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清明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四月五号,清明节。吹面不寒意杨柳风,阳光普照,春芽初萌,东北大地终于甩掉了冰雪的冬装,正在渐恢复生气

    沈阳,北大营,人山人海,气氛热烈经过了驻守在这里的东北边防军第七旅将近七千官兵的将近一个星期的努力,终于在前天,四月三号完成了部队的训练、会场的整修,内务卫生的整顿。现在,整个第七旅的全体官兵,都在大操场上列队。

    短布棉袄、帆布工装、粗布长衫、绸缎马褂和呢料西服成簇成团地拥在松木制成的临时观礼台一侧,他们的中心是一座经过精心装饰过的阅兵台,阅兵台的上方是一条长长的横幅,《中东铁路停战庆祝大会暨阵亡将士追悼大会》,后有青布帷幕为障。观礼台用松枝翠柏进行着装饰,显得庄严肃穆。年轻的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学良,身着军礼服坐在阅兵台的中央。东北的二号人物副司令长官彭华,三号人物副司令长官张作相分别坐在他的左右。周围则是臧式毅这些东北的大员们。

    “佐民老弟,今天这么个喜庆的日子,怎么把那些阵亡将士的照片和名字竖立在大操场上?”张作相向张学良身边的彭华询问道。“这是佐民兄的意思,也是为了激励将士,所以向我提出,要把在此次中东路之战中阵亡的韩光第旅长、张林雨团长、呼伦贝尔盟渔税局李局长、十五旅的魏副旅长、自卫军的崔吉水司令等阵亡将士还有前不久从俄国回国的梁忠甲旅长的遗容也摆放到这里,让他们在九泉之下也可以有所告慰了。只可惜崔司令没有照片留下来,不能让我们一睹他的英姿。”

    半年来,特别是两个人结为拜把兄弟以来,彭华一直是他最信赖的人,因为,在彭华身上张学良看到了郭松龄和杨宇霆的影子,只不过,彭华“有二人之长,无二人之短”,更何况,彭华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荣誉。

    更重要的是,自从上次和彭华结拜之后,他在处理起东北的各项军政事务时,愈发地感到得心应手,那些拥兵自重的长辈们,那些圆滑透顶的官僚政客们,现在在他面前无不是俯首帖耳的,再也不会看到那些趾高气扬的嘴脸了。特别是他在听从劝告戒除大烟瘾之后,他感到精力愈发地旺盛,现在每天晚上读书、批阅文件到凌晨三四点钟,略略睡上四五个钟头就可以恢复精神。简直就是回到了他在当旅长时的状态。张学良这样的变化,使得于凤至备感欣慰,在家里和赵四小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没口子的夸奖彭华这位大哥。

    一群群的记者们在选择着各自认为满意的位置拍摄着照片和电影记录片,一个记者与众不同的把照相机镜头对准了站在观礼台上的赵四小姐和陈烨。这两位是站在一群花团锦簇的女眷们之中,与众不同的是,这二位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一身旗袍,而是穿着类似于军装的一身翠绿色薄呢春装,显得英姿飒爽,两个人本来就是容貌出众,又是东北两位位置极其特殊的女人,站在这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中,越发的显眼。那个记者贪婪的按下快门,“好了,这期的良媛杂志封面有了!估计过些日子,上海的那些摩登的小姐们,就该就改穿这样的衣服了吧?!”

    “佐民,我可要派你的不是了!”张作相故意板着脸对着彭华,“请辅帅指教。”

    “你结婚,咋也不告诉我老头子一声?怕我老头子喝你的酒,不给份子钱?”张作相板着脸“训斥”着彭华。

    “辅帅、少帅,不是我不想请大家喝酒,而是在下和内子都是畏惧繁文缛节之人,实在是不敢打扰。这样,今晚我们略备薄酒,请二位合第光临。算是赔罪了。”

    “少帅,一切就绪,可以开始了。”头戴一顶镶黄边大檐军帽,肩扛中将军衔,军服上挂满了勋章的边防军参谋长荣臻向张学良敬了一个军礼汇报道

    “开始。”张学良庄严地宣布,作为大会主持的荣臻,站在话筒前向全会场宣布:“中东铁路停战庆祝暨阵亡将士现在开始。分列式开始!”

    在铜管乐队响亮的阅兵进行曲伴奏下,随着军官嘹亮的口令声,第七旅的受阅部队,排列着整齐的营方阵,向阅兵台走来。

    走在受阅部队最前面的是两面旗帜,走在前面的擎旗手高高地举起一面硕大的红旗,红旗在初春的风中猎猎飞扬。两名护旗手胸前佩带着崭新的冲锋枪,枪身上镀了一层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这是东铁集团刚刚出场的新产品,在装备彭华部队的同时,彭华也拨了一批给张学良,由他装备了第七旅。红旗的后面是第七旅的军旗

    紧随着第七旅军旗的是第七旅的仪仗队。这是一个由两个加强排的士兵组成,一个个也是昂首挺胸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过来。

    这些士兵都是经过特意挑选的北方士兵,以山东人、河北人、东北人为主,身材高大,平均身高在一米七八到一米八五之间,脚踏短筒皮靴,同样是东铁集团出产的半自动步枪掮在肩上。三棱刺刀在阳光下不时闪着逼人的寒光。士兵们整齐的步伐陪衬着高昂的音乐,完整和谐。在观礼台上观礼的关内几股势力(中央军、西北军、晋军、桂军)在沈阳的代表们,心里各自打着各自的主意。

    随着队伍前面的一声口令,“向右看!”带队的指挥员将高高举起的指挥刀一挥,随着军刀划出一条美丽的曲线,士兵们立刻变成了正步,雄壮的口号声传了过来:“中华民族万岁!”“中国万岁!”

    站在台上观看阅兵仪式的驻东北的各国代表听完翻译过来的口号内容后,特别是日本人都变了脸色:“东北军这是什么意思?”

    随着一队队的第七旅士兵迈着同样整齐的步伐通过观礼台,同样高亢的口号声在北大营的上空回荡。在十五个步兵方队缓缓地通过广场的过程中,站在观礼台上西北军代表团队列里的一个人禁不住发出了一阵冷笑,“东北军这次对俄作战,威名远播,彭佐民的部队也是出尽了风头。但是照我看来,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新鲜的!”

    “何基沣!你嘀咕什么呢!?”西北军的代表熊斌在队列前喝道。何基沣瞪着他那双豹子一样的眼睛,习惯性的咬着牙,“没有什么,如果我的部队弹药充足,粮饷供给没问题,我的那个旅,打掉这个模范旅不成问题!”

    话音未落,从操场的围墙外面,传来了一阵阵“隆隆”的雷声,大地也似乎因为雷声起了震颤。随着雷声的由远而近,在操场的入口处,又出现了一面硕大的红旗。

    和刚才那面红旗有所不同的是,刚才那面红旗是擎旗手高高举起,徒步走在队伍的的前列,而现在,这面刚刚出现的旗帜,竟然是擎旗手站在一辆怪模怪样的汽车上,举着这面旗帜。擎旗手穿的是一身草绿色的军装,这身衣服从颜色、样式都和东北军的灰色军装大相径庭。

    在观礼台上的非富即贵,或者是张学良、彭华请来的各界代表,哪个不是见多识广的?但是这辆汽车却使在场的这些人大跌眼镜。“既不是轿车,也不是卡车,这些支那人搞的什么东西?”站在日本人队伍里的土肥原贤二禁不住纳闷。

    “佐民,这些车,是你从哪里搞来的?”张作相看着浩浩荡荡的车流从阅兵台前如同一股铁流一般滚过,“辅帅,这些事情等一会我向您汇报。”尽管从实力、地盘、经济实力等诸多方面彭华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张作相,但是,彭华依然对张作相恭恭敬敬,执子侄礼,这样的态度令张作相感到很欣慰,也很满足。

    他转过眼去看那条由数百辆汽车和摩托车组成的车流。

    擎旗手后面是两辆同样的汽车,“扁头扁脑的。”站在观礼台上的土肥原皮评价着这些车辆。护卫车之后是排成五辆一行的三轮挎斗摩托车,总共三十行,一百五十辆摩托车,车上的驾驶员和乘员或是挎着冲锋枪,或是负责机枪;机枪手们用自己的手紧紧的抓住机枪的护木,似乎随时准备射击。

    与摩托车不同的是,紧随着它后面的汽车是四辆一行,这些就是那些在观众眼里扁头扁脑的那些汽车,车上的士兵们站在车厢上操作着车载的机枪,或是操作着车上的火炮。除掉这些火力车辆之外,还有大批的步兵坐在汽车上,他们步枪上的刺刀闪着寒光,仿佛每个刺刀尖上挑着一个太阳。

    令大家吃惊的这些车辆之后,就是由四十五辆卡车所组成的车队,三辆一行组成的车队,几乎每辆卡车上都站满了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士兵。与前面的汽车不同的是,这些卡车后面都拖着一门门的火炮。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可是在现场的大多数是外行,是老百姓。他们看到的是整齐划一的动作,干净整洁的军装,烤蓝崭新的枪支,年轻强悍的士兵,士兵高涨的士气,震耳欲聋的口号,这些东西就足以在观礼的百姓们中激起了如潮的欢呼声,这是他们的保护神呀,有这样一支军队保护,不管是大鼻子,还是小鼻子,还有什么可怕的?这就是在东北,曾经经受过日本人和俄国人的侵略、屠杀、占领的老百姓们最大的渴望,只要这支军队能够保护自己的家庭和财产,那么,我们完粮纳税就没关系,就是应当的,哪怕说,这些军人们偶尔淘一下气,玩个兵变什么的、抢个东西什么的,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对那些在观礼台上的其他人们来说,这却是各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