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6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半响之后,图公子有些酒意上头,诡异笑道:“酒过数巡,请问诸位姑娘,可否献才艺助兴?”

    陆云附和着点头道:“对的,有酒岂能无歌舞助兴?”

    众女听了笑意吟吟。

    越清寒望向秦如烟,后者便道:“奴家抛砖引玉,先抚一支新曲如何?”

    陆云三人不由叫好。

    秦如烟的玉指仿佛轻柔的风,拂过河面,山岗。琴音柔和、淙淙,随后来到闹市,有些喧嚣和激扬。

    陆云发现她的古琴比顾盼儿的古琴要古老得多,似乎是一把旧琴。不过,依旧是五弦,难怪声音之中少了某些音域,听起来缺乏广阔多变的元素。

    虽然如此,在秦如烟的指尖,古琴依然发出很特别的声音,不似二胡如泣如诉,却比二胡委婉缠绵,是那种回旋往复的缠绵,有点让人心痛;又不如古筝响亮欢快,演奏效果立竿见影,却平和沉稳,有一种往心里去的吟哦;也不像琵琶那么锋芒毕露,大珠小珠落玉盘式的直截了然。

    它的声音就如同古人一般含蓄。

    秦如烟指法不动声色地控制着轻重缓急,陆云闭起了双眼,只用心来倾听,感觉自己进入了另外一种空灵的境界。他想不到,这样一种声音,还有什么能与之相和。

    突然间,一道箫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林度水,似乎跨越了时空,悠远、空洞,仿佛又是另一种呼唤。

    陆云忍不住睁开眼睛,看到安冬儿正吹起洞箫。箫的幽怨迷离和琴的古雅通透糅成一股清风,似乎要超脱现实之境,透着一种高妙的情趣。

    上首的越清寒换装而出,双足轻轻一点,竟然缓缓飘起,落在中央,她要翩翩起舞。

    不得不说,古人的长裙十分适合舞蹈。袖子宽大如云,后摆几乎及地,上身两条彩练翻飞。

    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如同天仙。

    陆云一时竟然被吸引,看得呆了。

    越清寒本来就美貌过人,再加上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众人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几乎忘却了呼吸。那种少女般的美目流盼,令陆云心跳不已。

    随着琴箫音律骤然急转,她以右足为轴,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飞起。

    她竟然把绝顶的轻功揉进了舞蹈!

    纤纤玉足落地,她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她的脸清雅淡然,遗世**,美如天仙,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出其不意的浅笑凝聚出优美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舞姿轻盈舞动。

    陆云酒不醉人人自醉,站起来忍不住道:“荆台呈妙舞,**半罗衣。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雾轻红踯躅,风艳紫蔷薇。强许传新态,人间弟子稀。”

    不知什么时候起,范元香已经挥洒泼墨,用一种近乎游戏山水的方式,肆意描绘夜宴场景以及越清寒的绝世舞姿。谁吹洞箫,谁抚琴,夜宴宾客的仰慕与惊叹,以一种写意手法勾勒得惟妙惟肖。

    而越清寒的舞姿之曼妙,令泼墨者感动。各种虚无缥缈的舞姿神韵被她一一捕捉,落于宣纸之上。

    听到陆云禁不住吟诗,她又灵光一闪,把诗句落于画中。

    “好,好,太好了,越姑娘的舞姿只在天上有,人间几回闻。”图公子抚掌笑道,此时的他竟然收敛起猥琐的表情,装着真挚可爱,要不是陆云早知道这个家伙是个爱玩S.M的大**,还真被他骗去。

    白衣铁剑摇头晃脑的品味着,忘乎所以。

    良久之后,琴音落,洞箫止,舞蹈熄。

    陆云心神一震,长长舒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此番不虚此行。

    这四个女人不仅倾国倾城,而且才华亦超乎陆云的想象。看来,自己是先入为主,小看了天下英雄。

    看着一幅美妙绝伦的《夜宴云舞图》被即时创作出来,陆云欢喜异常。在前世,陆云就很喜欢中国的水墨画,简洁几笔,勾勒神韵,这就是水墨画的精髓,陆云喜欢这种简洁而不简单的肆意挥洒,把意境、神似、韵味用寥寥几笔勾勒出来,这根本就是只有悟性和灵性之人才能为之。

    四个绝色大美人儿,一人琴音入梦,一人洞箫传情,一人舞姿无双,还有一人画技惊人。这一场演绎下来,陆云对这四人算是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与陆云的感慨不同,图公子已然断定此夜宴过后必传为绝唱,为世人乐道。可叹自己不学无术,竟然在这一场欢宴中只能做个看客。虽然自己已入画,占了天大的便宜,可论贡献,自己只添了几缕笑声,而不是像四绝色一般展示了惊人技艺,又不像身边的俊美兄台一般可以以诗附和,一举名传。

    他眼咕噜一转,顿时想到一个主意。感叹道:“如烟姑娘和冬儿姑娘琴箫和鸣,令人叹为观止。越姑娘的舞姿和元香姑娘的画技天下无双。都说天仙四舫名冠安阳,今日一见,果然非虚,而今日夜宴势必传为美谈。图谋适逢其会,有个提议,范姑娘的这一幅《夜宴云舞图》见证了此夜宴,如今还差最后的题跋盖印,不若在座每一位都加盖私印,以记见证,如何?”

    众人一听,均点头。

    越清寒道:“图公子此言在理,元香作最后的题跋,我等一一盖印之后,装裱悬挂。”

    陆云看众人盖了印,有些郁闷,这些人果然都是名士,印章随身带,唯独自己两手空空。想了想,用大拇指沾了红印油,找了一个最写意的地方按了上去。

    又一次细看水墨画,感觉每一笔每一画都有如神来之笔,这是一幅蕴含精气神的巅峰之作,陆云想。

    又看画中舞姿翩翩的女子,再看真人版的越清寒,心中竟生起莫名的情愫。

    如此绝色,若是能令其在身下婉转呻.吟该是何等滋味?

    念头一起,又自顾摇起头来,天下见过她们之人都是这般念头,自己又与他们何异?与芸芸众生中的凡夫俗子何异?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