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五十三章 外交(二)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俄罗斯不生气,俄罗斯在养精蓄锐,二十年以后你们再看俄罗斯。”这是俄国外交大臣在克里米亚战争失败之后,签订停战协定时,对英法谈判代表说的话,现在这句话成为了曼诺夫斯基安慰自己的话。坐在火车车厢里,曼诺夫斯基回想着这些日子的谈判经历。

    蔡运升还在两位俄国代表的面前喋喋不休的说着,“没关系,谈判吗,就是要慢工出细活,从现在开始,谈到春暖花开,谈到夏天,谈到秋天,谈到冬天,都没问题。”

    这场谈判要谈一年?!那整个西伯利亚还不被中国人染黄了?而且,现在国内那些抗拒农业集体化的富农们,一直在不停的闹事,虽然,每次闹事都及时地被平息下去,可是,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从乌克兰到白俄罗斯,到处都是这种情况,星星之火,一旦形成燎原大火,那就很难扑灭了。

    曼诺夫斯基在桌子底下踢了梅里尼科夫一脚,用他蓝色的眼睛瞪了梅利尼科夫一眼。

    “哦,蔡先生,这大可不必了,我们双方的士兵不要因为我们的工作拖沓,而造成无谓的伤亡了。我们还是完成我们外交人员的职责吧!”

    “曼诺夫斯基先生,我们作为外交人员当然没关系了,可是现在在火线上的中国部队是东北边防军彭副司令长官的嫡系部队,没有彭将军的命令,他们是不会停止攻击的。”

    “天哪!看来,如果在海参崴陷落之前不达成停战协议的话,那我们就没法回去见约瑟夫同志了,他会把我们作为托洛斯基分子枪毙的!好在,中国人目前还不知道我们的谈判底线,如果,他们知道的话,那我们就会很被动。”

    就在曼诺夫斯基胡思乱想的时候,蔡运升的一个随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电报纸,“先生,我们在海参崴的部队进展顺利。彭司令特意派一份电报过来,向我们通报情况。赵海龙司令员。。。。。”

    蔡运升摆了摆手,示意随员不要再讲下去了,他面对着两位谈判对手,笑嘻嘻的说道:“对不起啊,前线的将领们只是服从彭将军的命令,我们谈的只管谈,他们打的只管打。”

    “好了,我们不要谈那些事情了,还是谈我们的事情。” 曼诺夫斯基故作大度的说,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急,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约瑟夫大叔身边身穿着皮衣的契卡,狞笑着向他走来。

    “在我们谈判之前,是否可以让双方的前线部队停火,以示我们双方的诚意。”梅里曼科夫说出来他的真实想法。

    “这是我们的谈判条件,如果贵方能够同意的话呢,我马上拍电报给彭将军,请他下令停止交战行为。瞧,电报稿我都拟好了。”一面信誓旦旦的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蔡运升一面递过来一份文件。

    “一、俄军撤出外蒙古,外蒙古作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其事务为中国内政,俄国不得干涉。

    二、西伯利亚原系中国领土,必须交还,但是,由于历史形成的现实较为复杂,作为第一步,俄国首先将叶尼塞河以东地区交还给中国。其余部分由双方逐步协商解决。

    三、库页岛以北地区中国人有权居住,从事农业、工商业、采矿等事业。

    四、西伯利亚铁路在中国领土内部分,交由中方经营。

    。。。。。。。                                      ”

    曼诺夫斯基皱起了眉头,这份条件已经大大突破了俄国的谈判让步底线,“这份条件,是我们无法接受的。这对俄罗斯来说,是不公平的!”

    “没关系,这是我的条件,我可以漫天要价,你也可以就地还钱嘛!”

    看着对面的蔡运升,那一副无赖面孔,曼诺夫斯基第一次有了一种想冲过去,照着蔡运升的脸狠狠的凿上一拳,打他个满脸开花的想法。

    “如果,你觉得我的条件苛刻,那么,提出你的想法来。不过,最好快点。别拖的时间太长。”蔡运升还是那副无所谓的面孔。

    “我们的条件就是,一切回到交战之前的状态。事情的起因,中东铁路,还是由中俄双方共同经营,五年之后,也就是1934年,全部交还给中国政府。中国军队,撤出占领的俄国领土。至于,贵方提出的外蒙古的问题,我们可以考虑,只要贵方能够保障我们的西伯利亚铁路的安全。”

    曼诺夫斯基很痛快的把乔巴山出卖了,没办法,在国际政治中,小国、弱国总是被出卖的棋子。

    “好,外蒙古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我们谈下一个问题,西伯利亚。”蔡运升开始得寸进尺了。

    。。。。。

    “这么说,彭将军是这个意思?” 曼诺夫斯基激动的手里的红茶都快洒出来了,他的手不停的发抖。

    在会议间歇休会的时候,蔡运升和曼诺夫斯基在休息室里坐着喝茶、抽烟,聊大天,蔡运升把彭华在电报里的意思向这位俄国外交谈判代表转达:

    东北地方当局同英美等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的军事合作、经济合作照常进行,但是,东北当局向俄国承诺,东北地区绝不作为其他国家向俄国进攻的基地和跳板。另外,中国东北当局从这些国家获取的技术,在双方友好协商的情况下,中方可以向俄国转让。双方可以展开军事交流,并且互相培训军事人员。

    同时,在俄国进行的农庄集体化运动中,那些反对农业集体化运动的富农、中农,俄方可以向中方控制地区内迁徙,由中方负责消化解决这些人。西伯利亚铁路产权仍旧是俄国的,但是在中国境内的路段,经营由中俄双方共同负责,赢利双方共同分配。双方共同使用这条铁路,但不针对彼此。等等。

    “如此说来,彭将军是想和我们俄国结成军事同盟?”曼诺夫斯基又惊又喜的看着这份蔡运升交给他的文件。

    “对。因为彭将军说了,我们双方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日本。毕竟贵国在日俄战争中损失了很大的利益。满洲的日本人是彭将军的心腹大患,所以,彭将军的目的是解决日本人。一旦解决了日本人在满洲的势力,日本1904 年背信弃义进攻所破坏的俄国以前的合法的不涉及中国的权益给予恢复。即: 库贝岛南部及邻近一切岛屿交还给俄国;千岛群岛交予俄国,同时为了补偿俄国,日本的国后、色丹、择捉,齿舞等四岛交与俄国。为了解决自己国内尖锐的政治、经济问题,那么日本人就要南下,向南洋群岛进攻。那就要在太平洋上同英美展开利益上的冲突,一旦日本人南下,同英美开战,那么,贵方就可以继续前辈未完成的事业,在中亚、中东地区同英国展开争夺。对不对?!”

    听着蔡运升开出的一张张或真或假的支票,猛一听让曼诺夫斯基有些晕,但是,毕竟他是个久经沙场的外交人员,很快就从这一堆支票中理出了头绪:中国人下一个目标就是日本人,中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需要一个稳固的后方,所以,就需要同我们俄国签订一个条约,以便同英国、美国一起解决日本人。

    这将是一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我们俄国怎么能不掺和一脚呢?他们几家对日作战,打赢了,我们可以分一杯羹,打败了,我们可以出兵满洲,把我们失去的一股脑,连本带利的拿回来。

    于是乎,曼诺夫斯基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那好,请代我,代表俄国政府,向彭将军转达我们的谢意,我们之间的合作将是愉快的。我们始终认为,满州是中国的普鲁士,我们也希望,张学良司令长官能够成为当年的普鲁士皇帝,也希望,彭将军能够成为中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我们支持张将军和彭将军统一中国的行动。但是,为了我们将来愉快的合作,我们是不是先愉快的签订一个我们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条约?”

    真正是笑里藏刀。蔡运升暗自骂道。

    “好吧!为了我们愉快的将来,我们现在先谈一谈我们的条约。”

    经过十几日彼此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谈判,中俄双方总算达成了一个双方代表勉强同意的停战议定书,双方约定等各自政府同意之后,即时生效。

    可是,没等远方的莫斯科拍来电报,在哈尔滨的彭华先拍来了一份电报,“值我大军所向披靡之际,外交人员竟然签订如此丧权辱国之条约,致使我国不败而败,我军健儿数月苦战,万余将士血染征袍,竟被汝等如此出卖。。。。。”

    当蔡运升哭丧着脸将电报递给俄国两位谈判代表时,曼诺夫斯基和梅里曼科夫惊呆了,如果作为东北实力派人物的彭华不同意这份停战协定的话,那么,就是说,俄国在远东的战事还要继续下去,那么,国内开展的大规模经济建设活动,就会被这场战争所牵制。

    更为重要的是,俄国在远东的出海口,符拉迪沃斯托克就将被其他国家的海军所占领,那可是俄国几代人浴血奋斗所换回来的。

    “你看看,把我比我当年巴黎和会上的中国代表曹汝霖和陆宗祥了,就差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卖国贼了!你看看,很快就该有人刨我的祖坟了!”

    “蔡先生,贵方彭将军的不满意是在什么地方?如果有意见的话,那我们还可以在技术细节上商量。” 曼诺夫斯基小心翼翼的问。

    “你看,毛病就出在贵方答应交还的土地上,按照彭将军的意思,是要把叶尼塞河以东的地区全部拿回来的。可是,贵方始终不同意,这还不算,彭将军本来想把海参崴也拿回来的,作为日后东北海军的基地。可是,在谈判时,由于贵方的坚持,我没有和两位先生深究,可是,你看看,没想到,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唉!”蔡运升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这样好不好,我们再给莫斯科拍一份电报,把详细情况向外交人民委员汇报。由外交人民委员定夺。” 梅里曼科夫提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蔡先生,这样好不好,我们是不可能出让我们的出海口的,但是,我们愿意同彭将军,我们的朋友,共享这个海港。只要是东北海军,是彭将军部下的军舰、船只,我们愿意出让一半的泊位。您认为怎么样?” 曼诺夫斯基提出了一个方案。

    蔡运升听完这两位谈判代表的话,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但是他还是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只怕是口惠而实不至啊。你们也知道,中国海军,就是全部的舰船都开来,也无法停满海参崴的一半泊位啊。彭将军绝对不会答应的!”他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那,蔡先生,您说一个办法,无论如何,一定要请彭将军同意我们的这份协定。”

    “这样吧,我提一个方案,索性把海参崴变成我们双方的自由港,当然,它还是属于俄国的。我们双方的货船、军舰,都可以进出,免收关税。这样,以后我方向贵方转让一些军事技术,也方便。您二位以为如何?”蔡运升露出了他的习惯性的坏笑。

    “蔡先生,无论如何,请你玉成此事。你看,在我们的谈判过程之中,我们合作的是十分愉快的,你的条件我们大多都答应了,除了割让叶尼塞河以东地区这一条之外,无论如何请你帮忙完成这个条件。另外,” 曼诺夫斯基压低了声音,(其实没必要,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我们有一笔谢仪,折合成贵国的货币的话,大约是五十万两银子。”

    “该死的,又是一笔‘李鸿章基金’,该死的老毛子,又玩这一套,还好,彭副司令长官早就预料到了,他告诉我一句秘诀,‘糖衣留下,炮弹打回去’。”蔡运升故作客套了一番之后,一副为难的样子,“我试试看吧,不过,你们也不要报太大希望。”

    “拜托,拜托。” 曼诺夫斯基学着中国的礼节,双手作揖,“我们海参崴的几万部队,还有从西伯利亚各地被彭将军部队驱赶到海参崴的几十万市民,已经快没有给养了,这已经不是什么军事秘密了。赵将军的部队在火线上摆上了面包、红菜汤,那些在前期作战中被俘的俄国士兵,被释放回去之后在部队中纷纷传说,彭将军的部队优待俘虏。为了一顿可以果腹的食物,很多的士兵、水兵,纷纷的越过火线向赵海龙将军的部队投降。”

    说完这句话,屋子里的三个人,各怀心事的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声是甜是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三国干涉还辽”之后,日本人从中国敲诈了一笔“赎辽费”,撤离了旅大地区,日本军人在旅顺口写下了一条标语,“吾等十年之后,再回旅顺口!”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