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序幕拉开(七)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两个旅的炮兵指挥官,人称申鬼子的申杨,紧张的注视着眼前的炮队镜,镜头里,是关东军和凌印清的伪军进攻队形。

    部队里所有的火炮被集中起来使用,从六零炮到一百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如同雨点一般落在鬼子们的进攻队列之中。鬼子们的耳朵里瞬间塞满了炮弹撕裂空气时发出的尖啸音;炮击!支那军炮击!注意隐蔽!一个腰间挎着指挥刀的家伙大声叫着,但是,晚了!

    炮弹扑天盖地的砸了过来,爆炸声震耳欲聋,最可怕的是空爆弹,这种炮弹由引信控制在空中爆炸,激射的弹片一下子就能覆盖一大片而且专炸头部躯干;攻击队形中的几个年轻的鬼子在空爆弹爆炸的瞬间全被掀翻在地,一个鬼子被抛到了空中,在落地的瞬间再次被炮弹击再次被掀入更高的空域,他的躯体彻底分裂了,破碎的肢体散落在进攻道路的各个地方,他的头颅就象皮球一样在空中翻滚着,被各种爆炸引发的冲击波翻滚着始终不能落地。

    打得过瘾吗?!弟兄们?”通过助手背着的电台,梁武成不停的同各个狙击手小组进行着联系,在通话的过程之中,时不时的选择一个目标,推弹,上膛,瞄准,击发;查看战果,转移阵地,选择下一个目标。

    过瘾极了!我已经干掉了十四个了!六个挎洋刀的,五个机枪手。三个掷弹筒手!”一个狙击手在电台里大声地汇报着自己的战绩。

    此时整个战场是黑色的,黑色的炸烟,黑色的人体,黑色地草木,黑色的大地。黑色的天空。

    注意隐蔽!不要暴露自己!”梁武成知道,在这种生死搏杀的战场上,最容易死亡地就是神枪手和神炮手,因为他们在有效的杀伤敌人的同时。也被敌人所注意。自己的这几十个狙击手,是用来为以后的培训来积累实战经验的,是种子,而不是用来消耗的。

    放心吧!头儿!我们都是在机枪的有效射程内开火的!尽可能的隐蔽了!小鬼子们大概还以为是流弹呢!”一个射手在电台里肆无忌惮地大声笑骂着。。,。

    整个北大营在敌我双方的反复炮击中已经是面目全非了,这座曾经是东北最大、设备最好、基础设施最完善的营房,从空中看的话,眼下就是一堆瓦砾。破坏使得人们的情绪得到了一种宣泄,几十年积累的怒火和仇恨,使驻守在此地的官兵们丝毫没有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弟兄们的怒火并没有找到真正地宣泄对象。残酷的炮击和如蝗的枪弹将阵地前的空地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尸体,没有几具完整的,瓦砾堆里,尸体间到处是残肢断臂,鲜血在瓦砾和尸体间流淌着,不时的从尸体中间传来一阵阵低低的呻y in和哭泣声,那是受伤的关东军。但这些在驻守在自己土地上的士兵们心里却只能勾起更大地憎恶和仇恨;死在这里,活该!哪个要你们来的?!!

    指挥官,我们该怎么办?这一个波次的冲锋。我们的伤亡就将近上千人!”经历过一次大战洗礼的川岛三郎大队长嘴角颤抖着,“我们在同德军作战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样地伤亡!”

    对面彭华部队地阵地上,那种或是沉闷,或是清脆的枪声逐渐地沉寂下来,人们开始利用短暂的时间修葺工事,补充弹药,将伤员和阵亡的弟兄运送到后面,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待遇。

    几个士兵将地堡、盖沟上面的日军尸体拽了下来。扔到了远处,防止他们影响射界。

    啪!”一个士兵突然间停止了动作。

    远处,尸体中间,一个关东军伤兵手里的步枪枪口还在冒着烟。

    轰!”

    啪!”

    几乎同时的两个响声,一枚手榴弹在那个伤兵身边爆炸,在爆炸的同时。一枚子弹狠狠的钻进了他的头颅里!

    你个姥姥的!”一个士兵从掩体里一跃而出。端着手中的东铁造步枪冲了出去。他的身后,十几名士兵手中的刺刀闪着寒光。

    在马喜山的望远镜里。他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一群士兵竟然端着刺刀反复捅着日军遗弃的死尸,嘴里面嗥叫着不知道什么的声音,他们已经近似疯狂。没有人阻止他们。马喜山的眼睛里早已含满了眼泪,在枪口里过活,对他来说已经是十多年的经验了,在这里,在这个时候,面对着如疯似狂的关东军,他已经分不清是害怕还是痛苦,只有一个念头份外清晰,那就是严格执行命令,守住阵地,攻上更为主力部队歼灭第二师团的鬼子争取时间,杀死更多的日本鬼子!

    呀!”一声怪叫,一群躲在水沟里的鬼子嚎叫着端着刺刀冲了上来,双方开始了白刃战!

    没有了格挡,没有了招架,双方的动作只有一个,硬捅!刺刀的寒光在晨熹中闪动,寻找着饮血的目标。战场上这一瞬间十分的安静,静得似乎可以听到鲜血顺着刀槽涌流而出的声音。

    在马喜山的视线里,一个日军士兵在三棱刺刀刺进他的肚腹时,没有喘息,没有哀号,直没至柄的刺刀穿透人体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将他钉在了地面上;但是,这个士兵依然是没有发出了一丝声响,只是死死的看着那把正在结束他生命的刺刀,忽然他抬起了左手,一把握住了刺刀,他想干什么?剌刀已经决定了他的生死,难道他想?马喜山突然看到了他的右手,他地手里是什么。为什么会握的那么紧?电光火石之间,马喜山猛然意识到,那是一枚手榴弹!和他悄悄藏在胸前的那枚光荣弹是一样的,他想跟我们的士兵同归于尽!

    恐惧突然抓住了马喜山,他不是恐惧自己地生死。而是担心那个士兵,他那个年轻的士兵!

    轰!”一声巨响。

    同样的一幕也在板垣征四郎的眼睛里上映。

    对方士兵地凶悍给各自的指挥员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指挥官,我们的炮弹只剩下一个基数了。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命令部队,上刺刀!准备白攀战!猪突冲锋!”

    土黄色的人群组成了一层层的人浪,黄色的人浪中,还夹杂着杂色的浪头,那是关东军的冲锋队形中夹杂着凌印清的伪军,“如果有人后退,那么,后面地人,有权执行战场纪律!”板垣征四郎语调十分清晰的宣布了这条纪律。1---6---K小说网

    像野猪一样不顾一切低头向前猛冲,这是日军在日俄战争时的老套路。虽然办法老了些。但是在实战中很是有效,它能够摧毁对手的抵抗意识。

    在初秋的阳光下,几千名日本关东军一起冲出了掩体,端着刺刀呐喊着发起了集团冲锋。人群中夹杂着近三千名凌印清的伪军,一时间关东军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响彻了整个北大营上空,令人毛骨悚然。阳光下,上万把闪亮的刺刀明晃晃地折射出一股凶残的杀气,关东军地眼睛都红了。

    上万人的冲锋竟然令几个在第一线的机枪手手有些发抖,毕竟。眼前的阵势,是他们从军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射手突然大声嚎叫着,猛烈的向关东军的进攻队形开火!

    但是,仿佛是朝着池塘里投掷砂砾一般,以往杀伤力十分猛烈的通用机枪,似乎没有给关东军的进攻造成什么太大地影响,只是几个人倒了下去,后面的人迅速的补充了缺口,继续向前进攻。

    炮兵!炮兵!为什么不开炮!?”马喜山擦着脑门上的汗。东北初秋的天气里,他竟然满头大汗,老北风带着四个团在日本鬼子的左右两翼迂回,到现在还没有动作。现在,他地手里只剩下了不到四千人,如果鬼子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冲上来的话。不但阵地守不住了。这四千人地士气,甚至是生命。也会全部毁掉。

    头,您放心!等着听戏吧!”电话里,申杨的语气十分的兴奋。

    我告诉你,申鬼子,如果让鬼子冲进来,老子第一个就把你毙了!”马喜山气急败坏的拿着话筒大声骂道。

    就在这时,日军阵地前沿以及日军阵地纵深响起了一连串清亮或沉闷的声响,关东军的炮兵在为自己的冲锋部队提供炮火支援,力图压制住东北军的火力。

    你个狗娘养的申鬼子!你***坑死老子!”马喜山一把将电话听筒扔到了一旁,抢过架在窗口上的机枪,开始猛烈的向外倾斜着子弹。机枪射出的子弹形成了一条火鞭,高高低低左左右右地抽打着进攻中的关东

    一阵怪异的尖啸声,从炮兵阵地的方向传了过来,刺破了所有人的耳膜。又是炮击,在这个战场上,人们对炮击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差别就在于炮弹落在谁的头上。

    这一阵炮火来的异常猛烈,它几乎覆盖了整个前沿阵地,在这个阵地上,所有的人,所有的生物,所有的东西全都陷入了这场密集的铁雨钢风之中!桔红色的弹道滑落在关东军的进攻队伍之中,一阵阵烟尘在他们的脚底升腾起来,紧接着的闪光将一具具身体掀入了空中,沉闷的爆炸声,飞扬的残枪断剑,空中陀罗似翻滚的躯体。

    这是火箭炮在射击!

    这时从北方的空域中也响起了大片的尖啸音,那是大口径火炮炮弹划过天空时的声音!这是我们的压制炮火!马喜山的眼泪“刷”的一下涌出了眼眶,他揉了一下眼睛,跑到了那架落满了尘土的炮队镜前面,观察着整个战场的态势。

    双方的炮火越来越猛烈了,都拼尽了全力,力图在炮战中压倒对方,天空中来自敌我双方的尖啸声挤成了一团,根本无法辨别炮弹的归属了。地面上,那些方才还在奋勇冲杀的关东军,此刻,已经成为了靖国神社的名字。

    他们密集的冲锋队形,为火箭炮提供了最好的杀戮空间,在几十年后,日本一些战争的幸存老兵,回忆起自己在战争中的经历,不约而同的将北大营之战,评为最为血腥的一次战斗,原因,就是因为这是日军第一次面对如此杀气冲天的武器。

    听到撕破空气的声音,你就离见到天照大神不远了。”一个老鬼子提到这一幕,面对着自己的孙子,他的双手,还在颤抖。

    只一次炮击,关东军的进攻部队就损失了三分之一。

    指挥官,怎么办?!部队的伤亡实在是太大了!”川岛三郎的部队已经全部“玉碎”,他只能在指挥部里为板垣征四郎充当参谋长的角色。

    战场上又一次响起了重机枪沉闷的啸叫和轻机枪清脆的射击声,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一阵阵的喊杀声,数不清的子弹飞进了关东军的阵地。轻重火力死灰复燃般的响了起来,陷入重围的我们完全被越军弹火控制住了,

    指挥官!我们的两翼发现了大批支那军队!我们有被包围的危险!”一个在侧翼担任警戒的中队长冲进了指挥部,他的声音近乎于受伤的孤狼。

    指挥官!指挥官!我的后方也发现了支那军队!是东北军第七旅的部队!我们被包围了!”三木一夫从炮兵阵地紧张的向板垣征四郎报告,“我正在组织兵力反击,大佐阁下,请您赶快决断吧!撤退吧!去和本庄司令官汇合,否则,我们就在这里被支那人消灭了!”

    历史总是充斥着偶然,马喜山的顽强战斗,老北风的四个团夹击,使得板垣部队近乎于崩溃的边缘,但是,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却是一群第七旅的“散兵游勇”。

    没啥可说的,都是吃国家的粮食,拿国家的军饷,这帮兄弟们和日本鬼子拼命,我们就在小鬼子的屁股后头,打他一个措手不及!”那个冀东口音的上士班长在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很是憨厚的说出了自己的认识。

    为数不足百人的部队在后方袭扰,使板垣部神经崩溃了。

    撤退。去和司令官汇合。”

    他在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面旗帜,旗帜还在风中飘扬!挚着红旗的士兵倒下了,但是红旗没有倒下,旗帜被弹片洞穿了,但是旗帜还在空中飘扬,那是士兵赋予红旗的灵魂!

    红旗在空中飘扬,顶着劲风,划开硝烟,在空中飘扬!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