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耳光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报了,看报了!刚刚出的号外!彭副司令长官所部遭到安国军匪部攻击,彭副司令长官命令部队全线反击!”“热河省主席汤将军玉麟宣布下野!”几个报童清脆的嗓音从大墙外面传过来。

    人们似乎对汤玉麟的下野兴趣不大,令人兴奋的是第一条消息。随着报童的叫卖声,沈阳城的大街小巷,开始沸腾了。

    鞭炮声、锣鼓声,秧歌、狮子、高跷、旱船,从各条街巷里涌了出来。

    人们当然知道,所谓的安国军是个什么货色。

    “那就是些东洋胡子和咱们东三省的鸡头鱼刺蘑菇腿!能顶得住咱们的队伍?!”一位老者敲着锣鼓,看着正在踩着高跷的儿子,对自己的邻居阐述者自己对战局的看法。作为深受满铁、关东军之害的沈阳居民,没有比他们更加痛恨日本人的了,现在知道了咱东北军中的战神,彭副司令长官开始收拾小日本子了,这个消息,足以令沈阳的居民兴奋好几天。从甲午以来,东北这块黑土地,就受尽了大鼻子和小鼻子的糟害。

    张学良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惬意的听着这令人愉悦的声音。最近他的心情不错。在彭华部队的协助之下,东北军从东南北三路完成了对热河省主席汤玉麟部队的包围。切断了日本关东军同汤玉麟部队的联系,同时,通汇银行的票子也令那些半年没有发饷的热河省部队眼睛为之一亮。

    于是,在“通汇票”的威力之下,热河省地骑兵部队、保安部队。纷纷向前敌总指挥。副司令长官张作相投诚,宣誓效忠。

    而三十六师、三十六团,等汤玉麟地嫡系部队。看到别人改换门庭之后,不但补足了欠饷,而且还有一笔恩饷,不由的食指大动,各团的团长们、营长们纷纷找门路向张辅帅表示:“我们绝对支持司令长官地意见!坚决拥护司令长官和副司令长官!”

    在这种情况下,张作相坦坦然然地进了承德。

    听到了张学良、彭华、张作相这三位东北的三巨头的意思之后。人称汤大虎的汤玉麟也没有了那股蛮横之气。能保全性命,保证个人财产,保证自己在东北有一个合适的政治地位,下台就下台吧!反正热河这个穷地方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汤玉麟就这样下台了。热河省这个东北地国中之国,没有了。

    还有更令张学良高兴的消息,关内的几家势力,从驻沈阳代表那里得知张学良暂时无意入关助阵之后有些失望,但是得知东北军的兵工厂可以卖给他们武器弹药之后。这些人的兴趣又起来了。

    东北兵工厂,那可是现在中国最好、最大的兵工厂了!关内的蒋阎冯桂几家都在不同的时期、不同地地点领略过东北兵工厂的产品的厉害,现在,自己在家门口就能得到东北兵工厂的产品了。当然,这是在付清了各项费用和运费地情况下。

    还有。麦子马上就要收割了,今年一直是风调雨顺的,估计今年会是一个丰收年。在这全国各地到处是灾荒,是战乱地时候,东北的粮食丰收意味着什么,张学良最清楚。

    将库存的武器装备外销,换取资金对兵工厂进行技术升级改造的主意,是彭华给张学良出的。张少帅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自己同彭华的合影,指着照片骂了一句,“你***真是我的福星!”

    的确,自从彭华打赢了中东铁路这一战之后,捎带手,张学良的政治地位也在不断的上涨。

    副官长谭海送来了一堆请柬,张学良优哉游哉的看着。

    “恩,美国人的国庆日,招待酒会,邀请我和夫人参加。”

    “法国人的国庆日,招待酒会,邀请我参加,携带女伴,还是法国人浪漫,不明着说,我可以带小妹一起去。”

    看着眼前的请柬,张学良不由的心中发出感慨,人,真是穷不得!外面的号外是三天前的战况,已经是让沈阳城沸腾了,如果让老百姓知道现在的战况,估计会有人死过去。

    然而,胡弄老百姓容易,糊弄这些外交官们就难了,这些家伙,鼻子比狗还灵光!知道我在外蒙古打得不错,就来巴结我!还是彭作民那句话对,国际政治中,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的!

    副官长谭海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张学良的办公桌前,“少帅,日本人来了。”

    “哦,”闻听此言,张学良从沉思中醒了过来,“他们

    么?是谁来的?”

    “好像是为了外蒙古的战事而来,来的是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还有松冈洋右。就他们三个人,”

    “好吧!让他们先到大客厅等着,还有,不要给他们上茶,什么都不要给他们!就把他们放在那里蹲着!一个小时以后,我在下去见他们。”

    没有茶水。没有水果,没有人招呼。总而言之什么都没有,关东军再加上满铁的三个代表人物,就这样在大客厅里溜溜的等了两个小时。直到这三个人等得几乎快要疯狂的时候,咱们的张少帅才从门外走了进来。

    —

    “什么事情?要是什么新五路的事情,免谈。”张学良的口气也是十分的强硬。

    “少帅,我们今天来,不是为了满铁新五路的事情,哪件事情,咱们改天再谈,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求张少帅下命令给彭佐民,命令他停止在外蒙古地区的军事行动。”松冈洋右一脸诚恳的阐述着自己的来意。

    “外蒙的军事行动?这个和日本有什么关系吗?”张学良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个?的确是和日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鉴于日本在满洲地区有着大量的利益,所以,满蒙地区的稳定,直接关乎到日本的利益,所以,我们要求贵方停止在外蒙古的军事行动。”松冈洋右还是一脸的诚恳。

    “真的没有关系吗?我怎么听说,在外蒙古与我军作战的所谓安国军中,就有几千名日本的在乡军人和现役军人?”看着松冈洋右那张诚恳的近乎于无耻的面孔,张学良还是按捺不住了。

    “就算是安国军里有日本人又怎么样了?我们大日本帝国命令你们停止在外蒙古的军事行动,你们呢就得停止,否则,后果自负。”板垣征四郎开始唱白脸了。

    “板垣大佐,你作为一个接受过严格职业训练的正规军人,难道不知道,战争机器一旦展开,没有个结果是不会停下来的。而且,中国还有一句古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些事情,你还是去找彭副司令长官。”张学良很不高兴。他恶狠狠回敬了板征四郎一句。

    “我不管那些,我们关东军命令你们停止,你们就要停止,你也告诉那个彭华,不要得意的太早,要让他记住,郭松龄的教训!”

    板垣的这句话,真正的戳到了张学良的痛楚,当年如果没有关东军的威胁,自己的良师益友郭松龄也不会落得个兵败亡身的下场。

    “我们关东军的命令是,你们必须要停止在外蒙古的军事行动,将部队收缩至哈拉哈河东岸。。。。

    “啪!”张学良的一记耳光,清脆而又响亮的炸响在板垣征四郎的脸上。

    “你一个小小的日本大佐官,有什么资格命令我这个上将?!你们日本士官学校没有教会你们步兵操典吗?!见了军衔比自己高的应该怎么办?!混蛋的东西!”

    一边骂着,张学良的又一记耳光抽在了板垣的脸上。

    “对不起!少帅!板垣君的意思,为了不使满蒙的现有秩序被打乱,我们作为友邦,友军,希望贵方能够停止在外蒙古的军事行动。”老奸巨滑的石原莞尔从旁出来打圆场。

    “为了使贵我双方的利益,不受到损失,我们还是殷切的希望,贵军能够停止在哈拉哈河流域的行动,毕竟,每天战场上都在死人,都在流血。”石原莞尔一副悲天悯人的胸怀。

    “石原大佐,你和我都是职业军人,都是见惯了尸山血河,再说了,贵方不是说在安国军中,没有日本人吗?我也一再的同少帅讲,日本是我们东北的友邦,断然不会干这种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没屁眼的事情。所以,既然在战场上没有日本人,那流再多的血,似乎也与日本人无关,对吗?所以,贵方的这种关切,纯属于庸人自扰。”不知何时,辽宁省主席臧式毅到了会客室。一通夹枪带棒,连挖苦带损,令在座的这三个日本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看到三人脸上的变化,令臧式毅十分的佩服,人有不要脸的,但是,不要脸到了返朴归真的地步,明明是不要脸,还能让脸红起来,这就需要修炼了。

    “我们的意思很简单,外蒙古是我们的领土,是我这个蒙疆经略使的管辖范围,仗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用不着别人在我旁边来指手划脚。谭海,送客!”张学良高声喝道。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