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英雄圈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这次“馄饨摊会议”之后的第四天,上海滩上刮起未有的禁烟风暴,与以往那些禁烟运动所不同的,这次禁烟运动没有丝毫的官方背景,完全是一场民间运动。不过,这场运动的发起人是上海滩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除去三大亨之外,哈同家族、荣氏家族,虞洽卿为首的上海总商会都在发起人之列。

    无数的烟土行和燕子巢都接到了从三鑫公司或者是青帮系统传下来的通知,“自接到本照会之日起,不得再行贩卖鸦片及其他毒物,违者严惩不贷。”

    而那些依靠贩运鸦片为生,或者是依靠着鸦片来发财的人们几乎将杜先生的门槛踢平了,不论是广帮、还是川帮,所有的人都要杜先生出来“闲话一句,”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杜月笙面对着指责或是哀求,只有一句话,“不要再把那些东西卖给国内的同胞来。我杜某人也要戒掉吃鸦片的恶习了。”然后便是客客气气的送客出门。

    这些人不死心,便又跑到张大帅张啸林家里去讨个说法。咱们这位张大帅可就没有杜先生那么好的涵养了,一句从不离口的三字经,“妈的皮,让你们不要在国内卖,就不要再卖,那个混帐王八蛋敢再卖这个玩意,老子就要请他吃生活!滚蛋!”

    十天以后,顾嘉棠坐着他那辆刚出厂的1930新款的黑色林肯房车开始在上海各个大码头上穿梭,为从欧美各地运来的军火、物资机械组织卸船、装运,忙地是不亦悦乎。而王天德和他地几位师弟们。则是分别的坐镇在各大码头上。维持着运输秩序。在东北当局的加班费、米贴地鼓励之下,那些平日里忙碌一天未必能够得到一家温饱的码头工人们,加倍努力搬运着那些沉重的货物。为的便是那每一件八分的加班费,在每天下工之后,还可以从把头手里领到每天一毛五分钱的米贴,这个可是以前从来没有地事情。

    十五天以后,上海陆根记营造厂在哈尔滨正式挂牌成立,并开始营运。陆根泉接到的第一个项目便是修建教导师装甲训练团的综合训练场。在装甲训练团那个日耳曼教官古德里安的蓝眼睛的注视之下,陆根泉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完成这个工程。

    二十天以后,洪门美洲致公堂的代表黄三德从美国回到了上海,和以杜月笙等三大亨为代表的上海青帮集团展开洽谈。与他一同前来地便是有着“幸运儿”之称的意大利人鲁西亚诺,“只见金盆开花,未见清洪分家。”黄三德在会上的开场白便引起了无数的喝彩之声。经过了五天地谈判,双方最终就上海集团向美洲意大利人集团提供麻醉剂事宜达成最终意向,为了拓展世界的麻醉品市场。上海集团每年向意大利人集团提供不少于十五吨地吗啡及其升级产品,意大利人集团享有与上海集团就麻醉剂贸易的独家贸易权和以后类似产品的优先购买权。

    一个月以后,一艘从横滨驶往上海的小型轮船在公海消失,船上船员全部失踪。为此,船的所有人。日本的黑龙会在上海展开调查,据坊间谣言,这条船上装载着数以千斤计的吗啡,极有可能是那些意大利人和上海集团所为。不久,在日本几座城市的***场所里有着一批来历不明的吗啡被出售。不久之后,又有同样的一批吗啡在美国的几座大城市里出现了。

    就在第四十天的时候,荣家的几位当家人应余绍武和陈公甫的邀请,北上到图们江口参加东钢联所属的东北船舶修理厂的两座新船坞的奠基典礼,在奠基大会上,荣家的两位老祖宗向余绍武表示,对东钢联的钢铁企业有兴趣,于是,在双方都极为积极的状态下,荣氏企业开始对东钢联进行投资;荣氏家族此行的同时,在东北新区开设了他们的第十七家面粉厂和第二十四家纺织厂。

    一个半月以后,从四川、云南等地传来消息,四川的刘湘、刘文辉叔侄二人发出联名通电,代表四川军政当局拥护上海各界的禁烟行为,表示也将在各自的辖区之内逐步削减种植鸦片的面积,直至最后禁止鸦片种植。云南省主席龙云,也向上海发出了类似电文。不过,在电文发出后的第十天,他们各自的驻沪办事处便收到了标明着“特别军需货物”的大批货物。于是,各自的驻沪办事专员们不敢怠慢,十万火急的乘着夜色,将这些特种货物交到了杜先生的管家万墨林手中。

    而万墨林自己,这些日子也是忙的不可开交,他作为上海米业工会的会长,从闻兴宇那里接下了一个大单子,为东北移民采办米粮,看着眼前这张巨大的合同,万墨林发愁了,遍地灾荒、兵祸,哪里去办这些米?倒是有人出了一个主意:“您不是和法国领事很熟悉吗?我们不妨到安南去买,反正只要是米就行。”

    于是,在递给法国领事一张十五万大洋的银票之后,法国领事那双被葡萄酒熏得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大放光芒。“好!为了中国的灾民,为了我们与彭将军的友谊,我愿意帮这个忙!不过,据我所知,今年的安南和整个印度支那半岛,包括暹罗和老挝、缅甸等地都是歉收,恐怕很难完成这么大的采购量。”

    一边说,他的那双蓝眼睛有意无意的瞟了瞟放在茶几上的银票,万墨林也是点头会意的人,于是,又递上了一张数目不菲的银票,在银子光芒的照耀之下,法国领事如是说:“为了帮助中国尽快的从灾荒和战乱中走出来,我们法兰西就算是把整个安南的人都饿死了也是值得的!”

    不久,一艘艘悬挂着法兰西象征着自由、民主、博爱地三色旗地轮船,满载着大米从安南的西贡、金兰湾等码头启运。此次航行的目地地便是中国东北的各个港口。

    就在整个上海都在为从东

    各种有搞头的生意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好像没有外蒙古战场,似乎战争已经结束了一般。除了零星的小规模战斗之外。双方都没有什么地大的动作。

    “他娘的,这叫打得什么仗?!”带领着新编第四旅驻扎在克鲁伦河一条支流岸边的孙立人在心中暗自骂道。

    “除了那天咱们把崔辛武和李守信的部队消灭的那天算是打了一次像样的仗之外,这些日子一直就是营连级别的战斗,根本算不上打大仗!”第四旅地参谋长也是一脸的不满。

    —

    在这个名叫锡林陶拉盖的小村子附近,孙立人的第四旅旅部已经驻扎了半个多月。当地人称这块地方为“莫日根”草原,而哈拉哈河地西岸。包括东岸的广大地区,都是近乎戈壁地连绵的沙丘,在这些沙丘的掩映之下越发的显得这块草原的魅力所在。

    在这块草地的边缘上向腹地看去,一个个硕大的草堆如同草原雨后的一般林立着。但是,如果你可能走近这些草堆的话,就会发现,草堆下面大有玄机。一辆辆覆盖着帆布的车辆被掩藏在草堆的下面,使人无法察觉这里是驻扎着东北新编第四旅这支用钢铁包裹起来。充满着复仇情结的雄师。

    就在半个月前,孙立人带着这支队伍,奉令开拔到了这里。

    他卡着腰打量着自己的驻地。一座座的蒙古式帐篷散落在如同一块绿色的地毯的草地上,帐篷的主人们或是擦拭着手中的武器。或是为自己心爱的铁马——那些刚刚装备部队不久的车辆做着清洗、保养。

    一辆瘢痕累累的野战吉普车下面,一个人正在为汽车底盘检查着油路、电路。

    孙立人走到了车跟前。用脚上的皮靴踢了一脚那个人,“臭小子,滚出来!”

    原第四旅搜索营营长,现在被免职带队立功的秦正阳,满脸油污的从车里爬了出来。

    秦正阳是因为擅自行动被免去了营长职务。

    部队开到克鲁伦河的当日拂晓,急不可待的秦正阳便率队偷偷地摸到了克鲁伦河的岸边,当他将自己的摩托车开上走上了一座颇为壮大的沙兵时,眼前不觉一亮,就在他的眼前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座竖着天线的堡垒,堡垒的四周堆着厚厚的沙包,周围零星地站着几个哨兵和拴着十几匹战马,一切都是那么安宁。

    当秦正阳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向对方望去的时候,一面血腥的膏药旗和一面肮脏的黄龙旗出现在望远镜的镜头里,原来是他们!这群该死的家伙!

    不错,对面的正是安国军的部队。位于秦正阳眼前的就是安国军之中由崔辛武和李守信所部组成的部队,也是安国军的东线指挥所,也许是獭子山上那些英灵的安排,鬼使神差一般,秦正阳竟然摸到了这里,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崔辛武和李守信这两个带兵的老手,居然忘记了在部队的心脏地带是应该部署侧翼的警戒阵地,至少也得有巡逻的部队。可是,这两位指挥官只知道将防线安排在阵地的正面。

    这里面会不会有诈?曾经过T<于发动进攻,而是举着望远镜四周观察,很快,他的心境就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兴奋,他不单发现了东边沙丘的尽头,依稀可见的一些帐篷,里面时不时地有人进进出出,还看见不远处的高地上安国军的火炮阵地,大正十一年式山炮短短的炮管斜指天空,弹道所向,正是河东阵地的正面方向。这一切都表明,他将要面对的,决不只是一支小部队,而是一条安国军的大鱼。

    而且驻扎在这里的安国军显然对东北军的进攻毫无准备。看到这一切,秦正阳不禁后悔起来,后悔没有将整个搜索营的兵力全部带来,更要命的是他连无线电通信队都留在了旅部里,现在连刚摸清的敌情也无法向旅部里的孙立人等人汇报。

    “头,我们怎么办?”一连连长胡传福压低了声音问他。

    秦正阳转过头看了看自己后面的这支队伍。第四旅的搜索营是在T子山战役之后,由他手下的原第四旅的近卫连和快速步兵团的搜索连等几个直属分队合并组成,装备了被东北老乡们俗称为“电驴子”的三轮摩托车12辆,四轮越野吉普车12辆,六::.装备着12。7米的高平两用机枪,就是装备着82米的迫击炮。每个士兵手里的家伙足以令人眼红,在别的部队里,被视为珍宝的自动火器,东铁造的一次装弹十发的半自动步枪,一次装弹三十发的冲锋枪,还有士官们手里的二十响盒子枪,在这里都是成为了制式装备。还有那些射速为每分钟150的机枪,这支部队的火力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恐怖。

    不知不觉间,远处的天空逐渐显出了一抹鱼肚白,时间来到了清晨的530,再过一会,天就大亮了,如果再不下决心,部队在天亮之后,就会暴露在这一马平川的平地上。

    “你们觉得该怎么办?打还是撤?打的话,对面是咱们第四旅的仇人,安国军的那些狗杂种,咱们正好给旅长报仇,撤的话,咱们可能就要暴露在大平原上。这些家伙们都是一些骑兵,他们一旦追上来的话,咱们也是要打一仗。”

    “头,你就别废话了,你就说吧,怎么打?我早就想收拾这群家伙了!”胡传福代表着其他几个连长发言了。

    “那好!告诉弟兄们,狠狠地打!”

    天空之中的启明星马上就要给东方即将喷薄而出的太阳让位了,正是人最为疲惫、懈怠的时候,突然间,一颗红色的信号弹悬挂在半空之中,一时间战车轰鸣,战马长啸,搜索营的那些战车上的重机枪、迫击炮象泼水一般向敌人的阵地倾泄着仇恨的怒火。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