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风云(二)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是一年了。整个东北,整个外蒙古,整个滨海新区是原来的土著居民,还是新近从关内各省,甚至是更加遥远的欧洲,俄国的西西伯利亚地区、美国等地迁徙过来的,都在喜气洋洋的筹备着过阳历新年。就连刚刚从关内搬迁到东北,还没有来的几安排的几个河南、山东、陕西移民营地里,都在给移民们分发着面粉、肉类和大白菜、粉条等过节的主副食,为的就是让人们能够在背井离乡的情况下,能够过一个舒心的节气。

    到处都在张灯结彩,各处的商家们不论是大买卖,还是小店铺,都在抓紧这个销售旺季给自己创造财富。他们知道按照东北政务委员会和行营制定的规则,每到年底,各处的工厂、企业,都要给工人们发放一笔恩饷和过节费,这笔钱大约是每个工人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工钱。而且今年一来,是东北各地开设了数不清的工厂、矿山,工地,从关内来得移民或是在滨海新区得到了自己的土地,或是在这个工厂里找到了活计。二来是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不是收复失地,就是打了大胜仗,人们的心气很高。毕竟那些打仗的队伍是由他们的父兄、子弟、丈夫、情人组成的。

    这一年里,整个东北可以说是风调雨顺,从南到北,粮食获得了丰收。为了避免谷贱伤农的事情发生,负责经济的陈公甫在请示了彭华之后,对粮食采取保护价格收购,使那些忐忑不安的农民们一时间为之欢声雷动。

    在内外蒙古牧区。虽然遭受了战争地破环。但是草原对于每一个蒙古人都是慷慨大度地,再加上蒙古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给牧民家庭发放了贷款,使得人们对于未来的生活有了十足的信心。

    人们对前途充满了信心。

    可是。在松花江畔,一群人对自己地未来,对东北的前途,对中国的前途很是迷茫。

    在松花江心的太阳岛,围着岛周围的江面上,已经是冰封雪冻。在夜色笼罩下,点起了一簇簇的篝火。

    在篝火旁,一道道地岗哨组成了一道道的封锁线,使得整个太阳岛成为了一个铜墙铁壁一般的堡垒。

    在篝火旁,行营警卫处长,兼任彭华的卫队团长海长青,守在一部电话机子前,等着从电话那头传来的指示。电话线路直接通到了太阳岛的中心。那座俄式风格的小木屋内,除了彭华的几个老兄弟之外,再没有其他人在岛上。

    海长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酒壶,放在嘴边。闻了闻烧刀子那浓郁地酒香,又把酒壶盖子拧上了。“还是回去再喝吧!”放眼望去,头上带着沟皮帽子的卫队团士兵和头上戴着黑色软檐小帽的社会部人员,还有身穿着呢子大衣,脚上蹬着长筒皮靴的讲武堂学员们,组成了三条警戒线,“如果有不符合规范地人通过,你们可以就地正法。”这是海长青在布置任务的时候,给这些人交代地。

    在小木屋内,几个可以说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决定着东北命运和周向的人围坐在一张白楂木头桌子前,东倒西歪的坐在那里胡扯着。

    “头儿,这把大家伙都召集齐了,除了在美国的郭立中回不来,在国内的可都到了,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的彭华询问着。

    “都到齐了吗?”彭华抬起头,看了看眼前这几个和自己一同走过来的老弟兄。“我们来的时候是多少人?将近二十多个人!可是现在呢?!小新的腿残了,还有一个虽然说四肢健全,可是人却不行了,整天就知道在那里胡写乱画。还有的人都在那里。”一边说,彭华伸出手,向墙上指去,墙壁上的隔板里,一个个牌位上写着一个个名字,方才还有说有笑的人们沉寂下来,数了数,牌位一共是十四个。

    “头儿,您也别太难过了,我们这些人当初在各个学校里,那个不是有名的刺头儿,人渣级的人物?当初是把我们交给你,你当我们的军训区队长,也算是倒足了血霉了。”

    “就是,一次武装越野,就把咱们给发配到了这儿,还想干什么?”半天不说话的筱长山开口了。

    “没错!谁能想到,咱们刚一进山就迷了路,指北针、定位仪全都不好使了,还好排长你领着我们东绕西绕的找到了你同学守卫的那个综合仓库,可是那里的警卫部队全都死了!跟着咱们就发现到了这里。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想,在分析,我们为什么到了这里,当初学物理的高程曾经说过,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在咱们进山的时候,那座山脉发生了地震,强大的地球磁场使得那些仪器不能正常工作,然后地震所迸发出的巨大能量将守卫部队的人员杀死,我们因为离震中较远才幸免于难,可是,我们也被那种可怕的力量带到了这里。”闻兴宇侃侃而谈,倒是没有什么别的。

    “是啊,发现我们到了这个时代之后,有的人立刻就崩溃了,直到现在还不能正常的生活。”彭华开始做总结了。“可是,眼下有更可怕,更棘手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

    几个兄弟一听,立刻围坐了过来,他们知道,彭华今天搞如此大的阵仗,肯定是有要紧事情要谈。否则,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弟兄们,也许我们的倒来,使得这个时空里的一些东西发生了改变,同我们学过的历史发生了一些偏差。”彭华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本黑的认不出本来面目的书,“你们看,本来1929年中东铁路事件之后,1930年马上就发生了中原大战,冯~|锡山出卖。崩溃。张学良进关捡洋捞,跟着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事情了,九一八事变。是我们民族苦难的开始。”说到这里,彭华从放在火盆上地铁皮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饮饮嗓子,继续说。

    “可是自从我们出兵打

    人之后,我发现历史不再像我们掌握地那样了,俄国们的领土收回来了一部分;乔巴山败走哈萨克斯坦,对了,现在这里还叫花剌子模共和国,虽然说乔巴山是我们有意识的放走地,但是也和我们知道的大不一样了,还有,眼下关内的局势也和我以前学过的战争史不一样,冯玉祥出狠招抄了阎锡山的后路。控制了从山西到陕西、甘肃等地区,现在又实际控制了几乎整个河南,眼下看来,这场仗怎么打?!”彭华揉搓着自己的头发。看得出来,这些日子。为了这个问题,已经令他耗费了不少精力。

    “眼下河南那边仗打地怎么样了?”余绍武小声的问掌管社会部的筱长山。

    “嗨,一锅粥。一开始是冯玉祥占上风,进洛阳,占开封。任命万选才为河南省主席,基本上控制了河南局势。委任孙殿英为安徽省主席、东路讨逆军前线总司令。可是,双方开始大规模的接触以后,冯玉祥手下的这班三山五岳的好汉们,就暴露出各怀异志的本来面目,而且又有指挥不统一的弱点,各部队均以保存实力抢夺地盘为目地,不肯努力作战。面对着蒋介石部队的反攻,激战数日,万选才、孙殿英两军逐渐不支,节节后退,孙殿英部退往州,万选才部退至归德附近。蒋军以顾祝同、陈继承、陈诚等人率部乘胜进攻,蒋介石于十二月十五日亲赴马牧集督战,并以教导第一师围攻归德。适于这时,刘茂恩(原镇嵩军将领刘镇华的胞弟)因不满冯玉祥的歧视政策,在蒋介石地重金收买下而投蒋,以开会为名,诱捕万选才于宁陵,该部即陷于包围之中,归德被蒋军攻破,师长万殿等被俘。其余部队由石振清指挥突围西撤,代理万选才军职。刘茂恩不但杀了冯玉祥任命的这位河南省主席万选才,又袭击了晋军地35师杨效欧部,结果导致陇海前线阵地后退军一口气攻占归德、围攻兰封,面对着这样一个突然的变故,立即造成了冯玉祥军事上极大的混乱。首先是原由刘茂恩防守的宁陵、>蒋军掌握。晋军的杨效欧部(刘茂恩归杨指挥)、孙楚部都受了一定的损失,而关福安部在混乱中失去掌握,损失尤大。蒋军占领归德后,其先头部队复乘胜占领归德以西的柳河车站,蒋鼎文部亦逼近杞县,企图与蒋军正面部队配合围攻兰封。至此,退往州的孙殿英,遂与友军失去联系。不过,到昨天为止州方向一直都是枪声炮声不断,根据我们截获的围攻州的上官云相的电报,眼下,州还在孙殿英的手里。鲁西方面的石友三部亦被陈调元部所阻,不能前进。由于刘茂恩的投蒋,战争一开始就遭到了极大的挫折,从而打乱了冯玉祥原来预定的计划。其实讨蒋军各部那都是各存异心,各自有着自己的小算盘,都想看别人出力,自己占便宜,都不愿出力作战,蒋军乘势以精锐部队几路向北推进,在豫东、鲁西、北展开了大规模战斗,收攻击目标集中于陇海线上。蒋介石亲抵前线,设总司令部于兰封车站,坐镇指挥。可是冯玉祥也是从军阀混战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站场经验丰富,立即就作了新部署,全线开始发动攻势。以主力对主力,调遣孙良诚、吉鸿昌两部猛攻蒋军精锐陈诚部,吉鸿昌素以作战骁勇、作风狠辣著名,当年在河南打击红枪会,他就把那些被俘的红枪会权部砍头,然后把一个个血淋淋的头颅挂在铁路两侧的电线杆子上,此人的作风,由此可见。他身大体壮,满胸黑毛,肌肉横生,每到打仗的时候,便赤身上阵,左手提短枪,右手握大刀,他身旁有两名大汉,一人执大刀,一人执大旗,三人同进,勇猛无敌。再加上冯玉祥部队已经不是靠大刀片子打仗的时候了,大多数部队都是俄式装备,又有晋军优势炮兵配合,再加上冯玉祥素来对部队的近战、夜战、肉搏战训练抓得很紧,孙、吉两部同陈诚部一经接战,陈诚的十一师便遭到很大挫折。激战10余日,蒋军全线动摇。可是,为了配合桂系的湖南攻势,冯玉祥将主力调往平汉线,这就使得在津浦线上的蒋介石军队得到了喘息之机,不但得到了补充,蒋介石还派特务间谍去开封、郑州一带专事反间工作,分割晋军同西北军本来就十分脆弱的关系,同时,大肆渲染冯玉祥的为人是如何的阴险狡诈,使得那些杂牌军将领们一个个疑心百出,导致冯玉祥的后方谣言百出,人心不定。眼下,天寒地冻的,陇海线的战事呈现胶着状态。不过,津浦线上,晋军的傅作义和张荫梧同韩复打的也是热火朝天。先是韩复在鲁北地区打得傅作义手下的大将李生达屁滚尿流,然后傅作义上场之后也是没走上三招五式,就被击溃。后来张荫梧的队伍上来之后,又把韩复的队伍打过了黄河,现在双方隔着黄河对峙,战事稍有平静,内部就又开始争权夺利了,本来阎锡山命傅作义为行营主任,代替他自己指挥山东地区的部队作战,可他又不放心,另委张荫梧为前敌总指挥,使两人互相牵制,造成晋军指挥权不能统一。本来晋军战斗力就不如西北军,这一闹内耗,就更打不过对面的韩复了。总而言之,现在这三家人,都想把对方一口吃掉,又都没有那么大的胃口。”

    “对。正因为如此,蒋介石才派吴铁城再赴东北,封官许愿,游说张学良出兵援助。可是咱们这位张少帅呢,真正是个人物,到底是家学渊博,面对着各派的拉拢,就是一个字,不置可否。这不是,昨天给我排来的密电,要北上同我商量这件事情。”推开木屋窗户,让江上的冷风吹进来,彭华觉得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你们说怎么办?”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