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7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文 / 大司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荆南国的所谓精兵,和老师您一手练出来的乡军,简直没法子比。”郭怀一口气喝干了一杯茶,抹了把嘴角,咧嘴笑道,“刚上阵,荆南国的五千兵马,就被咱们这一千来人,给杀得抱头鼠窜。”

    姚洪笑道:“不瞒老师,荆南国确实不经打,连续让咱们摸了三座县城,一直不长记性。如果不是担心老兄弟无谓的拼了消耗,荆南国的西北部,咱们肯定搅他个天翻地覆。”

    “老师,陛下问过我们,说为什么不接受招抚。”左子光越过诸多细节,直接说出了李中易如今最关心的问题,“我说,大家闲散惯了,也是被后蜀的孟昶给弄得心里非常寒。”

    李中易点点头,左子光的这个理由,找得不错,即使是柴荣有疑心,也不好说啥。

    “老师,照我说,咱们不如一块儿杀出开封城去,先占了荆南国,再统一中原。”郭怀大咧咧的胡言乱语,惹来了姚洪和左子光两人的白眼。

    李中易不动声色地问左子光:“你也是这么看的?”

    左子光撇了撇嘴,说:“老师的家人都在开封,谁敢保证一个不落的,就可以冲出城去?”

    姚洪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慢条斯理的说:“荆南国小民少,又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就算是咱们拿下了荆南,也是四面皆敌的处境。假以时日,或许可能成事,但是,见过了天子之后,学生以为。天子必不会容许咱们在荆南成势。”

    李中易频频点头,三个旧部,三种看法,却都很有理。

    左子光说得一点没错,如果不是家人被柴荣捏到了手上。李中易无论以后蜀,还是以荆南为基地,也完全可能成就一番大业。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李中易的一大家子,都被柴荣给算计到了开封城中。

    更重要的是。柴荣的身体不好,死得很早,柴宗训才七岁就登了基。

    主少国疑,群臣的心思不稳,这才被赵老二趁机占了大便宜。轻而易举的篡了周朝,立了北宋。

    从局部来说,荆南国确实可以做为起家的基地。但是,如果站在大局上来考虑,只要柴荣倒下了,李中易也很有机会,抢在赵老二之前,白捡一个大便宜。

    有得必有失。收益和风险注定并存!

    李中易现在手握破虏军,又有郭怀等人的五千精锐相助,将来大变局的时候。嘿嘿,利用浑水摸到大鱼的机会,肯定倍增!

    “天子是个什么意思,你看懂了么?”李中易笑望着郭怀,想看看这一年多没见面,他有何进步?

    “天子把咱们安置到羽林卫。单凭这一点,学生觉得很不容易。”郭怀叹了口气说。“一般人,谁敢把猛虎养在身边。不怕反噬么?”

    姚洪摇了摇头,说:“天子明着优待咱们,暗地里其实是做给老师看的。”

    左子光抿唇一笑,说:“老姚这话正好说到了点子上。天子的话里话外,始终都围绕着一个重点:一切北伐为重。”

    李中易欣慰的看着左子光,这小子当了一阵子山大王,见识明显大有长进,远非吴下阿蒙。

    “夔王现在怎样了?”李中易一直在犹豫,最终还是问出了这个他很关心的问题。

    “当初,孟昶派军来包围我们的时候,还是夔王派人通风报信,咱们这才躲过了一劫。”郭怀重重一叹,摸了摸脑袋,“咱们杀出重围,在荆南国站稳脚跟之后,听说夔王已经被孟昶夺了爵,罢了职,软禁在张业的军营里读书。”

    李中易心下猛的一沉,脸色凝重的说:“是我连累了夔王。”

    左子光说:“我琢磨着,拼死去把夔王抢出来,风险太大,一个不慎,反而会害了夔王的性命。不如等大军南下的时候,再里应外合,救出夔王的把握,也大得多!”

    李中易现在也没啥好办法,左子光说的确实不错,夔王只是被张业软禁在军中罢了,并没有生命危险。

    如果,他们强行去抢人,风险确实太过巨大。那是重兵云集的军营,又不是某个宅院之中,呼吸之间,张业的大军就可以杀过来,玉石俱毁的机率大得惊人。

    另外,李中易确实也不放心让别人去操作救人,他自己又被柴荣盯在了眼皮子底下,脱不开身。

    “赵老太公现在如何了?”李中易始终惦记着他的那位战略盟友。

    姚洪轻声一叹,说:“赵家被张业突然率军打了个措手不及,赵家的残兵败将,已经退至开州(今开县)。听说,赵老太公气得吐了血,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

    李中易唏嘘不已,赵家父子的心不齐,结果,赵家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历史魔咒,中了张业的暗算,丢掉了在成都的话语权。

    “你们几个人,以后还是少来我这里,我现在手握精兵,身处嫌疑之地,必须小心谨慎。”李中易担心遭到柴荣的猜忌,不敢久留郭怀他们,吃罢酒宴之后,就将他们送出了二门外。

    左子光的怀里揣着李中易给所谓“密码本”和“密码”,姚洪那里也有一套秘密的联络方法,郭怀则负责和王大虎单线联系。

    李中易在高丽的时候,闲着没事,除了逗着彩娇玩耍以外,还精心编制了一部以阿拉伯数字和医用英语为基础的“密码本”。

    在这个世界之上,李中易敢拍胸脯说,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可以破译,他们师徒之间的来往密信。

    听说郭怀他们来过了,李达和把李中易找了去,叮嘱说:“你现在已经是大周的侯爵,还是尽量少和蜀国的人走动,以免瓜田李下的嫌疑。”

    李中易含笑点头说:“阿爷,老部属来了,如果连面都不见,反而会惹人疑心。”

    李达和叹了口气,说:“我找你来,还有一事,二郎已经很久没有拿回课考的消息了。”

    李中易皱紧眉头,问李达和:“阿爷,二弟的随身书童怎么说?”

    “全是瞎话,没有一句真话,如果不是怕惊动了二郎,老夫定要乱棍打死那个狗奴才。”李达和气不打一处来,恨得牙齿直痒。

    李中易心里却明白,自从曹氏离开了李家之后,李达和的心里一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所以,对李中昊的管教力度,也大不如以前。

    李中易带兵出征高丽,家中再无人可制约得住李中昊,可不就是放了鸭子?

    “阿爷,二弟的一位同窗,正是中书舍人刘鸿安的三弟,孩儿明天找个机会,去一趟国子监,暗中打听打听。”李中易即使心里对李中昊有些不爽,再怎么着,那也是他的亲弟弟,没办法不管的。

    “这就好,这就好。”李达和在开封城内,没有一个熟人,耳目闭塞,也只能指望着李中易去打听了。

    李中易想了想,决定还是要提前给李达和打个预防针,索性挑明了说:“阿爷,二弟私下里从帐房借了几千贯文,瓶儿一直没敢和您说……”

    “什么?”李达和霍地站起身,怒不可遏的说,“这个孽畜,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家里人难道短过他的半分吃穿用度不成?”

    常言说得好,慈母多败儿,这话放到慈父的身上,其实也一样。

    李达和的一时不忍心,李中昊没了约束力,自然不会学好。

    以李中易经验,李中昊从家里搞出去这么多钱,除了玩女人之外,就肯定是赌博。

    幸好这年月,还没有“福寿膏”这种要命的东东,否则的话,李达和不得急死?

    以李中易的丰厚家底,别说李中昊只拿出去了几千贯钱,就算是几万贯又如何呢?

    本着不想害了亲弟弟的想法,李中易却不能不管这事。只是,父亲李达和健在,李中易这个做长兄的,也没办法管得太深。

    李中易面对千军万马都没眨过眼睛,这家务事,却比两军正面对垒,还要麻烦几十倍!

    “珍哥儿,你可不能任由二郎往邪路上走啊。”李达和自知理亏,气得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小声说,“不瞒你说,我开医馆的那点钱,每月倒有一大半给了那个畜生。”

    李中易对此并不觉得惊讶,李达和放着好好的老太公不做,硬要开医馆,不就是想积攒一点私房钱,贴补李中昊么?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大儿子和二儿子,又都是亲生的,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李达和这个做父亲的,也确实相当为难。

    当初,李达和也是瞒着曹氏,私下里替李中易攒了一座小宅子,以及两百两银饼,作为李中易大婚之后的压箱钱。

    李中易喝了口茶,笑着说:“阿爷,孩儿劝您还是别开医馆了,就在家中,盯着二弟好好的读书。至于,二弟大婚的开支,您就别操心了,两万贯以内,孩儿全都包下了。”

    “唉,都怪为父没能耐,弟弟的喜事,居然要你破费这么多,说出去都是家丑啊。”李达和欣慰之极,弟虽不大恭敬,李中易这个兄长,却完完全全的做到了兄友。

    “阿爷,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二弟中了仇家的圈套。”李中易把他最大的忧虑,索性都抖露到了李达和的面前,免得将来真出了事,会让父子兄弟之间,产生极大的怨恨。

    “你的意思是说……”李达和话音未落,却见一直跟着李中昊的书童画砚,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哭着禀报,“老太公,大事不好了,二爷在国子监里,犯了大错……”(未完待续) ( 逍遥侯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6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