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礼炮(四)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如果说李玉宽,一个搜索营的代理营长和彭华这位已经可以对中国政局、世界形势产生影响的人物地位差别是几何级数的话,那么,他们所要面对的问题和困难,也是几何级数的差别。

    9月19日下午,彭华就率领着他的指挥所进入了原先的大帅府,现在的东北边防司令长官部。

    简单的安顿好了指挥所,他就急忙忙的到了后面的帅府,一是要看看张学良的家人,他的那些庶母、姐妹、弟弟们,二来,他也是担心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因为彭华和张学良是结拜兄弟,所以,当他见到张家的当家人五夫人寿氏时,还是要大礼参拜。

    侄儿无能,让婶娘和弟妹们受惊了。”

    我们娘们儿倒是没受什么惊吓,多亏了你媳妇,还有你媳妇身边的那个驼龙。”五夫人虽然嘴上很是淡定自若,可是,从脸上的表情上看,还是有些惊魂未定,毕竟昨晚日本人的子弹已经划过了大帅府的上空。

    听到了三八大盖“啪勾!啪勾!”的枪声,大帅府里那些养尊处优惯了的卫队,竟然有些惊慌失措。

    啪!啪!”驼龙站在大青楼的台阶上,看着卫队的人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在院子里来来去去的东奔西跑,有些按捺不住,冲天开了两枪。“慌什么!?一个一个的都是扛枪打仗的大老爷们,不就是响了几枪嘛!有什么可怕的?!!”

    张占魁!张占魁!”被两个丫环和一个老妈子簇拥着走出来的五夫人,看着在驼龙的指挥下,陈烨的警卫连已经集合完毕,一个个弹上膛刀出鞘,做好了战斗准备。相比之下,大帅府的卫队就有些丢人了,紧急集合的哨子一个劲地在那里吹,可是队伍始终没有集合起来。

    夫人。我在这儿!”张占魁拎着两只东铁造盒子枪跳到了五夫人面前。

    你怎么带地队伍?!”五夫人面对这位大帅府的两朝元老。也是丝毫的不留情面,但是毕竟当着陈烨这位客人的面子,不能言辞太过激烈,只是用眼神告诉他,让他看看人家的队伍都在干什么?!

    驼龙大姐,这样吧,你和占魁叔一起把队伍布置一下。别让乱七八糟的人闯进来。”陈烨轻声的和驼龙交代着,算是把这篇接了过去。

    就是,驼龙大姐,占魁,咱们地队伍都交给你们了。陈烨,咱们的觉也是被小鬼子给搅了,不如咱们娘们几个上我那屋。打上几圈麻将,等到天亮,事情就清楚了。”

    到底是跟随着张家父子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人,五夫人几句话就令帅府内的气氛有了天翻地覆变化,人们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开始奔赴各个岗位。在驼龙和张占魁两个人的指挥下,整个大帅府,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各个方向,瞬间从恐慌中解放出来。变成了一座堡垒。

    侄儿无能,侄儿无能。”彭华一脸地诚惶诚恐,连连的述说着自己的不是。

    唉,这也不能怨你,谁能想到小鬼子这样的不是玩艺!?不过。你的部队动作也是够快的。这群小子们也是挺有小子骨头的,我听府里的下人们讲。守城的部队,和日本人拼刺刀。一个连地阵地上都没有人了,可是小鬼子硬是不敢上来了,他们不相信这个阵地上没有人了。”虽然是跟随着张家父子也听说过战场上尸山血海的惨烈,但是,就在自己的身边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令五夫人寿氏有些心惊肉跳。

    寿夫人说的事情彭华知道得一清二楚,毕竟那是自己地部队。他也有些神色黯然,“是啊!他们为国尽忠,死得其所!”

    佐民,你去看看陈烨她们娘俩儿吧!小捷声昨晚上枪炮声响得那么厉害,汉卿地孩子都吓得一直哭个不停,你的儿子,睁开眼镜看了看,听听周围地枪炮声,一闭眼接着睡!将来也是个带兵打仗的主!”

    叫婶娘挂念了,但愿他们这一代人,以后不要再打仗了!”

    好了!你去看看那娘俩,就到前面去办公事吧!汉卿说了,东北这个家,现在你当。”寿夫人摆了一会长辈地谱,恰到好处的为自己找了一个下台阶。

    的确,作为东北的当家人,或者说大半个中国的当家人,彭华现在需要处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堆积如山。一场大战过后,别人可以去欢呼胜利,但是他却不可以,他必须要为如何应对下一步可能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而去思考。

    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等等等等,这一切都在困扰着彭华。别的不说,单单邓演达组织政务院设计委员会的专家们,熬了四天四夜写就的那一份《东北工业调整纲要》,就足够他喝一壶的。

    在这份洋洋洒洒十万字的方案里,专家们从技术、经济角度详细阐述了将原来由日本人控制的本溪、鞍山煤铁资源纳入到整个东北工业体系之后对于东北工业,特别是重工业、军事工业所起到的加速器作用。

    在附属的文件之中,邓演达和李四光提出申请,要求正式开始对萨尔浒地区的石油资源进行开采,以满足部队和工业对于石油的严重需求!

    在军事上的胜利鼓舞下,各个利益集团都开始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彭华在心里发出一阵阵苦笑。尽管说利益集团这个词听起来有些刺耳,但是,彭华和他的同伴们不得不承认,经过将近三年的发展,东北地区已经开始出现了经济上的利益集团。

    主要业务是食品生产的冠生园集团,得到了部队的各类罐头食品、饼干之类的合同;克虏伯中国公司负责为东北军以及接受了彭张二人领导指挥的部队生长各种火炮;东铁集团则是负责配备各种轻武器,荣氏家族的纺织企业开足了纱锭为现役部队和生产建设兵团的制服加班加点。东蒙古地王爷们参股地草原牧业开发公司,为部队提供牛羊肉和马匹,同时负责提供各种装具的皮张材料。

    闻兴宇和郭立中从美国、上海、欧洲“掠夺”来的财富如同流水一样伴随着这些合同进入了这些富商巨贾们的账户,变成了机械设备,变成了员工的工资、福利,变成了厂房高炉。变成了飞溅的钢花。

    而以商品零售业为家族主业的永安郭家。则是眼光独到地将自己的商业优势与整个东北的移民计划结合起来。在计划刚刚开始之初,郭琳爽便想方设法的见到了邓演达和余绍武,向他们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不久之后,生产建设兵团的成员们惊喜的发现,她们地日常生活用品和哪些收获来的粮食、毛皮,甚至是山上树林里采来的蘑菇、木耳、黄花菜,都可以在团部新开的那家招牌上写着永安合作社的买卖里进行交易。而不用再因为要给孩子扯上一身衣服跑上几百里地。永安公司把这样的合作社,变成了驻军和移民群体的生活设施,与其配套的货栈、仓库,在东北大地上星罗棋布,从吉林到黑龙江,一直开到了北海城附近。

    那个在收复外蒙古之战中,为大军印染了大批成吉思汗圣象的印染商人陈寿亭。最近由他地合伙人卢家驹出面,同永安郭家、荣氏家族共同发起成立了东北印染纺织工业协会。在此之前,他的宏巨印染已经承揽了几乎全部军用布匹的印染合同,其中包括大批的“军用花布”。

    伴随着政府的订单和贷款,以及税收上地优惠政策,大大小小地企业无不是赚得盆满钵满,虽然眼下还是属于减免税收的阶段,但是整个东北地经济形势和财政形势已经能够让陈公甫有心情去品尝松江白鱼究竟有多鲜美了。眼下的联合储备银行发行地“联储券”已经在不动声色之间,将日本人的老头票挤出了东北金融市场。迫使他们退过了鸭绿江,成为打压日本经济的急先锋。

    除了这些企业之外,还有一些民间团体,比如说退伍军人协会、伤残军人基金会、遗族福利基金会等等,这些因为持有诸如东铁集团、克虏伯中国有限公司的股份。也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他们在整个政府的军事订货中也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所以,这些集团纷纷的在彭华的耳边鼓噪着。要求他继续扩大实际的控制区域,获得更大的权力。实际上,也就使得他们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眼下,东北的四十万正规作战部队和为数多达几十个的预备旅、承担着基础设施建设的基建工程兵、铁道兵等部队,还有哪些生产建设兵团的部队,已经让他们赚得不亦乐乎了,如果彭将军把战争规模扩大,把作战部队的数字再扩大,那么我们的经济效益。。。。。想象一下就足以让工业家们梦里都会笑醒。

    而在军队内部,自从中东铁路战事以来的节节胜利,使得年轻的军官们士气空前高涨,面对着在关内东北军的一日千里的胜利进军,面对着在强大的外敌面前取得的巨大胜利,他们更是要求将日本人赶到鸭绿江里去喝水!

    在这一片强大的声音之中,一个声音十分的微弱,但是却是十分清晰的传进了彭华的耳膜。

    在最有利的情况下,与日本展开外交谈判,签订最有利的停战协定,停止军事行动。”这是政务院送到彭华办公桌上的一份条陈的主要内容。“请邓演达主任阅示。”这是余绍武在条陈上的批示。

    请代座阅示。”这是邓演达在条陈上的字迹。

    这是以蔡运升为代表的一群外交官们战战兢兢的阐述了自己的意见和想法。

    今日我政府之辖区,除东北四省外,远东地区尚有滨海特区、北海特区,以及内外蒙古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所辖之内外蒙古地区,关内地区则新附之河北、平津地区、察哈尔、山西、陕西、山东、河南诸省。北至北海,东至大海,南则黄河以为内河,西方已至中亚地区,隐然中国之大半土地已入掌握。兵锋之盛。冠古绝今。况且,我政府扶植工商、奖励农桑、鼓励移民,并以兵法军制部勒,东北数省今已有昔日俾斯麦之普鲁士之气象!”

    一番称颂之后,蔡运升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在最有利的情况下同日本人展开谈判!他们的理由也是很充分:

    一、眼下同东北军作战的,只是关东军和朝鲜驻屯军,关内的日本驻军虽然有所异动。但是毕竟人马不多,很快就被当地的驻军解决了,而一旦事情长期拖延下去,让日本国内得到了时间进行动员,特别是日本地海军如果从欧美回防支援陆军地话,那么,中国的沿海地区、东北的沿海地区。处处可以为日本人创造战机。此为外患。

    二、目前国内各种军事势力中虽然东北军的实力最强,远远超过了蒋介石的所谓中央军和冯玉祥的西北军,但是,不要说这两个老牌的军阀了,即使是那些已经归附于政务院系统地军阀们,哪一个不在怀念着自己昔日威风凛凛的日子?情愿在彭华脚下俯首帖耳的做一个小媳妇?!此为内忧!

    彭华抖动着手里的文件,左手是厚厚的一沓子要求他宜将剩勇追穷寇的,要求他将日本人赶下海,乘机收复朝鲜半岛的。右手只是蔡运升们地这一份孤孤单单的条陈。“蔡运升的这个东西,你们怎么看?”他双眼平视着自己的几位兄弟。

    筱常山、金小新、余绍武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知道这是大哥在征求他们的意见,然后作出决定,可是这个决定实在是太难做出了。真是十字路口。走错了一步,都有可能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我。我先说吧!”负责情报工作的筱常山左右看了看,硬着头皮开了口。“根据行动部门和技术部门的报告。蔡运升和报告上署名的这几个人,在起草这个东西之前,都没有和境外人员接触过。他们只是聚集在一起开了几天地茶会,讨论的都是目前的军事形势和应该采取的外交措施。”呼,在场的几个人,包括彭华在内,都是禁不住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是啊!古往今来,凡是主张议和地人员,往往都是被人在头顶上扣了一顶投降派的帽子,有地甚至是加强版----内奸。这几个人既然没有这样的嫌疑,那就可以把有色眼镜摘了下去,仔细地研究这个意见了。

    会议从二十四号的早晨一直开到了二十六号的早晨,会议期间,作战处的参谋们被要求提供地图、数据、敌我双方各个部队目前所在的位置,甚至连日本海军眼下所在位置,如果全速开进的话,多久能够到达中国海区这样的数据都询问了一个遍。考的几个平日里眼高于顶的精英们焦头烂额。

    秘书长纪维刚在这一期间亲自送了几次水和一些诸如苹果、哈蜜瓜之类的水果进去,听到了几句只言片语。

    四个旅不够,要加强的话,至少要五个旅,还要把古德里安的蓝二旅调上去!”

    小余,你的指挥部就设在安东锦江山,后方兵站、医院在安东开设!这样部队的补给和伤员救治就靠前了!”

    红烧鱼,这么强大的实力,下头一场雪的时候,能不能在汉城请我们吃狗肉火锅?!”

    天哪!司令员他真的要打过江去?作为掌管机要文书和日常事务的秘书长,纪维刚自然对眼前的局势了解的十分透彻。关东军的残部,被压缩在鸭绿江岸边,同增援的朝鲜驻屯军眼巴巴的隔江相望,而朝鲜军一边督兵猛攻,一边向国内大声呼唤:“不能不救关东军!”可是眼下东集团的孙立人和苏炳文指挥的包括九个预备旅在内的部队,居然就不能一举全歼关东军?!真是奇了怪了!!?

    东总战字第十一号命令:以东集团司令部为基础组成安东前线指挥所,由余绍武负责。统一指挥原东集团下属之摩托化第一师、东北边防军第十五旅,预备第十九、二十、二十三、二十六旅,阻援之预备第二十四、二十五、二十七、二十八、三十旅,并加强蓝军教导第二旅、总部装甲车大队、炮兵指挥所第一旅、第四旅、火箭炮第四大队,预备第五旅、第六旅、第八旅,东北边防军第十一旅、十四旅,第四军团所属之第四师。第四军团余部在解决大连地区残敌之后,留守一旅部队守备旅大地区,其余亦前往安东、延吉地区,第十五军团梁冠英部立即结束整训,开赴延吉地区。以上部队务必于接到命令五日内到达。部队所需补给,由联勤第三补给区负责保障,兵站开设于安东。”

    在给联勤司令部的训令中,人们赫然看到这样的话语,“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三十万部队的保障准备,包括五十万人的吃饭,十万人的伤亡!“

    命令一经宣布,整个东北,不,整个中国,***了!

    就在这一片***声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一张免职命令刊登在各大报纸的角落里:“免去蔡运升外交公署主任之职。”

    就在蔡运升黯然离去的前夜,筱常山和金小新联袂登门拜访,同他促膝交谈直到天明,之后,蔡运升毅然南下赴上海,而后转往香港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