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风云突变(六)

文 / 又闻栀子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高桥为此做过缜密的准备,曾经自己亲自驾车在这条线路上跑过好几次,145公里的距离,85%为高速路段,只要一个半小时就够了,最多一个半小时他和他的同伴就可以离开中国,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而这个时候,中国人也许还没有回过神来,眼睛依然盯着机场码头这些重点目标呢。</p>

    实在不能不佩服日本人做事的认真态度以及他们自以为是的处事哲学。</p>

    高桥的如意算盘打得实在是太好了,好得以至于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苏通大桥严重拥堵!收费口前的车龙排了足足有两公里长,高桥茂的车堵在其中进退不得。</p>

    一个半小时前,由于高桥释放的病毒发作,高速公路信号系统和收费系统全面瘫痪,现已限速行驶并改为人工收费,而这个过程所产生的混乱导致中国高速公路系统大范围拥堵,其中也包括苏通大桥!</p>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p>

    尽管已是初冬,高桥茂的脸上汗水涔涔,望着眼前缓缓移动的车龙忍不住低声咒骂。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本来应该在浩瀚大海上观赏海景的他还依然堵在了苏通大桥的收费站前,按照原定的计划,这段路上耗费的时间应该是40分钟,最多不超过45分钟。</p>

    千算万算,高桥漏算了他自己所作的恶业带来的副作用。真正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p>

    天空中传来了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高桥侧身看了看车窗外,三架带着中国警方标记的直升机正在低空盘旋着,而就在不远处的收费站,已经全部红灯,停止了车辆放行。</p>

    看来和中国警方打时间差的完美计划已经被自己亲手断送了。很显然,中国警方已经从监控中判明了他们的大致方位,现在正在利用包括直升机在内的手段围捕他们。高桥知道中国警方装备的直升机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来装点门面的,这回为了他们可是下足了血本,估计上面的人员应该不光是警察,更有可能是国安。</p>

    看着前面苏通大桥高耸的桥塔,高桥茂心底里却是一片冰凉。一切都将结束了,壮美的苏通大桥也许是这个生活了八年的美丽国度留给他的最后印象了吧。</p>

    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那个已经紧张得无法言语的女秘书,高桥茂忍不住长叹一声。才24岁,如花一般绽放的年纪,难道就要如此结束了吗?他分明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对即将到来死亡的恐惧,然而,他现在已是无能为力。</p>

    高桥略微颤抖着的手伸进了贴身的口袋,那里有两粒乳白色的氰化钾胶囊正静静地等待着他,作为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间谍,他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如果是在和平时期,他或许应该束手就擒,然后等待某个时刻中国政府装模作样审判之后的驱逐出境,当然,作为交换,也一定会有一个中国类似身份的人物会在同一时刻被驱离日本。但是现在,是在枪口相对的战时,国际法并不会像保护战俘一样去保护一个间谍,理论上,敌方的间谍可以不经审判立即枪决。然而对于这些间谍来说更可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敌方为了获取情报而施加的种种残酷手段,虽然说每个国家都不会承认有酷刑存在,但是彼此之间心里都很清楚,为了获取有价值的情报,大家无所不用其极,一旦被俘,等待着这些可怜家伙的命运只有一种,那就是生不如死!</p>

    氰化钾,对于一个已经无望逃脱的间谍来说,无疑就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两秒钟,很快,快到还没有来得及细细体验死亡滋味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p>

    14时03分,东海大陆架,大森永一正在暖潮号上体验着肾上腺素分泌急剧增加所带来的那种焦燥与快感并存的激动滋味。口干,喉头有些发紧,忍不住想要吞咽口水,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了送话器。当然,这一切也许大森舰长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被动声呐上。</p>

    就在一个小时以前,声呐操作员终于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中方潜艇的行进方向为155,如果中方舰队不改变航向,那就会在暖潮号右舷驶过,而相对距离应该在10海里以内,处于暖潮号最佳的攻击距离。</p>

    20分钟过后,一阵低沉的航行声波也进入了日方声呐操作员的耳中,老练的操作员马上就分辨出这是中方航母所使用的直径超过6米的巨型螺旋桨,这种螺旋桨在全力撕扯海水时会发出的巨大噪声,即便还隔着至少30海里,也被暖潮号所装备的ZQQ-6声纳清晰地捕捉到了,经过与数据库比对,确认是中国海军航母高山青号。</p>

    随着一艘艘中国舰只的声音被暖潮号一一捕捉,大森舰长确信他终于等到了中国海军的特遣舰队。暖潮号上的气氛慢慢变得紧张起来,大森舰长忍不住朝四周看了一眼,艇员们都在各自的战位上,四周一片寂静,除了操作仪器时发出的轻微声响就只剩下了艇员们变粗了的喘气声,虽然谁都没有说话,但是紧张就像病毒一样感染到了每个人的身上。</p>

    从那一刻起,大森舰长又历经了至少一个小时的煎熬,声呐操作员一分钟一次的报告不断撩拨着他和全体艇员的神经,而当最后一次报告显示中方“高山青”航母已经进入他所设定的10海里攻击红线时,大森舰长突然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日本和中国开战了吗?我就要攻击中国的航母了么?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p>

    电影里的战争带给人的感受也许永远充满了兴奋与刺激,但是真实的战争感受也许只能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紧张”!就连大森舰长这样的老手也不例外。</p>

    漫长的一分钟过去,声纳兵的提示又一次传入了大森舰长的耳朵。中方前导护卫舰正在转向!</p>

    这一声把大森舰长漂移着的灵魂又拽了回去,看样子中国舰队可能正在转向,不管什么原因,但是航母肯定会在短时间内随着前导舰只转向,也许它已经这样做了,只是航母体型庞大,动作稍微迟缓那么一点而已。不行!战机稍纵即逝,绝对不可以这样错过!大森永一操起手里的送话器紧急下达了上浮的命令。</p>

    现在的水深是负580米,虽然暖潮号装备的GRX-2式重型线导鱼雷作战深度可以达到900米,但是他的潜艇一定受不了,这已经远远超过了暖潮号的极限深度,如果在这个深度冒险发射,也许鱼雷没有发射出去,而自己的艇却会被巨大的水压从打开的鱼雷发射管处瞬间压垮。理论上暖潮号的安全发射深度是在负300米以内,必须马上上浮到这个深度以上。</p>

    很快,高压空气排出时的尖啸声充斥着每个人的耳膜,大量的海水被高压空气从几个压载水舱同时挤向艇外,而柴油机发动机也被紧急启动。</p>

    正常情况下,潜艇只需排出压载水舱的海水就可以安全而平稳的上浮,但是在紧急上浮时却不是采取这样的方式。在紧急上浮时潜艇更多的是依靠水平舵产生的升力在尾部螺旋桨高速推动下向海面射出去的,这个动作更多符合飞机起飞时的升力原理。</p>

    随着柴油机的一阵咆哮,暖潮号开始加速,随即水平舵转向,艇体微微一摇,渐渐变成尾倾30度的姿态,有经验的艇员们老练地抓住了身边可以触及的固定物,谁都不想像个布袋一样被甩出去,要知道这里可是潜艇,到处都是金属制成的家伙,可不像家里的被窝那么柔软。</p>

    与此同时,大森舰长的命令还在不断发出。</p>

    “1,3,5,2,4,6号鱼雷发射管预备,GRX-2式鱼雷,定深10米!”鱼雷早已被装入发射管,但是还需要设定深度,中国航母的吃水超过10米,而周围的大批的护航舰只吃水一般不到5米,大森舰长可不愿意自己送出的大礼被别人代领。至于目标参数则需要等待主动声呐的探测结果,好在GRX-2式鱼雷是线导鱼雷,即便在发射后也可以继续进行参数修正。 </p>

    二十秒钟过后,暖潮号艇首部的主动声呐换能器开始工作,那饱含着能量的“BIANG,BIANG。。。。。。”高频声波一阵接一阵地发出,并以空气中音速5倍的速度在海水中狂飙,直到它们碰到某些目标体发生反射为止,而一旦反射波传回母艇,高性能的计算机可以在几秒钟内判明目标身份,然后解算出目标艇的位置,速度等重要参数并输送给攻击中的鱼雷,接着,就是一波凌厉的攻击。</p>

    14时06分,就在暖潮号开始紧急上浮的一分钟后,暖潮号的一系列动态马上被潜伏在不远处的中国海军387号潜艇所捕捉。暖潮号主动声呐在锁定对手的同时也明白无误地把自身的位置和攻击意图赤裸裸地暴露在了对手的眼前。</p>

    “它一定是要攻击我们的航母!” 吴凯进中校作为387号的艇长十分清楚中国潜艇在此次作战中的第一任务—就是保护航母,现在日军已经打开了主动攻击声呐,那他们一定已经侦测到了中方航母的方位并开始精确定位了。</p>

    吴凯进头皮一阵发麻!他现在已经比对手晚了一步,而且糟糕的是387艇采用了和日本潜艇一样的策略,冒险坐沉海底,这样虽然隐蔽良好,但是同时也丧失了先敌开火的可能。387现在面临暖潮号一样的窘境-深度已经超过了可供鱼雷发射的极限!</p>

    “紧急上浮!紧急上浮!”387艇长不顾一切地吼叫起来。</p>

    </p> ( 血与火的轮回-预演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66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