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 大刀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满洲里,现在它的各个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建筑物上面,依然迎风飘扬着红旗,只不过红旗上没有了那些曲里拐弯的俄文字母,就是一面一面简单的大红旗,在凛冽的北风中飘扬。街道上,一队队的士兵急匆匆的向北开去。车站站长室内,彭华骑坐在一把椅子上,看着墙上的地图,地图上标志着敌我双方的红蓝标志,阿巴该图,这个俄国境内的城市,是红蓝箭头的中心。它是俄军的集结和出发地,它们的飞机场也在此地,俄军开战以来,每次出动的飞机,都是由阿巴该图向中国境内飞来,对境内的目标进行轰炸、扫射。他手里拿着战报,仔细看着。

    自8月15日起,苏军炮轰东宁,激战一夜未曾攻入,次日黎明苏军撤退,同时向扎贲诺尔东北军梁忠甲部43团驻地派出步兵百余名,进行攻击。

    8月16日 苏军步兵两连、骑兵一连由苏境内阿巴该图向扎兰诺尔中国阵地射击,双方战斗2小时,互有伤亡。午后2时30分,苏军步、骑、炮约一师兵力,由阿巴该图越境,向扎兰诺尔站进攻,炮击东北军阵地,双方激战5小时,苏军始退。胪膑县县长齐肇豫电称:“俄军此次越境,据闻意在破坏扎站铁桥、断绝交通”。

    “赵参谋,看见了吧,这阿巴该图,就是俄军向我们进攻的前进阵地,和后方基地,”彭华对身边的参谋赵建平说道,“所以,我们越境之后的第一仗,就是拔掉这个钉子,开战三个月了,不论是东线还是西线,俄军都是以阿巴该图为基准出发作战的。”参谋赵建平笑了笑答道:“其实什么事情都在司令您的预料之中,救战俘,攻击俄军后方车站、仓库,照您的话讲,打击了俄军的持续作战能力,再加上张乐山他们攻击、破坏他们后方的西伯利亚铁路,而祁致中车站一战,除了将库班骑兵第五旅打残了,只有朱可夫的那个团还有战斗力,但是俄军在远东的骑兵部队除了蒙古布里亚特骑兵营之外,基本上没有了。俄军用两个月时间囤积的弹药、被服、器材,损失殆尽,如果再要补充的话,就算西伯利亚大铁路完好无损,也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相信这一段时间他们不会有太大的军事行动。这就给我们争取了时间,可以拿来整编部队,把那些原来的吉黑两省的部队官兵消化,让他们掌握我们的战术、熟悉手中的武器,同时攻击布留赫尔的远东红旗集团军部队。”“小赵,自从十一月二十九日,我们对俄军发起攻击,布留赫尔开始全线收缩兵力以来,我们没有给他们以喘息的时间和机会,一直是贴上去打,靠上去打。发挥我们夜战、近战的特长,使俄军的大量技术兵器无法发挥出它们的威力,同时在这个过程中,锻炼我们的部队。使新兵和老兵能够互相学习。”“司令员,那些我们从老毛子手里救出来的东北军弟兄大多数是吉黑两省的省防军,老兵多,军事技术、素质是有的,可是,”赵建平略为停顿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说那些都是老兵油子,不好办,对吧?!”赵建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记住,天底下的兵,没有不可以用的,当年诸葛孔明以草人代兵,草船借箭,这五万人怎么也要比草人强吧?你记住,他们就是以后我们的家底了。”赵建平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些弟兄这些日子,干得不错,打仗卖劲,干活出力,咱们这里的一切,对他们都是新鲜的,别的不说,单就是官兵平等这一条,就让他们惊讶了好长时间。”

    “赵参谋,你拟一份电报,把教导总队的学兵队、军士队,各调六个中队到崔吉水、赵海龙、丁云鹏三个纵队,加强他们的力量;另外,命令傅殿臣所部,加强对南满铁路等方向的日本人的警戒,以及那些和日本人有关的绺子。另外,”彭华顿了顿,“对奉天方向的东北军的动向也要多加注意。”赵参谋点了点头,他明白彭华的意思。

    “命令在前线的张乐山、祁致中,还有雷希科夫的白俄军团,不要停止进攻,不要给俄军以休整、补充的时间,我们现在要的就是一个乱字,我们乱,没关系,只要他们比我们更乱就行了。”“为什么?”赵建平有些不解,“我们的部队,本身就不能算是正规部队,所谓游击习气在我们这个部队,还有很多残余;尽管我们这几年一直在整顿部队。但是俄军不同,他们一直就是正规军,各种条令条例非常完善,但是也使得他们内部各种制度成了发挥战斗力的桎梏。布留赫尔这个收缩防线的命令给我们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总而言之,我们对俄作战的方针就是战略上是以少打多,以弱敌强。战术上是以多打少,以快打慢,以乱对乱。你去把几个纵队报来的战果拿过来,咱们算一算。”

    说完,彭华低头看起了自卫军四纵队司令祁致中、一纵队司令张乐山发回的战报,赵建平悄悄地转身出屋去。四纵队的战报是这样写的:司令部,我部奉令攻击俄军扎赉诺尔火车站阵地,俄军——

    俄军在通往扎赉诺尔火车站方向利用原东北军遗留的工事修建了三道防线,拥有数量众多的碉堡。这些碉堡用废铁轨和原木支撑,顶部覆盖了1米多厚的土层,由于天气已近十二月份,气温极其寒冷,俄军又在土层上浇泼了大量的水,使得碉堡上的土层冻得好似石头一般坚硬。在开战前东北军料定苏军会动用坦克发起攻击,因此修建了一些宽3到4米、深2.5米的反坦克堑壕,布置了一些直射火炮,俄军利用这些工事加以改造,将反坦克壕加深、加宽,把它们连接成盖沟,从而使得扎奔诺尔车站成为一个堡垒。

    乘着夜色,现在留守扎贲诺尔车站的步兵35师步兵第103团团长卡列金,一边巡视着阵地,一边心中暗暗骂道,“那些黄皮猴子,让他们来吧,我看看他们有多少人能填满阵地前的这些空地。”团政委赫里斯图尼亚、团参谋长普拉托诺维奇、近卫连长卡西诺夫等人尾随其后,“据情报,前两天尾追、侧击我们的是祁致中所部,番号为吉黑自卫军第四纵队,兵力大概是一个旅左右。就是他们在我们收缩防线的过程中,不停的骚扰我们,配属给我们的内务部队的一个营,被他们消灭。相信他们在今晚或者明早,就会对我们发起攻击。”团参谋长普拉托诺维奇向他作着汇报。“而目前,我们今天晚饭前刚刚到达这里,部队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对阵地、地形都不熟悉,而且,我们的火炮、机枪都比较缺乏弹药,平均每门炮只有不到三十发炮弹,机枪的子弹平均每挺只有三箱。如果敌人攻击的话,我们的火力很成问题。”普拉托诺维奇忧心忡忡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没问题,不用担心,那些帝国主义者雇佣的土匪,他们在我们强大的战斗力面前,在我们的铁甲列车面前,肯定会夹着尾巴逃回去。弹药没关系,铁甲列车已经去阿巴该图去运输了。”卡列金信心满满地说着。

    几个人正在说着,仿佛是给他的话加上注解,从额尔古纳河东岸传来了一阵阵的炮声和枪声,还有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几个人听了听,枪炮声是从扎奔诺尔的后方传来的。“我们的铁甲列车!”团政委赫里斯图尼亚大叫道。他说的不错,正是俄军前往阿巴该图运输弹药的铁甲列车。

    祁致中不愧是人称祁老虎,他没有象俄军估计的那样,沿着俄军的撤退路线进攻。而是远途迂回,沿着额尔古纳河东岸,向驻扎在扎贲诺尔车站的俄军部队后方挺进。

    在天色傍黑的时候,黄鸣金的团队到达了扎奔诺尔以北,铁路旁的石碑上写着15千米处,“团长,怎么办?”先头连连长张玉成向他请示。“切断铁路,从后方进攻扎贲诺尔。切断敌人从满洲里的退路。”黄鸣金干脆的下达着命令。很快,部队就把铁轨上的大小螺丝拧了下来,一群战士正要把铁轨搬到一旁去,“等等。”一个小个子战士阻止了他们,“连长,不能把铁轨搬走。”“为什么?高连升,你给我说道说道。”高连升回答道:“连长。我在抚顺煤矿上干过,跟铁路打交道也打过,咱要是把铁轨搬开的话,铁路上就是一块黑,从火车上看能发现铁路上没了铁轨,司机就会停车。他下来把铁轨铺上照样走。”“那你说怎么办?”黄鸣金注意到了这个小个子。“不用把铁轨搬开,稍微错开一点就行了。但是,螺丝一定要拧下来。”“听到了没有?拧螺丝,不要搬铁轨了。”

    夜幕下,一道白色的灯光就象一把利剑划破了黑暗,一列铁甲列车由远而近疾驰而来。“团长,老毛子的火车来了。”张玉成急切的汇报者敌情。“隐蔽,进入阵地。咱们先打掉他老毛子的铁甲列车!”列车满载着运往扎贲诺尔的弹药,铁甲列车的指挥官曼如诺夫从了望孔里看着黑乎乎的远方,“再有十几公里就到了,有个十几分钟时间我们的这趟任务算是完成了。”他对这身旁的炮长尼古拉.柯舍沃伊说着。他仿佛已经看到卡列金团长用他的大手把又一枚勋章挂到了他的胸前。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列车剧烈的晃动,巨大的惯性使得铁甲列车一头冲下了铁路路基,曼如诺夫旁边的司炉一头冲进了锅炉,被里面熊熊的炉火燃烧了,炮长尼古拉.柯舍沃伊和其他几个人被抛到了地板上,尼古拉.柯舍沃伊的头撞到了炮闩上,当场死去。而他自己,则被一支步枪上的枪刺刺穿了头颅,“妈的,怎么回事?”。。。。这是他脑子里最后的一丝意识。

    留言:招兵了,招兵了!大家有什么人选推荐吗?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