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悍将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悍将

    农历五月份的天气,已经是很热了。虽然是在东北大地上,但是依然是令人汗出不已。

    一支万余人的东北军部队冒着大太阳在通往陈巴尔虎旗的草原大道上行进着。迎着风,掌旗兵手里的红旗在风中飘扬,从旗子上的汉字可以看见,这是东北边防军新编第四旅的部队。(为了使部队不和原有的东北军番号发生重叠,所有彭华部队的番号前面都加上了新编二字。)草绿色的卡其布军装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汗水和落在战士们脸上的尘土混合在一起,使得每个人的脸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远远的看去,每个战士都是花脸。队列里除了马匹之外,就是各式各样的车辆:炮车、辎重车、机枪车、炊事车。

    一支马队从行军队列的旁边疾驰而过。马上的骑士们大多背上背着一口马刀,斜挎着冲锋枪。驼绒的斗篷在战马疾驰的速度中上下起伏。当马队驰过每个连队的时候,队列里都传出了“旅长好!”、“旅长好!”的招呼声,队伍里的老兵们纷纷向马队里的的一匹枣红马上的人招手打招呼。

    马上的人也时不时地用一口胶东腔向自己的部下们打招呼,“弟兄们,辛苦了!”“弟兄们,累不累?”

    马上的人,在山东人中,算是个矮个子,瘦瘦的,但是显得十分精神。最为显眼的是,他的两个虎牙。这两个牙齿似乎长的稍微长了一点,远远的看去,就如同两枚狼牙一般。两只眼睛似乎和他瘦削的脸盘不太成比例,显得有些过于大了一些。

    这位旅长也是一个老自卫军中的人物,有名的悍将。衣凤武,第四旅的旅长,也是彭华自卫军中的老人,在中东铁路之战中,他的团队是最先冲进满洲里的部队。自卫军和东北吉黑两省的省防军合并整编之后,他就成为了第四旅的旅长。

    作为战备值班部队的主官,接到了上级的命令之后,他比他手下的那些军官们还要高兴,“***,闲了这么些日子,总算有事情干了!”

    马队的对面来了几匹马,“旅长。”来者是第四旅的参谋长秦正阳。

    “老秦,前面是怎么回事?怎么部队的行进速度越来越慢?几乎都快走不动了?”

    “旅长,前面的河水因为上游下雨,造成了山洪爆发,导致河面加宽。行营工兵团的人正在河边架设舟桥。”

    “奶奶个熊的,咋搞的!?老秦咱们去看看。高同林,带上你的近卫连跟咱走。其余部队,在大堤下面集结休息。”

    一行人马跟着衣凤武顺着河堤上了堤顶,顺着堤坡向河套方向看去,河里面一群工兵正在紧张的架设舟桥。河滩上,大队的人马在那里等着舟桥架好。

    “老秦,奶奶个熊的,咋都是部队?这咱们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过河?这都是什么部队?”衣凤武嘴里发着牢骚。

    “旅长,下面这些部队一部分是那些正在架桥的行营工兵团舟桥一营的陈克水部,一部分是第一兵站的,这个兵站是从四个补给区里抽调出来的组建的,专门是保障咱们在科尔沁草原和蒙古草原的军事行动的。那些汽车什么的,除了第一兵站的车辆之外,就是孙立人的机械化步兵团的。”秦正阳早就把下面各个部队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的。

    衣凤武看着停在大草滩上的那些汽车,和四五匹马拉的大车。“孙立人?就是从那个外国回来的洋学生?操,他也是团长了?!”言语之中,对自己的这位没见过面的同事,很是看不起。

    “旅长,您看人家别的旅长,差不多现在都坐上吉普车了,您也不是没有,为什么不坐呢?”近卫营的连长秦正阳好奇地问。

    “屁话!那个玩意儿,老子一坐上去就直恶心,哪有这个东西好?”一面说,衣凤武一边爱惜的拍了拍自己胯下的战马,枣红马也是十分得意的回应着响鼻。

    “再说了,坐那个玩意呢,和弟兄们隔着一层铁,隔着一层帆布,我觉得就象隔着一座山一样。”

    “老秦,咱们现在的弹药情况怎么样?”衣凤武嗤着牙盯着河滩上的那些第一兵站的辎重车,那个表情,如同是一条老狼在盯着一群肥羊。

    “子弹由五个基数的,炮弹大约是两个半基数的,能够保证咱们在战斗状态下十天左右的消耗。”秦正阳如数家珍一般。

    “想不想再补充一点?!”衣凤武的表情在秦正阳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像狼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般。

    “怎么补充啊?最近的补给区离咱们也有将近一百里地的距离。”秦正阳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啊你啊,你怎么总是转不过弯来?!”衣凤武歪了一下嘴,用嘴角指了指那些第一兵站的辎重车。

    秦正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家伙,胆子也太大了!他居然打起兵站的主意来了,这可不比打仗的时候。打仗的时候,多抢一点战利品,司令员也不会和你一般见识,只要你别太过分,可这是自己的兵站啊?!

    自从彭华担任行营主任以来,对于所属部队的后勤补给始、兵员补给终坚持两条原则,第一,不分亲疏远近,一律按照编制、损耗及时补给;第二,不准所属部队擅自征集粮草、补充兵员。为此,彭华还敲山震虎的撤了几个原黑龙江省所属的独立骑兵团团长的职务,其原因就是这几个团长擅自派人到蒙古草原购买军马。

    这个衣凤武居然打起自己兵站的主意,这家伙的胆子简直比天还大了!

    “高同林,通知你们营长,把其他三个连调上来,十团待命。”衣凤武说干就干。

    舟桥营长陈克水看着自己手下的弟兄们在加固最后几块板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

    为了保证部队能够按时到达陈巴尔虎旗,舟桥营的弟兄们已经在这里奋战了一天两夜了,“真是难为这些弟兄们,都是生手。”从营长陈克水以下,绝大多数军官和士兵都是半路出家的,只有个别的军官是经过短暂的工兵技术培训,还有几个从沈阳入伍的大中学生,“这些人接受起技术来要比那些几乎还是文盲的士兵快一些!”这是技术顾问、白俄鲁德科夫的原话。

    没等陈克水这口气出完,衣凤武率领的一个近卫连的骑兵如同一股狂飙一般席卷而来,迅疾的的将舟桥营和辎重队包围起来。

    “这里谁负责?”衣凤武指着那些满载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木头箱子的车辆询问着。

    “这里我负责。”辎重队的队长马大成放下了手里的冲锋枪,刚才衣凤武从河堤上冲下来时,他以为是哪一股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绿林好汉来打劫的,看到这些人都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军装时,他这才把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

    “这些东西要往哪里运?”

    “新巴尔虎旗。我们接到上级命令,要到那里设置前线兵站。”

    “哦。那咱们是同路,我们也是要往哪里去的。这样吧!我们来的匆忙,弹药带的不多,先从你这提走点。”衣凤武大模大样的说着,似乎他就是来履行一个手续,然后就可以把这些弹药提走了。

    “首长,我们这支辎重队这是要到新巴尔虎旗去给第四师的第十旅黄旅长那里实行保障的,所有弹药都是。。。。。”马大成看着衣凤武斗篷上的代表着旅级军官的棱形金星,讷讷的说着。

    “别废话,一句话,我衣凤武就是要用一用你们的这些弹药,再说了,什么第四旅、第十旅,还不都是司令员的队伍?!老秦,你们还等什么?搬东西!”

    衣凤武一声令下,秦正阳和他那些如狼似虎的部下们几步闯到辎重汽车旁边,几个动作快的爬到车顶解开帆布上的煞绳,就要往下递弹药箱子。

    “住手!”从一旁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拉枪栓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老自卫军自己的队伍,来抢自己队伍的东西!?”快速步兵团的团长孙立人带着他手下的人出现了。

    “你是什么人?”衣凤武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和老自卫军的其他军人气质大相径庭的军官,从他衣领上的那颗金星,他已经猜出对方是谁了,自卫军和行营部队中,只有快速步兵团的孙立人,是团长授将军衔。

    “老子是第四旅的旅长,衣凤武。”

    “衣凤武?!”孙立人听参谋长段小虎介绍老自卫军的情况时,段小虎曾经介绍了老自卫军中几个“比较有特点的人”,眼前这个衣凤武就是其中之一。

    他和他的部队,是以“两头冒尖”而闻名,对敌人,对自己人,对老百姓都是一个字,“狠”。这个部队的所作所为,很是让彭华头疼,在彭华最初的心中,他的部队应当是那种只在中国历朝历代的书籍中出现过的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为此,彭华给部队制定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是,衣凤武这个部队,却是个怪胎。

    打仗的时候,部队顶着烟儿上,什么样的阵地都能攻下来,什么样的山头都能守得住;可是,一旦没有仗打了,那这个部队就要惹是生非了,在老乡屯子里抓鸡打狗,撵的是鸡飞狗跳的。

    彭华刚刚和余绍武他们几个“起局”的时候,这个衣凤武就入伙了,一开始只是一个跟着队伍混饭吃的“二道毛子”。在一次与“吉林好”绺子的战斗中,别的人被对方的大刀从寨墙赶了下来,彭华从望远镜里看着自己的队伍从寨墙下乱哄哄的往回跑,气的跳着脚地骂。

    衣凤武扛着一副担架跟在救护所,迎着溃退的人群跑上去救治伤员,看着寨墙上那些得意洋洋的绺子,一阵阵得意的叫骂,传进了他的耳朵。

    “小样,你们再来啊!不来你们都是大姑娘养的!”

    “老子这里有的是花生米,来一个,老子赏一粒!”

    “你***!”衣凤武涨红了脸,他扔下肩上的担架,从地上捡起一个伤员丢下的大刀片子,顺手把几颗手榴弹掖到了腰里。几个箭步冲到了寨墙墙根底下。

    寨墙上的人正在得意,没想到,对方半路里杀出这么一个愣头青。正在得意之际,几颗手榴弹从墙下就飞了上来,顿时,寨墙上血肉横飞,刚才还在意气风发的那些人,一时间不知道有些不知所措。

    乘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也乘着手榴弹给对方造成的一瞬间的慌乱,衣凤武三步并作两步的窜上了一架斜靠在寨墙上的梯子。

    “快!快!快用机枪掩护那个小子!”彭华从望远镜里看着这一切,禁不住惊喜地大声喊道,“突击队,快跟上去!”

    饶是突击队的小伙子们都是好样的,但是从出发地的战壕,到寨墙也是有数百米的距离,这座寨子能否被“砸开”,就看衣凤武能在寨墙上坚持多久,或者说,他的生命力是否够顽强,能否坚持到突击队冲上寨墙。

    也许是吉人自有天相,也许是傻人有傻福,借着几颗手榴弹在木头和沙石搭成的寨墙爆炸之后的威力和烟雾,衣凤武满脸是血的出现在寨墙上,烟雾之中,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个满脸是血,嗤着几颗大牙、瘦的几乎和猴子一样的人,嗷嗷怪叫着向自己扑过来,这是人是鬼?那些刚才还在寨墙上耀武扬威的绺子们,转瞬之间就不知道躲到何处去了。

    一声大吼,衣凤武挥动着手里的大砍刀,撵着那些屁股面对着自己的人。

    一时间寨墙上乱作一团,在寨墙上“吉林好”绺子的人太多,自己人挤在一起,手里的武器反倒施展不开了。这就便宜了衣凤武,他挥动着手里的大刀,只管见到一个砍一个,短短的两分钟之内,他已经砍倒了四五个人。

    “妈的!你们这群废物!白***吃高粱米了!”吉林好气的暴跳如雷,挥动着手里的盒子炮。他知道,如果外面的人打进了堡子,那他和他的绺子,就只有一个结局:完蛋。

    “快快!快***压上去!一定要把寨墙给我守住!”

    “轰隆!”一颗手榴弹在他身边爆炸,这是刚刚冲上寨墙的突击队向墙下面的人群投掷的手榴弹。

    这一战之后,衣凤武被彭华提拔成排长,不久又被提拔成了连长,几乎是打一次大仗,他就会被提拔一次。

    “这是个水浒传里的李逵,湘军中的鲍超。”孙立人在自己的回忆录《征战四方》一书中专门有一章提到了这位衣凤武,他在书中提到了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位衣凤武时的感觉。

    他知道,这是彭华手下的爱将之一,也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人物;但是他却不得不面对这位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爷。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