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将道(三)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丁大牙在原自卫军的部队里可算是个出名的人物,十四岁和本家哥哥丁云鹏一起拉杆儿,在绺行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后来投了自卫军之后那更是个顶着烟儿上的主,一听见枪响就乐得猴蹦猴蹦的,天是老大,他是老二,唯恐天下不乱。就是这么个主,和自卫军里其他那些悍将一样,听到彭华的训斥,就像一个小学生上课不好好听讲被老师抓到一样,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听躺在病床上的彭华训他。

    “丁大牙,上回张树声在扎站和俄国人拼刺刀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有?”彭华还是那个习惯,轻声细气的问着。

    “报告司令员,听说了,张树声这个家伙,有机关枪不用,非要耍大刀片。”看到似乎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丁大牙松了一口气。

    “对,他有机枪不用,非要用大刀片,于是我就让他到军需处帮着杀了两天猪,让他好好过过耍大刀片的瘾,你说说看,你的事情我该让你干什么去?!”

    坏了,又上了司令员的当,我又中计了。丁大牙悔的肠子都青了。

    “司令,我,我好像没干什么啊?”丁大牙打算蒙一下试试,万一要是司令在诈自己呢?

    “好,你不说是吧?我替你说,从打出击开始,你就一直是自行其是。不错,你那个团是打得不错,战果最大,缴获最多,可是,伤亡也是最大的一个,别的不说,和你一起出发的那一共十四个连长,现在还有几个?只有五个半,八个阵亡,一个重伤。”

    “还有,出发前我们特意的把各级指挥员召集到一起组织学习,你说说,这些战术以前你没学过吗?没有,你都学过!可是在教导队的时候,你就到处说怪话,什么‘打敌人的一个据点、一个阵地就是点,从四面进攻就是面。’还有什么‘主力从正面打就是一点,少数部队绕到敌人背后打就是 面。’还说什么‘现在讲四快一慢,将来还不知道几快几慢呢!’这是不是都是当时你说的?”

    丁大牙听到这些当初在干部集训队时自己的“高论”,禁不住脸色通红,虽说丁大牙的脸皮也是有名的厚实,可是眼前自己的顶头上司将自己的话原原本本地说出来,还是令他大为惊讶。

    “司令员,那些话都是说说而已,那些原则,哪一条我也没有少用。要不然,我能在前线取得那样大的战果?”丁大牙有些不服气。

    “那我问你,你是怎么把你手下的营长杨秋生撤职的?”

    “您说大老杨?我带着他那个营行动,攻击西伯利亚铁路上的老毛子车站、铁路、涵洞、桥梁、编组站,本来攻击一些小站都挺顺手。后来攻击伯力附近的一个编组站,因为攻击开始后,一个连队采用行军队形向接近敌人,向站内进攻,冲上去被俄军的火力阻挡,一个连队伤亡将近三分之一,于是我就下令调另一个连队上前攻击,可是,俄军的火力实在是太猛烈,而且和我们事前侦查的地形、工事都不太一样。后来我们才知道,俄军在我们发起攻势之后,就对防区内的地形进行了改造,工事也改造了,所以,我们的伤亡就比较大。

    “那你当时是怎么和大杨说的?你挥着盒子枪,‘大老杨,给我冲上去!冲不上去老子毙了你!’对吧?!”

    “司令,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从你们打来的电报,汇报的战况,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我的丁团长,打仗能是仅仅的盒子枪一挥,弟兄们跟我来,就可以了?就能带部队打胜仗了?当时大杨怎么说的?”

    “我催得急,他也急眼了,也称不住气了,就说‘打吧!队伍拼光了拉倒!又***不是我的儿子!’后来部队伤亡太大,也没有拿下车站,只是把车站的十几条铁轨破坏掉了。后来我就撤了大老杨的职,让他当了四连的连长。现在想想,老杨真是冤枉,等我回去,我一定把他的营长职务恢复。”

    “还有,以后一定要充分发扬战场民主,不要以为你是团长就什么都对,就能什么都看得到,看得清楚。”叶挺放下手里的小册子,插了一句。

    “你算干啥的?跟这里充什么大瓣蒜!”丁大牙在心里发了一句牢骚。

    “丁大牙,你不要不服气,叶总指挥当年当团长时,带着一个团,为北伐大军充当开路先锋,一路从广东打到武汉,你不服气,你去试试?后来以叶总指挥的旧部为主编成的张发奎部队,在河南大战朱仙镇,把咱们的张少帅打的是望风而逃,才有张老帅退回关外,被日本人在皇姑屯暗害。”霍铁北在一旁补充。

    霍铁北在自卫军的部队里也是个有名心高气傲不服人的主,他能如此地推崇叶挺,足见叶挺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丁大牙在心里暗暗思忖。

    “丁大牙,咱们先说说你不在战场上发扬军事民主的事情,同样是在破袭战战场,赤塔,你的部队配合祁老虎纵队攻击,你的部队负责攻击西南方向,俄军在西南地区修筑了几个地堡群,你们在头一天晚上进入阵地时,没有注意观察地形、敌情,第二天早上,一颗信号弹上天,你就下命令进攻,结果部队从正面一冲上去,就被俄军的机枪扫倒了四十多个,一个突击队的班长跟你建议,‘我以前在这里出劳金,干过活,这一带的地形我很熟,我看,要想拿下这几个地堡,就得从东南方向迂回过去,从地堡的后面去攻击,我保证,几包炸药就能解决敌人。’可你是咋说的?‘妈拉巴子的,战场上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军事民主?给我冲!’又是一个排长带人冲了上去,结果有时无功而返,一个排,死了十四个,伤了二十几个,也就是说,几乎全部伤亡!训你你还不服气?!你有什么可不服的?”

    “没有不服啊,这不是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听那么?”丁大牙手搓着衣角,嘴里嘟嘟囔囔。

    “大牙,你不要以为咱们打退了俄国老毛子,咱们就如何如何了,实话跟你讲,咱们从各方面,比如说,军事技术,指挥员的素质,部队的协调统一,等等等等,都和俄军相差甚远,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战果,那还不是司令员每日里呕心沥血的指挥 ?如果不是司令员果断地决定在俄军击溃了韩、梁等几个旅之后发起攻击,在俄军警惕性不高的回撤路上发起攻势,并且在战场上制造了假象,把俄军打懵了,认为是他们的老冤家日本人出兵了,从而全线收缩兵力,后撤部队,我们才能在俄军后撤的过程当中,逐个地分割、包围、歼灭敌人,在这一同时,你们一纵队的部队,实行超越追击,深入敌境,破坏敌人的后援,那我们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战果,咳咳咳,”彭华说到激动之处,一阵剧烈的咳嗽,使的他的脸颊上出现了一抹病态的嫣红。

    “司令员,我在来的路上听说,咱们的人开始和老毛子谈判了?是真的吗?”一纵队司令张乐山问道。

    “没错。外交交涉员蔡运升已经去伯力了,正在和俄国的外交谈判代表进行谈判。”

    “那为什么不打下去了?咱们不光要雪瑷珲之耻,报海兰泡之仇,咱们干脆把俄国大鼻子赶回老家去,把老祖宗们丢的土地,都给他夺回来。”丁大牙开始摩拳擦掌,似乎只要彭华一声令下,他就要带队突破俄军的防线,将俄国人赶回乌拉尔山西面去。

    “俄国人的事情不是那么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了的。你看沙俄完蛋之后,给现在的俄国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摊子?遗留下来170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经过了世界大战和长期的内战,人口却只有一亿多,现在它又要搞工业建设,大批的工厂就要开工建设,他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劳力紧缺,人手紧张,比较发达的欧洲地区和太平洋西海岸地区人口相对集中,就是这样,在西伯利亚地区,也是只有几百万人口,而其他地方是人烟稀少,土地贫瘠。长期的内战则进一步消耗了国力也消耗了人力,再加上现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的农业集体化运动,使得农业、农村又成了俄国的一块心病。(“没错,我们在俄国境内时,往往是我们的部队还没到,俄国人就放火烧房子、杀牲口,自己人和自己人了打起来了,开始我们还以为是俄国人的什么计,后来才知道,那就是老百姓不愿意加入集体农庄,趁着我们打过来,就起来造反了。”张乐山在一旁为彭华的话加着解释。)加上俄罗斯这个民族所固有的爱争辩和心胸的狭窄卤莽,以及他们目前所实行的社会制度,使得他们自觉和不自觉的被所有国家排斥,任何一个联盟都没有他们。更不要说会有哪个国家提供援助了,不趁火打劫就是好的了!”

    在场的人对与彭华的这番高论,有的听懂了,有的则是云里雾里。

    “司令,这事是咋整的,刚才还是在训我,这您怎么又扯到老毛子那里去了?”丁大牙挠了挠剃得锃光瓦亮的头,有些疑惑不解。

    “大牙啊,你不知道,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在战争中体现出来的问题,在政治上都能找得到答案。另外,今天训你,不只是训你一个人,你的事情,或者是毛病,在咱们自卫军的老弟兄们身上都有,只不过,你是最明显,最典型的一个,所以,这次把你们从前线调回来,就是想利用在春天即将河流化冻,道路翻浆,交通不便,敌情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的这一时间内,进行一次彻底的教育,让你们知道什么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员。”

    彭华努力的欠了欠身子,使自己的身体更舒服些,“老霍,我就把这些人都交给你了,除了回炉学这些战术之外,还要让他们学步兵和其他兵种的协调配合,比如说,步炮协同,步坦协同,陆空协同,等等,总而言之一句话,目标就是,我要的是一群能够打大兵团、正规化、现代战争的指挥员。”

    “是的,司令员,你放心。”“霍阎王”霍铁北朗声说道。

    “完了完了,落到活阎王手里,不死也得扒层皮。”丁大牙故意嗤牙咧嘴的叫苦。

    “好好学吧,学好了,你以后可以指挥更多的部队,打更大的仗。”彭华对着霍铁北说道:“霍校长,我把这个学生交给你了,你把他带走吧,对了,就让那两个敢捆咱们丁大团长学兵来当他们的区队长。”

    “走吧,我的丁大团长,去向你的区队长报个到,司令员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谈。咱俩就别在这碍事了。”霍铁北薅着丁大牙的耳朵笑嘻嘻的如是说。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