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外交(四)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冯玉祥经山西风陵渡渡过黄河回到陕西,一看街上贴着花花绿绿的标语,“欢迎冯总司令”、“冯总司令回来事情就好办了”等大幅标语。还有很多从洛阳等地败退下来的散兵游勇,军容不整的在街上到处游荡,这位人称为“基督将军”、“倒戈将军”的冯总司令,禁不住把脸沉了下来。“怎么回事?”他用一口保定口音训斥的他的几员大将。

    “报告总司令,部队刚刚从河南前线撤回来,去年一战,我军损失颇重,不仅石友三、韩复榘叛变,而且,部队的粮饷军需,也很成问题。”宋哲元,这位人称是西北军的五虎上将的人物,在冯玉祥面前,也是小心翼翼的回着话。“而且,为了安抚军心,我们才在各处大街上都贴了这些标语的。”

    冯玉祥听到这话,阴沉的脸色稍微的见了点阳光,“不管怎么样,你们大家这几个月都辛苦了。”

    一群人在会议室坐下,冯玉祥看着眼前的这些自己手下的高级将领们,禁不住感慨颇多,“唉,这几个月,山中方数日,世上已千年。”

    “总司令,您在山西的这几个月,形势的确是变化很大。”西北军总参谋长石敬亭向冯玉祥汇报这几个月的情况。随着石敬亭的汇报,冯玉祥自己也陷入回忆之中。

    一九二九年五月间,蒋冯战争,蒋介石用现大洋一千五百万圆,收买了冯玉祥手下的五虎上将之中的两位,韩复榘和石友三,韩复榘联合石友三叛冯投蒋,将三十万西北军中的将近十万人马拉走,三分之一的队伍被拉走,冯玉祥痛心韩、石二人叛变,对蒋已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于是有亲赴山西拉阎反蒋的行动(当时对外表示与阎联袂出洋,实系故放烟幕)。本来冯、阎之间早就有过不少的矛盾。而且,西北军在历史上吃过了阎锡山不少的亏,一九二五年冯玉祥的国民军与奉直联军作战失利时,阎曾派兵在天镇、大同等处截击,使国民军遭受很大损失;还有前面所述河北、平、津地盘问题;编遣会议提案问题等等。冯玉祥一向对阎没有好感,但是为了达到打倒蒋介石这一目的,不得不冒险去山西拉阎,不料目的没有达到,反被阎软禁起来。不久,阎看到冯的将领与蒋恢复了往来,惟恐不利于己,又骗冯命令宋哲元等于一九二九年十月十日发动了反蒋战争。由于阎的背约,致宋等很快地遭到失败。冯屡次受阎之害,对阎恨之刺骨;但在被软禁的情况之下,又不能和阎翻脸。当时冯的想法是:只有拉阎下水(指联合倒蒋),自己才有出路;把蒋打倒之后,回过头来收拾阎,那就容易得多了。所以冯在这一时期,把全付精力都用在设法拉阎倒蒋的问题上。

    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在冯玉祥被软禁的所在地建安村外,来了一位要人,在要人的身旁,站着几位护兵、马弁之流的人物;要人是来看望冯玉祥的。几位护兵这一路来到冯玉祥在建安村的住处,走到忻州的时候,看见公路上挖了一条濠沟,还放着一些木栅栏,汽车不能通过。

    几位护兵下车向执勤的军官说明情况后,受到几个便衣特务和警官的反复盘问和检查。直到那位要人下车,再三向他们说明他和冯玉祥的关系,此去毫无政治作用,他们这才领着这些人越过濠沟、木栏,换乘特备的汽车驶往建安村。(据说那些汽车司机都是阎锡山直接指挥的,他们每天还要向阎汇报情况。)到了建安村后,见到冯住处的房前、房后、房顶上都有山西军队把守。冯同这位要人谈话时,流露出一股郁闷的心情,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才能逃出牢笼。冯的私人医生陈崇寿和冯的身材像貌有些相似,冯曾密谋化装为陈大夫,伺机逃走。邓哲熙认为这样太冒险,加以劝阻,这才作罢。

    随同那位要人一同前来的一位护兵一边听着冯玉祥和这位要人的谈话,一边在用眼睛在屋里撒摸,东张西望。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当双方的目光交汇到一起时,冯玉祥的眼睛之中隐隐约约的冒出了一股火光。

    冯玉祥故作沉稳的向那个护兵问道,“怎么了,你东张西望的,有什么事情吗?”

    “报告总司令,我一直听说,您也是穿二尺半、扛八斤半出身的,我一直就想知道,您怎么能当到今天这个份上的官?”护兵立正站好,向冯玉祥报告。

    “哈哈哈,大概从袁世凯练兵以来,我的官是当的最大的。想知道为什么?我告诉你,我刚当兵的时候,是在保定练军,别人耍钱的时候,我在练喊操,在读书。当时那些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我‘外国点心’,可是,我有今天,什么样的外国点心我吃不到?所以,英雄莫问出身低。”

    “读书?那您都读什么书?”护兵有些不甘心。

    “读书,那我读的可就多了。这样吧,今天我心情不错,就把我读的书送给你一本。”冯玉祥打了个哈哈,走进了内室。

    “诺,这就是我送你的书。”冯玉祥拿着一本《三国演义》走了出来,递到那个护兵手里,“回去之后,好好地读读,能有大用处。”似乎是有意无意地,冯玉祥在书上某一页上用力按了按。

    那位要人和冯玉祥谈了一阵诸如天气、生活起居之类的话题之后,便起身告辞。一行人驱车离开了建安村,离开了山西。

    在离开山西的路上,那位要人一改前几日颐指气使的派头,对着那个护兵陪着笑脸,“鹿将军,您看看,这几天叫您受委屈了。”那个护兵,西北军之中的重要人物,也是五虎上将之一的鹿钟麟,对着那位要人笑了笑,“哪里哪里,还要谢谢您,否则,我也进不了建安村。也拿不了这个。”说着,鹿钟麟从图囊里拿出了那本三国演义。

    “这是什么?”那位要人好奇的问道。

    “咳,这是冯总司令的密书手令。”

    原来西北军自从冯玉祥离开部队到山西求援之后,顿时失去了中心,将领之间谁也不佩服谁,谁也不服从谁,所以彼此都不能合作。孙良诚同宋哲元不和,尿不到一个壶里,在洛阳与蒋介石军队作战大败,一直退到了陕州;宋哲元与刘郁芬不和;鹿钟麟代理总司令,而宋、刘并不完全听鹿的指挥。老少将领之间也不和,如吉鸿昌就不听鹿钟麟、宋哲元的指挥。

    “即免去宋哲元的代总司令兼职,另以鹿钟麟代理总司令职务,并令宋哲元、鹿钟麟等部将:‘勿以我为念,设法联合韩复榘、石友三部,甚至不惜与南京方面修好,对付阎锡山,救我脱险。’”这就是冯玉祥的意思。

    鹿钟麟返回冯军总部所在地西安,立即提出“拥护中央开发西北”的口号,冯玉祥亦派员向中央大员报告蒋冯战争第二期的真像,使蒋得知阎是阴谋挑起冯军第二次反蒋的祸首。蒋即派人向西北军表示,希望“合力倒阎”,蒋还致电阎锡山“恢复冯之自由”。鹿钟麟密派代表赴南京见何应钦,鹿钟麟的代表与何应钦见面时转述鹿钟麟的话说:“蒋介石曾是我们的敌人,阎锡山则是我们历史上的仇人;敌可化为友,仇则不共戴天。如能给一批军火,即愿意代中央开往山西讨阎。”何应钦为了拉拢西北军以消灭阎锡山,对鹿钟麟表示好感,希望鹿钟麟不要再上阎锡山的当,并说:“只要西北军一经表明打阎锡山的态度,马上可以获得中央的接济。”

    鹿钟麟既然与南京拉上关系,便开始计划与韩复榘、石友三联合起来攻打山西。在鹿钟麟看来,晋军力量不大,而且是长于守而短于攻,在进攻山西时,只要不攻坚城,仅以少数兵力予以监视,以主力直取太原,胜算是满有把握的。

    在密派代表赴南京见何的同时,并派闻承烈、李火斤去河南与韩复榘、石友三取得联系。韩复榘给鹿钟麟回话:“阎锡山好用权诈,搬弄是非,如不把他打倒,国家就不会太平。”鹿钟麟即给韩复榘拍回密电:“我弟如举兵入晋,兄愿受弟指挥。”

    而石友三部自从倒戈叛冯投蒋之后,由安徽移驻豫北,主要靠韩的接济,正在琢磨如何取得一个地盘,以满足自己扩大势力的愿望。对于联合攻打山西,当然表示同意。鹿和韩、石等人的这些电报,均被阎锡山的无线电台收听译出,阎锡山得此消息大惊,感到对冯玉祥的软禁已无作用。同时,阎亦感到二、四两集团军已被蒋打败,而自己又曾经参预过唐生智反蒋战争的策划,蒋介石迟早要和他算帐。而且这时各方代表都在太原进行反蒋活动,一致对他表示拥护,如再迟迟不表明反蒋态度,一旦西北军联合起来向山西进攻,自己就会陷于十分不利的地步。

    蒋介石的“削藩”使阎锡山感到不寒而栗,加上历年来各方面的反蒋活动大都与他有牵连,使这位五台县的钱庄少掌柜的感到担忧。蒋、阎二人的矛盾日益尖锐。而就在这个时候,又出了一件大事。

    1929年12月份,占据北平的唐生智又率部讨蒋,想争取阎的支持。他吸取冯的教训,要求阎锡山代拟讨蒋通电以坚盟信。阎氏答应了他的要求。但等唐生智起兵后,阎锡山又联蒋反唐,在蒋介石、张学良、阎锡山三方的合力夹击之下,在1930年初,唐生智一败涂地

    但是,在历次斗争之中都是捡便宜的阎锡山,这次却没有拿到什么便宜。

    本来,老西想在这次讨伐唐生智的战争之中,重新夺回北平、天津等地的控制权,可是,阎老西此次失算了。“中央决定,北平特别市的市长人选由阎总司令、东北边防军张司令长官共同推荐,天津特别市的市长人选,由张司令长官推荐。”这等于是把天津交给了张学良,北平也不是他阎锡山的一家天下。这一下,把阎老西气得直翻白眼。

    原来蒋介石见阎锡山的势力在二次北伐之后,特别是在几次反蒋战争之后迅速膨涨起来,严重威胁着南京政府,也就是他的统治。便开始对阎锡山动刀下手,从阎锡山手中接收天津海关和长芦盐运使署等税务机关,这等于是从阎老西手里把白花花的现大洋抢走。这使得这位阎老西大为不满,要求南京批准发行公债以资弥补,又遭到蒋介石拒绝。阎锡山得知蒋介石曾在北平秘密会见张学良,内心恐慌。(他不知道,这是老蒋出于削弱东北军的目的,才要张学良北上从俄国人手中夺回中东铁路。)

    于是阎锡山派王鸿一到建安村请冯玉祥来太原,共商讨蒋大计。冯玉祥未答应去太原,(你***,你把老子诳到山西关了这么些日子,哦,你让我去太原,我就去啊?!那我成什么了?我冯玉祥手下的兵马比你多,部队战斗力比你强,我听你的指挥?我又不是你手下的王靖国、傅作义之流。)他只不过让来人带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给阎锡山:“毒蛇螫手,壮士断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阎锡山于1930年2月10日发出通电,以“礼让为国”之名,请蒋下野。阎锡山通电反蒋后,得到各方反蒋派别的支持,国内反蒋势力派出代表云集太原,形成空前的倒蒋统一战线。这些人中有国民党改组派陈公博、顾孟余等,西山会议派邹鲁、谢持,冯玉祥的代表李书城、李兴中,桂系代表潘宜之,四川刘文辉的代表胡畏三、刘湘的代表袁鸿吉,唐生智的代表袁华选,另处还有何键、石友三、韩复榘、万选才、马鸿逵、张发奎、陈调元、金树仁等,几乎包括了全部非蒋系各派势力的代表。他们不满于蒋介石之“三假政策”(假清党以篡党,假统一以窃政,假编遣以扩军),纷纷揭竿。他们一起在太原拟订了倒蒋的军事计划

    但是仅仅靠这些三山五岳的好汉们,是无法达到打倒蒋介石的目的的。没办法,阎锡山拉下脸盘,亲自到建安村访冯玉祥。阎锡山用一副极其诚恳的态度对冯玉祥说:“大哥来到山西,我没有马上发动反蒋,使大哥受些委屈,这是我第一件对不起大哥的地方;后来宋哲元出兵讨蒋,我没有迅速出兵响应,使西北军受到损失,这是我第二件对不起大哥的地方。现在我们商定联合反蒋,大哥马上就要回到潼关,发动军队。如果大哥对我仍不谅解,我就在大哥面前自裁,以明心迹,大哥回去以后,倘若带兵来打我的话,我决不还击一弹。从今以后,晋军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大哥的军队也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一律待遇,决不歧视,此心耿耿,唯天可表。”

    言毕,阎老西抱着冯玉祥的头痛哭,冯玉祥也是痛哭流涕。互相抹着鼻涕眼泪的彼此表示:“同生死,共患难,反蒋到底。” 二人并且歃血为盟。阎锡山立即送给冯玉祥现款50万元,花筒手提机枪200支,面粉2000袋,作为欢送的礼物。冯玉祥也一幅慷慨陈词,慨然表示:对于已往之事决无芥蒂,此后彼此一德一心,共同反蒋。

    这就是这几个月以来,北方各派之间的政治、军事局势。

    “此次总司令能够平安归来,我们还要感谢一个人。”石敬亭有些故弄玄虚。

    “是谁?”

    “哪一位?”

    鹿钟麟、宋哲元、刘郁芬、孙良诚、张维玺、 孙连仲、刘汝明、冯治安等人纷纷开口发言。

    “就是咱们总司令的世侄,那位少帅张学良。”石敬亭揭开了谜底。

    “小六子?”

    “就凭他?能让咱们总司令平安回来?”

    “他和阎老西有什么勾结吗?”

    河南话,山东话,河北话,陕西话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当然不会是张学良在阎老西子面前为咱们总司令说了好话,但是,前些日子,唐孟潇唐胡子,率领着他的湖湘子弟兵起兵反蒋。于是,咱们这位阎老西又想出来捡便宜,一句话,出兵。可是,他没想到,这次。老蒋不但请了他来作唐孟潇这笔生意,还请了张小六子一起来。那张小六子的队伍虽说打不过咱们西北军,可是还是要比阎老西的‘两枪两壶部队’能打得多,于是,阎老西就想着让张学良出力,他去捡便宜。可是,这次,他失算了,老蒋一向是想‘军事解决西南,政治解决西北,外交解决东北。’那能让他再扩大地盘实力?于是,就把天津、北平等地交给了张学良,虽说,张学良没往这两处地方驻扎太多的部队,可是,阎老西也有点心里打鼓。”

    “同时,张学良和彭华刚刚把中东路夺了回来,正是在大出风头的时候,这个时候,同张学良、彭华开战,争夺地盘,在政治上、舆论上十分不利。”

    石敬亭把自己的想法向西北军的这些重要人物汇报之后,收住了话头,等着这些人说话。

    “我在回来的之前,已经决定和阎锡山合作倒蒋,听说张学良和彭华要在四月五号,清明节的时候,举行中东路战事阵亡将士追悼大会,这是一个好机会,所以我们要派代表到奉天,争取张学良和彭华的支持,即便他们不能出兵支持我们,在武器弹药上接济一下也是好的。”冯玉祥拍板决定。

    宋哲元、刘郁芬、孙良诚、张维玺、 孙连仲、刘汝明、冯治安等冯部高级将领认为从战略着眼,应当联蒋伐阎,因为阎的为人奸诈,阴险,不可与其共事,只有首先把阎打垮,西北军才能巩固西北根据地,立于不败之地。当这些人把自己的意见在会议上报告给冯玉祥时,冯玉祥却不以为然,他说:“首先打垮蒋介石最重要,而要讨伐蒋介石就必须联合阎锡山。你们不愿干,我和鹿钟麟两人一人一枝手枪也要和蒋介石打到底。”

    话说到这个份上,作部下的还能说什么?执行命令吧。一行人悻悻的就往外走,“明轩,瑞伯你两个人等一会,到我办公室来。”冯玉祥将自己的表小舅子宋哲元,得力干将鹿钟麟两位得力助手叫到办公室。

    “明轩,以前你有一个攻取山西的计划,现在还能重新再做一份吗?”冯玉祥狞笑着问宋哲元。

    “能,总司令,什么时候交给您?”宋哲元又惊又喜的大声报告。

    冯玉祥制止住了兴奋的宋哲元,“臭婊子养的阎老西子,什么东西,咱们西北军吃他的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咱们流血牺牲,他去捡便宜。这种如意算盘,他打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还想这招一辈子都好使吗?攻取山西这件事情是绝密,一定要注意保密。所以我在会议上没有说,这件事目前只限于咱们三个人知道。”冯玉祥压低了声音大骂阎锡山。

    “这次阎老西放我回来,你们以为他是真的想和我们西北军合作倒蒋吗?还不是因为老蒋压迫他?还不是老将没有把唐生智的防区完全交给他?没有让他收编唐生智的旧部?把天津这个地盘,这个聚宝盆交给他?他这才想起咱们西北军?也好,咱们也给他来个照方抓药。”

    “瑞伯,我这次带回来了点钱,***,老西子把咱关了这么些日子,才给***20万,不管他,先把弟兄的欠饷发一发,然后,你给韩向方他们发个电报或者写封信,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吗,虽说现在闹家务,但是,他和石友三两个人,毕竟也是吃西北军的饭长大的嘛!”

    “两枪两壶”是指的晋军,所谓两枪指的是步枪、烟枪,两壶指的是酒壶、醋壶。是贬低晋军的话。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