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25章 另类的盘龙学校(二)

文 / 我是中南海保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诗芬奇对邵锡的到来也很是高兴,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也许这种笑才是最真实的,一方面是遇到故知的欣喜,一方面却是在这血腥的盘龙学校所受的巨大折磨,这个让全世界特种兵闻风丧胆的魔鬼训练学校,完全超越了她的想象。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邵锡笑道。

    “我也没想到呢,当时你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这个世界真是小呵!”诗芬奇的英语水平依然那么流利,让邵锡有些自叹不如。

    “行了,我们没有时间谈这些了,我给你讲一讲学校的一些规定吧。”诗奇芬脸色突然一变,接着道:“在盘龙学校,有三个教官,刚才那个史蒂芬夫是总教官,还有两个普通教官,实际上就是总教官安排来折磨学员的,在这里,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因为这些教官总喜欢制造一些荷枪实弹的演习和突袭,还有,来自各个国家的队员每周要进行一次厮杀竞技,很是血腥残酷,再就是对教官的安排要绝对服从,哪怕他要你去死,也必须服从,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再就是这里的环境很恶劣,你要学会适应——”诗奇芬说的有些凌乱,也许,关于盘龙学校的道道杠杠太多了,她想表达清楚却似乎有些难度。

    “这些应该都没问题,我们能吃苦,放心吧!”邵锡自信地道。

    “我还以为多么血腥呢,原来听你一说,也不象想象中的那么残酷嘛!”李浩轻轻一笑,似乎有些不屑。

    “血腥不血腥你呆上一天就能体会到了!”诗奇芬的眼睛里释放出一丝特殊的光彩。

    这时候,一声哨响,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呼喊:“全体集合!”

    队员们从帐篷里迅速奔出来,那速度活象是觅食的蜜蜂倾巢而出,不一会儿便整齐地站在教官面前。邵锡和李洁也跟着跑步到了队伍尾部,标准地站好,静待教官的训话。

    两个教官穿着深绿色的军装。在队前傲慢地走了两步,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邵锡心想:哪个国家的教官都是这个德行,好象自己就是天王老子!

    史蒂芬夫走到队伍面前,朝两个教官摆了摆手,这两人分别移到了队伍地一侧。

    史蒂芬夫打量了一下队伍。突然叫了一声:“004!”

    “到!”有个白种学员大声答道。

    “是不是该自我反省一下?”史蒂芬夫道。

    “是!”004号跑步出列。到了队伍地最前面。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歉意与不安。“大家好。我是004号。来自W国海剑突击队。刚才集合。我是最后一个就位地。因此我必须接受反省。希望我地错误能为大家敲醒警钟!”004号发表了一通受罚感言。然后利索地转体。朝着东面正步走去。

    他地动作有些夸张。很象俄罗斯地军事动作。踢正步地时候踢地特别高。极富幽默色彩。

    这个004号学员径直到了一个方形大坑面前。一下子跳了进去。这大坑不深不浅。刚好没过他地胸部。

    邵锡心想:就这么一点惩罚也算惩罚?实在有点儿不可思议了。在一个大坑里泡着,这谁都能做到,把这当成是一种惩罚人的手段,未免有些大题小作了。

    然而,邵锡现在哪里知道这水池的妙用啊!

    “我再强调一次,希望下次不要让我提出来。自己主动一些,凡是每次集合的最后一名,整完队,主动打报告到队前来发表感言,然后到阴阳池主动受罚!”史蒂芬夫狠狠地道。

    阴阳池?这句英语名词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过,为什么会把这个池子称为是阴阳池呢?对此,邵锡很是不解。

    “我告诉你们,顺便提醒一下两个刚到的中国队员,在盘龙学校。你们没有姓名,没有性别,也没有年龄,只有编号,只有国籍。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会给你们保存国籍呢?我想这个问题还是你们自己去悟!你们的成绩,将会永远的记载在盘龙学校地评比栏上,评比栏上是历界各国派来的特种兵的总分,我们记地是国家。不是个人!如果你爱国。就别给你们国家丢人!”史蒂芬夫滔滔不绝的训斥着,眼睛打量着每个队员。

    邵锡觉得:这台词怎么这么象学兵队教官的台词呢?难道各国的特种部队训练都是相通的?还是教官都心有灵犀的表现?

    “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不是人,是一群野兽,是你们代表你们国家来盘龙学校争取荣誉的机器,现在,你们的生死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你们的国家,你们活着,是国家地勇士,死了,是国家的烈士,半死不活,则是国家的耻辱,我希望你们都能为你们国家坚强起来,完成盘龙学校的蜕变和改造!”

    史蒂芬夫的话实在让人佩服,在这里,他们能让队员们拥有强大的动力,那就是国家的荣誉!

    “现在给新来的中国队员编号,邵锡,033号,李浩,034号,以后你们的名字将在盘龙学校彻底消失,只有编号,只有你们所代表地国家!”

    编号之后,在另外两个教官的带领下,这群被称野兽的学员们,开始进行训练。

    一开始是五公里的厮奔,教官把大家带到了一个小山坡处,这里没有成片的森林,只有高低起伏的山丘,放眼望去,远没有森林深处的那种恐怖感。

    在这里没有严谨的队形,只要一听到教官的口令后,他们都象是发了疯地野马,一边吼着一边朝插着校旗地高地呼啸冲去。

    谁都想争第一,邵锡也不例外,然而这些来自天南海北的外国特种兵,不知道是腿长还是其它原因,跑地特别快,邵锡和李浩都被落在了后面,二十几个男学员都把他们落了一大截。他们身后只剩下十几个女队员,紧追着他们的脚步。

    一种强烈的耻辱感涌上心头,邵锡抓住李浩的手喊道:“拼了,跟他们拼了!”

    “这些人,怎么,怎么跑地这么快啊!”李浩气喘吁吁。脸色胀的通红。

    “妈的,拼了,就不信追不上他们!”邵锡长嘶一声,朝前面冲去。

    李浩也忍着极限的痛苦,紧随其后。

    但是这些人毕竟比邵锡他们来的早,尽管他们猛烈地追赶,却无法逾越他们。

    当他们气喘吁吁地到达终点时,其他的队员们都投来地嘲笑的目光。邵锡此时觉得怒火中烧,一种强烈的奋斗欲望袭上心头。他知道。他和李浩现在所代表的,不是自己,也不再是特卫局。而是整个中国!

    妈的,都是特种兵,为什么自己跑不过他们?

    邵锡在心里责问自己,但是这种责问不是一种负累,却是一种强大的动力。

    教官见人都到齐了,扫视了一圈儿,狠狠地道:“033,034,你们两个给我重跑一个来回!新来的队员更要加强锻炼!其他人原地休息。准备进行刺杀训练!”

    刺杀训练?盘龙学校的课目怎么安排的这么乱?哪有跑完步练刺杀训练地?

    疑惑归疑惑,邵锡和李浩还是按照教官的安排,重新进行了往返跑。

    本来已经到了极限,这下子更是极限,教官在远处狠狠地喊着:“你们给我快点儿,快点儿,别他妈的磨磨矶矶地,冲刺,快点儿冲刺!”

    邵锡不知道是怎么跑完这个往返跑的。只觉得浑身象散了架一样,他一边跑的时候一边想,这些外国特种兵倒还真不简单,妈的,都跟兔子似的,看来,这盘龙学校还真是锻炼人的地方,自己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百天,争取在这里。把国家的荣誉体现出来。绝不能为中国丢脸,绝不能!

    山上的冲刺完毕。教官又一看表,呵斥道:“现在,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回去取武器,赶到这里练习刺杀技巧!”

    一声令下,所有人撒丫子就跑,他们知道最后一个集合地下场,因此,谁都拼了命的往前冲。

    一下午的刺杀训练,已经将队员们折腾的很疲惫,在刺杀方面邵锡还是能找到一点自信,毕竟,刺杀是他的强项,是特卫队里就很熟练的课目,因此练的时候**四射,教官说以后还要进行刺杀的实战对抗,邵锡心里暗喜,心想:让你们这些外国佬自我感觉很牛B,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刺杀训练回去,解散后,几个外国队员便陆续地到了那所谓的阴阳池边儿上,解开裤扣掏出家伙就撒起尿来,邵锡觉得奇怪,这些人竟然敢当着教官地面儿往池子里撒尿,实在是些胆大的过火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那两个教官竟然也凑到了池子边儿上,跟他们一样,照着池子一阵猛射。

    “来,看谁射的远?”

    “谁射的远谁是处男!”尿斗远。

    好一派匪夷所思的场景!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跑池子里验枪去了?”李浩拍了拍邵锡的肩膀,疑惑地看着那边。(注:验枪是部队的生活专用词汇,意为小便,仅适用于男性军人)

    “不知道呢!”邵锡也很疑惑。

    二人好奇地到了池子边儿上,李浩鼓起勇气问一个编号为003的队员:“003,怎么大家都在这里小便呢?卫生间在哪边?”03号顿时笑了,用并不流利地英语道:“小笨蛋,这里哪来地卫生间,这池子就是我们的卫生间,大便小便全在里面解决!”003朝李浩一摆手,显得有些嘲笑他地孤陋寡闻。

    晕倒!这也能当厕所!

    但是刚才集合的一幕又映在了脑海,那个004因为集合是最后一名,被惩罚在这池子里泡了两个小时,而这里面竟然全是粪便啊。怪不得呢!此时,邵锡终于有些想明白了。

    这盘龙学校真他妈的有创意,竟然想出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馊主意,既节约了厕所,又能最大程度地惩罚犯了错误的队员。

    这时候,那些女队员们也纷纷到了池子边儿上,冲正在斗远的男队员们喊道:“你们好了没有?快点儿,小心池子里蹦出条鳄鱼咬你们一口,让你们都变成太监!”

    这些女队员见了男队长小便,竟然丝毫也不回避,反而开起了这种低级玩笑。

    邵锡和李浩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然而,让他们更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偌大的一个集体宿舍,男队员和女队员的床铺之间没有任何隔挡,男队员在东,女队员在西,中间是一个两米宽的过道,女队员们很随意地在他们面前换衣服甚至是洗澡,邵锡觉得这不象是现实,现实当中哪有这样的部队?男女队员都在一大间帐篷里睡,而且没有采取任何的防护措施,这到了晚上,不乱套了吗?

    而且,这之前,教官还在队列前强调过,盘龙学校最忌讳的就是男女乱搞关系,一经发现,马上退回本国。但是这种男女同睡一屋的局面,又做何解释?

    邵锡觉得有些晕了。

    他实在不知道,这是一支什么样的特种兵培训机构?

    但是那些外国老队员似乎对这种场景很不以为然了,与女队员们说话都很随便。尤其是006号,他是个美国特种兵,冲着对面已经脱了衣服就寝的女兵们喊道:“美女们,晚上别脱光了,小心我钻到你的被子里,让你一晚上睡不着觉!”

    “有本事你就来,不怕被遣送回美国,你就大胆地放马过来!”来自新西兰的女队员027号挥着光溜溜的胳膊召唤着美国的006号。

    “邵锡啊,我怎么感觉咱们象进了窖子了!”李浩凑到邵锡耳边,轻轻地道。

    “这里面一定有蹊跷!不可能这么简单,学校的教官不是傻瓜,他们肯定有特殊的用意!”邵锡一边说一边在心里琢磨着。

    “我看啊,晚上一定得出事儿!你看着吧!”李浩胸有成竹地说。

    邵锡也正疑惑,却听到临铺的那个012号开口道:“你们两个瞎嘀咕什么?出什么事儿啊?谁还敢出事儿?上个星期,有个C国的队员晚上到对面女队员床上坐了一会儿,当天晚上就被赶回了国。你们两个啊,真是见识短浅!”这个哥们儿的英语还算流利,看样子不是英国人就是美国人。

    一听012号的话,邵锡突然恍然大悟 ( 我是特警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8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