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34章 有何专才?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又是新一周,求推荐票和收藏!

    ————

    秦仙秦如烟?果然是极品美人儿。

    比陆云还不堪的是身旁的两位猥.琐男,图公子已经禁不住吞着唾沫,声音发出来比青蛙叫还要大声,真是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也幸亏是有了这个声音,令陆云醒过神来。

    然后就看到白衣铁剑呆化,两只眼睛望着秦如烟,不仅满是柔情,还充满哀伤。这两个人渣目光均**.裸,图公子充满了肉欲幻想,白衣铁剑虽无肉欲,却像极了花痴。

    陆云觉得这两个家伙彻底把男人的脸面丢尽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已经开始后悔带这两个拖油瓶上船了。

    转念一想,越清寒也是跟她一个级别的祸国殃民,也没见他们如此失态,难道是因为太冷冽太暴力,所以敬而远之?

    陆云心思翻转之余,尴尬笑道:“如烟姑娘,说笑了,我怎么会怪你,赶紧起来吧,我等可受得起你的礼。”

    陆云说的是真心话,当真受不起她的礼,只是受了一礼,便丢了分寸,露出兽性,丢人啊。

    她似乎也听出了言外之意,并不在意,微笑着起身,望着陆云,陆云的俊美让她觉得心仪,心中欢喜道:“美人如花,公子这般了解花,应当亦了解美人儿了……”

    陆云不解,花是花,美人是美人,怎么能相提并论?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闻公子对画舫女子都是极好的,是也不是?”

    陆云道:“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自然更喜欢亲近女子,自然就对她们好了。”

    这话“抄袭”起来陆云并不觉得别扭,前世《红楼梦》里的浑物贾宝玉便是这么说的,陆云深以为然。

    秦如烟听了眼睛一亮,随后笑意盈盈。

    她手袖一挥,轻声笑道:“我来给公子带路,顺道参观画舫景致如何?”

    陆云发现,她竟然对图公子和白衣铁剑视而不见,真是奇哉怪也。而这两个人依旧是那副狗德行。

    两个小丫头早就退到她的身后,让她引着陆云等一行人在船上走了一圈,陆云发现四艘画舫首尾相连,正好围成一个井字,井字内的空间被船体围着,形成了一个**的空间,空间内用木板铺着固定,人可行走其上,倒像宅子的院落一般。而上面有个舞台,四周是花花草草妆点,看起来十分怡人。

    陆云道:“天仙四舫原来就是这四艘大画舫,果然别致。这中间天井仿佛院落一般,也特别招人喜欢。夏天的夜晚,可以在其间喝酒聊天,研究星象;又可以幕天席地,纵意而眠……”

    秦如烟笑道:“公子,那是你们男人才能干的事儿,咱们女子又怎么可以肆意**,幕天而眠呢?”

    陆云奇怪道:“不可以吗?我觉得都没关系呀,男女皆平等,醉酒当歌,人生几何,还需要分男女么?”

    她喃喃念着“男女皆平等”的话有些愕然,又默念“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句子,望向陆云一脸倾慕,陆云从她眼里不仅看到柔情似水,还有情意绵绵。

    我的天,哥哥我人品大爆发么?怎么随便说了几句话,就俘获了美人心了么?

    一旁的图公子不淡定了,打哈哈道:“陆兄高论啊,真是高论。什么‘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还有‘男女皆平等’可谓是发前人所未发,令人深省啊。”

    陆云看向他,觉得他还有点上道,比之前看起来顺眼不少。

    “嘿嘿,图兄也同意我的看法,这太好了,我还以为就自己这么认为,又担心自己失言了呢。图兄,请受我一礼,敢问图兄,你又有何高论?”

    那家伙立刻哈哈哈地笑起来:“没高论,没高论……”

    他拍着陆云的肩膀谦虚客套着。而白衣铁剑更加奇怪了,很明显,这个家伙是暗恋秦如烟的,可如今秦如烟眼里有了自己,他竟然没有任何醋意,只是有时候很奇怪的看着自己,然后又把注意力全部放在美人儿身上,好似美人儿开心,他便开心。

    花痴!绝对的花痴!陆云如此想着,几人就到了舞舫。

    陆云此刻也已经知晓,天仙四舫分别为舞舫、琴舫、画舫、诗舫,是以四位美丽女子的绝艺来命名。之前见过的越清寒擅舞,是舞舫主人;秦如烟擅琴,住琴舫;还有两位未成谋面的范元香和安冬儿,她们擅书画与诗赋。

    四位佳人,各有绝艺。虽然之前为她们卖艺不卖身感到惋惜,如今却觉得正该如此。

    出淤泥而不染,不亦君子乎。

    在陆云心中,卖艺不卖身就非**,他可不是这个时代的男权代表与狭隘之人。一个现代人,又怎么能把街头卖艺,或者酒吧献艺的人当成**?这不笑掉大牙吗?

    “不是**就好,否则哥真的会心疼……”他无来由涌起这股莫名其妙的念头。

    不一会儿,三人被引到舞舫,见到了另外的两位绝色美人儿。

    陆云此时已经淡定下来,很热情的打着招呼,心中没有半分嫌隙,没有半分鄙夷,没有半分高姿态或者过多的献媚……

    一切应对怀着一颗平常心。

    他想起了儒家说的中庸,自己目前的心态便是中庸之道,不偏倚,不过激。不倾慕,不献媚。

    原来,自己也有超脱时代的圣人潜质,不,应该说,自己确实还是超越了这个时代,就算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引到这个世界,也不会被这个世界的糟粕同化。

    陆云不想改变自己,当然,他可以伪装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如果有需要。

    不过,在这样一群弱势群体面前,自己也如她们一般只是可怜人,他只想做自己。

    舞舫里除了四女之外,陆云还看到了玲珑画舫的叶梦婉,很热情地与她攀谈两句,问了玲珑画舫众人的近况,这才与所有分坐而下。

    舞舫船厅很大,左右两边是七八个小案桌,案桌上放着酒食。

    左边三桌上首是陆云,下首是图公子和白衣铁剑。右边四桌上首是越清寒,下首分别是秦如烟、范元香、安冬儿和叶梦婉。

    范元香身穿青色褶皱长裙,头发扎起如擎云,宛如马尾从头顶落下,裸露出精美白皙的脖子,眉如弯月,耳坠如银圈,锁骨魅惑,胸脯袒露大半,十分养眼。

    而安冬儿一身明黄色淡雅长裙,墨发如瀑,素颜清雅,梨涡浅笑,端是一位大家闺秀般的绝色美女。

    陆云望着五女,暗讨:“这就是传说中的安阳美色?安阳城最美的风尘女么?果然都是倾国倾城的姿色,越清寒冷冽,秦如烟妩媚,范元香不羁,安冬儿清雅。四大美人美的风格也迥异,竟不分轩轾……”

    陆云啧啧称奇的同时,图公子眉开眼笑,眼睛在四大美人儿身上流连忘返。而白衣铁剑只是专注秦如烟,好像在专注一件艺术珍品。

    越清寒讲了几句客套话,便问起了陆云的基本情况,籍贯、家境、婚配、甚至功名等等。陆云一一做答,籍贯随了现在的陆家,家境嘛,摆摊卖米粉的小户人家,家人还摊着官司,至于婚配和功名,乃是单身,无功名。

    坦率的说,这些履历对于陆云来说并不出彩,甚至有些见不得人,但是陆云一一道来并不羞耻于口。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陆云决定要做自己,自当以诚相待。

    而图公子听到陆云所言,有些惊骇得合不拢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就连白衣铁剑也露出奇怪的表情。

    陆云从俩人目光中瞧出这样一句话:如此拙劣的“出身”怎么会入得四大美人的法眼?

    正自嘲一笑,不料越清寒道:“公子是有大才的,可否想过考取功名,出仕为官?”

    陆云摇摇头道:“考功名倒没想过,不过朝廷取仕途径不少,若有机遇,做个闲散的小官想必不错。”

    图公子听他这么一说,便道:“若不经科举走仕途,那就只能依靠专才了,请问兄台有何专才?若是专才出众,保举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这家伙大包大揽,不知道是客套话还是想在美人儿面前讨加分。

    陆云亦不以为意,想了想自己的专才,对啊,自己到底擅长什么?这个要说起来,可有些头疼了。

    古代的君子有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他是一窍不通,不对,数倒是通一些。想了想道:“我最擅长的应该是算学与格物之学,其它的就一窍不通了。”

    琥珀站在越清寒身后抿嘴而笑。

    越清寒瞪了她一眼,后者知趣的捂嘴。

    “陆公子,您不是还善写话本故事么?而且诗赋一流,堪比名士啊。”秦如烟道。

    陆云道:“会是会一些,可算不得什么。只是,做诗也算专才么?”

    其实,他想问的是,诗才是小道,对经略治国百无一用,难道诗做的好,也能做官?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