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战神之旗(二)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早发现对面的行营部队阵地上有异常情况的,是青年哨连。当他们的连长斯日古楞在飞机投下了传单飞回去之后,走出自己的掩蔽部的时候,就发现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

    战壕里几个士兵手里拿着一张传单,正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着。自从来到前线之后,象斯日古楞这样在第一线的部队,就会接受到这样从对面行营部队来得传单,有的是通过迫击炮发射的宣传弹,有的是通过气球空飘过来,气球上除了传单之外,还有一些食品,比如炒米、砖茶和白酒。

    对于这样的情况,身为连长的斯日古楞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的这些士兵大多数不识字,印刷的再好的传单也只是一些引火柴和卷烟的纸张。

    但是,今天的情形有些不对头,每一个士兵手里捧着的那张纸,对他们来说似乎都是一件神圣的东西,双手捧在手中,似乎是一个神圣到了极点的东西。

    虽然乔巴山和苏黑巴托尔上台之后,在俄国人的授意之下,对于境内的藏传佛教势力进行了打压和清洗,无数的喇嘛庙被拆毁或是改成其他公共用途,大批的喇嘛被迫还俗,一些活佛和大喇嘛则被无声无息的清洗掉了,从此人间蒸发。

    可是,几百年来的习惯势力是无法一时清理掉的。象斯日古楞这样的基层军官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小金佛之类的东西,这还是斯日古楞在入伍的时候,老额吉哭着塞到他地手里地。

    是不是活佛的像?还是菩萨的箴言?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到了那几个士兵地跟前。“在看什么?”

    如果是以前,士兵们在看这些对面的敌人发过来的传单的话,最害怕的便是被军官们发现。因为一旦被发现,按照蒙古军队的军法,是要被当场处决地。可是,今天却很是奇怪,那几个士兵看到自己的连长走到自己面前,丝毫没有恐惧的意思。相反的,把手中的传单递到了斯日古楞的手里。

    什么东西?让士兵们如此的推崇?甚至连可能的杀身之祸都不在乎了?斯日古楞满怀疑惑地接过了那张印刷的十分精美的传单。

    天呐!难怪士兵们肯冒着杀身之祸也不肯放下了,这是一张印刷的栩栩如生地圣主画像!画面上的成吉思汗满面地威严,似乎正在带领着麾下的蒙古健儿们横扫欧亚大陆。

    另外一张纸上印刷的则是每一个蒙古人都能看的懂的故事,这些故事从每个人的孩提时代起,就被父辈们抱在怀里讲述着,那是祖辈们留给他们永远的丰功伟绩。上面有英雄出生、遇难、西征、东征和统一蒙古草原各部落,等等故事。

    如果是以往的话。斯日古楞也许会挥起马鞭狠狠的抽下去,但是,面对着这些图画,他的手有些颤抖。他的心也在颤抖,那是每个蒙古人心中的祖先。不管他信奉的是什么,他的家中肯定会供奉着圣主成吉思汗的画像,除非他不承认自己是蒙古人。看着那些士兵们带有挑战意味的眼神,斯日古楞双手将那张传单折叠好,放进自己的衬衣口袋里,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胸口。

    从他的旁边伸过一只毛茸茸的手,从战壕边上拣起了一张成吉思汗的画像,很是随意的撕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烟丝荷包,给自己卷了一根卷烟。

    看着被从额头撕开的圣主真容,斯日古楞的心猛的颤抖了一下,这种感觉只有在他得知自己的两个哥哥在海拉尔河阵亡的消息的时候才有。他带着满腔的愤怒,顺着那只手看上去,那根卷烟被连里的俄国机枪手叼在嘴角里,那个机枪手正在意得志满的享受着烟草的香味,丝毫没有看到,周围的士兵,还有斯日古楞这个军官都把手放到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这些俄国人是根据俄国远东政府和东北政府签订的伯力停战协定从外蒙撤走之后,俄国人给自己的干儿子乔巴山留下的。一向是在乔巴山的心头肉,或者说是外蒙古军队之中的太上皇。这些人深知自己在这支军队之中的地位,所以,做事一向是骄横跋扈,丝毫不把象斯日古楞这样的连长级别的军官放在眼里。象蒙古人视为金科玉律的一些风俗习惯,比如说,不能践踏草原,不能跨过火堆,不能在河流之中嬉戏等等,这些俄国人丝毫没有尊重的意思。

    斯日古楞就曾经不止一次的见到眼前的这个姓什麽肖霍罗夫的家伙站在河岸边上,掏出家伙来向河流之中撒尿。为此,几次连里的弟兄们都想一刀劈了他!

    而今天,这个家伙居然用圣主真容来卷烟!!这更加是蒙古人不能容忍的事情了!

    一个士兵悄悄的趴到了斯日古楞的耳朵边上小声的告诉他,就在刚才,当汉人的飞机撒下这些传单的时候。肖霍罗夫就开始向空中飞行的飞机开火,很多的子弹将正

    之中如同雪片一般飞扬的圣主真容打得粉碎,当弟兄传单原来是成吉思汗的画像时,上前去制止他的行动,却被他极其凶狠的赶到了一边,继续用他那挺19193出厂的马克沁机枪向空中低空飞行的飞机开火。

    这些话,使得本来就对眼前这些俄国人不满的斯日古楞更加的怒火中烧,他一直认为,正是为了替眼前的这些俄国人打仗,自己的哥哥们才会被对面的那些汉人杀死,所以,不仅仅对面的汉人是他的仇人,眼前的这些俄国人也是他的仇人!此时不杀了他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斯日古楞握刀的手已经满是汗水,指节因为用力已经发白,他正要将自己的马刀从刀鞘之中抽出来一刀劈死对面这个不知死活的俄国畜生,突然从对面那些汉人军队地阵地上传来了一阵阵惊天动地地号角声。

    那是草原上重大祭祀时才会有的声音。那是用数十个牛角号吹出来的声音!他扑到观察哨地位置上。操起望远镜向对面望去。

    在蓝天白云之下,一幅巨大的成吉思汗画像前,人头攒动。香烟缭绕,一条长长的供桌,红漆闪亮,描金雕刻的巨龙腾空翻跃,穿出云雾。桌上和周围堆放着九九八十一只膘肥尾壮的全羊和一匹全马祭品,还有丰盛的奶油、美酒、砖茶等。白色和蓝色地哈达在供桌旁悬挂飘拂。跳动的酥油***,闪烁着八百年不熄的光亮,映照着供桌后面一字排开的成吉思汗‘八白室‘灵包。在黄色绸缎罩面、金色宝顶耸立的灵包内,分别供奉着成吉思汗及其夫人的灵柩及成吉思汗遗留的圣物。

    在画像的后面,是成吉思汗地八白室。的蒙古包,成吉思汗的灵柩(存放蒙古民族供奉的成吉思汗逝世灵魂出窍地载体和儿帖哈敦的英灵)占有一个白室,其余地七个白室分别是忽兰哈敦、古日布勒津高娃哈敦、成吉思汗的弓箭、宝日温都尔(成吉思汗生前祭祀苍天用过的圣奶桶,延续至今仍然在使用著)、成吉思汗马鞍(每年春季时仍然乘亮相一次)。根据鄂尔多斯人的说法证明,该马鞍确实是成吉思汗生前使用过的马鞍。现在供奉在一起的另一个马鞍则是蒙古王统的最后一位大汗---林丹汗在明末到鄂示多斯时敬献给成吉思汗在天之灵的。第七室是成吉思汗溜圆白骏画像,何谓溜圆白骏,就是一匹白色健壮的骏马。这匹马是受过成吉思汗禅封的神马,所以受到供奉。但是供奉的白室里只有一幅画像,而神马按照祖制,是在鄂尔多斯草原上代代转生,延续不断的,其选择标准是当年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马种中选择二岁小马,其标准也是最初的八白室创建时的数条标准。至今仍沿袭着。溜圆白骏在找到后,作为神马,要牧放在鄂尔多斯最好的草原上,即准格尔旗布尔陶亥草原上,没有人敢在马背上骑一下,也没有人从自己的草场或庄稼地中撵它走,一切都是自由的。而毫无疑问的是,正在八白室外肆无忌惮的在人群之中穿梭嬉戏的无疑便是那匹神驹了。

    —

    在画像的前面,赫然屹立着成吉思汗的苏勒德,表示力量的‘苏勒德‘。苏勒德是成吉思汗统率的蒙古军队的战旗,蒙古民族的守护神,战无不胜的象征。苏勒德虽然不在成吉思汗八白室之列,但是她仍然受到蒙古民族的崇拜祭奉,与成吉思汗八白室如同大小之别,作为另一个系统,受到鄂尔多斯部的守护、管理、供奉、祭祀。在鄂尔多斯部内的专司祭祀的达尔扈特人,史称中有大达尔扈特和小达尔扈特之别,其中大达尔扈特人指的是守护供奉成吉思汗八白室的人,小达尔扈特人指的就是守护供奉苏勒德的人,这种区别是从忽必烈时代留传下来的,有严格的规定,任何相互间的职责替代都是不允许的。由此可见,苏勒德的重要地位仅次于成吉思汗八白室。苏勒德是一个有形的圣物,她是一柄类似于古代兵器--矛状物,特沿一周有81个穿孔,绑扎着马鬃作为垂缨,然后固定在松柏立于石头龟座之上(旧时为蛤蟆抱脚.+..

    四百多年来,在广阔的蒙古大地,在草原与河流的怀抱里,始终回荡着一个声音,一个古老、神秘、悠长的声音,这声音响彻在蒙古高原苍苍莽莽的高山间、林涛里,久久地传颂不息。那就是对于蒙古民族的祖先,成吉思汗的歌颂。而这种歌颂,已然随着人们的歌颂之声,进入了每个蒙古人的血液之中。变成了在祭祀成吉思汗时的虔诚叩拜。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