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礼炮(八)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香港协定》的签署,令所有为下一步中日之间军事的外国人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害了,从这个协定的文字中发现,自己的利益丝毫没有受到损失,似乎还可以从日本人撤退之后留下的空间里得到一些实惠。/首.发

    于是,各个国家那些嗅觉灵敏的情报人员,不管是用记者还是用传教士的合法身份,到处寻找着此次谈判的个中内幕。于是,在不久之后,蔡运升这个名字,摆到了各个国家外交人员的办公桌上。“此人极度危险,切切!”各种文字标注在蔡运升的照片上。

    让我们从各国情报人员重金收集来的材料中一窥此次谈判的艰苦与冗长吧!

    为了表达帝国政府和天皇陛下对于此次谈判的诚意,我们愿意支持彭张二位将军统一中国的军事行动,取南京政府而代之。”亲王殿下一脸的诚恳。

    殿下,我想您和您的帝国政府、天皇陛下都被外界的各种传言误导了,二位将军都是南京政府所任命的官员,如何能够取而代之?外面纷纷传说,所谓的五角星要取代十二角星,不过都是些欺骗愚夫愚妇的,谣言至于智者。”蔡运升四两拨千斤把话题又交给了亲王,“张总司令是天生的福气之人,老帅在世之时为他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如果他想争夺天下的话,那就不会当初改旗易帜了。

    你个支那马鹿!”尽管亲王从小接受的是皇族教育,但是,面对着蔡运升近乎完美的无耻,他还是在心理骂了一句在船上的水手那里学来的脏话。“你们不想取代南京政府?!那你们在江北摆开的十几万军队是在那里游泳地吗?还是在那里钓鱼?!”

    张总司令世家子弟出身,自幼富贵逼人来,自然不会将区区的虚名放在心中,不过进取心自然差了一些。为了整个团体利益,是否彭将军勉为其难呢?”亲王殿下试图在彭张二人之间打开一个突破口,从他掌握的材料上,他知道,彭华的新奉系集团和张学良地旧奉系集团在当初的南岗大营事件中几乎开火,双方的彼此不信任可见一斑。而眼前这个狡诈的家伙,正是彭华手下的得力干部,与其和那个公子哥儿张学良打交道,倒不如直接把彭华捧上去。

    彭将军?彭将军的态度可以用诸葛武侯的名言来概括他的态度,‘芶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谈到了日本人也十分推崇的诸葛亮,亲王殿下来了兴趣,毕竟,当年地前后出师表是汉学老师要求必须熟读背诵的,这些年虽然日本人一直叫嚷着脱亚入欧,但是对于汉学,还是要求子弟们学习。

    彭将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现在手握百万雄师,而且他的部队可以说是现在东亚大陆上最为强劲的军队;地盘,哦,对不起,我习惯的引用了军部地用语,他的实际控制地区已经是大半个中国,还有满蒙地区、西伯利亚地区。怎么还会不求闻达于诸侯呢?他现在已经是诸侯的一分子了,或者说,他有了做秦始皇的资格啊!”

    蔡运升夹着雪茄。细细地品了一口。“雪茄地味道很是醇正。不错。应该是正宗地古巴货色。不过。要是稍稍地再加一些红酒就更适合我地口味了。”

    听了蔡运升这样地话。亲王摆了摆手。示意大仓去安排红酒。可怜大仓也是在日本国内呼风唤雨地人物。但是在天>贵胄面前却扮演了听差地角色。

    为什么彭将军拥有如此雄厚地实力。却不求闻达于诸侯呢?按道理。他应该一统四海地雄心壮志啊!”

    殿下。须知时事造英雄。您只看到了如今地彭将军。却丝毫不知道彭将军地往事。当年彭将军和他地同伴们在长白山中。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上山落草。如果不是被其他地武装团体压迫。彭将军可能只是但求自保地一个山林隐士。如果他想出来一争天下短长地地话。那么。别地不敢说。张宗昌地山东督军恐怕一点希望都没有。如果不是俄国人同张总司令发生了中东路战事。威胁到了他地地区利益。他恐怕依然逍遥自在地在吉林、黑龙江边区当他地活神仙。”蔡运升地这番话。是经过社会部欺骗总局地职业骗子们潜心设计。精心推敲而成地。

    这些人知道。蔡运升说地每一句话。都会被日本方面记录在案。然后仔细加以研究。特别是从他口中得知地彭张二人地信息。会更加地重视。领袖地出身、经历。对于他地决断是起着相当重要地作用。日本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些信息。于是。欺骗局地职业骗子们就给这群饿狗准备了带着毒药地肉骨头。

    听到蔡运升这样地描述着彭华地经历、出身。虽然也只是只言片语。但是对于彭华地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地日本人来说。依然是如获至宝。“看起来彭华同山西地阎锡山没有什么太大地区别。都是只想着一门心思地做好自己地土皇帝地军阀而已!”亲王在心中暗自思忖。

    方才殿下说为了表示帝国的善意,愿意支持彭华将军统一中国,这番好意,我代彭将军心领了。为了表达彭将军的善意,我们决定将此次冲突期间被东北军方集中管理的三十万日本侨民中的近二十万妇女儿童交由红十字会实施遣返,其余的十万人,在经过甄别之后,确定并非武装人员之后,也将给与和平居民待遇。并且,将此次战事中被俘的关东军士兵、官佐,交由红十字会和外交使团转送给日本政府,此刻,运送这些人船只,怕是已经进了东京湾了。”

    这分明是要将帝国在满洲的基础连根拔起!亲王在心中暗自骂道。但是对方作出这样的姿态,你还不能拒绝别人的好意,否则,这三十万人如果在满洲得不到适当的待遇,可能会酿成更为严重的政治危机,那样,对于天皇地脱北入南计划,会制造更

    烦。

    多谢!请代我向彭将军转达谢意!我们都是亚洲人,要为亚洲人的福~多尽一份心力,如果彭将军能够振臂一呼,将亚洲从西方白种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日本帝国,将愿意同彭将军协同作战!”亲王殿下开始实施御前会议制定地一个大的方针了,那就是要把彭华从一个强大的敌人,争取为一个有力的盟友。

    殿下,我说过,彭将军是一个具备着北方农民全部特点的人,他只想着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见这番话让亲王听得云山雾罩,蔡运升只好用其他的词句又讲解了一遍。“不过,谈到与西方白种人作战的事情吗,彭将军倒是在1929年就开始同俄国人作战了。可惜眼下东亚地区的白种人只有南洋地区和印度支那、印度、缅甸一带地荷兰人、英国人、法国人,如果日本帝国要是准备同这些人作战的话,别的不敢说,运升担保将军会以各种物资为日本后援。粮食、木材、马匹、煤炭,举凡东北地区之所有,将军都可以以成本价格出售与日方。如果日方资金紧张的话,还可以实行~账!”

    听到蔡运升这样的话,饶是亲王殿下也是在尔虞我诈的外交场合摸爬滚打多年,也是忍不住眉毛向上跳动了几下,但是,他强自按捺住内心地奋,故意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彭将军也是统领着百万雄师的领袖人物,不可能没有什么交换条件吧?请蔡先生明示。”

    将军的意思很简单,日本放弃自从甲午以来在华取得的各项各类政治经济权力,重新讨论修改各项条约、协议,撤退在华驻军,包括海军舰只。在同意了一揽子修改以上条约协议的基础上,彭将军以个人名义保证,解除对原关东军部队地攻击行动,关东军各级官佐、士兵在交出武器、作战器材之后,可以保留军衔、军刀,享受和平居民待遇,分别予以遣返。同时,中方,”听到这里,亲王殿下狡黠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哼哼,方才还说没有取代南京政府的意思,现在,俨然以国家政府自居。”

    同时,中方承认日本在朝鲜的一切权益,停止在朝鲜的一切军事行动,就以目前地实际控制线为停火线,停火之后,中方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朝鲜**运动。作为交换条件,中方要求享有在朝鲜开采矿藏地权力。”

    一边听着蔡运升的话语,亲王一边紧张地眨巴着眼睛,脑子里飞快的运转着,整理着蔡运升地条件:“支那人要求日本帝国放弃在华特权,可以在物资上支持帝国政府的南进需求;此为一。

    要求修改自甲午以来的各项条约、协定,作为交换条件,中方不支持朝鲜**运动,尊重日本的在朝鲜权力。此为二。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彭要取南京政府而代之的心理已经是很明确了,即便是他自己想做安乐公,他手下的那些骄兵悍将也未必愿意,作为条件,停止对关东军的军事打击和围困,哼哼,那些陆军的混蛋们,看他们以后还能够吹嘘所谓的皇军之花了!皇军之花的命运,竟然是作为附属赠品交换的!”在英国和江田岛学习海军的亲王殿下也是一个坚决的南进派,对于陆军的行为和作风,一向是嗤之以鼻的。他认为日本帝国眼下的地位,都是海军的先辈们在大东沟、在对马海峡打出来的,而不是那些陆军们用尸体堆砌出来的。

    从内心而言,蔡运升开出的条件并没有超越御前会议所制定的谈判底线,在日方看来,经过此次战事,关东军已经成为了残灰断火,帝国在满洲、乃至在整个中国的利益已经被这些习惯于下克上的军人们断送得一干二净了,只能是力图确保帝国在朝鲜、台湾的权益不受损失,有了朝鲜这个通向大陆的跳板,就不愁日后没有重新夺取满洲的机会。现在听到蔡运升开出的条件,似乎又给了亲王一线生机,他力图为他的帝国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个条件,似乎有些过于苛刻了。帝国政府和天皇陛下恐怕很难接受。毕竟,进行军事挑衅的只是一小撮军人,却要求帝国政府为这些人的胡作非为负责,似乎有些过于,过于。”亲王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词汇。

    听着他得便宜卖乖的话语,看着他的嘴脸,蔡运升似乎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只是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纸,“殿下,请过目。”

    哦,这是什么?”

    这是我刚刚收到电报,是政务院转来的各人民团体和几位军团长的电报,主要内容就是谈判的条件。”

    亲王紧张的翻阅了一遍,尽管他知道这种文件的可信度不高,但是,从电报的字里行间,依然可以感受到东北、华北、西北、中原各界对于此次与日本的外交接触十分的不满和愤怒,开出的谈判条件也是五花八门,十分的苛刻。

    比如,退还自琉球事件以来的全部赔款,并赔偿此次战事中方的全部损失。退还侵占中国的领土,如台湾、琉球等地。恢复朝鲜的**地位,等等,不一而足。

    不光贵国有激进分子,我们国内也有。如果不是彭将军一力弹压,恐怕关东军早就成为了鸭绿江边的孤魂野鬼了。至于朝鲜嘛?估计此时已经过了汉江了。”

    听到这里,亲王殿下的情绪一落千丈,还能说什么呢?自己的手中没有牌可以打。他现在充分体验到了当年李鸿章在春帆楼时的心情。当年伊藤博文做了一个对联的上联取笑、讥讽李鸿章,“内无相,外无将,无奈何玉帛相将。”这不就是帝国现在的写照吗?

    蔡先生,请在这里吃晚饭,我会让人把我们的谈话整理出来,报告给东京,呈送天皇御前,尽快的签署协定。”亲王殿下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