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各施其才(二)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石汉章和韩向方那里有什么心的情况吗?”冯玉祥最自己哪两个旧部。

    “石友三的部队正在攻击郑州,已经打了四五天了,郑州还是没有易手的迹象。石友三的部队战斗力真的是太差劲了!”宋哲元撇了撇嘴,他从心里瞧不起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除了会拍马屁之外,别的就差得多了!”

    虽然宋哲元的脸被树荫遮挡着,但是他的表情依然被冯玉祥看得一清二楚,他对自己手下的这些人之间的那点小矛盾了解的一清二楚。

    的确,在石友三行动前,他发给冯玉祥的电报里明确的表示,“当下郑州守军不足一万二千人,且多为后方留守、兵站人员,战斗力不强。估计在发起攻击后一天当可解决郑州守军。”

    “也不能全怪汉章的部队不能打。郑州的部队虽然说没有什么像样的正规军,但是这些人蹲在工事里向外开枪的本事还是有的。”冯玉祥端起眼前的粗瓷大碗喝了一口水,这些大碗和他司令部里的那些餐具一样都是粗瓷的,而且购置的时间也是很长了,不管是部队如何的转移,这些餐具都必须的随同部队行军,几年下来,这些原本十分廉价的餐具,已经变得价格不菲了,就贵在运费和保管费用上了。

    “还有,我们在郑州修建了大批的工事,这些工事给石汉章的进攻制造了很大的障碍,这是第二个原因;第三个原因,石汉章虽然炸毁了黄河铁桥。但是你不要忘记了。郑州通往外界的铁路不仅仅是平汉铁路一条啊!眼下徐州也在彭佐民地部队手中,他完全可以把在青岛、山东一带地部队由胶济铁路沿津浦铁路运到徐州,尔后再通过陇海铁路运到郑州。以彭华部队的机动速度,眼下,估计郑州城里的部队没有五万,也有三万了!”

    听到冯玉祥这样条理清楚地分析石友三的军事态势,不由得宋哲元头上冒出了一头的汗水。郑州的工事他是清楚的,不说是金城汤池。也是深沟高垒;再加上越打越多的敌军;更要命地是,这些敌军还不用考虑弹药和给养的消耗,因为郑州本来就是一个兵站基地,负责着为彭华部队储备、发运物资的任务,这个也是石友三为什么要进攻郑州的原因之一。

    “冯先生,您不是也写了信给韩向方吗?如果他那里动作起来的话,是不是会减小一下汉章的压力?”

    冯玉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宋哲元,“明轩。你真的没有搞清楚我地真实意图?”

    石友三发动之后,他那些原来的伙伴们几乎都是处于等待观望阶段,表面上彼此电报信使往来不断,而且部队也都在秘密的作了动员。可是,除了外号刘黑七的刘桂堂之外。没有一个有实际性地动作。这是石友三拼了老命也要拿下郑州的原因之二,他要证明自己地实力,并且要告诉别人,彭华的部队并非不可战胜。

    而刘黑七也是说得好听,他的部队虽然以凶悍著称,但却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土匪。对于石友三在河南的行动,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而且,他麾下的四五万散兵游勇、土匪组成的部队,兵锋直指山东;号称是“俺们也要逛一逛大明湖,过一过省主席的官瘾!”并且很快的越过津浦铁路,窜入山东境内。

    于是,韩复调动了手下的孙桐萱等部队,同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打的不可开交。虽然刘黑七的部队毫无军纪可言,但是确实是流窜于华北数省的惯匪队伍,着实得能打。而且,韩复在审讯俘虏时得知,部队里还有大批的日本人充任参谋人员、炮兵等职务,并且,刘黑七的一部分军火补给由日本商人负担。

    在韩复再三的请求之下,张学良命令驻守在石家庄一带的于学忠部队向东移动,侧击、追击刘黑七所部匪军。

    “你看,于学忠的几个师向东去了山东,而祁致中的部队南下到了吉鸿昌吉大胆的后方,为的是什么?就是要督促他们两个人消灭石友三和刘黑七。刘黑七倒也算了,可是石友三和韩向方、吉大胆等人都是吃着西北军的饭长大的,彼此虽然不睦,可是却难免有些香火之情,这样的话,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个两难的处境,要么,下死力干掉石汉章,要么,就有可能丢掉自己的身家性命。韩和吉两个人身后可都有东北的大部队啊!吉大胆部队里有一半以上的部队是东北军,而韩

    山东省内驻扎着不下十万东北军,又有于学忠的一个剿。”

    听着冯玉祥在那里侃侃而谈的分析着千里之外的局势,不由得宋哲元一层一层的出冷汗。“石汉章顿兵于郑州城下,吉大胆坐视于黄河岸边,韩向方自顾不暇;而且,南边李明瑞又率领着两个旅从徐州方向压了过来,一个硕大的包围圈就要形成了。吉韩二人就同祁致中、李明瑞、于学忠等人合作,将石汉章、刘黑七消灭在河南、山东,要么就会被这几个人撕得粉身碎骨!”

    “不错。”冯玉祥满意的点了点头,端起大瓷碗喝了一口茶。

    “这两个家伙三番五次的背叛我们这个团体,置西北军大局于不顾,几乎陷我西北军于覆灭之境地!两个臭卖的!现在也让他们尝一尝滋味了!”

    —

    直到此刻,冯玉祥才算是尽显枭雄本色,在西安城下的颓唐情绪一扫而空。看着冯玉祥有些狰狞的面目,饶是曾经下令将数千名战俘一夜之间尽数屠戮殆尽的宋哲元也不禁有些为之胆寒。

    “先生,如果这三个人能够联合起来一战呢?这三部分兵力应当不下二十万人,会不会在河南、山东以及河北地区开创一个新的局面?”宋哲元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可能!”冯玉祥斩钉截铁的回答。“第一,这三个人彼此矛盾很深,咱们的那个吉大胆始终同石友三势如水火,而且,他和韩向方的部队里又有大批的东北部队,彼此的武器、补给、军饷都是由东北方面供给的,石友三又是企图抢夺他的河南省主席的位置,这如何能够联手?”

    “现在黄河两岸边大军云集,以您的估计,大概还有多少时间就会大打?”

    “我的估计?我估计不会超过这个星期,就会大动干戈。”

    “哪石汉章能够支持多久呢?”

    “石汉章能够支持多久?这得看他的造化了!如果吉大胆同祁老虎一同对他猛攻的话,他能够坚持一个星期就不错了!他眼下虽然有七八万人的部队,可是,在郑州城下耽搁的时间太久了!师老兵疲,能够有什么战斗力!”

    “可如果石汉章一旦真的垮了,对我们眼下又会有什么好处呢?祁老虎收拾了石汉章,势必会西进增援叶挺,那样的话,对我们的压力就会更大啊。。。

    “明轩,你只看到了事情的一个方面,彭佐民为什么要在西安城下派人给我们又送物资,又送钱?你以为老虎发善心?他不过是想逼我们进川!用我们的刀,将四川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家伙们消灭或者是削弱,尔后他的大军再进川收拾残局。所以,祁老虎的部队不但不会西进,很有可能为了在战略上完成对石友三的包围,叶挺的部队也会向东移动。堵截住一旦石友三兵败之后西窜的道路。”

    一阵风吹过,将笼罩在月亮周围的一团云彩吹散,一轮弯月将清辉洒遍了整个院落。听完了冯玉祥对整个河南战局的分析,宋哲元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在了地上。前一段时间他一直担心冯玉祥会为了实现给韩复、吉鸿昌、石友三等人密信中的承诺,而回师北上,翻越秦岭,与正在汉中以逸待劳的叶挺作战,进而葬送了这几个月来的战果。

    “那您估计最有可能出现什么样的局面?”

    “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祁老虎的部队一到黄河岸边,就会协同吉鸿昌的部队发起进攻!第一,吉鸿昌的所谓十一军团里有一半的部队是彭华掺沙子配属给他的,他不可能背叛东北军。第二,祁老虎也是彭华的心腹爱将,他所率领的第四军团是彭华的起家部队和看家法宝,而东北军目前又是以战功来论功行赏的,不说别人,就拿叶希夷来说,本来是一个亡命海外的失意将领,投奔了彭佐民之后,一跃而登天,几次大战下来,现在俨然已经是西北王了!这如何能不令彭华手下的将领们妒火中烧?估计祁老虎把牙都咬碎了,就等着把石汉章撕成碎片,变成自己升官的垫脚石!第三,这也是彭佐民有意扶植祁老虎的机会。否则,他不会让吉大胆的部队在黄河边上呆了这么些日子!所以,我可以下断言,只要祁致中的部队一到,彭华就会下令发起对石友三的总攻击!”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