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哗变(上)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哗变(上)

    彭华努力的挣开眼睛,冬天上午的阳光从窗外柔和射进来,刺的他的眼睛有些疼。朦胧的视觉里慕的一条俏伶伶的身影在床前,他努力的闭了闭眼睛,试图把那个身影从视觉里驱除出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那条身影依然站在他的床前。“司令员,你醒了?”那条身影说话了,是她,陈烨。“我这是怎么了?”彭华有些纳闷。

    “您昨天晚上和叶总指挥一起招待新部队的部队长们,结果,那些家伙把您灌多了。您昨天晚上吐了好几次。叶总指挥说您一醒过来就马上告诉他,小刘,你让海长青派个人去请叶总指挥过来。”

    “不用去了,我来了。”卧室外面传来了一个人爽朗的声音。随着声音,自卫军前敌总指挥,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长春行营副主任叶挺走了进来。

    “怎么样,佐民,没有事了吧?”叶挺关切的问,“头疼,以后不能这么喝酒了,这些家伙也太能喝了,喝起白酒来,就象喝凉水一样。”彭华一脸苦笑,“这些人都是职业军人,而且都是酒精考验的老战士了,再说,十几个,二十几个人轮着向你敬酒,你就是比武松还能喝,也的被他们灌倒。”叶挺慢条斯理为彭华分析着他喝醉的原因。

    “你说得对,酒量再好的人,也架不住一群人轮着灌你,这次部队整编也是一样,要提防这种情况的发生。第一不能让他们驻扎在一处,要把他们分隔开来,同时切断他们之间的通讯联系;第二,有关配备给他们的武器,和加强给他们的部队要马上到位。第三,对他们现有武器的收缴工作要加快。”彭华若有所思的说着。

    叶挺有些不解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些人可能会有异动?不稳?”见到这两位自卫军的首脑人物谈起来军国大事,屋里的人纷纷视趣的走了出去。让两个人可以畅所欲言。

    “希夷兄,我们整编这些的目的是使他们能够在我们的命令下统一行动,可是这些人一向是各霸一方惯了,而且军队是他们赖以安身立命的根本,你能想象他们一旦发现自己的部队即将不属于自己之后的表现吗?”彭华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那你。。。。”“我为什么还要给他们加强部队是吧?!”彭华回答了叶挺的疑问。“作人也好,做事也罢,总要站在一个理字上,我给你们调拨人马,给你们提高军饷,给你们更换枪炮,就是为了一个理字。”“那你就不怕他们一旦反水,拿着咱们的枪炮,裹挟着咱们的部队来打咱们?”叶挺说出了自己和自卫军中其他人的疑问。

    “你看,这是筱长山做的调查报告,是由关于吉林和黑龙江两省省防军各部队的实际情况。”彭华从床头的文件堆里翻出来一份文件,“里面详细记录了各个省防军旅的编制、武器以及人员情况,甚至是旅长的小老婆有几个姘头都有登记。省防军的部队在这些年来一直是留守东三省的部队,几次进关都没有他们什么事,所有他们也就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阵仗,平时也就是剿剿匪,用枪支弹药和胡子换点零花钱。长期安逸的生活使他们越来越像当年的八旗兵,所以,几乎每个省防军旅里面,都是充斥着大量的空额,哼哼,昨天高梁杆儿说每个旅缺编两个营,那是好的,有的缺的兵员更多,你看看这个,这个旅按照编制应该是有一千五百支步枪,可是,根据我们的情报人员上报的数字,至多不过一千一百支步枪,那些枪到那去了?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被各级军官卖了。人枪两缺,而且,训练又不是十分过硬的部队能有什么战斗力?”

    “那你想怎么办?”叶挺一面摆弄着余绍武刚刚运回来的德国蔡司公司的十五倍炮兵专业望远镜,一面询问着彭华,“说到底,我们是两手准备,第一种,当然也是最好的结果,就是这些部队能够老老实实的接受整编,成为真正的正规野战部队。为此,我们已经表达了我们的诚意;第二种,就是我们比较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十分可能发生的情况,就是那些军官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领导和自卫军的各项规章制度、纪律,而引发的各种事件,甚至是流血冲突。”叶挺认真的听着彭华的分析,“我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极大,根据我对军阀部队的了解,这是十分可能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像李宗仁、白崇禧那样,把收编的部队全部打乱建制,重新编队呢?那样的话,我们会省很多事。”

    彭华笑了笑,端起了警卫员侯小将刚刚送进来的一碗粥,“希夷兄,李宗仁、白崇禧他们是把战场上被他们打败的敌军部队收编了,所以不论他们用任何手段,都是无可厚非的,可是我们不行,张学良只是把这些部队交给我们节制,并没有交给我们收编他们。你知道冯玉祥手下的五虎上将之一的宋哲元吗?当初宋哲元留守陕西的时候,在凤翔、宝鸡等地剿匪,你知道他是怎么对待那些党拐子、麻老九的部队吗?凤翔一战,党拐子只有七千人马,宋哲元率领五六万西北军围攻数月,面对着凤翔坚城,竟然是无法逾越,攻城数月,最终凤翔城破,击毙党拐子所部千余,其余的五千余人全部被俘,宋哲元下令,全部杀掉,于是,西北军大开杀戒,这五千多人全部被斩首。”

    听到这令人发指的屠杀,饶是叶挺这种久经沙场的职业军人也是为之毛骨悚然,“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这么做?毕竟是内战,而且党拐子的部队大多数人我想也不是那种惯匪,且不说国际上有战俘公约,要优待俘虏,我们祖先也有古训,‘杀降不祥’。在宋哲元身边就没人提醒他吗?”叶挺激动地说。

    “当然有,像他手下的旅长何基沣就提醒过他,可是你知道宋明轩怎么说?‘像凤翔、宝鸡这种土匪窝子在陕西成百上千,仅仅一个凤翔我们就打了四五个月,损失了一万多人,如果一个一个的这样打下去,什么时候能够平定整个陕西?所以我只能杀鸡给猴看。’”

    “给猴看?那猴子看完之后呢?”叶挺关心地询问,“猴子们说,只要保全身家性命,愿意缴械接受改编。宋哲元在半年之内迅速的剿灭了陕西境内的全部土匪,当然也可以说是小军阀,那些拥兵数千的土著军阀,使陕西甘肃成为西北军的稳固后方。”

    “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借人头,立榜样?迫使那些省防军部队接受改编?”叶挺仔细地思索着彭华的话,“不是我要借人头,而是有人肯定要跳出来和我们作对,当然,这个人可能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但是,肯定会有。”彭华笃定的阐述着自己的看法。

    “那我们呢?是不是也应该有所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因为我们的部队大多数还在前线和俄国人作战,拿下阿巴该图之后,部队的情绪很高,纵队司令和支队长们都纷纷询问,下一步的攻击方向。是哪里?”

    “我们现在在黑龙江和吉林的部队主要是傅殿臣的留守兵团,以及从俄国撤回来休整的张乐山纵队,崔吉水纵队的一个支队,还有白俄军团,以及教导总队、学兵团、近卫团和其他的一些直属部队,主要是从前线下来接受新装备的炮兵部队,人数大约是将近四万人,对付那些省防军是足够的了。但是如何部署,计划,希夷,这就要劳烦你了,毕竟你是保定军校科班出身。”

    “这个没问题,对付这些家伙这些部队是足够了,但是,对付俄国人那里,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叶挺关心的是对俄军作战的下一步计划。

    “希夷兄,你看。”彭华走到墙边,拉开了保密帘,墙上挂着一幅敌我态势图,上面标志着自卫军部队的红箭头已经深深刺入了俄国边界,“希夷兄,你和布留赫尔这些俄国人打过交道,你觉得,在远东地区,俄国人最要紧的是什么?”

    “在远东地区?俄国人在这里真的是地广人稀,在整个西伯利亚他们也不过区区几百万人,还没有我们的一个省人口多。除了一条西伯利亚铁路,就是他们叫符拉迪沃斯托克,我们叫海参崴的港口了。对,就是西伯利亚铁路和海参崴军港。”叶挺拍了一下手掌,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没错,就是西伯利亚铁路和海参崴军港,俄国从彼得大帝开始就是疯狂的寻找出海口,可以这样讲,俄国的扩张史,就是一部夺取出海口的历史。所以,我们攻击的目标就是海参崴和伯力这几个点。”彭华把墙上的地图拍得“啪啪”直响。

    “那我就给前线的祁致中和赵海龙、崔吉水他们拍电报,给他们下达命令。”叶挺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了,“必要时我就去前线督导他们三个,必须把海参威这几个点拿下来。”

    彭华摇了摇头,“希夷,不可以,那样的话,我们就把他们打急眼了,俄国就会倾全力来和我们决战,以夺回来海参崴军港。所以,我要和你说的是,伯力这几个点,一定要拿下了,海参崴,则是要攻而不克,突而不破。别的地方,你让祁老虎去办,海参崴不行,得让赵海龙去办,因为赵海龙能够体会到这一点,你如果让祁老虎去打海参崴,他肯定会把海参威拿下来,可是我们拿下来有什么用呢?我们现在的力量就算是拿下来了,也是守不住,或是便宜了日本人,与其是那样,倒不如用它来和俄国人讨价还价。”

    叶挺站在彭华的身旁,看着阳光投射在彭华的脸上,阳光使得彭华的脸既有极其灿烂的一半,也有阴影。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