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双蛟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双蛟

    几只水鸟在江面上上下翻飞,为自己的子女们寻找着食物,岸上的树丛中,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在寻找着树枝,搭建着自己的新巢。稍稍的一点的鸟类对着停靠在江边的一个不速之客大声鸣叫着,提着自己的抗议,抗议他闯进了这属于鸟类的一片水域。这个不速之客的船舷上写着“利绥号”三个大字。

    利绥号的甲板上,一桶桶的江水被打上来,前主炮的炮长,俄裔中国人乌里扬诺夫正在带着几个人擦洗着甲板。一边擦洗着甲板,乌里扬诺夫一边偷眼看着码头上,在那一簇簇怒放着白色小花的苦丁香下面,停放着几辆大大小小的吉普车。几个背着冲锋枪的陆军,正在码头上来回走动,这些人是彭华的卫队成员。

    彭华和江防舰队司令沈鸿烈、新担任行营航空训练处处长的高志航三个人在甲板上随意着走动着,彭华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盒,“这是郭立中先生托人带回来的,古巴雪茄。沈兄是正经八百的海军官校出来的,想必是喜欢这东西了。”

    沈鸿烈老实不客气的取出一只雪茄,熟门熟路的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一股青烟在并不猛烈的江风中迅速飘散。“恩,果然是好东西,司令,还有吗?”沈鸿烈作出一副贪婪的表情。

    “去,一边去,见过贪心的,没见过你这么贪心的,我这里一枝还没有呢,你还想要多少?”人称高瘸子的高志航损了沈鸿烈一句。

    这两个人都不是彭华的自卫军旧部,在彭华系统的部队里资历甚至都比不上较早划给彭华指挥的马占山、苏炳文等人。但是,不知为什么,彭华却始终对这两个人另眼相看。

    “沈兄,你那个三江口之战打得很是漂亮啊!”听自己的长官提到自己的得意之作,饶是沈鸿烈久经宦海,深知官场上的游戏规则,也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

    1929年十月十二日晨在同江县城的俄国海军阿穆尔河区舰队(也有人说是俄国海军远东舰队,但是在俄方战报中来看应为阿穆尔河区舰队)由斯加斯克率领以旗舰‘雪尔诺夫‘号为首的舰艇共9艘(军舰5艘,其中3艘吨位在950吨以上,另有4艘武装轮船,计有152毫米大炮4门,120毫米大炮18门,并有飞机十余架支援),飞机25架;东北江防舰队则由‘江亨‘舰长尹祚干代理指挥‘利捷‘(旗舰),‘利绥‘,‘江平‘,‘江安‘,‘江泰‘等六艘浅水炮舰应战,另有“东乙”号武装驳船。(除“江亨”为550吨,“利济”为360吨,其余均在200吨以下,全舰队只有120毫米炮5门。)

    东北海军由于沈鸿烈的先见之明,事先藏了一艘拖驳船‘东乙‘号在芦苇浅滩中,在船上放置两尊120毫米大炮并先详加测准距离。十月十二日清晨五点半战事一开启‘东乙‘即发炮攻击停泊不动的俄军旗舰,俄军未料到中方有此一招,当即被击中指挥舰桥,据中方称在炮击中俄军司令,参谋长,旗舰舰长等多人当场阵亡,但未得到俄国军方的证实,不久‘雪尔诺夫‘号即沉;俄国海军的另外三艘亦被‘东乙‘击成重伤。

    但到了九点俄国军队的飞机加入战场,战局马上改观,江平、江安、江太、利捷、东乙等5舰被击沉,利绥舰受重伤逃回富锦。其后俄军飞机和舰艇集中火力掩护步兵400多人在三江口地区登陆,并对东北军阵地发起冲击,驻守此地的东北海军陆战队第一大队和陆军一个营协同抵抗,击退了俄军首次进攻。俄军调集援兵近3000人,迂回到下游10余里处,袭击守军侧翼,经过白刃战后,守军大部战死,阵地被俄军占领。是役东北江防舰队伤亡300余人,舰艇几乎全部损失,‘江泰‘舰长莫耀明亦阵亡。张路两团以下军官17人被打死,士兵伤亡500多人(根据东北军事后公布的数字,总伤亡人数为700余人)。而根据中方公布的数字俄军飞机被击落2架,军舰被击沉3艘,伤数艘,人员伤亡700余名。下午2时,俄军军进占同江城,次日退出。19日俄军军撤走。三江口之战规模不大,但是中俄之间唯一一次海军交战,兵种齐全,有舰艇、飞机、陆战队,形成陆战空立体作战。

    “咳,同副座的战功相比,鸿烈的这点事情,不值得一提。”沈鸿烈客套着。

    “沈兄,你想过没有,我们的海军,军舰没有人家的吨位大,火炮口径没有人家的大,火炮数量也没有人家的多,为什么在战斗开始时能够占据主动?这是不是有战术上的原因?为了以后能打胜仗,您是否能把战术总结一下?”彭华说的非常客气,但是却是不容置疑的。

    沈鸿烈吸了一口烟,“副座,不瞒您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们在三江口,只有六艘浅水军舰,和一艘武装驳船,但是就是这一艘驳船,立下了赫赫战功,击沉俄国海军旗舰“雪尔诺夫”号,重伤其他军舰三艘。如果不是俄国空军的出现,我想我们可以取得完胜。”

    “对!你这话是说到了点子上了!”彭华用力一拍栏干,这就是他今天为什么拉着高志航到松花江江边吉黑江防舰队的驻地来找沈鸿烈的原因。

    “那您有什么想法吗?对于我们的海军建设?”彭华问这位海军宿将。

    “建设海军?”沈鸿烈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副座,您难道不知道?从甲午年开始,中国哪里还有什么海军?有的是颐和园里那艘永远也开不动的石头船。在北洋水师成军之后,就几乎没有添过一船一炮,您看现在中国的沿海,哪里还有中国的海军?有的是挂着米字旗、星条旗、膏药旗的军舰。我们中国根本就是有海无防啊!民国以来,海军更是成了各派势力争夺的焦点,陆军有地方筹集军饷,只要他们有地盘,可是海军呢?海军也要生存,没办法,谁给海军发饷,海军就听谁的,还有就是利用海军的便利条件搞走私。海军那里还有什么战斗力?别的不说,就拿我们东北海军来说,我们东北海军在中国海军中占的比例大概是六成左右,不论是人员、吨位都是如此,可是我们东北海军的总吨位还不如日本海军的一条战列舰的吨位大。火力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沈鸿烈纷纷的说着。

    “那为什么前几天行营开会讨论五年计划的时候,你老人家一言不发?!”彭华有些恼怒了。

    “有用吗?司令员?”沈鸿烈毫不示弱的盯着彭华的眼睛,“历来在东北,乃至在全国,海军的军费都是陆军分完了之后,从长官的指头缝里恩赐给海军的!我们海军那里还敢自己张嘴要钱?”

    “沈鸿烈,你混蛋!”彭华一声大吼,吓的正在吞云吐雾的高志航将嘴里的雪茄掉到了江里。“你是不是一个中国军人?你是不是一个中国海军?你是不是忘记了大东沟之战了?忘记了刘公岛之耻了?当年邓世昌撞沉吉野的勇气哪去了?!是不是随着他的死去,中国海军的勇气也随之沉到了黄海里了?!”

    随着彭华的一声声怒吼,甲板上的几个正在值更的水兵和甲板官将好奇的目光投到了这里,迅即将眼神投到了别处,自己的长官正在被他的长官骂,我们这些当兵的看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还是先躲躲吧,免得回头再成了长官的出气筒。

    随着彭华的一声声怒吼,一行热泪从沈鸿烈的眼中流出,高志航转过脸去,借着点烟的工夫擦去了眼角的东西。“司令,您放心,我们的几条军舰马上都整修完毕,另外,接受中东铁路的舰船也正在列编,安装火炮鱼雷等武器系统,几个新任命的舰长也正在熟悉军舰,很快就能编入海军序列作战。”

    “沈兄,这是前两天的日本报纸。”彭华递给沈鸿烈一张日文报纸,报纸的大概内容是日本海军吹嘘自己的又一艘新船,加贺号航母正式下水,加入日本海军的战斗序列。

    “副座,这是何意?”沈鸿烈看着这份报纸,有些故作不解。

    “沈司令,你是海军宿将,该不会不知道日本海军这几年的动向吧?”

    “哦,倒是有所耳闻,这几年,日本海军退出限制海军军备条约,将原有的与英美海军的五比五比三的吨位比例,废除了,大肆发展海军军力,在日本军费支出当中,海军的军费支出比例要大于陆军。现在,可以这么说,在整个西太平洋上,日本海军已是所向无敌了。”沈鸿烈如数家珍的将日本海军的动向叙说了一遍,话语中对于这支近在咫尺的海军有这一番说不出的味道。

    “沈兄,你认为我们国家的最大、最危险的敌人是那个?”

    “哪个?还有哪个?”站在一旁的高志航大声喝道,“除了小鼻子还有哪个?!”

    “志航!”沈鸿烈暗叫一声不好!我们两个初来乍到的外来户,正是“不可轻抛一片心”的时候,鬼才知道这个眼前的副司令长官和日本人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一句话说得不好,没准自己这位高老弟的性命就成了问题。

    “司令,高老弟年轻不懂事,您别见怪。”沈鸿烈向彭华陪着笑脸。

    “没错,他说的没错。沈兄,您看看这个。”

    彭华从身后的卫士手里接过一本用纸包好的书,“这是一个美国记者写的书,他在参观了美国在夏威夷的海军太平洋舰队基地珍珠港之后写的,他幻想在日后的某一场战争之中,一支强大的日本海军编队长途奔袭,偷袭珍珠港,给太平洋舰队与重创。我的英文不太好,只能看个大概,这本书就送给您,您是老海军了,好好的读一读,回头告诉我这一做法在技术上是否可行。”

    东北眼下最忙的长官彭华,在百忙之中到自己的军舰上来的目的,除了送一盒雪茄之外,就是送一本英文小说给自己读?!这有些太匪夷所思了吧?!

    “司令,您今天来,不是给我送一本书和一盒雪茄这么简单吧?有什么指示,您就直接吩咐鸿烈去做。”思前想后,沈鸿烈咬了咬牙,把心一横说出了这句话。

    “我今天找你们二位来的目的,就是要让您们二位各尽所长,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和空军出来。”

    “好啊!这正是沈某的心愿,但不知司令想何日入关与蒋冯阎桂等人一争短长?”沈鸿烈开始试探自己这位年轻的长官。

    “哈哈哈!沈兄,您忒小看彭某人了!难道我辈军人就只能在国内与自家兄弟一争短长,自相残杀?就不能走出国门,将战争降临到别人的头上?要知道,国家的话语权,和他们的大炮射程是成正比的。”彭华正色的对着比自己大很多的这位海军将领吐露着心声。

    听到这话,高志航不禁有些眉飞色舞,他兴奋地看着沈鸿烈,等待着他的表态。

    “司令,您的意思?。。。。。。”沈鸿烈继续试探着彭华的态度。

    “很简单,为了我们不再蒙受甲午战争的耻辱,为了我们的领海和内河上不再有悬挂着外国国旗的军舰,那些外国水兵不再出现在我们的大街上胡作非为。”

    “那您想怎么做呢?”沈鸿烈不再是刚才的态度。

    “是这样,我已经委托少帅的朋友,外交才子顾维钧,让他安排你们二位到欧洲、美国游历一番,考察一下那里的海空军的情况。这次你们不要担心行程日期,我给你们拨了二十万元的费用。高瘸子,带着你那个俄国妻子一起去逛逛巴黎,顺便到德国把你的腿治一治,我需要一个能够驾机上天作战的空军司令。”

    “好啊,好啊好啊。”高志航的嘴如果没有耳朵当着的话,估计就会裂到后脑勺上去。

    “好什么好?!”彭华故意的绷了一下脸,“我可不是拿着钱让你们去游山玩水的。你们去了之后,要考察欧美各国的最新的海军建设走向,空军的情况,考察作战飞机的性能,还要招募一些飞行员回来。欧洲有余绍武先生在那里,在德国,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会配合我们,完成飞行员的招募,在英国,余绍武先生和英国的海军大臣丘吉尔私交甚笃,向英国购买舰船,以及要求培训海军人才的余先生会向他提出的,英国人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需要我们帮助他们牵制北面的俄国军队,监视南面的日本军队,我们提出的这些要求问题不会太大。美国的情况也差不多,现在整个西方世界都在闹经济危机,到处都是失业的人群,招募飞行员的事情会比较好办的。这些飞行员和飞机就由海军和空军分配。海军也要有自己的航空兵,沈兄,我用我的军饷和您打赌,日后的海战,将不是坚船巨炮之间的攻击,而是海军航空兵之间的空战。”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以后也会有自己的飞机母舰?”沈鸿烈紧紧的抓住那张日本报纸,嘴唇不停地抖动着。

    “海军是一个技术十分密集的兵种,舰船上的每一个战位都是要求技术水平的,购买和制造军舰的经费我们现在能够保障,但是,驾驭军舰的人,人才,却是我们最为缺少的资源。您看,仅仅是几条接受中东铁路的舰只,我们就几乎是有船无人,还要到俄罗斯族中去招募;所以,飞机母舰的事情短时间内不要考虑。郭立中在美国培训了一批掌握了驾驶飞行技术的年轻人,只要在稍加培训,他们就会成为一群卓越的战士。”

    “哦,原来司令早就胸中有成竹了。”沈鸿烈神情有些落寞,毕竟,对于一个海军将领而言,不能够拥有自己强大的水面舰队,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不过,大将出马,总要给一点临机决断之权,你们二位出发之后,发现有什么性能卓越的飞机、舰船,海军和空军的设备和器材,只要和余绍武、郭立中二位商量就可以了,如果要用钱的话,朝他们两个要!”彭华说得斩钉截铁。

    在利绥号上空盘旋的几只水鸟被突然增大的江风刮的措手不及,江风吹的三个人的眼睛睁不开了。

    “司令,这里风大,咱们还是到我的指挥室去吧?!我那里还藏着一瓶好酒。”沈鸿烈建议道。

    “沈兄,高瘸子,酒,我等着你们回来之后喝,等你们的飞机、军舰回到东北之后,咱们一起喝。今天,咱们就喝这个吧!”一边说,彭华指着脚下围着甲板在江风中翻涌着浪花的江水。

    “江水?”“江水!”沈鸿烈和高志航两个人都惊讶了。

    “今天我们以水代酒,来日再痛饮一番。”

    三个人端起了搪瓷碗,碗里是浑浊的松花江江水。“这水不光是松花江里的水,他还要向东流去。他将会是黄海的海水,是大东沟的海水,是刘公岛的海水,将来,就是濑户内海的海水,是东京湾的海水!”彭华看着碗里的水,平静而又坚决的说道。

    “来,大家一起喝!”沈鸿烈对着身边的几个水兵说道,“为了中国海军的荣誉,干杯!”

    “不光是海军,还有我们空军。”高志航纠正着沈鸿烈的错误。

    “你也不对,不光是海军和空军的事情,这是我们中国军人的荣誉。”彭华也纠正着高志航的错误。

    “为了我们中国军人的荣誉,为了中华的伟大复兴,干了!”

    “干了!”水鸟们好奇的看着甲板上的这群人,只觉得在这些人的吼叫声中,似乎这条小小的利绥号,也在吼叫。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