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西风烈 (五)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长纪维刚抱着厚厚的一摞文件走进彭华的办公室的时骑坐在椅子上,凝视着眼前的沙盘。

    看着那副包括着几乎整个中原战场和西北、华北、东北地区的钢铁沙盘,纪维纲知道他的来历。

    这是东北钢铁联合企业用1931年春造的。它可以说是眼下东北钢铁冶炼技术和铸造水平的最好体现。山川、河流、道路、城市、市镇、桥梁等等,都在上面,一览无余。另外铸造了一个镇纸,送给了眼下的国民政府代主席张学良,镇纸上篆刻着四个大字,“决断在我”。眼下就摆放在张主席的办公桌上。

    “司令员?”纪维纲小声的同彭华打着招呼。

    “哦,小纪来了。”彭华抬头看了一眼,算是和纪维纲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继续低头看沙盘。

    “司令员,这是余绍武拍来的电报,他已经在沈阳开展工作了。”纪维纲递过来一份电报。

    “告诉他,部队和他都住到北大营去,其余的一兵一卒都不能进沈阳。”

    “这个是军务处拟定的对于几个新归附的部队的编制意见。请您过目。”

    “我的纪大秘书长!你先把那些东西放到一边去好不好?!!!你没看见我这里正发愁呢嘛?!!”彭华一跃而起,手指几乎戳到了纪维纲的脸上。

    “我的司令员,田柱子说您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喝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眼下。您可是动了一下了。”纪维纲不怒反喜。

    “是吗?我坐了那么久了?”看看外面的天色,彭华这才恍然大悟。“你还别说,这猛地一站起来。头是有些晕。”

    “这样吧!您先休息一会,吃点东西,然后有什么事情,您再和冯总参议他们商量。”

    冯总参议就是冯。西克特将军,按照中国人地习惯,彭华手下的人都尊称他为冯总参议。

    一碗放了醋的鸡蛋面片汤。半个咸鸡蛋。彭华就这样吃了一天来地第一顿饭。“我的纪大秘书长,我饿了一天一夜,您就不能多赏给我一口吗?”彭华擦了擦鼻尖上的汗珠,和纪维纲开着玩笑。

    “头,就是因为您饿了一天了,所以才不能让您多吃,过两个小时,您再吃饭吧!”

    “也好。消化一下再说。对了,你刚才说有个什么东西需要让我看的?!”

    “喏,就是这个。”纪维纲打开文件夹,从里面取出了一份装订整齐的文件。

    “《节制部队装备编制计划》。”彭华念着文件的标题。

    节制部队是彭华和他地参谋团为那些接受他指挥的杂牌军拟定的称呼。因为这些部队接受他的指挥和节制,但又不是他和张学良的嫡系部队。为了不多操心,张学良就把这些部队通通的交给他来管理。

    “你们是什么意见?”问着纪维纲。

    “我们的意见,这些部队虽然比不上我们地基本部队,但也是中国国防力量的一部分,为了我们日后的发展,我们认为,对这些部队还是应该以补充武器装备、提高其战斗力等处着手。”

    对于那些投靠自己的部队,彭华并没有急于把他们补充进自己地部队序列.而是保留其原来国民政府的固有番号、另外利用手边国民政府给地几十个师的番号给这些军阀没有番号的外编部队。所有这些部队换装从欧美购买的一战冗余军火。彭华组织人计算了一下,一战后欧美各国都有大批剩余军火急需脱手。虽说欧美有所谓“因为中国正在内战”,为了和平禁止向中国出口武器的禁令。但一战后,美国由战争时的近百万军队一下裁至不到十万剩余,美国现在奉行小政府、大社会的观点。政府力量不强。监督不严。德国政府也被削弱了。也有空子可钻。所以利用灰色渠道。搞到大批一战剩余军火。这些都是成堆撮的跳水处理价格。虽说打点人头、伪造证件,走私运输花了些钱。依然比市价便宜不少,甚至比成本价还低。至于说不足的军费由东北政府补足,彭华眼下是财大气粗,可以十分放肆的说,唯一不缺的就是钱了。经过一番整编,配备了加强的火力和人员、装备之后,在德国专家的训练之下,这些原来的杂牌军也是鸟枪换炮,焕然一新。算是军容整齐,器械精良。不过.即便是如此~|队生产建设兵团系统编制内的那些预备部队.

    每个步兵团达到两千人,火力编制如下:

    1个团属山炮连

    1个团属重迫击炮连0米迫击炮

    3营属迫击炮连

    1个团属战防炮连

    3营属机枪连

    1个团属防空连.7米勃郎宁机枪

    每个师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团,

    炮团下辖一个重炮营18门105米榴弹炮。

    一个重迫击炮营18门160米迫击炮

    加上师属防空营、通讯营、工兵营等共16000人,这样的火力、战斗力虽然还不能同第四师等彭华的嫡系部队相比,也大大超过中央军的教导一师、二师等部队。

    服装按照中央军德械师的“国军绿”军装制作发放。军官是绿色呢子制服。士兵是百分制七十棉,百分制三十涤纶的混纺布服装,一季三套。结实、挺括。而且发放充足。

    军饷虽然同彭华部队比起来不算高,但足月发放决不拖欠。军官们甚于宪兵的压力也不敢象以前克扣军饷、军需款。喝兵血。

    各部队的经过这样脱胎换骨地整编。精气神十足。再也不象过去背着大刀,军装破烂地杂牌军了。

    彭华对这些非嫡系部队军纪要求也比较松。只要不祸害百姓、欺男霸女,军官只要不贪

    。不象彭华军。完全禁止赌博、嫖娼。在这里嫖娼给钱。赌博可以,只要不输急了砸人家场子就行。当然也没有彭华军从上至下近乎苛刻的考试,升降级。

    彭华派驻当地的宪兵虽然一丝不芶十分严厉,还把几个仗着自己有后台,从来就闹惯地小子施以鞭刑。但只要不犯法。宪兵也不管。完全不象原来的宪兵,整天摆着见官大一级的谱,四处设卡收税,私下自己却走私,贩运烟土捞钱。整天就盯着当地杂牌军想着“打入拉出”作渗透。象苍蝇一样烦人。一些正直的军官士兵还心理暗自叫好,起了结交之心。

    彭华的宪兵虽然严格,但为人都还正派。在加上部队吃饱穿暖了,就没有那么多怨气。不会象以前没钱就抢老百姓、有火就打人。所以就没有什么冲突。所以一来二去和当地驻军处的还不错。

    这些以前地杂牌军也有些分化。一些认为自己够聪明、够有能力的人看到彭华的部队待遇条件如此好,就动了心思。毕竟够聪明的人不怕考验,就怕没有机会显示自己的水平。一些类似现代军迷的军官对彭华部队的装备眼馋的不得了。所以有少数优秀地下级军官、士官离开部队去彭华的部队投靠。甚至有军官愿意从列兵干起。虽然不能管人了,但彭华部队待遇之高。士兵的待遇比其他部队下级军官还高。

    “可以了。西北军虽然得到了一些俄国武器的补充,但是轻重武器地配比还不是十分的合理。而且官兵地待遇也偏低,一定要把他们欠的半年多的军饷发下去,其余的就照你们的这个意思去办吧!”

    “司令员,外面吉鸿昌等几位将军要求见你。”卫士长田柱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吉鸿昌等人的部队至今还没有完全到达彭华给他们制定的驻防地域,这倒不是这几个人心里有什么别的想法,相反的,他们呢倒想早日到达驻地,第一是因为可以让部队休整一下,第二,部队的欠饷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兵员也是缺额较大,都希望能够得到一点补充。

    “不瞒几位将军说,我为了这个事情,已经愁了好几天了。”得知了这几个人的来意之后,彭华一脸的苦笑,“你们看,这是叶挺给我的电报,要求我赶快把他的给养、弹药,送上去,还有,天气马上就要热了,部队的夏装还在仓库里,要求我马上解决。这个叶希夷啊!当初只派了五万人进关是经过我们认真测算的,因为我们的运力和后勤保障能力只能满足五万人的要求,多了,可就难了!可你们看看,眼下五万人变成了将近十五万人,而且是从徐州到郑州,从青岛到河南、山西。如此广大的一个区域,我怎么保障他们?”

    —

    一边说,彭华把这几个刚刚从西北军过来的非嫡系将领领到了那个硕大的沙盘模型之前,钢铁铸造的沙盘沉稳厚重,显示了主人的实力和气势。

    “几位都是刚刚从中原战场下来的人,对于战场的道路交通情况比我有体会,这一地区属于交通不发达地区,虽然是黄淮海平原,但是只有陇海铁路和津浦铁路途径这里,而且这两条铁路也是被战争严重的破坏了,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彭华一边说,一边拿起一个个红色的小叉子放到了代表陇海铁路的黑色轨道上,“啪嗒”一声,那些小小的叉子被牢牢地固定在轨道上,原来那些金属制成的小叉子下面带有磁铁。“几乎所有的桥梁涵洞都被西撤的部队炸毁了。”

    几个人低下了头,彭华口中的西撤部队就是他们原先所在的西北军,为了迟滞叶挺的进攻速度,冯玉祥把洛阳以西的重要设施几乎全部炸毁。

    “现在是前线的部队一个劲的打电报催要各种物资,各处的厂家也把物资生产出来交货了,可是都堆在供给部的仓库里和车站、码头的仓库里,就是运不出去!”纪维刚直到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彭华为什么事情愁的一天一夜没有吃下去饭。

    “不光是部队的补给问题,除了列位的部队没有及时的运到东北来,那些我们答应在东北安置的难民,也纷纷的集中到了济南、郑州、青岛、徐州等地,为数多达百万计,这些人每天就算只喝粥也需要几十吨的粮食,可是,关内的粮食也要从东北运过去,说到底,还是一个运输能力的问题!这些难民,如果没有了粮食可以果腹,那么,可能会闹出大乱子来,到那个时候,战火未息,民变又起,唉!难哪!”彭华仰天长叹一声。

    几个西北军的大老粗面面相觑,原来除了上阵拼杀之外,打仗还会有这么多的门道?!

    “司令员,那您说这些人应该怎么办?”吉鸿昌在这些人里比较的敢在彭华面前说话,不愧是吉大胆的外号。“就象赶羊一样,把他们轰到东北来不就完了吗!”

    “怎么办?我这不是正在想吗?!总不能象赶羊似的把他们轰到东北来吧?!”话刚一出口,彭华突然收住了话头,“赶羊?赶羊?!赶羊!!赶羊式运输

    “小纪,快!把铁道兵的吕正操和政务委员会的陈公甫先生给我请来!对了,还有第四航空队的高志航,一起都来!你顺便帮我查一下,近期有哪些船只给我们运送物资要到港的!?”

    “司令员,没有别的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告退了。”看着彭华在那里手舞足蹈,吉鸿昌几个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别急着走!老吉!我得好好谢谢你啊!奖励你点什么呢?给你的部队二百挺机枪怎么样?!要是不够,再加二十辆卡车!怎么样啊!?”彭华笑眯眯的看着有些忐忑的吉鸿昌。

    葛云龙等人如坠五里雾中,又是羡慕,又有些嫉妒。凭什么啊!给他吉大胆的部队那么些东西?!就因为他说了一句赶羊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