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五十四章 外交(三)

文 / 猛将如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和俄国人相比,日本人只是一个暴发户,而且是一个底气不足的暴发户,尽管他到处招摇,但是,他自己的底细,他自己最清楚。

    善于分析整理复杂情况的石原莞尔,强项是下决心的板垣征四郎,“满铁”副总裁松冈洋右,三个人坐在榻榻米的草席上,在类似于弹棉花声音的日本三弦声中,面色凝重。

    “石原君,您请说说看,彭华的部队下一步会怎么样行动?会不会针对我们帝国的利益?”松冈洋右开了口。

    “就在今年1月,我国同英、美、法、意五国代表在伦敦召开了第三次海军裁军会议。天皇任命前首相若规礼次郎、海军大臣财部彪、驻英大使松平恒雄为全权代表。在会前我们的天皇确定了重大原则:(一)铺助舰总吨位为美国的十分之七;(二)大型巡洋舰为美国的十分之七;(三)潜艇保持7.8万吨。会议最后规定;(一)辅助舰总吨位为十分之六点九七五;(二)大型巡样十为十分之六点O二;  (三)潜艇为十成,总吨位5.2万吨。但海军军令部对大型巡洋舰的比例和潜艇的数量表示了不满。他们一向主张“海主陆从”,他们总是夸大自己的作用。”作为日本陆军的军官,石原莞尔对海军的那套作风始终不满。

    “海军的那帮家伙,总是认为自己了不起,其实,在帝国的拓展史上,海军除了打垮了俄国海军在远东的力量之外,就没有什么建树了,那个该死的山本五十六,还整天的比划着自己的那双‘八十钱’的手炫耀。他们难道不知道,帝国现在的权益,是我们陆军用尸山血河换来的。” 板垣征四郎嘲笑着自己的那位海军同僚。

    “山本的手在对马海战之中,被俄国海军的炮弹削去了两枚手指,这个家伙又好色又好赌,每次在新桥找歌舞伎的时候,付小费,别人都是伸出一双手来,‘一百钱’。而山本呢,只有八个指头,所以,那群歌舞伎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八十钱’。”松冈洋右也跟着笑了起来。

    “国内的那群海军,对于这个海军裁军会议,十分的不满,他们在国内叽叽喳渣的。对于条约的签认,滨口雄幸首相和海军省首脑认为,缔结条约是政府的责任和权限,海军军令部的意见可做“参考”,无需明确表示同意,于是便指示在条约上签字。而海军军令部长加藤宽治,次长末次信正则认为,不待军令部长的意见上奏天皇,政府便发出签字的指示是干预“统帅权”。现在国内的在野党政友会企图利用这一问题打倒民政党内阁,政府、海军省和海军军令部之间的对立与政治斗争相纠缠,他们这些人,官僚,政客,海军军人,打得就像一锅粥一样。全然没人注意满洲的形势。”石原莞尔继续分析着局势。

    “三月初,东北当局的外交特派员蔡运升同俄国人在伯力谈判,俄国人大体的接受了彭华的条件,向西退却,但是,俄国在远东保留了海参崴的军港。这对我们帝国是十分不利的。从我国国力上说,不可能同时针对世界最强的陆军国家俄国和世界最大的海军国家美国,来加强我们的陆海军军备,仅仅军备得到加强而不具备战争的物质力量—资源及生产能力也是不可能支持长期的战争的。如果按照国内的那些人,特别是海军那帮家伙的想法发展下去,可能会陷于把俄国、美国、英国、中国同时都作为敌国对待的困境。为此必须把对俄国战备作为重点,排除来自北方的威胁,防止与中国的关系破裂,尽力保持同美、英的合作,此期间还要培植满洲国。”

    “满洲国?你的意思是策动张学良独立?这恐怕很难啊,当初林权助和他谈了那么久,许下了那么多的好处。可是他最后还是宣布易帜了。”松冈洋右忧心忡忡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外有关内的南军大兵压境,内有元老重臣,特别是张作相,杨宇霆,常荫槐这些人,对张学良都是威胁。而且,他也知道,是河本大作大佐,杀死了他的父亲。所以,他不敢答应。怕担下一个不忠不孝的骂名。但是现在不同了,张学良在政治上除掉了杨宇霆和常荫槐,在军事上,通过对俄国人的战争,借彭华的手,把张作相、万福麟的部队吞并、消化掉了。当然,在彭华整顿部队时,我们也出了一把力。这些人没有了实力,对他也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石原君,你不提我倒忘了,咱们在收买于兆麟、张海鹏等人时所花费的那三百多万日元怎么办?那是‘满铁’的钱啊,如何下帐?一旦国内前来查帐,这个窟窿如何补上?”松冈洋右对自己“挪用公款”的事情忧心忡忡。

    “没关系,如果有人问,就说是关东军临时借支的特别费。”板垣征四郎大大咧咧的说道。

    松冈洋右的嘴张了张,没有说出什么。

    “除了拉拢张学良鼓动他独立之外,我们还可以把目光投放到满洲的二号实权人物,彭华身上。他现在的实力不亚于张学良,而且,在他刚刚打败了俄国人之后,他在支那国内,被誉为‘民族英雄’,如果他和我们合作的话,在政治上的影响,要远远的大于张学良。”石原莞尔继续侃侃而谈。

    “当然,我们要在满洲这片土地上多打几个窟窿,中国的成语不是说‘狡兔三窟’,西方人也有一句类似的话,‘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根据我们分析公布的伯利协定文件上的有关条约,以及我们的情报人员搜集的情报,我们得以知道,俄国人将撤出外蒙古,当然,俄国人能否如约履行这个协定,履行到什么程度,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俄国人的军队肯定会从外蒙古撤军。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个很好的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屋子里的另外两位闻听此言,立刻兴奋起来。

    “板垣君,松冈君,你们看。”石原莞尔打开一份地图,“15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森林面积为1830万公顷,整个外蒙古地区森林覆盖率为82%,木材蓄积量为12亿立方米。水蕴藏量为60亿立方米。这是摆在面上的资源,还有很多埋藏在地下的资源没有探测出来,等待着我们去开发。同时有人口大约200多万,真正是地广人稀。所以,我们要把帝国拓展的范围由满洲、内蒙古地区,真正的拓展成为满蒙地区,整个满蒙地区,要把外蒙古、内蒙古、满州都包括进去,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广大的战略纵深,和资源基地,以及商品市场。还是一个能够威胁俄国的西伯利亚铁路的前进基地。”

    “你的意思是。。。。。?”板垣征四郎若有所思。

    “没错,就是要在俄国撤出外蒙古,而彭华、张学良这些支那人还没来得及进入外蒙古之前,我们要在外蒙古打下一个又一个楔子!使得这些支那人也好,蒙古人也罢,让他们不停地陷入内部的争斗。”石原莞尔狞笑起来。

    “不错,支那人是最善于内部争斗的,不是说嘛,三个支那人中,就能够分出两派来。”松冈洋右也是一脸狞笑。

    三个魔鬼的仆人笑了一阵之后,冷静了下来,“石原君,我们怎么才能进入外蒙古?自从外蒙古宣布独立以来,一直是俄国人的禁脔,我们的势力从来就没有进入过这个地区,在这里,我们是一片空白。”

    “我们没有,可是,有人能够去啊!”石原莞尔一贯的冷静。

    “是谁?我们能够有这样的人才吗?”板垣征四郎有些不信。

    “我们的人才之中,有个人,她是前清皇室的格格,又是蒙古独立运动领军人物巴布扎布的儿子甘珠尔扎布的妻子,还是黑龙会重要人物川岛浪速的养女,所以,它是满、蒙、日本三条线上的交接点。”

    “你说的是川岛芳子?”松冈洋右不觉的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她当初拍胸脯说能够在彭华部队发动兵变,把彭华赶走,让对我们有好感的张景惠、万福麟在满洲上台主政。可是,就是她让我们损失了将近三百万日元!”

    “好了好了,你不要总是把那三百万日元的事情挂在嘴边上,钱是小事情嘛!石原君,您请接着讲。”板垣征四郎在一旁劝解。

    “我的想法是,让川岛芳子以一种民间的、非正式的面目在外蒙古地区、东三盟地区大动干戈。然后,我们就可以火中取栗了。”

    “民间的、非正式的面目?”板垣征四郎和松冈洋右陷入了沉思之中。

    “由川岛芳子以巴布扎布的家人身份,重新打起蒙古独立建国的大旗,只要她这面旗帜一打,那位因为俄国人的撤退而陷入外交、经济、军事技术等诸多方面困境的乔巴山,就会忙不迭的找人来与我们的这为女英雄接头,到那时,我们害怕没机会吗?!”

    “为什么要由她,一个女人来办这种事?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直接来找甘珠尔扎布办这件事情?”

    “甘珠尔扎布?不行,绝对不行。那位只是个公子哥,不是个干大事的人。再说,如果让一群蒙古人搞到了一起,真成了什么大事,那还有我们什么事情?”石原莞尔轻轻地笑了笑。

    “再说,他是在我们日本人之中长大的。”板垣征四郎补充了一句。

    “还有,我们那位土肥原君,上次从哈尔滨带回来的那个张树桀,这几个月,我们一直是醇酒妇人的养着他和他的那群手下,也该让他们为帝国出点力了。”石原莞尔狞笑道。

    “石原君,听你的意思,你不是,已经把方案都拟定好了?”板垣征四郎问道。

    “何止是方案,连那我们这个方案之中的两位男女主角,我已经从关东州把他们调来了。小野君。”

    在外面的副官闻声进来,站立在门口,听候着长官的命令。

    “把我们的客人请来。”

    川岛芳子和张树桀走了进来,熟门熟路的脱下鞋袜,跪坐在榻榻米上,低眉顺眼的等待着自己主子的吩咐。

    “芳子小姐,我听说你要与甘珠尔扎布先生离婚,是真的吗?”石原莞尔开了腔,只不过这种腔调是那种主子面对着自己奴才的口气,尽管这个主子对这个奴才很客气。

    “是的,我认为他只是一门心思的享乐,根本没有把满蒙建国大业放在心上。对这种人有什么可留恋的?!所以,我决定和他离婚!”川岛芳子一幅斩钉截铁的样子。

    “但是,我们要求你不可以离婚。因为这关乎帝国的大业,也关乎到大清的复兴。”石原莞尔对着自己的奴才吩咐。

    “但是,我和甘珠尔扎布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场政治婚姻,如果没有政治目的的话,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继续保持这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川岛芳子仿佛在撒娇。

    “但是,为了帝国的事业,你必须保住这场婚姻,保住你,蒙古独立运动领袖巴布扎布儿媳妇的身份。因为有了这个身份,你就会无形之中成为蒙古独立运动领袖巴布扎布的继承人。高高的举起满蒙独立建国运动的大旗。”石原莞尔开始为川岛芳子描绘一幅美妙的图景。

    “首先,你要在东三盟地区、外蒙古地区造出声势来,把满洲、蒙古独立运动的大旗高高地竖起来,然后,挥师西进,占领整个外蒙古地区,收复外蒙古后,以高屋建瓴之势,迅速南下,占领河套、绥远、山西、宁夏地区,之后,转而东进,占据整个华北,切断满洲与关内的联系,而后逆取满洲。跟着我们就可以将大清皇帝迎接回到北京城,让他在太和殿里发号施令。让他颁布一道圣旨给你,命你率军渡过黄河,直取长江,平定江南,收复闽浙两广,顺江而上,拿下云贵川康,到时候,在北京太和殿前阅兵的话,你将是走在阅兵队伍之前的第一功臣。对不对,我们的大清中兴第一功臣?”石原莞尔不仅仅是一个好的参谋主任,而且还是一个好的演员和煽动者。几句话说下来,已经把川岛芳子的情绪煽动的如同壶里的开水一般。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带兵?”川岛芳子的脸色激动的像猴子的某一部分。

    “对,我们打算让你去带兵。”板垣征四郎在一旁回答着川岛芳子的问题。

    “那,部队在哪里?”川岛芳子知道,要带兵干大事业是一件好事,可是自己手下现在没有一兵一卒。

    “部队?当然有了。怎么能让你赤手空拳的去办一件如此大的事业?就算是如同清太祖一样英明神武,也要有十三副铠甲才能起兵对不对?张君,从今天起,你,和你手下的兄弟,都归到金司令的麾下。”

    “金司令?那个金司令?”张树桀晃着自己的脑袋,他最近这些日子,一直是酒色财,三样东西,弄的他那张胖脸显得灰暗了许多。

    “张君,这位和土肥原君把你从哈尔滨带回来的金璧辉女士,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长官,你们的司令。”松冈洋右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着张树桀。

    “那我的部队,叫个什么名字?”川岛芳子拿出一副娇滴滴的少女样子来问。

    “你的部队,名字当然是由你定了。不过,为了加强你的部队,我们会从在满洲的在乡军人之中抽调一部分人,来加强你的部队。”

    “那样的话,我就做个安国军总司令吧!”川岛芳子还是一副娇羞的少女样子。“总司令的话,是不是可以挂酱紫色刀穗的指挥刀了?”

    按照日本军队的习惯,只有大将军衔的军人才有资格挂酱紫色刀穗的指挥刀,川岛芳子的这个提问,令在场的三个家伙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一幅小鸟依人样子的小女人,竟然有如此的野心。

    “没关系,你的部队嘛,自然是什么事情都由你作主。”迟疑了一会之后,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互相看了一眼,由板垣征四郎开口答复了川岛芳子。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了这里,明天两位就在满铁的附属地开始接受在乡军人们的报到吧!”

    看着两个奴才低头走了出去,三个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些人是我瞧不起的支那人,但却是我们离不开的支那人。”松冈洋右若有所思,

    “没错,这些支那人我也不喜欢,但他们却是对帝国的事业起着至关重要作用,没办法,凑乎着用吧!”

    “如果没有帝国的利益在里面的话,我宁愿和彭华这样的支那人交朋友。他是我尊敬,但又不喜欢的支那人。”

    副官小野拉开隔扇门探进了半个头,“长官,我们刚刚接到的情报,彭华部队的纵队司令崔吉水,在图们和一股俄军散兵遭遇,崔吉水身受重伤,极有可能不治。” ( 还我河山1929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79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