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牛肉

文 / 大司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中易的心里其实非常清楚,由于户曹的档案被烧光了,现在还没到收税的季节,所以,他身上的赋税压力,其实并不大。《军+事+小+说+网 手*机*阅#读 m.junshiXiaoshuo.org》

    如果,城内出了重大恶性的火灾,烧死无数百姓。嘿嘿,就算是柴荣很理解李中易刚刚上任的苦衷,他也会被有心人的口水,淹没在汪洋大海之中。

    除此之外,李中易早在五天前,就把左右厅的巡军撒了出去,及时的控制住了城内的各个街道口,及重要的位置。

    即使出现了重大的治安案件,左右军巡院的兵将们,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及时予以扑灭。

    另外,由于承平日久,交出兵权的权贵们,渐渐突破了晚上的宵禁制度,以至于,三更天还有在瓦子里面作乐的衙内。

    不过,大多数老百姓还是循规蹈矩的,一更天以内,基本都各自散去,回家睡觉。

    随着商品批发市场的逐渐兴旺繁荣,开封府内的市民生活,已经大大的提前了。

    商业活动的频繁和茂盛,导致城内的闲民,很容易的就可以找到工作。

    市民们有了工作,外地的各种货物又源源不断的运入开封,产品相对丰富,各种吃食摊档和铺子,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茁壮成长。

    柴薪的价格,也快涨到天上去了,在家单独作饭,也失去了规模效率,变得越来越不划算。

    到了如今,很多富裕的市民,在计算了做饭的成本之后,索性带着全家人。一日三餐都在外面吃。

    开销差不多,还省了做饭的时间,市民和小商贩,皆大欢喜。

    市民们有了钱和时间之后,晚上闲着也是闲着。逛逛瓦子,听听小曲,看看百戏,关扑(赌博)一下,也就成了提高生活水平之后的娱乐必须品。

    瓦子里人多,酒肆多。一旦起了大火,人们互相推搡,彼此踩踏,肯定要出大事,所以。李中易的头脑异常清醒,先抓住防火的主要矛盾。

    李中易抵达桑家瓦子的时候,下午才开业的瓦子里面,异常安静。江湖戏子们,忙碌了一夜,如今都还在睡觉。

    李中易背着手,绕着桑家瓦子和鼓楼街,转了一整圈。他发现。这里的放火形势,的确很糟糕。

    只见,一座小楼紧挨着一座小楼。一眼望不到头。

    这且罢了,更要命的是,桑家瓦子建筑物,和附近的民居,大多只隔了一条仅一辆马车通行的狭窄通道。

    这要是着了大火,周围的房屋肯定是烧光光。天知道会烧死多少人?

    “王防隅,此地如此凶险。你有何高见?”李中易忽然停下脚步,扭头询问王晓同。

    王晓同叹了口气说:“最好的办法是。拆出救火的通道来。只是,房屋属于老百姓所有,咱们官府冒然去拆,引起了民变,就是掉脑袋的大罪。”

    李中易深深的看了眼王晓同,这家伙虽然是个莽汉,业务能力却不弱,他的看法可谓是一针见血。

    事情是明摆着的,开封城内可不比没有几个人的穷乡僻壤,牵一发而动全身,拆迁必须考虑严重的政治后果。

    “王防隅,据你估计,这附近大概住了多少人?”李中易有心考较一下王晓同的业务素质。

    王晓同仔细的想了想,禀报说:“据末将的估计,算上男女老幼,只怕有三四万人之多。”

    李中易点点头,这个王晓同确实是个实干型的莽汉,有真本事,却很不会做人,以至于被压制在从七品的位置上,一直无法获得提拔升迁。

    “府衙所属的公地有多少,王防隅,你知道么?”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继续考验王晓同。

    王晓同摸了摸后脑勺,露出憨厚的笑容,回答说:“不瞒端明公,末将还真没想过这么多。”

    李中易点点头,没吱声,这个王晓同属于典型的尽职型军汉,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

    这也不能怪王晓同,李中易自己也是在其位,才谋其政,不可能强求一个军汉考虑过多。

    毕竟,不是所有的军汉,都像赵老二那样,是个绝代之天才!

    时近晌午,李中易也走累了,准备找个地方吃饭,他就问王晓同:“附近的酒肆之中,哪家最好?”

    当领导的,第一次请客吃饭,自然不可能去很差的地方。

    王晓同咧嘴一笑,说:“天下客的菜最贵,但是口味最佳;宴宾楼的菜比较一般,酒倒是不错;还有家小店,名叫庆丰楼,菜和酒都不错,就是场子小了点。”

    李中易自己就是酿酒大师,自然看不上宴宾楼的所谓美酒,他当即做了决定,“走,咱们去庆丰楼那边,看看他们的菜,烧得怎样?酒又如何?”

    临近庆丰楼的时候,李中易故意让王晓同躲在李云潇的背后,免得被熟悉的酒博士看穿身份。

    “唉哟喂,请恕小人眼拙,这位公子,您可是稀客啊!快,快,里边请,楼上有雅座单间。”店小二的眼光很毒,仅仅从元随的打扮,就已经看出,李中易至少是个有钱人。

    在店小二的殷勤招呼之下,李中易和王晓同被领进了一座靠窗的单间。

    “两位客官,不知喜欢用点什么?鄙店有酱兔头,卤羊肉……还有上好的酱牛肉……”店小二终究还是看走了眼,一时嘴溜,居然说出了酱牛肉这种违禁的吃食。

    按照朝廷三令五申的规矩,即使是伤牛,被宰了之后,也不许酒肆买卖。

    所以,李中易如果成心想敲这家店的竹杠,嘿嘿,等酱牛肉端上桌子,就已经可以下令抓人了。

    不过,在人治的皇权时代,法度总是充满着弹性,视各自的议价能力,而随意伸缩。

    李中易心里也非常有数,他没当开封知府以前,城内的酒家,早就半公开的售卖牛肉了。除非是运气不好,让仇家刻意抓住了把柄,否则,也没有食客会多事的告发。

    默许是一回事,在公开场合吃牛肉又是另外一回事,李中易的身份特殊,不可能不注意身份。

    李中易用眼神制止王晓同,告诫他不许妄动的同时,信口点了一大桌子菜,却故意忽略掉了牛肉的事。(未完待续)

    ps:回晚了,幸好是周末,来得及接着码字,补更! ( 逍遥侯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6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