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名将(三)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马迭儿旅馆的大餐间里,巨型水晶吊灯的灯光柔和的投射下来。经过侍者和副官处的副官们的精心布置,原先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桌子,被拼成了一整张长长的大桌子,上面铺着浆洗的十分挺括的桌布。

    刚刚打过蜡,显得十分平整光洁的地板;旁边的餐桌上摆满从秋林公司买来的俄式点心、面包和酒心糖,各式各样的冷拼,还有各式各样的酒类,有几个土迹斑斑的瓶子上写着1899年的字样,这是刚刚从旅馆酒窖里取出来的白兰地。旁边的留声机里放着《定军山》里的唱段。

    站在墙角和门旁边的白俄侍者们有些惊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客人,一群军人站在大餐间的地板上,大声的说笑着,开着粗鲁甚至是粗俗的玩笑,有几个人甚至坐到了地板上抽起了旱烟,仿佛这里是自家的炕头。

    几个白俄军官站在一旁,旁若无人的吃着桌上的俄式点心,大餐还没有开始,这些点心已经被大家你一口,我一口的干掉了不少了。

    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自己的手下,彭华禁不住发出一声苦笑,向站在自己身边,身穿一身自卫军制服的叶挺,“希夷兄,看见了吧?是不是有点汉高祖站在金銮殿上,看着底下的大臣们拔剑剁柱时的感觉?没办法,这些家伙,打仗时都是顶着烟儿上的主,可是,你如果让他们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开会,那比登天还难。”叶挺在彭华的身边笑了笑,“任何军队都一样,不可能是十全十美,这些只是小节,不必挂在心上。”两个人看了一会,互相点了点头,“可以进去了。”

    里面的人折腾的正在热火朝天的,突然从门口传来了一声,“司令到!立正!”别的人倒还好办,就地面向门口的方向立正就是了,那几个坐在地上抽旱烟,聊大天的,可就惨了,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把烟锅在鞋底上磕一磕,立正站好。三纵队纵队司令赵海龙和二纵队纵队司令崔吉水走上前去,立正、敬礼,然后伸出手来,想和自己的司令员和司令员身边的那位握手。

    彭华摆了摆手,“今天不握手,仗打得不好。”这令在场的军官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仗打得不好?我们已经把阿巴该图外围据点全部拿下了,现在就是什么时候拿下的事了,怎么能说仗打得不好呢?

    彭华和叶挺走到长桌的一头,看着笔直的站在桌子周围的军官们,彭华摆了摆手,“大家坐吧,赵参谋,让厨房上菜吧。”旁边的白俄侍者们忙不迭的在厨房与餐桌之间往来穿梭。

    酒过三巡,彭华敲了敲眼前的盘子碗,正在互相敬酒的,或者是扯着脖子灌酒的喧闹的人们纷纷安静下来,“现在我宣布一个事情,这位,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是谁了,没错,这位就是铁军名将叶挺,现在是我们自卫军的副司令兼任前敌总指挥。”虽然说这是一个大事,但是因为彭华早就开始对下面的军官们吹风,所以,倒也没有什么异议,何况,叶挺的名气和能力要比自卫军的参谋长,那位高梁杆儿,可大多了,有高粱秆儿在前面的事例,这些军官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比彭华想象的大得多。

    “大家说说,最近我们的仗打得怎么样?”彭华示意卫士们把白俄侍者们请出去之后,开始对自己的这些将领们提问了。

    “司令员,我觉得最近的仗我们打得不错,”二纵队司令崔吉水打破了沉默,首先开了腔。“不错?你说说看,怎么个不错法?”彭华有些不太高兴。“我们的两个纵队,祁致中和丁云鹏两个纵队围攻阿巴该图镇的俄军,几天了?四天了,刚刚把外围据点拿下来,弹药倒是消耗的不少;照这样,什么时候、我们要消耗多少弹药才能把俄军主力消灭?”

    望着大餐间里垂头不语的各级纵队、支队、团级军官们,彭华平静的说道:“我们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一是总结这一段时间的成绩和问题,二是要解决这些问题。目的不是要追究哪个部队的责任,更不是要处分谁。仗打的不好,重要的是应该分析原因,吸取教训。只有我们改正了缺点,以后才能取得胜利!要说责任,首先我自己就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就是我脱离了目前我们队伍的实际情况。所以,我们要一面抓紧对俄军作战,一面轮番整训。

    从我们开始对俄军的军事行动以来,特别是原来东北军的大批兄弟加入以来,我们的主力部队一下子从五个支队扩充到五个纵队,一下子我们的部队由一万多人变成了将近七万人,我们的排长、连长一下子就升了营长、团长。手下的士兵多了,可指挥官的能力是否就提高了呢?从人员上看,很多我们的老弟兄,是从文盲变成了具有初级文化的指挥员,从原来东北军过来的弟兄也好不到哪里,虽然有不少连长出身的军官都是经过讲武堂培训的,但是也有很多都是绿林出身。从战斗经验上看,我们以前打的都是伏击战,很少打阵地战和攻坚战,硬碰硬的战斗很少。大一点儿的进攻战也是先用炮火一阵猛轰,然后步兵跟在后面冲锋,连编制的作战文书都是‘待炮兵将敌人打垮之后,步兵进攻,’这是什么呢?就是纯粹的依赖炮兵,胜仗倒是打了几个,可也掩盖了我们部队的严重不足。这就是我们的军官、士兵太依赖手中的武器和炮火!一遇到战斗,生怕自己带的子弹不够多,炮弹不够用。不仅口袋里子弹塞的满满的,背上背的、肩上扛的都是炮弹!这么大的负重怎么行军?哪里能不贻误战机?不错,我们的装备是比俄国人的要好一些,但这并不能够成为我们骄傲的资本!只有过硬的军事指挥才能,灵活多变的战术才是作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员所真正需要的。大家在学习时都知道了‘一点两面’、‘四组一队’、‘四快一慢’、‘穿插分割’、‘迂回进攻’、‘步炮协同’这些概念,但要想应用到实战中去,还得再下一番苦功!否则就是停留在口头上和本子上,一旦打起来,还是盒子枪一挥,‘跟我上!’这怎么行?!不错,战争是要靠勇气,但更要靠智慧,一味地蛮干是犯罪。”

    彭华停了一下,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举个例子,我们的部队攻击满洲里时候,六个团的部队配属了两个炮团,而这两个炮团呢?没有被集中使用,而是被平均分配给了每个团,六个步兵团,每个团分了一个炮兵营,每个团又把这个营的三个连队平均分下去,最后,成了一个什么样子?几十个营各自带着一个炮兵连在作战,不但没有握成拳头,相反,把一个拳头分成了五个手指,这怎能成?!结果给了敌人以可乘之机,最后,让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满洲里打下来。这是反面的例子,当然,我们也有不少正面的例子,黄鸣金。”

    黄鸣金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到!司令员,我在这。”彭华摆了摆手让黄鸣金坐下,“这次黄鸣金在扎站的战斗中,表现的就很好,首先切断敌人的后援,然后做好进攻前的准备工作。准备不好是不能打的,四快一慢,什么是四快一慢?在什么问题上、什么时候要慢?是指进攻前发动时机这一下要慢,但是进攻开始以后就要快,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沉住气,不管上级如何催骂,派通信员左催右催,就是要沉着,反正我是要准备好才能打。黄鸣金,你这次就不错,先把炮兵阵地和进攻器材、进攻路线准备好。在进攻当中,注意灵活机动地使用炮兵,机枪和炸药,黄鸣金,你这次攻击扎奔诺尔,就很好的使用了飞雷和迫击炮,哼哼,俄国人以为它们的碉堡能挡住我们的炮弹,但是,他们没想到,我们的黄团长,不按照牌理出牌,三门迫击炮瞄准一个位置,同时发射炮弹,三发炮弹打出一个点。再来一发,再坚固的碉堡也不行。” 彭华摆摆手,示意让黄鸣金坐下。

    “现在我谈一下装备的问题,我和叶总指挥探讨过了,我们现在最新换装、装备最好的二纵队、三纵队每个步兵连装备六门迫击炮,三具火箭筒和三挺重机枪,弄得连队里每个人都成了运输队员,造成了机动能力太差。我看这些武器太多了,有必要削减一部分。我的意见是每个连三门迫击炮,二具火箭筒,两挺重机枪,另行成立一个机炮排。教导总队霍总队长,你负责配备人员,一定要把炮排的排长配齐。另外,各团的炮营里的75口径以上的火炮,迫击炮和步兵炮除外,从团里抽调出来,合并组成炮兵团,归支队里统一指挥。以后这些炮兵火力视战场需要灵活运用,对于炮兵技术和战术的研究和运用我们以后还要继续提高。”

    看到面前的各位军官纷纷点头同意,彭华继续说道:“至于部队未来一段时间的计划,我看还是要加强学习训练。要求不论是主力纵队的还是留守兵团的二线独立团,所有排以上军官必须做到能够制定作战斗计划,能写简单的战斗总结;能够读识地图,为炮兵指示坐标;熟练掌握与其他兵种的沟通、协同指挥和战术指挥技能。士兵除了日常科目外还要学会使用掌握使用自己本级编制内的武器,同时要掌握土工作业、爆破等技术。以后,我们还要有更多的兵种,所以,以后,每一个团长,支队长,纵队司令都不再是简单的步兵首长,而是合成军首长,不但要指挥步炮协同,还有有骑兵、工兵、装甲兵、通信兵,以后可能还有空军,哦,就是飞机来配合作战,你们想想看,没有文化知识,没有良好的军事素养可以吗!?能行吗?!”彭华看着军官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样子,脸上还是绷的像铁板一样。继续说道:“所有的教育,培训将同时面向士兵,军官一个月后进行全面考核!根据考核成绩,士兵可以提升为军官,军官也可以降职成为士兵!考核成绩不合格者再到教导总队学习一个月,实在不行就给我回家抱孩子去! 考核成绩好的,主力纵队可以考虑优先换装,二线的独立团部队可以升级为主力部队,而主力部队表现不好的,就降级当独立团去!……”

    彭华讲完这些话之后,又虎着脸补充了几句,“叶总指挥是正规军校出身,又有指挥相当一级部队的实际作战经验,所以,我们自卫军的全体人员,不管是纵队司令,还是普通一兵,一定要绝对服从叶总指挥的军事指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其实这大可不必,在自卫军里,彭华的话,不说是金科玉律,也差不了多少。再说,几个曾经在东北军里干过的团长早就听说过这位叶总指挥的名号,“知道吗,当年在河南打仗时的南军,就是这位叶总指挥带过的部队,不过,听那些南军说,他们还不是叶挺的嫡系部队,可就那样的部队,还把咱们的张少帅从河南打得落花流水。”

    刚一散会,绝大多数军官连忙围到教导总队总队长霍铁北身旁,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开了口,一个嗓门最大的团长冲着霍铁北的耳朵大声喊道:“我说霍总队长,你就行行好帮帮忙啊,把你那里的教员派几个人到我们团里去当代理连长吧,好把我们的队伍素质搞上去,别让我们这主力团成了独立团。什么,狼多肉少?!能来几个就来几个吧!我们有不嫌少,当然,越多越好……”

    叶挺在彭华耳边轻轻说道:“司令员,一个月的时间是不是太紧了点儿?”彭华看着自己的这些军官们火烧屁股般的样子心里暗笑,但还是平静的说道:“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对这些家伙,不能太心慈手软,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嘛。我让霍铁北配合你把这次整训搞好。同时加派一批教官到部队上组织教学训练。等我回来可就要看整军的成绩。明天我得赶到奉天去,张学良已经让高梁杆儿发来几封电报,请我到沈阳去了,昨天和今天连着亲自发了两封电报来催我,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啦。”

    叶挺笑道,“你放心,我肯定给你把俄国人干净彻底地消灭掉。”彭华摇着手,“不行不行,我们的目标是把俄国人打疼,而不是全歼。有利、有节,是我们的方针。”

    那边,两个纵队司令,一个教导总队总队长,一个留守兵团司令,赵海龙、崔吉水、霍铁北,傅殿臣四个人在对彭华的卫队长海长青你一句,我一句的进行着教育。崔吉水瞪着眼睛恶狠狠的对着海长青说,“老海,我可告诉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司令员这次到沈阳,一切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如果,张学良想对司令员有所举动的话,你们卫队的这些人就是全拼光了,也要护送司令员安全的出沈阳,否则,你就别想再吃黑龙江的大豆腐了!”霍铁北倒是没有崔吉水那么凶狠,“老海,你只要能够坚持二十四个小时,或者是能够护送司令员杀出沈阳城,剩下的事情就由我们来办了,傅司令的留守兵团的部队已经沿着中东路开进到了长春,如果张小六子要有什么想法呢,我们就攻占他的吉林省,逼着他保证司令员的安全。否则,哼哼哼,咱们就杀进沈阳城,让他这个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当不成!”

    叶挺走过来对着自己的这四位新部下,“现在这样,我们整训的部队,也就是赵司令、崔司令和傅司令的部队,除了担任预备队的赵司令的部队之外,其余崔司令和傅司令的部队,沿着铁路线展开,进驻齐齐哈尔、吉林、德惠等地,一旦有情况,我们就解决那里的东北军!”转过身来,对着参谋赵建平,“卫队的人员和装备还要加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司令员的卫队相当于什么编制?”“报告总指挥,大约是两个连。”“不行不行。”叶挺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要搞到两个营的编制,全部配备自动火器。我们不是在北大营还有段小虎的一个营吗?三个营的部队,无论如何,也是够小六子啃一阵子的了。还有,我们不是从俄国人手里缴获了俩列铁甲列车吗,就让司令员乘坐这个车走。还有,联庄会社会部的筱长山和司令员一起去,为司令员打前站,做好情报工作。”叶挺已经开始履行他的职责和权利。“另外,老傅,你下面还有多少部队?”留守兵团司令傅殿臣向叶挺汇报,“叶总,我的留守部队,下面有二十三个独立团,其实这些独立团就是我们控制地区的县公安队;除了这些团队之外,我还有十几个团的补充团,这些部队的人员和装备要比在前线的主力部队稍差一些,但是要比驻扎在吉林和黑龙江的东北军部队强得多,什么熙洽、李杜、马占山,根本不在话下。”

    叶挺笑了笑,“老傅,我听说,你是北满绿林的总瓢把子,是吗?”“咳,叶总指挥,那是以前,现在,我可是咱们自卫军的将领了。”“你别误会,我是想让你利用你在绿林中的威望,把北满的各个绺子为我所用,即便不能为我所用,也要由你来把他们干净彻底地消灭。你从每个独立团里抽调一个营出来,配合联庄会的人,组成工作队,对我们新占领的地区,进行政府机构的建设。”

    傅殿臣几个人笑嘻嘻的对着叶挺说,“总指挥,我们觉得还应该有个人和司令员一起走。好照顾司令员的饮食起居。”叶挺不解的问:“是谁?是谁?”

    赵海龙一脸坏笑的说道:“司令员,是那位。”他用手指了指正在和几个白俄军医聊天的陈烨,然后趴到叶挺的耳朵边上小声嘀咕着。一丝微笑随着他的话,浮上了叶挺的脸。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