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血战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阳光灿烂的下午,少年宫的草地上,一群戴着红领巾的少年男女,围坐在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将军面前,听他讲自己的故事。

    “孙爷爷,我看很多人关于您的回忆录中写道,在1930年的那个夏天,是您一生中第一个高ch ao,是这样吗?”一个小白胖子一脸崇拜的看着那位老将军。

    “高ch ao?算不上吧?”孙立人笑了笑,“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反问那个小白胖子。

    “几位老将军的回忆录里都是这么写的。他们说,您的机械化步兵团从衣凤武的诺门汗初战失利之后,就没有停止战斗。您那个夏天都忙些什么呢?”小白胖子穷追猛打,意图是刨根问底。

    “1930年的夏天?那个夏天我记得也没干什么,除了吃饭、睡觉、走路、打仗之外,好像没干什么啊?!”孙立人有意的逗这个小白胖子。

    “三天之内您的那个机械化步兵团走了四百多里地,从小乔巴山镇打到诺门汗边上,三天里打了四仗,吃了五顿饭,睡了一觉,是这样吗?”那些少先队员的辅导员老师也是个对孙立人十分崇拜的人,连这些数字都背得如此之熟。

    “1930年的夏天,。。。。”

    孙立人从望远镜里看着远处,衣凤武的部队据守的阵地,一座草原上的小小山丘,往年这里是旱獭们的家园,附近几个浩特的穷苦蒙古牧民,一向是把这里当作自己贴补家用的财源,很多人都是靠着这座獭子山来安包、娶媳妇的。

    但是,现在,獭子山成为了一座战场。几万人相互攻击的战场。

    山上是衣凤武的旅部和十团部队。山下,是外蒙的乔巴山部队和安国军部队所组成的联军。

    同样的獭子山在安国军总顾问、关东军特务部长驹井德三的望远镜里如同一艘在狂风巨浪中的破旧的小舟。

    土黄色的人群构成的浪潮,嚎叫着向这座小山包发起了又一次冲锋,在烟雾中,獭子山在摇动着,颤抖着,似乎马上就会被这浪潮所吞噬。

    “衣凤武,你也该完蛋了。”驹井德三咬着后槽牙,从牙缝里崩出了这么一句话。

    衣凤武的部队在追击李守信所部,冲过哈拉哈河之后,很快就发现自己中了埋伏。在前进的道路上出现了大批的关东军在乡军人,这些人是安国军的主力部队,将衣凤武的部队迎头拦住。

    外蒙乔巴山部队利用蒙古骑兵的机动优势,将衣凤武部队的后续部队拦腰切断,十一团和十二团始终想突破外蒙部队的阻击,同衣凤武的旅部及十团部队会合,但是,外蒙部队不惜牺牲死死的阻击着十一团和十二团的攻击。

    为了打破这道封锁线,十一团和十二团的两位团长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十一团继续攻击外蒙古部队,十二团部队迂回到侧翼进行攻击。

    但是,包围圈已经形成,一个大的包围圈之中,形成了一个个小的包围圈,十一团被外蒙部队包围,十二团在迂回过程中,被崔辛武部队包围,伤亡将近三分之一。幸好,孙立人的团队及时赶到,从崔辛武旅的侧后发起猛攻,将崔辛武打的措手不及,十二团乘机破围而出。

    十二团的团长杨大石,头上缠着纱布,纱布上还在往出洇着血,右胳膊用绷带挂在脖子上。

    “孙团长,你看,我们团虽然伤亡比较大,但是基本建制还是圆满的,还可以打一下。你的军衔比我高,我们团听你的指挥。你说咋打吧?!”

    “怎么打?”孙立人有些犯难了,面前是将近两万多人外蒙部队和安国军的联军已经构筑好了防线,望着那些密密麻麻黑洞洞的枪口,靠着自己眼前的这一个团,还有杨大石这个已经不能算完整的团队,以区区不足两个团的兵力,要向这密集的火力发起进攻,无异于送死。

    “怎么打?好办,我的炮队先用炮火准备,你们两个团猛攻,我就不信,不能打开一条通道,救不出来旅长他们。”四旅炮队的队长李达为摩拳擦掌。

    “你少来劲,就凭你那个不到一半火炮的炮队?现在还剩下多少炮弹?够炮火准备多长时间的?”机械化步兵团的参谋长段小虎对李达为嗤之以鼻。

    孙立人咬了咬牙,“不管现在有多少炮弹,一律给我打出去,所有的部队,全部压上去,杨团长,你的部队刚刚突围出来,先休息一下,然后担任预备队。”

    “说什么呐?被围困的是我们的旅长,你让我在这休息,你去冲锋陷阵?!你觉得我能坐得住吗?你觉得我那些兄弟们能坐得住吗?!”

    “团长,报告团长,衣旅长那边好像开始突围了。”李玉宽从隐蔽部外面冲了进来。

    “什么?!开始突围了!”隐蔽部里的几个人立刻冲到了观察镜前,观察着远处的战场。

    獭子山战场上,早已打得一片火海,安国军的十几门大正十一年式山炮在那些日本炮兵的操作之下,将衣凤武的阵地反复覆盖,看来这次驹井德三和川岛芳子是孤注一掷了。

    穿着土黄色军装的安国军和外蒙士兵们嚎叫着向阵地发起了第七次冲击,每前进一步,后面的后续部队就在冲锋部队的后面架设起机枪,督战队的大刀片子早已磨得雪亮,随时准备执行战场纪律。冲锋的士兵脱去了上衣,露出了上半身,身上挂着子弹带、手榴弹。

    “五猴子啊五猴子,你就是铜头铁额的孙悟空,我也把你放到老君炉里融化了。”驹井德三端起望远镜恶狠狠的说。“张桑,你认为衣凤武还能坚持多久?”

    “不清楚,估计坚持不了多久了,这次冲锋就能把他拿下了!太君您高明。”张树杰的态度完全可以用奴颜婢膝、谄媚等等词汇形容。到底驹井德三是事实上的安国军的当家人,不管川岛芳子是不是什么总司令,只要抱住驹井德三的粗腿,什么事情都好办。

    如同洪水一般的队伍逐渐的冲到了山脚下,冲上了山坡,越过了遍布着死人的野战工事,从尸体上架设起了机枪。

    看着冲锋的队伍进展顺利,几个人开始互相吹捧。

    “杀!”獭子山上,骤然冒出了数十道火舌,从炮弹坑里、死人堆里冒出了无数的人,手里的武器喷吐着火舌,冲锋枪和机关枪收割着安国军士兵的生命。

    “跑吧!”安国军士兵心中只有这个想法。

    “的得得嘎”一阵阵的马蹄声响起,督战队从背后冲了上来,刀光一闪,一个人头飞到了半空之中,紧接着那个身体的脖子似乎紧缩了一下,马上就喷发出来一股血箭,喷洒到周围的人身上、脸上。

    但是,这已经是无济于事了,人流卷着督战队的战马,向后溃退而去。他们的身后,四旅的几个连队奋力的发起了反冲击。

    “张桑,你劝劝他,看看他能否和你一样为东亚的新秩序而效力。”驹井德三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将目光直接指向张树杰。

    “我劝五猴子?!那个猴子是个软硬不吃的货,他眼里只有彭华一个人。”张树杰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去劝他投降,那个家伙万一把我。。。。那谁来为皇军的东亚新秩序效力?”

    “我没有让你去直接劝降他,你们支那的《三国演义》里不是有关云长屯土山约三事之事吗?你就不能如此这般的再来一次吗?!”

    “团长,这是第四旅的参谋长秦正阳,他奉命率队突围。向我们报到。”段小虎向孙立人介绍着秦正阳。

    其实,孙立人见过秦正阳,只不过没想到秦正阳是这副样子:身上的军装成了一片一片的渔网状,上面被火烧的大窟窿小眼子的。

    “孙团长,我们衣旅长命令我们向西突围,他在阵地的东面发起反冲锋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我们乘机向西突围,还要感谢你们的及时援助,我们才能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这是我们的军旗和电台密码,以及电台的呼叫频率,衣旅长说我们突围之后不论遇到那支队伍,都要向他报告。”秦正阳有些气短。

    “通信参谋!立刻按照这个频率呼叫第四旅!”

    “五猴子,咱两个也是老相识了,从打联庄会那会咱们就在一起,咱俩又是老乡。你就说,彭华对你我咋样?”电台里传出了张树杰的公鸭嗓子。

    “我就呸!姓张的,你***也能自称是山东人?!你别给我们山东老乡丢人了!现在张树声,见到别人就的赶紧解释,我和那个张树杰没关系,我们不是兄弟。你这个败类,你给咱们老自卫军丢人丢大了,为了一个骚女人,一个妈的破鞋,你就把你手下的弟兄们带到了邪路上去了,你算什么玩意!不就是没给你提拔成旅长吗?咋的了?!人家黄鸣金不比你的岁数大?你算什么东西!”

    电台里,衣凤武破口大骂,看来,这个衣凤武不但在战场上不肯吃亏,在嘴上也不肯吃亏。

    “再说了,我是蓬莱的,你***是荣成的,咱们山东人都知道,曲阜那是圣人故里,蓬莱是神仙家乡,你那荣成是什么?不过是出了一堆作小买卖的,不过现在荣成出了个做大买卖的了,就是你,你***现在做卖国贼了!”

    “衣凤武,咱们别光顾着嘴皮子痛快,你的嘴再厉害,能把你从这几万人的包围圈里救出去吗?我明着告诉你,附近的几只彭华手下的队伍,张海鹏的暂编第一师离你这还有一百多里地,黄鸣金的第七旅还在哈拉哈河的东岸,你也指望不上,还有,就是孙立人的那个花架子团了,***,都是些细腿子学生,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子,你要是聪明的话呢,就告诉手底下的人,把枪放下,和我一样,为皇军提出的东亚新秩序努力,荣华富贵都少不了你的。”

    “哈哈哈,我说张瘸子,你娘的你不但腿瘸了,你的心也瘸了,你忘了我们蓬莱的老前辈戚继光了?他老人家打了一辈子倭寇,我,好歹也是他的同乡,让我去投降那些东洋矮子,老子怕啊,死了以后见着祖宗,那些老头子们把我从坟地里踢出来!”

    “再说了,自卫军的老传统是什么?八个字,活不缴枪,死不丢尸。你的意思呢,我明白,不就是让我和你一样,下山当汉奸吗?我的回答就一个字,呸!”

    “好样的!衣凤武!”在电台旁边听得仔仔细细的孙立人击节赞叹!

    “再说了,老子现在凭借着仅仅一团之众,吸引了将近三万敌军,消耗了六千敌人,孙立人,我值得过了。现在,我知道,你把老秦他们收容了,我谢谢你了,老秦带着军旗和机密文件,你替我向司令员汇报一声,就说五猴子没有给他和自卫军的老少爷们儿丢人,我现在手边只有几十个重伤号在这里了,这些弟兄们和我都不打算出去了,这里水清草绿的,我们埋在这里,行了!”电台里传来了衣凤武虚弱但是依然神气十足的声音。

    “衣凤武,你坚持住,我们的炮火已经能够支援你了,我的部队和杨大石的部队正在猛攻敌人,你再坚持最后五分钟!”

    “不必了,我们现在已经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了,敌人已经要突破我们的防线了,孙立人,我今天给你当一回炮兵观察哨,现在,我手里有一只信号枪,里面是一枚红色信号弹,而且我的屁股底下就是一箱子黑索金炸药,一会我等敌人冲上我的阵地时,我就把这颗信号弹打出去,你,你就命令你的炮兵和李达为的炮兵向獭子山阵地开火,将这里覆盖。因为这里已经全都是敌人了。”

    孙立人握着报话机的话筒久久不能言语,身旁的几个参谋已经流出了眼泪。

    “哭啥哭!准备炮兵齐射!”秦正阳踢了身边的李达为一脚。尽管他的眼里也是眼泪夺眶而出。

    一枚红色的信号弹从獭子山阵地升起,悬挂在半空中久久不肯落下去。

    “目标,獭子山阵地,标尺一,瞬发引信。八发急速射!”孙立人手里挥动着炮兵指挥员的红色三角旗,嘴角流着血,几乎是用全部的声音喊出了这条命令。

    “八发急速射!”秦正阳、段小虎、杨大石、李达为等人站在一门门火炮的后面重复着口令。

    獭子山阵地上,一片火海,半空中,缓缓的升起了一朵蘑菇云。久久不能散去。。。。。。。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