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中南海无人入眠

文 / 又闻栀子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与此同时,北京的中南海,政治局全会气氛紧张。尽管中国人打小讲究风度,特别是对于政治家而言,像诸葛亮那样的羽扇纶巾,风度翩翩才是中国政治家历来所追求的。但是,遭遇如此严重的挑衅,不由得中国人不怒。



    会场上有的咆哮如雷,有的咬牙切齿。



    然而,讨论到具体因对手段,大家的意见并不统一。很明显,日本人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中国人的底线,也有点出乎中国人的意料。中国领导层面明显对于日本人的反应估计不足。原来的预想无非是一些摩擦,正常情况下可以依赖外交手段来实现国家意志,而现在等来的却是军事冲突。日本人狗急跳墙,这无疑让中国的领导人感到有点措手不及。



    争吵到最后,基本分成了两派。一派希望以激进的手段进行反击,不惜动用军力,也要在钓鱼岛一战。



    另一派则力求持重,还是希望能现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问题。双方各说各的理,一时间中南海里吵成了一锅粥。



    中国人一直说人多好办事。可是实际上人多往往难办事。



    土木堡之变后,明英宗被囚,瓦剌军兵临北京城下。可就是这样的紧急关头,朝堂之上依然是你争我夺,争吵不休。要打的有,要闪人的也不少。还有大臣竟然搬出了阴阳之说,什么夜观天象,必要南迁。好在还有个于谦在,力挽狂澜,宁死不退,替大明朝保下了半壁江山。



    大约五百年之后,日本人打了过来。同样有汪精卫,周佛海之流非要弄个什么曲线救国。结果不但没有救成中国,自己也落得个“少壮雄飞晚逶沙”,毁了自己半世英名不说,徒留骂名千载。好在蒋介石在忍了又忍之后,怒发冲冠,一亮光头,总算没有让中国从此沉沦。



    然而,历史是那么容易让人记起,却又如此容易让人忘记。中国人的选择性失忆总会让人有种恨铁不成钢的痛感闪现。



    主张采取强硬手段的席总书记对于下面的争吵很失望,也有些无奈。为什么中国人总是不能像日本人那样心齐呢?难怪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每个中国人都是一条龙,十个中国人加在一起就是一窝虫!说法有点夸张,但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却又是如此贴切。



    席总书记暗暗叹了口气,现在毕竟不是自己窝里斗的时候,如何说服大家齐心一致对付日本人才是最主要的,至于其他的,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一下吧。



    想到这里,略略平复一下的席总书记把眼光转向了一向强硬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梁上将。今天的会已经开了很长时间了,但是作为主角的军方几乎没有发表意见。一向稳重的胡凯总参谋长也就算了,他一贯是谋定而后动,不言则已,言则必中。可是一向主张强硬的梁上将也不发一言,这里面必定有文章了。



    “梁副主席,你今天怎么给我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啊!这可不像你的为人。”席总书记点起了将。



    梁上将捋了捋花白的短发。不是他不想打,但是目前的这种状况则根本不是中国军方所期望的态势。



    首先,时机不对!中国军方预判的出击时机应该是2030年以后,那时候中国的军力虽不至于超过美国,但是应该不会差距太大,现在时间一下提早了十年,中国军队还是明显缺乏与美军叫板的底气。以前之所以叫得凶,无非是要提起中央的注意,争取更多的军费以发展军备。



    其次,对手也不对!虽然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终极对手就是美军,但是也并不是一定要正面和美军开仗。大国之间可以较量的手段多多,军事力量做后盾则可,拿到台面上真刀真枪则永远不会是上上之选。一则代价太高,二则风险太大,两家都是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一旦失控,谁都无法判明后果会有多严重。



    这也是为什么冷战了这么多年,美国和前苏联也没有真个赤膊上阵,哥俩自己干上一架,最多也就是通过代理人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较劲。因为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小孩子打架无非青一块紫一块,大可以回家找爸爸妈妈出来评个理,找回点颜面。大人打架就不一样了,动起刀枪来轻则缺胳膊断腿,重则一命呜呼,那时候你找谁去评理啊?



    按照中国军方的想法,最好是先拿越南,菲律宾之类的小虾米来练练手。一来有必胜的把握,还可以让部队增加实战经验,二来收手也容易,像这样的国家还没有底气缠着中国叫板到底。



    日本则绝对不是当前中国所愿意面对的对手。一来双方经济联系紧密,不等真的动手,只要有所风吹草动,双方的股市已经一泻千里了。当然,这点并不是军方所考虑的重点,重要的是对手有相当的实力,背后还站着个美国,一旦冲突起来,胜算难说,尺度也难以把握。



    但是,在和平时期,决定国家意志的因素太多太多,并不是单单军事因素说了算。有太多美好的设想往往被迫束之高阁,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如果说我们目前做不到首战必胜,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有何想法?当然,我说的仅仅是如果!”梁上将字斟句酌地问出了一个大家谁也没有预想到的问题。



    失败?!梁上将的这个话题无疑太沉重了点。席总书记也没有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一向强硬的梁副主席嘴里吐出来。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梁副主席,一时无语,而席间的窃窃私语却一下子多了起来。



    “为什么?这就是你们军方的态度?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应该有的态度吗?”果然有人马上跳了出来。



    “我是说万一,军中之事,虽有必胜之谋,却无必胜之理!”孙将军说得很慢,但是很清楚,这无疑给一些狂热的头脑兜头一盆冷水。



    未思胜,先虑败!只有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才会意识到战争的可怕。梁上将和胡凯将军都是经历过上个世纪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是真正从血与火里走出来的一代战将,他们对于战争的认识远远超过那些只会喊口号的人。当初,即便是像越南这样一个对手,我军和越军的伤亡比例也是一比一,也就是说尽管我军在战略上达成了目的,单就战术而言,我们和越南人也就是个平手。更何况现在的对手实力远远超过四十年前的越南,而整整四十年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必胜把握吗?恐怕谁都打不了这个保票!



    “你们军方到底有什么想法,现在统统倒到台面上来。”席总书记心中有气,口气也硬了一些。



    看来总书记有些误解了,胡凯上将站了出来。



    “大家请不要误解梁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是那支党指到那里,我们就打到那里的革命军队,这一点绝对没有任何怀疑。梁副主席的意思是需要全盘考虑战争中所有的可能性并做好正确的应对措施。而且,兵凶战危,无人可言必胜。这两个字用来鼓舞士气是可以的,但是放在一个直面全局的指挥员脑子里则是危险的。”



    停顿了一下,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众人,胡凯将军接着补充下去。



    “我以前看过这样一则新闻,有个放养老虎的动物园,平常喂的都是肉块,有一天动物园放进了一只活牛给老虎改善伙食,结果呢,吃惯了到嘴肥肉的老虎被一头牛追的四处乱逃。。。。。。为什么?因为长久舒适的生活已经淡化了老虎的本能。牛还是一样的牛,老虎却不是原来的老虎了。”



    座上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今天能够走进这扇门的无疑都是人中龙凤,无需多言,一点就通。是啊?看看历史上的,哪一支赫赫有名的军队不是从血与火的战阵中拼打出来的呢?外有罗马方阵,蒙古铁骑,内有岳家军,戚家军,包括以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无一不是在战阵之中慢慢磨练壮大起来的,最终才得以成就功业,青史留名。而靠着银子堆砌起来的大清帝国两洋舰队,却是一般的下场,北洋水师败于日本,南洋水师败于法国。白花花的银子只换了一缕青烟,几多耻辱!



    一支伟大的军队只能是打出来的,光靠练是永远练不出来的!



    看看美国军队,为什么能保持如此良好的素质,叫之能动,动之能战,战之能胜。除了国家重视,装备先进之外,不断的对外战争也为之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营养。二战之后美国除了与前苏联的冷战之外,大一点的战争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小一点的军事行动则是多得不可胜数。



    从战争中发现问题,然后在战争中解决问题,最后在战争中提高自己。这才是美军保持强悍战斗力的不二法宝。



    然而现在的中国军队太缺乏这样的历练。国策所限,只想与人为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只能自己个在家里操练左右互搏了。可问题是那只是小说家言,你自己个左手和右手博博看呢?到最后恐怕连握个手都会觉得别扭!也难怪人家都把中国军队的演习当作演戏。



    “我想大家都明白我的意思了,不是说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敢打,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来就不怕流血牺牲,过去不怕,现在不怕,将来也不怕!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不是没做准备,参谋部大的小的预案有上万份,小到边境线擦枪走火,大到核战争,我们都可以找出相对应的预案来。可是问题是看看历史上大大小小的几万次战争,又有那一次是完完全全按照某个人的预想去发展的呢?”



    停顿了一下,胡凯上将接着补充:“现代战争装备多,信息量大,有机整合严密,这需要大量有经验的军事人员,可是,我们已经整整四十年没有打过仗了,师级以下军官几乎没有经历过战争,缺乏实战经验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你也知道目前的情势,忍让退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说话的是考虑全面的陈伟明总理。



    “你所说的这些问题确实是实情,但是现在不是检讨国策的时候。日本人这次的行为已经全面超出我们的底线,不采取强有力的举措已不仅仅是有失国体这种脸面问题了,单是国内民众的不满就会把我们放到火山口上。我们骂了清政府这么多年,总不能自己也做清政府吧!如果不打能够解决问题最好,但是如果必须打的话,你们军方就必须要挑起这副担子了。胡总参谋长,你说呢?”



    “我完全明白这一点。正如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来不怕什么,200万官兵早已枕戈待旦,只要中央军委一声令下,我们将豪不迟疑地杀奔东海!但是我们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中国人和日本人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了,从唐朝起就好好坏坏了近千年,对于日本这个对手我们还是了解的,如果选择军事对抗,这无疑会是一场异常艰苦的战争,而战争的深度与广度都很难界定,至于与美军之间的冲突可能也需要好好探讨。”



    “不管怎样,我相信最终的胜利一定会属于我们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但是我们必须要有全面的准备,无论是物质上,还是心理上,无论是胜是败都要能够正确面对,这首先需要我们有坚持到底的信心,而且不单单是我们解放军,更需要全国上下齐心一致,做全面的战争规划。”胡凯上将婉转地说出了他的担心,也说出了他的希望。一句话,必须全面准备,长远打算,不要指望一招制敌,那是不切实际的。



    确实,让一支四十年没有打过仗的军队一上来就直面当今世界前列的军队,有多少胜算实在是很难说。再则,现代战争已经不是以往那种简单的两军之间的火拼,很多时候拼的是一种整体实力,既有军事装备,军事人员这样的有形实体,更多的是像经济实力,国家关系这样的无形资源。比如石油进口渠道,以及俄罗斯的态度,欧洲的态度,还有可能涉及的韩国,朝鲜,台湾,越南,菲律宾,新加坡,印度等等力量都需要一一考虑妥当。目前中国已经失掉了先机,那就更加不能打无准备之战了!”



    夜已深,中南海里的人却是无心睡眠,直到天明。



    

( 血与火的轮回-预演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66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