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72章 神秘的高手(一)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172章神秘的高手(一)早上一大早,邵锡泡了包方便面,整理一下军装,皮鞋擦的亮亮的,提着事先买好的礼品,便踏上了拜访神秘的老人的路。[]老人的姓名几乎已经无人能记的清,他的绰号却是如雷贯耳——冷海居士,这是位隐居的高人,以孤僻、冷漠著称,他住在县城西郊靠近公路的位置,因为是听说,邵锡只能边走边打听他的详细住处。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告诉了邵锡冷海居士的详细住址,但是她却让邵锡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她告诉邵锡冷海居士是个性格高傲怪异的老头,很多人去拜访他,都被他轰了出来。

    “那么,冷海老师为什么会把他们轰出来呢?”邵锡想先做好心理准备,做到知己知彼。

    “那老头就那样,脑子好象有点儿问题!”老太太说。

    “哦,那谢谢您了大娘!”邵锡心想:一般隐居的高人都这样,自己这次去一定要说服他,一定!

    顺着老太太指的方向,邵锡果然发现了一个独特的农家小院,这个小院面积中等,周围都是花草树木,装修的却有着复古的情调,邵锡敲门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给他开门。

    “小朋友,请问这是冷海居士冷海老师的家吗?”一般情况下,对于这些隐士的高人,都是以老师相称。

    “那是我爷爷!你找他有什么事吗?”男孩见着当兵的很好奇,反复地打量着邵锡。

    “我是来向冷海老师请教的!”邵锡道。

    “请什么教啊,我爷爷不喜欢见生人,而且,他也不喜欢别人请教,你还是走吧。我爷爷会把你也你轰出去的!”

    “小朋友,麻烦你帮我通告一声你爷爷好不好?就说有一个当兵的想真诚地向他请教,希望他能见我一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必须得对这个小孩够尊敬,争取让他能通融一声,这样的话,还有一线希望。

    男孩调皮地想了一下,说:“那好吧。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去问问!”男孩说着把门一关。把邵锡关在了门外。邵锡听到男孩冲里屋喊道:“爷爷,爷爷,外面来了个当兵地,他说要向你请教!”

    然后邵锡听到了一句浑然有力的回答:“我现在没空。让他在外面先等等!”

    邵锡心里暗喜,他既然说让自己先等等,证明他是想见自己的,那即使等上一个小时,也不枉此行了!

    男孩开了门,对邵锡说:“我爷爷说现在没空,你还是走吧!”

    邵锡心想:这孩子,竟然假传圣旨,要不是刚才听的清楚。他说不定还真得打退堂鼓了。

    “我在外面等一等吧,等你爷爷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再进去!”邵锡肯定不会放过这一线希望。他现在心情特别迫切,也许,在他看来,这个老头能够决定他此后的命运!

    邵锡坐在外面的一块石头上,等了起来,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仍然没有人开门。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转眼之间到了中午十二点多。

    这个时候,天空不知为什么突然阴晦起来。天气也渐渐变冷。邵锡觉得身上有些凉了。十二月的天气让人琢磨不透,早上来的时候还阳光明媚。几个小时后,就顿时乌云密布。“老天爷,你可千万别下雪呀!”邵锡在心里暗暗祈祷。

    望着那紧闭的大门,邵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有些饿,想吃过饭再来等。但是刚一迈步,就停下了,他害怕因为自己去吃饭,而错过了最佳地时机,说不定就是这个时候老人忙完了要见他呢?那自己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因此,他又强忍着饥饿,重新坐在石头上等了起来。

    公路上的行人向他投来了不解地目光,有个来回走了三趟的老头疑惑地问道:“小伙子,你在这儿坐了这么长时间了,有什么事情吗?”

    邵锡本来在幻想着一些事情,被这老头彻底地打扰了。

    邵锡站起来,笑道:“我是来找冷海老师的,他现在正忙,我在外边等他一会儿!”邵锡对于老人一向很懂礼貌。

    “你找他干什么啊?”老头不解地问。

    “我想向他请教一些东西!”邵锡闪烁其词地道。

    老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小伙子,他是不会来见你的,那个老头啊,倔着呢,脾气又古怪,你就别浪费时间了!现在这天儿,也越来越冷了,在外面别冻着了!”

    “知道了大爷,谢谢您!”邵锡嘴上应着。

    “你看这天,都快下雪了,回去吧,那个怪老头是不会见你地!”老头重申地说着,朝远处走去。

    邵锡搓了搓手,继续等着,他想,既然来了,就不能空着手回去,哪怕今天在这里等上一天,也算不后悔了,只要尽了心,冷海居士就是真的不见自己,那心里也没有遗憾了。

    风在刮,雪花渐渐飘了起来,天气渐渐变得寒冷。

    邵锡的身上越来越凉,看来,老天还真眷顾自己,果然飘飘起了雪花,再加上这凉嗖嗖的小北风,邵锡只能用那句千古名言来安慰自己冰凉的身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雪花渐渐地铺满了地,邵锡和身上、头上也蒙上了一层雪,而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那扇门,希望它会突然被打开,然后那个男孩调皮地对他说:我爷爷现在有空了,你进来吧!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他的想象。

    邵锡想起了电视里经常出现的情节:主人公为了拜师学武求见一位高人,在高人门前等待了三天三夜,正好下起了大雪,主人公仍然不改初衷。手脚都冻僵了,身体都冻麻了,但还是在外面候着,候着,直到那位高人终于被他感动,同意接收他这个徒弟。

    象这种情节,在电视上几乎是司空见惯,但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也遇到了这样的情节,为了自己地理想。他今天算是豁出去了,这点苦算什么。在部队的时候天天下着雪练拳术,一练练到晚上十二点,那不比现在苦多了!

    邵锡感到特别冷地时候,就在原地施展施展拳脚。挥洒一番,不觉间这也成了一种乐趣,既能等着冷海老师,又能趁机锻炼一下身体,强化一下功夫,何乐而不为?

    正是这种乐趣,支撑着邵锡坚持着,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再一个小时——

    然而,门还是紧闭的。没人给他开门。

    天渐渐开始黑了,邵锡的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但是这份信念支撑着他,他没有退缩的余地,下午五点半,邵锡看了看表,天气更加寒冷起来,幸亏雪下的并不是很大,看来,老天爷还不想赶尽杀绝。

    门。轻轻地响了一下。邵锡屏住呼吸,注视良久。但是门仍然没有被打开。

    邵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自己在这里已经傻乎乎地等了近十个小时!

    就在邵锡感到有些无助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刚才的那个男孩冲他喊道:“我爷爷愿意见你了,你进来吧!”

    邵锡掩饰不住兴奋,脸上挂满了欣慰的笑容,看来,这十个小时没白等,现在老人家同意见他了,说明已经成功了一半,他无论如何也要让老人相信自己,收了他这个徒弟,只有这样,他地理想才能实现。

    一进门,男孩有些惊讶地说:“你从早上一直等到现在呀?”

    邵锡点了点头,狠狠地朝自己地手上吹了口热气儿。

    “你可真有耐心呀!”男孩说着,指着北屋说:“我爷爷就在这个屋里,你进去吧!”

    邵锡在刹那间对这位冷海居士做了多种推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地人呢?真的象人们所说地那样孤傲、傲慢、轻狂吗?不管怎样,既然能有幸见一见这位传奇式的老人,他就要把握住机会,争取以百分之二百地诚意,实现自己的此行愿望。

    礼貌地敲门后,当邵锡进入门的那一刹那,他顿时吃了一惊。

    这屋里哪里有老头的身影啊?只有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男子,这男子的头发虽然已经白了一半,但他的面容却相当精神,肤色圆润,天庭饱满,身穿一套练功服,难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位冷海居士?听闻中冷海居士的年龄估计也得有六十多岁了,但看他,怎么象只有四十岁地模样?

    但是屋里再没有其他人。

    他之所以显得这样年轻,很可能与他练功修心有关吧!邵锡这样推断着,礼貌地喊了一声:“冷海老师好!”但是这位男子似乎不怎么理睬邵锡,反而自顾自地在那里写着毛笔字。

    邵锡扫视了一圈儿,这小屋的面积并不大,但是却收拾地相当利落,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尤其是一个大方桌上,摆满了大小不一的获奖证书,邵锡的视力不错,几副大的证书他能看清楚上面写的字:——

    李龙泉先生在全国第十九界迎春杯散打比赛中,荣获冠军——1982年2月01日——

    李龙泉先生在XXXXX散打比赛中,荣获冠军——XXXX年XX月XX日。

    他的这种形式的获奖证书摆满了整个桌子,足足有几十张。

    其中有一张是用英文写的,邵锡认得,那上面写的是:李龙泉先生在世界第七界尚武联盟自由搏击大赛中获得第一名……

    看来,人们传说地没错,他就是**十年代曾经叱咤风云地传奇散打王李龙泉!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