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7章 羞死人了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97章羞死人了

    服务员果然砌了一壶茶水,必躬必敬地端了上来,邵锡给邵雪倒了一杯茶,端给她时,才发现邵雪醉的程度已经很深了,她身体轻微地晃动着,眼神极为扑朔地看着邵锡,嘴里直嗜嘟哝:“邵锡,我,我不想嫁给他,我不想嫁给他——”

    邵锡一惊,不明白邵雪在讲些什么,疑惑间邵雪已经抓住了他的一只手,顿时像触电一般,浑身发麻,起鸡皮疙瘩。[]邵雪身上扑面来来一阵香气和酒气,盘起的头发乌黑油亮,白色连体裙里,罩着一副如玉的身躯,胸前鼓鼓的,像是藏了两只小兔,脸皮虽然有些醉酒的绯红,却掩饰不住她真实的美丽和曼妙,薄薄的嘴唇似启非启,不施粉黛则天然微红。

    “邵雪,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邵锡想松开她柔软的小手,却不能如愿,她的小手将邵锡的手攥的紧紧的。

    “我能是什么身份啊?我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而已!”邵雪的面部突然变得伤感起来,眉宇之间掠过一丝轻巧的忧愁。

    “我送你回家吧!”邵锡问了一句。

    其实今天的场面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本来邵雪能来看他他还觉得很高兴,却没想到刚刚坐下连饭都没怎么吃呢她先醉了,醉的一塌糊涂,简直有些充满戏剧性。因此邵锡想把她先送回家。一切再从长计议。他可丢不起这人,邵雪也一样,一个女特警醉成这样。哪怕是没穿警服,却也让人看了不雅!

    “我,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我要喝酒。我要喝酒——”邵雪地话里透露着醉酒后的狼狈,朦胧的双眼已经开始显露出了杂乱地迹象。“我要喝酒,我要喝酒——她的声音很憔悴,听了让人怜惜,邵锡倒是起了怜香惜玉之心。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邵雪。你究竟怎么了,刚才你说地不想嫁给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我不想嫁给李亮,不想,不想嫁给他,哪怕嫁给你我也不会嫁给他,不会的——”邵雪兀自地说着,脸上地醉意越来越明显。

    从她的话里,邵锡猜测出她肯定是遇到了感情方面的麻烦,她口中的李亮是什么人?难道李亮还想强迫邵雪嫁给他不成?她一个女特警。想嫁给谁不想嫁给谁还不是她说了算?何必还要口无遮掩地冒出这一番话来?

    但是面对饱受酒精麻醉的邵雪。邵锡只能敷衍地安慰她道:“乖,乖邵雪。咱不嫁给他,不嫁给,咱现在回家好不好,回家——”说这些地时候邵锡都觉得脸红,现在她都醉成这个样子了,再继续吃饭还有什么意义吗?倒不如干脆把她送回家好好睡一觉醒酒了再找她算账,心里却暗暗埋怨道:“邵雪啊,你这是来看我吗?你这明明是来给我添麻烦了!”

    邵雪的身体左摇右晃,突然狂吐了一口,溅在了她地裙子上,还有邵锡的手上。邵锡拿餐巾纸给她擦拭了一下嘴角,心里暗想:幸亏是邵雪吐酒,要是别人把酒吐在他身上,非把他也搞吐了不可。

    “乖,邵雪听话,咱们回家,现在回家!”邵锡象哄小孩一样哄着邵雪,现在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让邵雪听话,乖乖地让他把自己送回家,然后好好睡一觉,反省一下自己的失态,邵锡可没那么多闲工夫跟她纠缠,他还要回首长处执行任务呢。

    好不容易搀扶着邵雪,一步一停地出了酒店,打了辆出租车,赶往邵雪的家,邵锡听邵雪讲过她家的地址,因此才敢胸有成竹地做出这个决定,然而,这邵雪在车上也不老实,一个劲儿地往邵锡怀里钻,钻就钻吧也不要紧,毕竟邵锡也不吃亏,可气的是邵雪在车里又猛一阵作呕,司机师傅赶快给邵锡递了一个垃圾盒,让她吐在垃圾盒里。

    倒是这司机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埋怨邵锡道:“小伙子,我说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给你女朋友灌这么酒,她的胃能受得了啊?”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小平头,脸盘子特大号,一听口音,就知道是正宗地J市人。

    邵锡一边接着邵雪地呕吐物一边解释道:“司机师傅,你误会了,我可没灌她什么,是她非要逞能非要喝,我拦不住她啊!”

    “哼!”司机一声冷笑:“行了小伙子,我还不了解你们的想法吗?我也是过来人,不就是想趁人家姑娘喝醉了动手吗?生米煮成熟饭,一看这姑娘这么漂亮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现在这一招特管用,先把姑娘灌醉了,然后把她弄到家里或者宾馆,趁着姑娘没清醒,然后就发生点儿什么——不过这一招也太损了点儿是不是?”

    邵锡不耐烦地埋怨道:“司机师傅,你想哪里去了?”幸亏这司机是个长辈,不然地话,邵锡非得跟他好好理论理论,作为司机你好好开你的车就行了,瞎猜疑什么?要是让邵雪听明白这些话的话,她别真给当真了,那自己的清白都跑到王母娘娘她妈那里去了。

    “没什么好掩饰的,小伙子,敢作敢当,哈哈!”司机依然坚持自己的判断。

    邵锡心想:这个司机真是脑子有病,瞎JB联想,倒是也不再跟他计较,这东西,越解释越解释不清,还不如不搭理他。

    一路上,司机倒再也没提此事,二十分钟,便到了邵雪所在的小区——牡丹园小区。不过还得劳驾邵锡费力,邵雪家在幢21楼,恰逢电梯正在整修过程中,没办法,幸亏邵锡身体素质不错,背着已经神智不清的邵雪嗒嗒嗒——地往楼上赶,一层两层三层,到二十一楼的时候,邵锡已经累的满头大汗,眼不得赶快打开空调冲个澡凉快凉快。

    从邵雪的女士提包里拿钥匙的时候,邵锡脸红了。

    里面有几瓶女士香水和几个小包的卫生巾,顿时觉得脸红的胀胀的,心想:没想到女特警也得用这个呀!

    这不是废话吗!

    邵锡在心里自我猜测,自圆其说地逗乐着,终于打开了那扇门,好不容易将身边的邵雪弄到屋里,平放在床上,自己抓紧时间猛喘两口气,然后给她倒了几杯茶水,用毛巾帮她擦拭了一下脸蛋。邵雪并没有睡着,一会儿辗转反侧,一会儿睁开眼睛说着胡话,邵锡在心里祈祷道:女特警同志,我算求你了行不?你就稍微消停点儿,让俺稍作休息,这二十一层楼啊,背着个一百斤的醉鬼,爬了几百道梯阶,才把你弄上来的。

    等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邵锡才有意无意地打量了邵雪几眼,还别说,平躺着的她真是别有一番蕴味儿,白色的长裙虽然已经带了点儿污渍,但是身体的流线映衬的相当清晰,胸前的饱满更因为是平躺着显得更加饱满,腿部、腰部的线条也显得格外明朗,裸露的小腿白白嫩嫩的像是嫩葱,摩登的露趾皮凉鞋里,裹着一双晶莹玲珑的小脚,她没穿袜子,但是能明显地看到她脚踝处的一颗红痣,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美足痣?

    这一看不要紧,看的邵锡心里怦怦直跳,虽然邵雪吐的很厉害,但是她的身上还是带着明显的香气,这一点是让人无法抗拒的,她朦胧的眼睛眨了眨,突然又打了几个醉咯,邵锡意识到不妙,赶快四处找脸盆,但是为时已晚,邵雪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哗,只听一阵呕吐的声音之后,她的白裙上已经沾满了从胃里反漾上来的东西,刚才吃的菜和喝的酒的混合物,将她本来洁白干净的白裙染的是相当狼狈。

    邵雪咿呀咿呀地难受着呻y in着,嘴里还不停地叫唤着:“我不要嫁给他,我宁可嫁给邵锡,也不愿嫁给他,我不要嫁给他——

    邵锡叹了口气,既生气又怜惜地道:“傻丫头,你想嫁给我我可得同意啊,就你这顿折腾,谁还敢娶你?”话虽这样想,心里却又荡起了涟漪,像邵雪这貌如天使的美女,谁不想娶?除非他是傻瓜,不过自己可没那福气,再说了,她这一阵儿说胡话,醒了酒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邵锡接了点儿水,然后再次用毛巾帮她擦拭面部,她的长裙上,呕吐之物异常刺鼻,不过却也不过分刺鼻,反而带着一丝美女的气息甚至是香气,不知道是邵雪的体香还是香闺的粉香。

    然而,就在邵锡千辛万苦地帮助她擦拭面部的时候,邵雪突然间露出了微妙的笑容,轻轻地说:“邵锡,是你吗?你真好,真好——”

    “好好,好——”邵锡敷衍着,突然想:她脸上的污物容易擦掉,那她长裙上的污迹又该怎么办呢?擦吧,肯定是越擦越脏,而且容易触及敏感部位,不擦吧,这些连汤带水的污物已经渐渐地向下渗透,邵雪的腰部都被浸的显露出来,还有白色的小内裤,也因为污水的缘故显现得异常清晰,邵锡眉头一皱,心想:妈的,简直羞死人了!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更加骇人的事件发生了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