劲儿地又是要嫁给自己又是喜欢自己的,难道自己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四射吗?晕倒,喝醉了乱说胡话!不过邵锡还是兀自地涌入心头一股强悍的欣喜,美女给自己说出这种话,不管是不是醉话,心里都是美的!

    邵锡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和香气,如此曼妙的时刻他却不敢轻易尝试过久,他轻轻地推开邵雪,邵雪却娇弱地呻y in道:“邵锡,我,我身上很不舒服,很不舒服,我感觉像是扑进了水坑里一样,湿漉漉的,你,你帮我换一下衣服好不好?”触及邵雪的眼神时,邵锡既无奈又紧张,她的醉意似乎已经醒了一些,但是还依然严重,脸上的绯红还没有退却,扑朔的眼睛却直射着邵锡,让邵锡顿时感到手足无措。[。]

    邵锡沉思片刻,对着半坐在床上的邵雪道:“拜托了邵雪同志,你赶快起来洗个澡冲冲身体,换换衣服,我也没那个雅兴!”关键时候,邵锡还是有自制能力的,至少他不想趁人之威趁火打劫,在美色面前他必须保持冷静,再冷静,不能因为一时的兴起而犯了大错。

    邵雪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她用两手支撑着身体想翻身下床,但是此时酒精已经将她麻醉的不成样子,她刚刚翻过身,胳膊一软就又瘫在了床上,再撑起来。脑袋却一下子顶在了桌角上,咚咚作响。

    邵锡有些不忍了,再次走过去,但她似乎并没有那种强烈的疼痛的感觉,只是用手轻轻地抚了一下。眼睛眯着,嘴巴轻启,朦胧地道:“我的脑袋好疼。头好疼啊,我的头胀。发胀,邵锡,你帮我揉一下好不好?”

    邵锡轻轻思忖,坚定了一下决心,将邵雪摊放在床上。两手轻轻地帮她揉太阳穴和额头,由于坐在床上挨地比较近。她的面部轮廓很清晰,清晰的连脸部的毛细血管都能看的清楚,她地额头虽有汗珠,但是却掩饰不住她美妙的容颜,白里透红的脸庞不禁让人惊叹,世间怎么还有如此脱俗地容颜,她的五官生地恰到好处,脸上没有半点暇斑,薄薄的嘴唇似张非张,朦胧地嘀咕着什么。声音像是细小的蚊日哼哼。但是她的脸上却是挂着笑的,那种似笑非笑地神蕴。将一个妙龄女孩的容颜衬托到了极致。

    她虽然醉了,脸上地表情却显示着,她很知足。

    邵锡轻巧地帮她揉着,从额头到太阳穴,再到红润的面部,对一个男人来说,能给美女按摩实在是一件幸事,但邵锡却丝毫感觉不出自己的幸福,虽然心里也有悸动,但更多的还是担心和慌乱,因此邵锡尝试不去看她那容易诱导男人犯罪的面部,将头转向一边,轻揉着,轻揉着。

    突然,他感觉到了一丝湿润,他有一种特殊的预感。

    回头看时,才发现,她哭了,她的眼睛有些温润,闭着的眼睛没能阻止夺眶的泪水,这种哭泣不是伤心欲绝的那种,反而带着一丝满足地表情,她地嘴唇轻轻地蠕动着,终于开始说话:“邵锡,如果,如果我做你女朋友的话,你愿意吗?”

    邵锡一惊,答道:“瞎说什么呢,你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话等你清醒了再说!”

    “可是我现在清醒着呢,我,我很,很清醒!”邵雪张开了眼睛,她地眼睛很有神,一眨不眨地看着邵锡,仿佛有许多的话想跟他,脸上也像是没有了醉意,轻巧地拉过邵锡的手,她的手很柔很滑,而且带着强悍的电流。

    邵锡停止了手部动作,给她端来一杯水,扶她坐起来,端着让她喝下去,邵雪狠狠地喝了两口,微闭上眼睛,躺在了床上。

    邵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她身上的污物,心里进行了反复的思想斗争,他不知道该不该给她换衣服,换的话她春光乍泄,倒是自己也不吃亏,但是他怕自己承受不了诱惑;不换吧,身上这么多污渍黄水,别说是邵雪身体不舒服,就连自己也看着心烦看着难受。矛盾之后,邵锡突然一锤定音地暗道:这怕什么,想当年在盘龙学校的时候男女还在一个屋里睡觉呢,给她换个衣服怎么了,怕什么,只要不违背良心趁火打劫便是了!

    于是邵锡突破了自己的矛盾防线,在柜子里找出一套简单的女士衣服,一件白上衣,一件黑色迷你裙,他拿一件裙子倒不是故意想让邵雪露点,而是觉得这样换的话比较轻松,要是给她换裤子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邵锡在心里埋怨着苍天的不公,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羞涩的差事,实在是麻烦至极,心里暗道:唉,邵雪啊邵雪,你说咱们这么久没见面了,一见面你就给我上演了这么一出,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邵锡能感觉出自己的双手有些颤抖,她的手停在邵雪的胸间,犹豫了片刻,最后干脆一鼓作气,咔咔咔解开她的纽扣,好在邵雪醉意朦朦在还能配合着,那连体裙上面便从她的香肩处滑落,向下,再向下,一直褪到腰间,邵锡突然停了手,心里象揣了个兔子。

    多么曼妙的曲线啊,乳白色的胸罩裹着两处坚挺,迷人的乳沟里似乎有着几滴晶莹的汗滴,她的皮肤如玉般光滑细腻,小腹处一个芝麻粒般大小的小痣更是映衬出此情此景的真实,邵锡的身体真的有些沸腾了,要知道,他也是个男人,他不是一台机器,但是他的灵魂告诉他。他不能起歪心,坚决不能!

    因此他一把抓过放在床头的上衣,在还未将裙体脱完地情况下,先给她套上了上衣,掩饰住了她上身的诱惑。

    穿上上衣。邵锡还要接受更严峻的考验,他还要彻底脱掉她的裙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够刺激够凶险的一幕。邵锡首先是轻轻地解开并脱掉她地露趾凉鞋,一双美妙洁白光滑的小脚映入眼帘。古人常常用三寸金莲来形容一个女人小脚的美丽,但是面前地这双小脚,又何尝不是世间的极品呢?它生地如此娇小玲珑,干净细腻没有一丝灰尘,细细的毛细血管若隐若现。十个不圆不方的脚趾甲上面涂了一层甲油,白亮的那种。不过不算多,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将她的小脚映衬地没有一丝缺憾。

    轻轻地,轻轻地,那长裙终于被轻轻地脱去,出现在邵锡面前的,是一具叹为观止地美妙躯体,这真是上帝造人中的杰作,那细长的玉腿,简直没有一丝缺憾。光滑如玉。仿佛能捏出水来,白色的干净小裤裤上。还有几滴浸透的污渍,不过幸亏不明显,不然的话要邵锡给她换内裤那可就要真的出大事了!她的内裤是棉质的,样式略微有些土,不过配这种年纪的少女,却反而凸现出一种奇妙地魅力来。尤其是小腹下地那一个小巧的肚脐,还有少女平坦光滑地小腹,以及内裤下那微微凸起一点点的隆起,勾勒之下隐隐显露出的那一点点丘壑的轮廓。

    邵锡的心直跳,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对自己多么巨大的考验啊!

    此刻他的身体火辣辣的,该有的反应都有了,但是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他虽然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但是他更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不能有非分之想,绝对不能!

    因此他坚定地帮邵雪穿上那条准备好的黑裙,在穿黑裙的过程中,由于邵雪身体的蠕动配合,邵锡的手竟然情不自禁地触到了她最神秘的部位,他当时感到浑身像是被通上了电流,就连邵雪的身体也情不自禁地抽搐了几下,他自责、懊悔却又忍不住想像,他的脑子情不自禁地出现了很多杂乱的想法,那些想法汇聚起来,简直让邵锡觉得自己是个流氓!

    帮邵雪换完衣服,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不过暴跳的心脏依然如故,,比平时足足加速了一半以上!

    邵雪的眼睛微闭着,嘴巴却象刚才一样轻轻地颤动着,似乎要说什么。

    邵锡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算是调节一下心情,但愿这位美丽的天使能早点醒来,自己好安心地离开。

    心情紧张的邵锡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手略微有些哆嗦,不过哆嗦的程度不是太明显,咔咔,点燃,刚才那触目惊心的情景还闪现在脑海,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平静,一定要平静,不就是帮女人换了一下衣服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在这样一种氛围当中,他又怎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邵锡,你,你跟我说实话,你,你喜欢我吗?”

    邵雪的声音把邵锡吓了一跳,这个邵雪眼睛闭着,嘴巴却冒出了这么一句。

    不过能够判断出,她的醉意已经渐渐淡化,因为她的话已经不像刚才那样语无伦次、颤颤续续了。

    “邵雪,你胡说什么呢?我希望你快点儿清醒过来,我可没那么多时间伺候你!”邵锡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知道吗?其实,其实有一个秘密一直深藏在我的心中,我无法摆脱,无法控制,我真的好痛苦好痛苦,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呢?为什么?我总在问自己,也总想找机会告诉你,直到今天,喝多了酒,我才壮了胆,我才大胆地给你说出来——”邵雪的眼睛里,又闪现出几滴清澈的泪珠。

    这女特警未免也太多愁善感了!

    “邵锡,你知道吗?我们一起负责金灵双小姐的警卫任务的时候,那,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我的心里就很踏实很踏实,我从来没对任何一个异性有过这样的感觉,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享受,又是一种极为深刻的痛苦,从此我相信了关于爱的神话,我相信了自己也会爱上一个男人,爱上一个优秀男人,我觉得这是老天对我的偏爱,让我遇到了你——你这个让我喜欢却又让我嫉妒的军人!”

    邵雪像是在读诗,而邵锡像是在做梦。

    她这是怎么了?

    不过邵锡还是想占据主动地位,因此打断她的话道:“邵雪,你告诉我,在酒店的时候你嘴里一直提到了的那个李亮是什么人?你还说你不要嫁给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见邵雪渐渐清醒,邵锡也想把事情的真相搞搞清楚。

    “李亮,李亮是我们大队的副大队长,最近他总是喝多,总是到我家里来找我,他要让我嫁给他,他还说他会给我幸福给我快乐,但是我明明不喜欢他,我也不可能嫁给他,但是他却始终不死心,我告诉过他我喜欢的人是邵锡,除了邵锡还没有我看中的任何一个人,但是他不听——”邵雪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是其它,在解释这段说词的时候有些语无伦次甚至是不合逻辑,这时候,她的眼睛已经微微张开,透露出曼妙的神光,她看着邵锡英俊的脸庞,醉意已经减了大半。

    “你们副队长会这样赖皮?”邵锡不解地问道。

    邵雪轻轻地点头,头发因为与床头的摩擦已经变了型,原本盘起的长发自动形成了一种怪异的发型,有几缕轻轻地半遮着她的额头,黑而长的眉毛与头发微接在一起,身体是侧卧的,所以腮部受到了床面的挤压,致使面部有些变形,但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美丽,仅仅是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足够让人回味一生。

    邵锡是山东人,山东人说话很准的,两个人正议论着这个副队长李亮,李亮已经拨通了邵雪的电话,邵锡从桌子上拿起电话,想递给邵雪,但邵雪却轻轻地摇头,邵锡想了想,也没接,按了挂断键后,把手机放回桌子上。

    但是如此这般地按断几次,那边就再打来一次,似乎有什么特别重要或者着急的事情!

    邵锡劝邵雪道:“你接了吧!

    邵雪想了想,道:“你帮我接吧,我的脑袋好疼好疼!”

    晕,一让她接电话脑袋又开始疼了!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