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423章 路转

文 / 大司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魏仁浦中途撤了,李中易没有丝毫的惊讶,他和老魏同志,原本就是松散的表面联盟罢了。

    既无实质性的盟约,又没有私下的重要利益交换,李中易怎么可能要求魏仁浦冒着巨大的风险,出面替他挡灾呢?

    这就好比是,普京手下的俄罗斯,与红色中国的微妙关系一样。

    既拉且防,半信半疑,惟恐对方中途抛弃了自己,这才是小白兔和老毛子之间,真实关系的写照。

    事到临头,李中易反而显得异常淡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范质瞥了眼李中易,他发现,这位李参政不仅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镇定自若,异常从容。

    “咳……”范质暗暗摇头,众意不可违,他也无能为力,在轻咳一声,他正欲表态。

    突然,大殿之上,传来一阵扒心扒肺的剧烈咳嗽声。

    众人的目光投注过去,却赫然发现,太子柴宗训面色涨得发紫,正上气不接下气的趴在椅子的扶上,一阵狂喘,咳得很厉害。

    “六哥儿,你怎么了?”小符贵妃芳心大乱,厉声喝道,“还不快传御医?”

    内侍和宫女们,唬得面色发青,嘴唇发乌,大家赶紧一拥而上,合力抬起柴宗训,就去了后殿。

    有机灵鬼,早早的撒开两腿,一路狂奔,冲向尚药局,要找御医来瞧病。

    李谷恨恨的望着李中易,眼看着大功就要告成,就等范质敲钉子,做出定论了。

    只可惜,柴宗训的身体状况。实在是糟糕透了,平白搅了一场好局!

    李中易缓缓的松了口气,他虽然有表白自己的好办法,终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毒招,能不用还是尽量别用。

    范质面无表情的盯着李中易,看了好一会儿。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令在场的众人,全都一头雾水,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杨炯就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会替范质感觉到异常惋惜,恩相隐姓埋名忍多时,利箭已经出匣,气势已经完全铺陈妥当,却是人算不如天算。徒呼奈何?

    李中易如果到这个时候,还不明白,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范质顺势而为。暗中设下的政治陷阱,那他就是天字第一号大傻瓜了!

    范质。你好,你很好,不愧是五代时期,除了冯道之外。最厉害的宰相。

    柴宗训突然发病,彻底的搅黄了范质的图谋,明眼人也都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在场的人都很清楚,李中易医术通神,柴宗训一日不长大成人,身体一日不康健,满朝的文武重臣,谁都撼动不了李中易的地位!

    “无咎老弟,太子殿下的病体,绝非那些个庸医可治,只能仰赖你的妙手回春之术了!”范质走到李中易的身旁,忽然展颜笑了,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李中易微微一笑,拱着手说:“某家责无旁贷!”

    范质抬手轻轻的掸了掸大袖,淡淡的说:“那就有劳李参政了。”

    李中易凝神想了想,从容不迫的说:“还需要尚药局那边的密切配合。”

    “不妨事,老夫这就下堂札,勒束宫中诸司,务必听从无咎老弟你的调派。”范质魄力十足的作出了承诺。

    王溥在一旁冷眼碰观,他惊讶的发现,范质和李中易仿佛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有问有答。

    对于范质的老辣,王溥早就领教过厉害,只是,李中易的城府竟然如此之深,确实令王溥万万没有想到。

    李谷听出了范质和李中易,隐约达成了某种交易,他心下不由暗暗懊恼,一步,就差一步,李中易就要被贬出政事堂了。

    在李谷看来,鉴于柴宗训的身体状况,一直不算特别好,范质也没有要李中易性命的打算。

    据李谷的猜测,范质只不过是想,剥夺了李中易在政事堂的发言权,让他重归开封府,当地方官罢了。

    只可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柴宗训的身子骨,怎么就那么差呢?李谷颇有些想不太明白。

    再次见到李中易的时候,小符贵妃多少有些不太自然,眼神一直躲闪着。

    李中易救了柴宗训性命,她却在刚才打算落井下石,要替皇家除掉祸根。不论是贬窜远州,还是擒而杀之,对于李中易来说,都是恶梦般的命运。

    李中易却只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他拱着手说:“娘娘,请容微臣瞧一瞧太子殿下?”

    小符贵妃正不知从何说起,闻言后,她赶紧点头笑道:“那就有劳李师傅了。”

    李师傅?李中易心中一片敞亮,这就意味着,小符贵妃的变相道歉。

    皇家的师傅,尤其是皇太子之师,只要不是犯了谋逆的不赦重罪,基本上都会安享荣华和富贵,一直到老死。

    李中易心知肚明,柴宗训的病体,才是他目前和未来最大的法宝!

    必须让皇家人,有所顾忌,再不能容许类似的险恶事件,再次发生!

    当李中易缓步走到柴宗训的卧榻之旁,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你既不仁,别怪我无义,有些事情也早该未雨绸缪了!

    经过仔细的诊断,李中易惊讶的发觉,柴宗训很可能患上了过敏性哮喘。

    由于无法利用高清的电子显微镜切片确诊,李中易只能凭借猜测,柴宗训非常喜欢花,他住的宫殿四周,群花环绕,难免会有花粉久浮空中不散。

    嗯,柴宗训的这种哮喘,既好治,其实也很难治疗。其前提是,从此必须远离花粉。

    问题是,小符贵妃也是个极其爱花之人,她舍得把宫中的鲜花,全都拔除一空么?

    李中易完全没有害柴宗训的意思,不过,柴宗训的哮喘病情,的确不是一时半会,就可能缓解的。

    即使是在现代医学日益昌明的千年之后,哮喘的治愈率,也几乎是屈指可数。

    通俗点说,哮喘在一般情况下,只可能暂时缓解,却极难断根。

    替柴宗训开过药方之后,李中易心中猛的一动,既然柴宗训喜欢花,柴荣长期将他这个宝贝儿子带在身边,莫非,柴荣的突然暴亡,竟和哮喘有关?(未完待续。)

    ps:第三更及时送上,司空厚着脸皮,求几张月票。眼看着到月底了,月票又不能留到下个月,不如就支持下司空,让俺鼓足干劲加更吧! ( 逍遥侯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6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