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播火煽乱(七)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说咱们过黄河已经四五天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在这里集结待命,休整,等待后边的重装备、大行李。可是现在都到齐了,怎么还不下达攻击命令?”在霍金龙的八十八旅指挥所里,他坐在弹药箱子上,手里无聊的摆弄着那挺通用机枪上的子弹链。

    “也许是要有大的想法吧?!司令员用兵总是出人意料的。没准他想一口把石友三这七八万人一口吞掉。”史天悦满不在乎的用刺刀撬着一个红烧肉罐头。

    “可是咱这几万人每天就在这儿吃饭出操修工事睡大觉吗?现在弟兄们闲得每天到处打鸟玩,乖乖的,用冲锋枪打鸟啊!”马景文那有些不满了。

    在从青岛赶来的舟桥部队陈克水的努力下,的时间,奋战出了两条跨越黄河的舟桥,部队和一些轻便装备可以顺利的通过。同时,铁道兵部队也在黄河铁桥上重新架起了简易桥梁,可以保障军列的通过。

    这些,使得原本准备强渡黄河的吉鸿昌大为兴奋,在霍金龙率部在黄河南岸建立了前哨阵地之后,他就准备下达攻击命令,可是,这个请示没有被批准。

    十一军团得到的命令是,“部队休整数日,等待命令。”这个命令令所有的人都大惑不解。

    “二喜子,”马景文叫着史天悦的小名,“你哥他们是不是还在汉中呢?”

    史天悦的哥哥史天喜,是叶挺麾下的一个旅长,眼下正跟随叶挺在陕西汉中一带驻防。随时准备进川。

    “他们那里也不好有事干。山高路险,道路崎岖,咱们地部队又是大行李多。重炮多,翻越秦岭实在是太难了。而且前两天来信说,四川地军阀刘湘率领着大大小小的七八个军阀到大竹县把吴佩孚请了出来,请这位吴大帅担任了保国军大元帅,成立了军政府,同冯玉祥的部队作战。那吴大帅同西北军可是仇深似海啊,立刻指挥刘湘系统和杨森系统地部队向西北军发起攻击。你别说,这个吴大帅还真是挺有本事的,在成都郊区的双流同鹿钟麟打了一仗,川军硬是把西北军打败了!眼下,吴佩孚占领着重庆一带,冯玉祥占领着成都一线,双方僵持不下。”

    “那你哥他们什么时候进四川?我可听说四川出好酒啊!”马景文吞了一口唾液。

    “不光是四川出好酒。云南、贵州都出好酒!”

    “我倒不想喝什么酒,我就想着能够打几个好仗,把头顶上预备的这两个字去掉!免得见到我那个双胞胎哥哥的时候没面子。”

    几个人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闲话,却没有注意到半天没做声地吉鸿昌在聂庆明的眼色之下走了出去。

    “什么事情?”走到另外的掩体里。吉鸿昌这才问自己的秘书长。

    “出事了。四川派人来送信,要我们和石友三联手。夺取河南地盘,然后同山东的韩复一起,在这两个省形成一个局面。”聂庆明压低了声音向吉鸿昌简单的介绍着情况。

    “谁来的?”吉鸿昌问了一句。

    “贾玉璋。”

    贾玉璋是冯玉祥担任陆军检阅使时期的军需处长,后来一直在天津住下来,名义上是退隐田园,暗地里还是为冯玉祥负责着四方联络地任务。这个人说起来也算是吉鸿昌的老上司,他到这里来,可见冯玉祥对自己这支部队的重视。

    “你见过他了,他怎么说的?”吉鸿昌捻着腮边地胡须,沉吟着问。

    “他是从天津租界来的。带来了冯先生地亲笔信,这个信据说是辗转从四川到上海,又从上海到了贾先生的手里,这才到咱们这里的。”庆明见吉鸿昌的态度很是稳定,也从刚才的紧张之中缓解出来。

    “这个样,你安排人照顾好贾先生,信我就不看了,你也不要看。庆明,你辛苦一趟,晚上有一趟火车直达哈尔滨,你回一趟哈尔滨,向彭代司令长官将这里的一切如实汇报,把冯先生的亲笔信也带上。告诉彭先生,我不会背叛自己向他做出的承诺。”吉鸿昌一字一句的说出自己的决定。

    彭华摆弄着桌上的两封冯玉祥的亲笔信,字体相同,格式相同,内容也差不多,都是要收信人借着此次石友三起事的机会,乘势而起,在“豫鲁之间重起局面,若如此,兄当在川中回师入陕,为弟等奥援。”只不过是收信人不同,一个是给吉鸿昌的,一个是给韩复的。

    纪维刚坐在一旁的沙发里,陪同着韩复的代表何思源。

    “何先生,你们也是太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封信吗!老长官给老部下写一封信来,能算得了什么大事

    也太小看我彭华了!我就这么心胸狭窄吗?你们嫌我吗?”彭华笑着骂道。

    的确,眼下的彭华恨不能一个人当四个人用:内外蒙古两个自治区的建立,涉及到了医治外蒙古的战争创伤,内蒙古的那些王爷们的工作,还有绥远省、察哈尔省、热河省等与内蒙古比邻省份的撤销,边界的确认。这还只是表面的一些政务工作,那些不能为外人知道的工作就更多了。以至于陈烨和小捷声娘儿两个从上海回来了好几天,也一直没有机会同自己的这位丈夫见一面。

    “还有,张副主席有个提议,想按照东北的模式在华北也成立联合政府,作为一个大区域的行政机构。眼下,山西、河北、北平、天津、河南都已经表示想加入这个联合政府,华北政府。或者说是华北政务委员会。你回去可以问一下你们韩主席,山东的态度如何?”

    “张代主席,不对,是张副主席,有这样的想法?”何思源深深的知道,此举对山东意味着什么,无论选择与否,对于山东,对于韩复都是转折点。

    张副主席就是张学良的新头衔,蒋介石宣布恢复职务之后,他的那个代理国民政府主席的头衔自然也就无法再继续下去,不过,还有一个副主席的头衔,相应的,还有诸如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陆海空军副总司令等等头衔。于是,人们称呼张学良由张代主席变成了张副主席,由“代座”变成了“副座”。而彭华的头衔因为张学良的入关,由“副座”变成了“代座”。因为张学良的东北边防司令长官暂时由彭华代理。

    “代座,我们韩主席把冯先生的代表留在济南的铁公祠里,您看?”何思源请示着彭华的态度。

    你妈的韩复!坏人都让老子当!彭华在心里骂了一句。“我说了。老长官给老部下送封信来叙叙旧,这也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再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些是我们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我是那么没风度的人吗?让你们韩主席好好的给人家赔礼道歉,给人家压惊。”

    “那我们山东在此次对石友三的叛乱之中负担什么任务?”何思源已经不那么紧张了。

    “很简单,石友三意图攻占郑州,切断我们大军的补给线,迫使我向他低头,答应他的要求,哼哼!做梦!”彭华端起了那个硕大的茶杯,狠狠的喝了一口。“告诉你们韩主席,只要他守住了山东全境,守住了胶济铁路和津浦铁路,那就是大功一件,明白了吗?”

    —

    “好的,我一定转告韩向方主席。不过我来之前韩主席也有几件小事情要向代座请示。”眼下的何思源一脸轻松。

    “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韩主席的三夫人纪甘青一直仰慕哈尔滨的繁荣,很想来住些日子;另外,韩主席的几个孩子得知哈尔滨的学校教学很是有特色,一直吵吵着想到哈尔滨来读书,韩主席扭不过他们,就借着我这次来哈尔滨的机会让我把他们带来了。”

    这是将妻子为质啊!彭华知道纪甘青这个名字,此人原本是河的豫剧名伶,在韩复驻防河时和韩复相识,被韩复纳为妾室,成为他的‘外交夫人‘。在蒋桂战争爆发后,韩复出任讨逆军第三路总指挥,统率七个师南下,当他行至湖北孝感,战争已告结束,蒋介石、宋美龄在汉口亲自设宴招待韩复和纪甘青,极力拉拢。

    看来,韩复是决心把自己的命运同彭华拴在一起了。

    “何先生,说完了公事,我有点想法是关于你的,不知何先生愿意听听吗?”彭华坐到何思源的身边,开始侃侃而谈。尽管态度十分的诚恳,可是在一旁的纪维刚看来,简直就是狼外婆在引诱小红帽。

    “是这样的,何先生,我一直很是仰慕何先生的才干,眼下,胶东地区在东北军的控制之下,而且,大批的物资、人员、军火都是通过青岛、威海等港口从东北运抵山东,然后再向其他地区转运,这里对于东北军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想何先生明白吧?!”

    眼下东北海军有大小十几艘军舰驻扎在青岛,担负着从图们到青岛的航线护卫任务,梁海博的工程兵、吕正操的铁道兵这两支部队都有大批的人员器材在胶东地区,可是这里的政府却处于一种真空状态。

    “我想请何先生暂时委屈一下,担任胶东行政公署专员兼任青岛特别市市长。不知道何先生是否愿意屈就?”彭华一脸的诚挚。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