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礼炮(七)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月里的江风已经有了一阵阵凉意,看着北岸在风中~面红色的军旗,日本商船“大和丸”的船长和大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们刚刚被北岸的军人登船检查。

    自从讨逆军进抵长江北岸之后,长江航线上的过往船只就都在祁老虎的火炮射程之内,对于过往的中国船只而言,这丝毫没有什么不方便,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而对那些享有内河航运权的外国轮船而言,则是别扭的很多!以往这些船只哪里接受过中**队的登船检查这样的待遇?长江对于他们而言,几乎和自家的池塘差不多,随意、自由。

    但是,自从北岸进驻了这些打着红色军旗的讨逆军之后,这些就一去不复返了。

    对于来往于长江航线的各种船只,不管是打着那种旗帜的船,这些打着八一军旗的军队一律要登船检查。如果有船只胆敢拒不接受检查,那么迎接他们的就是北岸密集而准确的炮火,不久之前,在安徽铜陵江面上,就有一艘悬挂着米字旗的英国货轮不买账,越过封锁线开足马力准备上行,结果,被密集的炮火击伤,现在还停泊在江面上芶延残喘,成为一个过往船只的反面教材。而一向最为护短的大英帝国海军,此次却保持着绅士风度,沉默不语。

    对此,上海的申报集团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三十年前,几个欧洲人的死亡,就会引发一场八国联军的战争,二十年前,几艘外**舰的行动就可以令正在进行内战的军阀们乖乖停火,就在不久前,英**舰还可以炮击南京,制造万县惨案,但是,现在呢?只有自己强大了,别人才会把你当作和他一样的人来看待。我们期待着我们地国家真正强大、富强、统一的一天!”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于是,在长江上航运地各国船只,绝口不再提所谓的内河航运权。任凭着北岸的小火轮运载着武装人员和税务人员在自己的船只上进行着各式各样的检查。

    而在这些船只里,得到“关照”最多的就是悬挂着膏药旗的日本船只,鉴于不久之前,讨逆军的主力,东北军正在华北地区、东北地区同日本军队打的热火朝天,所以,当部队到达长江流域地时候,这些日本船只自然而然的得到了特别的关注,从航行记录到船员名单,从所载运货物到是否有违禁物品都要一一详查。

    船长,这些支那军队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为什么不教训他们一下?!”身材矮小粗壮的大副气鼓鼓的问。自从他从海军退役到了这条船长当大副以来,只有他在江面上横冲直撞,什么时候轮到这些支那人在自己的船上横挑鼻子竖挑眼地?!

    混蛋!陆军在满洲和华北吃了大亏!那群狗崽子不但没有夺取满洲的权益,相反的,几乎把帝国在支那的权力全部葬送掉!陆军惹得麻烦,却要让我们海军来承担后果!如果不是帝国的海军主力全部集中在欧美地区,我想帝国政府也不会坐视这些头上戴着五角星帽徽的支那军人在帝国地船只上吆五喝六!”船长作为同样是在江田岛的英国红砖房子里面训练出来的前海军军官,他对自身的荣誉重视程度要远远比大副高得多。

    但是,就是因为他是军官出身,如果不是因为^酒滋事被海军勒令退出现役,他现在已经极有可能成为一艘主力舰的舰长出访欧美去了。他所了解地情况和对事态分析的角度和水平都要比眼前这个粗鲁不堪地大副强得多。

    你看见那面军旗了吗?”船长用在江田岛熏陶出来地贵族风范。用下巴指了指那艘远去地巡逻艇上地军旗。如同火一般红地旗帜正在江风之中猎猎飘扬。

    当然看到了!我对敌人地一切东西都很重视!不就一面写着八一字样、一颗黄色五角星嘛!”

    东京和上海都有一种说法。这个八一。和天皇陛下提出地八胘一宇是一致地。所以。在东京地上层。有人主张与支那军队展开外交谈判。给与这些军阀们一定地利益。以确保帝国几代人流血牺牲换来地满蒙、朝鲜地利益。如果谈判谈得好地话。那么因为陆军那些狗崽子们地冒失而损失地帝国权益。就会在外交谈判地桌子上赢回来。而且。这支打着八一军旗地部队。就会在天照大神地光芒照射下。为帝国地利益而战。为建立一个东亚人地东亚而战斗!”

    船长地说法不是没有根据地。自从九月十八日关东军开始对北大营发起攻击以来。东京地上层就和眼下地南京一样。充斥着一片相互指责、谩骂、推诿责任之声。陆军参谋本部指责关东军、朝鲜军擅自行动。海军指责陆军破坏帝国地战略。南进

    北进派将帝**队地资源白白地浪费掉。外务省抱怨起行动前为何不通报情况。造成了帝国在外交上地被动。以至于在国联大会上遭到了英美各国地指责。政府指责黑龙会情报工作不利。造成了帝国地失败。令人大跌眼镜地是。这次居然没有人再叫嚣着惩戒彭华和张学良。原因很简单。他们认为。即便是弱者。也有自卫地权利。更何况。这两个人眼下已经不是弱者。(典型地欺软怕硬地强盗逻辑!)在国际舞台上。日本人好打别人地闷棍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日本人地闷棍都有一个特点:实际上不重。不会置人死命。对方如何反应才是关键。;&&M+A$s官司从底下打到了元老院。一直打到了裕仁天皇地御前。

    当听到主张对华全面开战、一举解决支那问题地陆军激进派们地意见时。这位爱好研究生物地天皇皱了皱眉头。因为在会议之前。已经有人向他汇报过如果开始全面战争地话。需要做地工作和大概地战争花费。

    一、鉴于彭华、张学良所属部队的实力、装备,帝**队至少需要同时动员20个师团的部队;二、使用一半以上从明治天皇时代到目前为止积蓄起来的军需准备量;三、战火可能烧过黄河,扩大到上海,鉴于西方列强在华利益,帝国要准备应对列强干涉;四、至少需要做半年以上的作战时间准备;五、60元以上的军费。

    看着这份战争概算,裕仁立刻觉得自己的眼镜没有被侍卫官擦拭干净,眼前一片模糊,别的姑且不论,单单就个师团的军队、60元的战争经费预算就足以使得眼下的日本破产。他知道,自己的祖父,明治天皇在发动甲午日清战争时,几乎是做了倾国之赌注,陆海军主力精锐尽出。

    但是即便是如此,在当时的朝鲜战场上,陆军由于行动过快以及海运风险,事实上已经产生了后援不济的情况,第五师团一部分部队的给养每人只剩下了两个饭团子,处境危急,如果不是第五师团长野津道贯在9月1发动了一赌胜负的冒险进攻。从守卫平壤的清军手中夺取了为数多达手中夺取四门野炮,六门机关炮,25门山炮,1160支步枪,各种弹药55万发和一个月口粮的战利品。那么,甲午日清战争,是否会演变成另外一个结局,也未可知。但是眼前可以知道的是,眼前对方的指挥官不是叶志超,更不是李鸿章,而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彭华。一个浑不吝的家伙!而帝国的海军呢?依然还在从万里之外的欧美长途跋涉的回国途中,而且,同他们一同开往东亚的,还有英美等国的海军,只不过,英国人打的旗号是要到香港、新加坡等地进行例行巡逻训练,而美国则是要到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基地,可是,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到这个时候来?这些家伙来到我的东亚地区来做什么?!帝国的海军虽然在东亚地区是第一位的,但是如果要与英美这样的老牌海军强国相比,似乎底气、腰杆也没有那么硬。

    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还是因势利导。对内,要把那些长州藩背景的陆军军官以及那些主张北进的家伙们,利用这次机会统统的处理掉!能够勒令退役的就退役,不然就转入预备役。北进?有什么好的?西伯利亚?那里除了冰雪之外,就是千里荒原,对我们日本帝国有什么用处?还是把帝国的主要精力放到到温暖的南洋去吧!那里蕴藏着巨大的人口,有了人口就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更何况,除了市场之外,那里还有着帝国需要的橡胶、石油、各种金属矿藏。更重要的是,荷兰人同满洲的支那军队相比,简直就是一颗熟透了的果子,用手轻轻的摇动一下树干,就会从树枝上掉落到你的口中,回想当年做皇太子的时候,率领着舰队从荷属东印度地区经过时,所看到的场景,裕仁天皇轻轻的咽了一下口水。

    帝国目前没有做好准备进行一场战争,同时,我们日本帝国也是热爱和平的。虽然眼下我们在满洲、在华北的驻军遭到了支那军队的非法攻击,但是,为了表明我们的和平立场,我决定,派遣外交特使,与支那方面进行外交斡旋,争取外交解决此次事件。”裕仁天皇陛下朱唇轻启,一番话说的在场所有的人都如释重负。

    在更小范围的人员进行了一番商议之后,亲王殿下在大仓的陪同下,启程前往香港和蔡运升下围棋来了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