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5章 章公子,您有大才!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云明白了,诗做的好虽然不是做官的择录标准,但是诗名可以让大批的文人士子追捧,可以轻易获得士大夫阶层的好感。

    “原来兄台通诗才,可有佳作问世?”图公子道。

    陆云摇摇头,自己对诗一窍不通,何曾做过什么诗赋?

    安冬儿却道:“陆公子当然有佳作。”

    咦?我有佳作?不会吧,自己可不记得抄过诗呀……

    安冬儿道:“陆公子的诗堪称绝世名篇,秦姐姐,麻烦你来配乐,待妹妹念来。”

    婢子摆上古琴,秦如烟纤纤玉手轻动,一粒粒音符从指间飘出。古人弹琴,节奏很慢,音节衔接一点都不急促,细细听来,充满了韵味儿,作为背景音乐,渲染感情正是恰到好处。

    安冬儿念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音律与安冬儿有节奏的念诵融合在一起,十分融洽,琴音与人声都透出浓郁的感情,两者融汇相得益彰。

    陆云有些茫然,自己什么时候剽的诗?李白知道了会不会穿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人呐?

    叶梦婉笑道:“陆公子,您不记得了吗?当日在玲珑画舫,您酩酊大醉,便**吟了这首诗。”

    安冬儿眼神熠熠道:“陆公子还不知晓吧,您的诗已经从画舫中流出,这两日已流传甚广。‘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这几句可谓是诗篇中的神来之笔,堪称千古名句。奴家自出道以来,做诗赋无数,亦得过不少赞誉,赢得些许薄名,可论起名篇,没有一篇能及得上此篇的。所以说,公子之才乃大才也……”

    图公子和白衣铁剑亦细细品味琴诗和鸣,渐渐回过味儿来,连连感叹,大加赞赏。

    陆云只觉得十分不自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良久讪讪然道:“这是侥幸,我其实不太会作诗……”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句残句也是您作的。”梦婉道。

    “还有‘别有忧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亦是您作的。”范元香道。

    “还有‘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越清寒道。

    陆云尴尬一笑,自嘲道:“也是我作的……”

    他心中惊诧不已,原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剽窃了这么多的名篇名句,真是太恶劣了。以前还觉得自己人品杠杠的,如今,节操碎了一地了……

    他开始鄙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什么都没干成,尽干了偷鸡摸狗的事儿了。先是贪了顾府的五十两金子,然后又神不知鬼不觉收了价值三万两银子的羊脂玉块,而且是从善良的和尚手里偷的。如今,竟然还发现自己剽窃了他人的思想结晶。呜呜,自己真是罪大恶极,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堕落成这个样子了?

    “对了,陆公子刚才说擅长算学与格物之学……”越清寒看到陆云奇怪的表情,而且还长久沉默,转移话题道:“奴家只听说过算学,何为格物之学?”

    众人皆点头好奇。

    陆云道:“探究万事万物之原理,此乃格物,正所谓‘格物穷理,而后致知’便是这个道理。”

    图公子想了想,惊诧道:“原来是格致学。只是格致学似乎只有国子监的几位老学究在研究着。”

    国子监?最高学府能够研究格物之学也在情理之中。

    说起算学和格物之学,陆云就自信了。虽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算学和格物学发展到什么阶段,但总不会可以跟现代的数理化比肩,所以,他自信道:“算学和格物之学我还算比较精通,如果可以以这个专长谋官的话,相信可以谋个大大的官!”

    众人有些惊诧,只觉得他有时候很谦卑,有时候却很狂放,两种相反的特质交织在一起,令他显得气质独特,还有些神秘。

    “哦?可精通《九极算术》?”图公子道。

    “何为《九极算术》?”陆云毕竟没有见过这个时代的算术,只得谦虚问道。

    图公子道:“那是前人和今人收集的算学问题解法,十分高深。据我所知,是按问题的种类分为方田、粟米、衰分、少广、商功、均输、盈不足、方程及勾股等旧账,涉及到分数计算法、比例计算法、面积体积计算法、开方术等运算,是当今天下最为高深的算学学问。”

    陆云细细倾听,一下就听明白了。

    暗讨:“所谓方田,应当就是各种平面几何图形的面积计算,譬如等腰三角形、等腰梯形、圆形、扇形、圆环等,这个倒是简单;粟米是谷物粮食按比例折换,是一种比例算法,这个也不难;衰分应该是开平方、开立方的解法,这在后世也有好方法计算,更不要说自己的袖里乾坤中还有手机和电脑,用它们自带的计算器来算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还有盈不足、方程想必就是简单的一次方程式;勾股则是勾股定理,利用这个定理求解各种问题,这些自己也都学过……嘿嘿,真没有逃过现代数学的基础……”

    如果《九极算术》仅仅是这样,那应当问题不大了,相当于现代初、高中的某些数学题,基础中的基础。

    心中有了底,道:“算法倒是不难,具体还得看了题目演算过才知道。”

    看众人表情各异,他耸耸肩道:“琥珀,麻烦给我纸和笔。”

    琥珀听他这么一说,取来纸笔。陆云在纸上画了一个勾股定理的推演图形,最后把结论公式写在一旁。想了想,又画了一个勾股圆方图做了理论证明。最后把图纸传去给众人一一过目。

    传了一遍,看众人茫然不解,他便解释了几句。最后,还是图谋把图纸抓在手里道:“咱们是看不懂,不过没事儿,我府里正好有算学师,拿回去给他们过过目,就当是兄台自荐的投献了。”

    陆云是没什么意见了,端起酒食自顾吃着。

    众人也都纷纷劝酒,几个丫鬟立在一旁还不忘斟酒,服务热情周到。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