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468章 抄

文 / 大司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随着廖山河一声令下,已经彻底占据了润州的周军官兵们,沿着城内的大街小巷,将整座润州分割成了三十几个区域。

    弓上弦,刀出鞘,竖起盾,官兵们将各自负责的区域,围得水泄不通!

    这时,攻占帅府的小吏,根据起获的全城壮丁名册,依次找到了各坊的坊长。

    然后,文吏们押着坊长们,赶到各个治安区域,摆上桌椅,摊开笔墨和稿纸,做好了抄家的记录准备工作。

    说来也很奇怪,国力日盛的契丹国,虽然从上到下都瞧不起南边懦弱无能的汉人蛮子,可是,契丹的贵族们却是汉文化,最大的异族推崇者。

    契丹国初,勇武的军事贵族们,大多没有表字。到如今,几乎所有的契丹高官,不仅取了汉名,更有表字。

    尤有甚者,契丹国的今上皇帝耶律景,甚至还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印玺:雅园主人!

    上行下效的后果是,榆关和润州的大小官吏们,就连坊长们都或多或少,都识得一些汉字,写得几笔歪歪扭扭的汉文。

    这么一来,大大的加快了周军抄家的步伐,确实省了不少事儿。

    润州虽然地处契丹的腹地,可是,和南京道析津府差不多的是,城中的居民们,严格按照等级制度,居住和生活在各自的区域内。

    城北和城西,是契丹人的专属区,这里也是周军抄家的重点地段。

    坊长们提着铜锣,一边沿街敲打,一边大声用契丹国语喊话:“勒额们听着,大家都待在家里,听候王师的吩咐……”

    当集体抢劫已经变成了一种艺术的时候。很多沾染着浓浓血腥味的禁令,被包裹在了看似温和的话语之中。

    大家都待在家里,隐含的意思,只要是成年人,几乎都懂:谁敢乱说乱动,杀无赦!

    听候王师吩咐的含义。就更加的通俗易懂:不听话者,死!

    汉民的居住地,暂时没有太大的动静,瑟瑟发抖的顺民们,如同惊鼠一般,悄无声息的躲在家中,他们有些期盼。更多的却是绝望!

    反倒是契丹人聚居的地界,有个高门大户的院内,滚滚的浓烟,腾空而起。

    一阵大风拂过整个润州,那浓烟之中。火苗陡然茁壮上扬,显露出吞噬一切的狰狞面目!

    坐镇指挥的廖山河,没少见到类似的场景,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不足为奇怪!

    在以前的合法抢劫过程中。有些高门大姓的人家,往往受不了自己原本拥有的一切,包括财帛、美女,眨个眼的工夫。变成了他人的私有财产。

    于是,这些原本的上等人,索性把心一横,不仅点火烧空即将失去的全部家财,并且,亲手将自己曾经异常喜爱的美女们,斩尽杀绝!

    类似的场景看多了,廖山河早已是习以为常,临机下达救火的命令,毋须他这个抢劫指挥官另行指示,下边的人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

    蝼蚁尚且贪生!

    点火自绝其户的人家,毕竟是少数中的极少数。城中的绝大部分人,不管是契丹人,还是当惯了顺民的下等汉人,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之际,基本上都选择了服从二字!

    被分割包围在家中的契丹人,被一一捆绑,然后推出家门,驱赶至城内的军营之中,变成了任由宰割的羔羊!

    彻底解决了潜在的反抗力量之后,周军士兵们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之下,将剩下的妇孺、儿童以及老人,一一登记在册,驱赶至不同的区域,方便集中看管。

    情况不断的汇报到了廖山河的手头,他接过小吏汇总的稿纸,大略看了下,嗯,也许是守城战并不算特别残酷的原因,城内契丹壮丁损失率并不是特别的高!

    廖山河注意到,从这些契丹人家中,解救出来的汉人女子的数量,惊人的高!

    以前,基于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逻辑,只要是从敌人手中得到的年轻未婚女子,李中易都会在军营之中组织几场大型的相亲会。

    羽林右卫之中,虽然军饷高待遇好,只可惜,京城居,大不易。而且,官兵们几乎全部都是外乡人士,开封本地的人家,大多舍不得把自家闺女嫁给他们这些无房户。

    没有房子的外来户,试问只要稍微有些念想的人家,谁肯把自家的亲闺女送过去吃苦?

    为了解决部下们的婚姻大事,李中易只得煞费苦心,让手下的未婚青年从解救出来的女子当中,挑选合意的伴侣,久而久之,这也就成了一桩美事。

    如今,中原地区的风气,远不是经过靖康之耻后的南宋那么保守。

    老婆非处、夫死改嫁、夫恶合离,几乎每天都在中原大地上演,早已是司空见惯!

    所以,李中易按照如今习俗的相亲安排,其实深得军心!

    所谓相亲,并不是李中易乱点鸳鸯谱,而是通过官私媒婆居中牵线搭桥,采取公开和自愿的原则,由着男女双方将彼此的真实心意,表达出来。

    当然了,这仅仅是事先的订亲罢了,李中易还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安排部下们的战时洞房花烛。

    廖山河忙活着抢劫的时候,李中易背着手,踱进了原本属于耶律瓶的公主府。

    李中易一边迈步进府,一边欣赏着沿途的风光,李云潇则凑上前,小声禀报说:“爷,那人就关在西厢房内,竹儿小娘子领着女兵们负责贴身看守。”

    “哦。”李中易心里十分清楚,李云潇虽然说得含糊不清,所谓的那人其实就是契丹的小公主耶律瓶。

    “好生看管着,她的身边随时随地都不许离人。”李中易停下脚步,想了想又说,“不能让她自残或是自杀,我有大用。”

    李云潇跟在李中易的身边这么些年,默契无处不在,对于李中易的吩咐,他心领神会的说:“爷,攻进小院的都是靠得住的兄弟,消息一直没有走漏出去。”

    李中易一听此话,便知李云潇这一次却是想歪了,在他没有掌握到大周帝国最高实权之前,他就算是精虫上脑,也绝不会碰耶律瓶半根指头。

    胆敢霸占异国异族的公主,你李中易究竟想干嘛?

    只此一问,朝中的政敌便可将李中易,轻而易举的置于百口莫辩的绝境!

    这种授人以柄的蠢事,李中易怎么可能去干呢?(未完待续。) ( 逍遥侯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6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