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将道 (四)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霍铁北,黑龙江依兰县人,早年投考东北讲武堂,以术科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后来被保送到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回国后,在东北军中服役,因为得罪了士官派的领袖杨宇霆,被裁革出军队。

    一怒之下,霍铁北挚妇将雏回了老家。在回家途中,霍铁北遇到了彭华所部的游骑,一群人一拥而上,将霍铁北一行人“请”回了彭华的司令部。

    “当时弟兄们以为他是个‘肥羊’,因为他的行李中有很多的箱子,可是打开箱子之后,发现都是些书籍,弟兄们拿不定主意,于是就把他们一家请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大略看了看那些书籍,发现都是一些军事书籍,十几个版本的孙子兵法,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马汉的海权论,等等等等,于是我就把他留了下来,请他担任教导总队的教务长一职,可以这么讲,我们自卫军的老队伍里,基层连队的连排长们,有三分之二是经他的手教育、训练出来的。”彭华还是不紧不慢的为叶挺介绍着。

    自从战事告一段落之后,叶挺和彭华两个人就一直在讨论将行营所属部队进一步进行整编,使其更适应未来的战争。

    “我看了一下行营部队的编制,在吉黑两省军队之中,总指挥、司令就有十几个,这些人,实际指挥的部队,最多不过一个省防军旅。官多兵少,指挥层次太多,这也是战争失败的原因之一。”叶挺愤愤的说道。

    的确,仅仅在黑龙江的军队里,马占山就是黑龙江骑兵总指挥,李杜是松花江沿岸军队总指挥,但是,这些总指挥们。能够指挥的只是自己的本部人马,而且完全是各行其是。

    “还有,我们部队的编制、番号、装备,都是十分的繁杂,对于部队的训练、作战、补充、指挥,等方面都是十分的不利。我们原自卫军的部队,以纵队、支队为编制,但是各个纵队的编制因为所担负的任务、作战区域的不同,编制也不统一,老张大哥,你的一纵队,编制是两个支队,支队下面编制着三个团,其他的二三四五四个纵队有的编制是两个支队,有的编制是三个支队,编制最大的祁致中纵队编制着四个支队,这次整训,除了对我们的干部进行军事指挥、战役战术教育之外,另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整编我们的部队,不仅是原自卫军部队要整训,行营所属的吉黑两省的省防军部队,也要整训。希夷兄,我想请你再担任两个职务,一个是行营部队整顿委员会主任,负责对行营部队进行整理,另一个是行营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负责对行营所属的部队、机构、单位进行监督检查。”彭华斩钉截铁的说。

    “司令员,我听傅老殿说,前些日子,就是祭灶那天,有人发动兵变?这次整编省防军的队伍,他们?”张乐山不无担心。

    “你说的是于兆麟,这个小子鼓动了七个县公安队和他一起发动变乱,可是没想到,他被别人检举了。张海鹏,本来是他要拉拢入伙的人,可是没想到的是,成了他的索命阎王。”

    于兆麟在哈尔滨兵败之后,逃到了洮南,准备在张海鹏的庇护下暂避一时,可是没想到,在洮南,没当成张海鹏的座上客,反倒成了张海鹏的阶下囚。没多久,就被张海鹏押送到了哈尔滨,在法院的公开审判之下,以叛乱罪、故意杀人罪、破环公私财物罪,被判处死刑,当庭执行。

    “傅老殿,出来帮个忙!”门外一个粗旷的声音吼叫着。随着声音,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这个女人长的浓眉大眼,油黑发亮的头发在脑后梳成了一个纂,右肩左斜的支挎着一支盒子枪,皮带上不合时宜的插着一杆大烟袋,麂子皮的烟荷包上绣着一条在云雾中飞翔的大黑龙。

    她将怀里的一堆信件放到了桌子上,“傅老殿,这么喊你,你还不出来?!你想干什么?!哟,老草鸡,你也回来了?!”她嘻嘻哈哈地同傅殿臣、张乐山逗着咳嗽。

    “希夷兄,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驼龙,也是自卫军的女中豪杰之一,关东当年赫赫有名的双枪驼龙,驼龙,这位就是我们自卫军的前敌总指挥叶挺将军。”

    这个女人驼龙,是自卫军的“管家婆”,自从加入自卫军之后,就一直负责后勤,所以被张乐山、傅殿臣等岁数比较大的人授予了这个职称。自卫军的部队开始对俄军进攻之后,留在吉黑山区的家当都由驼龙率领后方留守的人“看家”。前不久,接到命令,将自卫军的这些家当拆迁、安置到吉林和黑龙江等地的大中城市。同“东铁”下属的各个工厂进行强强联合。

    “驼龙大姐,这是什么东西?”半天不说话的陈烨捡起一封信,信封上一手娟秀的颜体字写着自卫军司令部彭华收等字样。

    “咳,这不是司令员领着咱们打了胜仗,再加上报纸上一通猛扇呼,于是,这天南地北的丫蛋们就疯了似的写信,收发室里更多,都快堆成山了,我这是拿点上来让你们看看。。。。傅老殿,你干什么?”驼龙这里滔滔不绝的白话,全然没注意到陈烨的脸色变得苍白,气的傅殿臣狠狠的照着驼龙的后腰捅了一下。

    “你先别说这些,先说说司令员给你布置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张乐山出来转移话题。

    “我这不正要向司令员和叶总指挥汇报吗?!你着什么急?”驼龙不满的嘟囔着。

    “司令员,前些日子接到您的命令,组织拆迁,情况是这样——”

    在珲春有迫击炮厂,图门以北的石枧有手榴弹厂;在佳木斯以北的兴山有子弹厂、手榴弹厂、以及小型炼钢厂一座;在鸡西有迫击炮弹厂、手榴弹厂、枪械厂;在东安有化学厂、电器材料厂、通讯器材厂;在齐齐哈尔有六零炮厂、六零炮弹厂;在佳木斯有枪械厂,炮厂;在牡丹江有炮厂。

    以上各地区共有机床798台,其他机器760台,共有1558台,在各地区中,以佳木斯最多,珲春其次。工人总数为4589人,其中白俄1357人,朝鲜人432人。

    听着驼龙如数家珍的报出一连串数字,听的叶挺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啊,佐民,自卫军有如此大的家当。”

    “咳,也不算什么,这是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有的机器是走私弄来的,有些是抢来的,有些是当年那些白俄带来的。”彭华嘴里谦虚着,脸上不无得色。

    “佐民,你刚才说要对部队进行整编,说说你的想法。”

    “希夷兄,正如刚才你说的,祁致中纵队的编制最大,下辖四个支队,我想把这个纵队,整编成一个师,使它成为东北四省最为强大的一个师。编为3旅6团的甲种师,我想它的基本编制如下:师直属炮兵团、骑兵营、工兵营、通信营、军士营、特务营、输送营各1个。炮团辖下三个炮营,每个营编制四个炮兵连,每连下辖火炮四门,全营共计火炮十六门;师辖3个旅,旅辖2个团。每旅编制一个炮兵大队,编制为两个炮营,其余的直属分队与师级单位相比降一级;团直属榴弹炮连、战防炮连、通信连、输送连各1个。团辖3个步兵营,步兵营辖4个步兵连(9挺轻机枪,三挺重机枪)、1个重机枪连(9挺重机枪)、一个迫击炮连(3门100毫米迫击炮),每个连队编制1个迫击炮排(3门82毫米迫击炮),每师在通信营的建制内设立一个无线电通信队,配备30瓦无线电台,并在各步兵团团部建立一个配备15瓦无线电台的无线电通信排,构成师团两级的无线电通信系统。。。。。。”

    “等等,佐民,我有些跟不上你的思路了,这么大的编制,和当年吴佩孚的北洋精锐第三师相比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目前国内比较流行的编制大多是日式编制,而日军的编制为四单位制,即师团下辖二个旅团,旅团下辖二个步兵联队,步兵联队辖有三个步兵大队,大队下辖四个步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八挺重机枪)、一个大队炮小队(二门70mm步兵炮),步兵中队辖三个步兵小队,小队辖一个机枪组(二挺轻机枪)、一个掷弹筒组(二个掷弹筒)和二个步枪组。师团还辖有一个炮兵联队、一个辎重联队、一个工兵联队、一个骑兵联队(四个骑兵中队与一个机枪中队)以及其他部队。按照炮兵的运输形式分的话,师团编制又分为两种,一是驮马制,炮兵联队辖有四个大队(三十六门75mm山炮与十二门75mm野炮),步兵联队辖有一个联队炮中队(四门山炮)、一个步兵炮中队(四门步兵炮),总编制为28500人。一是挽马制,炮兵联队有三十六门野炮与十二门120mm榴弹炮,步兵联队辖有一个联队炮中队与一个速射炮中队(37mm速射炮四门),总编制为25000人。可是,按照你的这个想法,以后这个师的编制比日本人的编制要大很多,如果能够编制成军的话,那这个师就可能是东亚最为强大的一个师了。”

    “不对,这个师不是最强大的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希夷兄,我想把教导总队、学兵团、近卫团三个单位合并,成立一个师,就叫教导师,把教导总队、学兵团中的那些教学内容剥离出来,同时这个师就是讲武堂的教学部队,以后有了什么新装备、新器材,就优先补充教导师,让他们成为我们的新装备、新器材的试验田。”彭华抹了一把头上的细细的汗珠,“还有,我们在扎站、满州里缴获了八辆俄国坦克,经过维修,能够拼出五辆坦克,再加上少帅调到北线的十几辆法国雷诺坦克,我打算以这二十辆坦克为基础,成立我们的战车部队,这个战车教导大队你觉得是编制在教导师好呢?还是编制到邹作华的炮兵司令部去?”

    叶挺沉吟了半晌,“佐民,我觉得还是放到教导师好,因为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培训人才,而不是为了作战,邹作华的炮兵随时是要开赴前线作战的。”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目前的武器装备,特别是火炮,能够编成如此大的一个师吗?佐民,我发现你有很强的大炮兵思想,对于火炮,你有一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爱。”

    “火炮当然是现代化军队所必不可缺的武器装备,可惜由于技术和财力所限,目前我们确实是无法装备起如此强大的火力,但是,希夷兄,你放心,我的口号是,宁可让人等装备,不能让装备等人。我算过了,目前我们的火炮数量,如果按照这个编制的半数配备的话,那就是绰绰有余了,所以,我决定,把每门炮都配备上双份的人员,从炮长到装填手。另外,我和小克虏伯他们谈过了,开春之后,他的公司会同我们合作,在长春设立炮厂,估计该厂年产量装备两个师的炮兵部队是不成问题的。另外,其它的四个纵队,我想整顿成三个师,比祁致中的这个师编制略小,等以后逐步补充。”

    “还有,希夷兄,对于雷希科夫的白俄军团,你有什么想法吗?”彭华问道。

    “雷希科夫的白俄军团?他们?我觉得现在这个番号肯定不适合他们,而且也不好向上级为他们请领经费和补给,还有,人员补充的问题。”叶挺一边思索,一边说出自己的想法,“最为要紧的是,他们的政治态度,是否稳定,否则,这样一支部队长期在国内驻扎,也是个问题。”

    “白俄军团大概现在拥有不到五千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装备和技术水平,军事素质是第一流的,最起码在东亚地区。所以,我想把他们编成一个旅,专门负责和我们的部队进行对抗演习,就叫蓝军旅吧,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军队一直对洋人的军队畏首畏尾,现在我们让他们天天同金发碧眼外国人作战,让他们知道,外国人也不是三头六臂,挨了打一样鼻青脸肿,从心理上打消对外国人的恐惧。”

    “老妹子,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哭了?告诉大姐,咋回事?”那边驼龙的大嗓门响起来,陈烨呜呜呜地哭着,跑出门去,在彭华的床头丢下了刚才正在看的那封信,叶挺有些纳闷,这说的好好的,怎么一会工夫就哭起来了?

    他有些疑惑不解,捡起了陈烨丢下的那封信,展开读了起来,读着读着,叶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跟着笑意越来越浓,“老傅,张司令,我看哪,咱们都别忙活了,人家陈烨早就同意了,你们看,如果她不同意的话,怎么会对这封情书动如此大的肝火?”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