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8章 相邀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云睡一觉,一直睡到夜幕降临。

    起来的时候发现姐弟俩又在串铜钱,看到陆云忙道:“陆大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咱们挣了两贯多银子,今天挣了几乎三贯……”

    陆云直翻白眼儿,陆宁儿这家伙怎么天天都一个调调儿?老是说咱们,还老跟他报告收入,是要寻求认同感么?

    算了,想要认同感,哥哥给你还不成么?

    翻出一个笑脸道:“做得不错呀,一天三贯钱,用不了多久,咱家就成富足之家了,好好干,将来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俩姐弟听了果然大喜过望,招呼着陆云坐下一起闲聊。聊了一阵子,便去厨房找吃食,顺便看了看自己培养的“酵母”,此时麦粉酵母面团已经发涨很大,而且透着一股微酸还有一股天然的醇香。

    真是不错的酵母种子,以后只要精心培养,就可以持续不断的使用。陆云前世做过不少酵母,对于酵母的优良与否一闻便知,不过,他还是决定明早试做一些馒头和油条。

    翌日,陆云起得很早,搓面团,加入适量的酵母种揉在一起,揉搓至表面光滑。放在一个装有温水的陶锅里饧发。旁边陆宁儿一边捣鼓她的粉料,一边好奇道:“陆大哥是在做馒头么?”

    陆云点点头。陆宁儿有些不解道:“那你把面团放锅里干嘛?怎么还不开火蒸?”

    陆云笑道:“这叫饧发,需要把面团发成两倍大才算合格,懂不?”

    陆宁儿似懂非懂,陆云道:“这还不算完呢,发好面之后,还得醒发半柱香时间,然后才能蒸,而且这蒸也有讲究,须要先将做好的馒头静置一盏茶功夫才能开中火上气,在笼子里蒸个半柱香功夫就成了。”

    “啊,这多麻烦呀,没想到做个馒头还有这么多讲究。”陆宁儿道。

    陆云微笑道:“再怎么也比你的生榨米粉容易十倍,简单十倍不是?”

    陆宁儿点点头道:“这倒是。”

    俩人说着话,就有房家婶子和花家婶子到家里来帮着推车出门,陆云终于清静下来,一个人开始捣鼓油条,待油条炸好,馒头蒸好,陆璟和陆叔正好起床。

    陆云又盛了三碗豆浆,把油条和馒头分了三大份儿。这才踱步到了院子,悄悄上了房顶。此时,太阳还未照到窗棂,私塾还未开课,不过年轻的教书先生已经来了,推开窗户的时候看到陆云悠闲地躺在房顶看着他,他竟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片刻,才报以微笑。

    陆璟对他说起过自己的先生,姓杨名瑞,字吉安。二十岁出头,已经身负秀才功名,只是,他是贫户出身,家中没有余钱支应其考乡应举,他只得办了间私塾,边教书边应试。

    陆云笑着招招手,说了一声嗨,看那家伙茫然听不懂,便道:“先生早啊,吃过早饭了没?”

    陆云很自来熟,也不等他说什么,就把梯子从墙的这边放到那边,端着一份早餐就进了私塾,那人愣了好一会儿,疑惑道:“你是璟哥儿的表亲么?”

    陆云点点头:“可以这么说,我是刚来,叫陆云。你叫杨瑞,字吉安,对吧?璟哥儿跟我说过,他还说你是个极好的先生,学问好,脾气好,待人好……”

    陆云开始一通马屁,笑脸盈盈。

    杨瑞本来对于陆云翻墙而过不怎么欢喜的,毕竟,读书人翻墙有辱斯文。可听到他一通赞赏,不喜便抛到了九霄云外,犹自不好意思起来。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一通奉承,自己觉得挺受用。

    再说陆云七窍玲珑心,哪里看不出他的心思。

    无耻的奉承过后,便自来熟的把早饭分润一半过去。还道:“这是我陆家新秘制的早餐,谓之阳光早餐。黄的叫陆家油条,白的叫陆家馒头,先生试吃试吃,看可还符合大众口味?”

    他本是贫苦人家出身,虽然开了私塾,可除却房屋租钱,剩余却不多,只够一日两餐和贴补笔墨纸砚之用。这一大早的,本就肚子空空,看到热乎乎的豆浆,还有黄橙橙,油乎乎的油条,竟然耐不住**,不禁吞了口唾沫道:“试吃?何谓试吃?”

    陆云道:“试吃就是免费让你品尝,刚研发出来的东西,是要找人试吃的,如果所有人都说好吃,那说明不愁卖,陆家自然就可以批量生产,拿出去卖了。如此一来,也不会亏银子不是?”

    说着,自己先拿起一根,咬了一口。哇,满嘴油香。嘴里含含糊糊道:“我觉得还不错,有那么点意思,你觉着呢?”

    杨瑞本来肚子里油水就少,看到油乎乎的油条哪里还能放过,抛开矜持,也学着陆云的样子拿起来,咬下去,满嘴油香的幸福感弥漫起来,只觉得嘴里的东西美味无比,嘴里含含糊糊应道:“嗯……好吃……太好吃了……”

    陆云哈哈一笑,好吃就行,端起豆浆又递给他,他接过喝了一口,甜甜的,只觉得油条加豆浆真是绝配的美味。

    “陆大哥……陆大哥……你在哪里?”

    耳边传来陆璟的呼喊声,陆云眼咕噜一转,猜测到这家伙定是吃完了给他的那份还不够的。把手里的油条和面包全塞到杨瑞手中道:“你多吃点,我先回去了,那边还有两位吃不饱的要伺候。”说着,爬上屋顶,之后把楼梯搬到另一侧,下了楼梯。

    杨瑞有些错愕,只觉得他行为颇为怪异,但却不令人反感,自嘲一笑,细嚼慢咽品尝起早饭来……

    陆云到了厨房,陆叔和陆璟都在,两个人舔着嘴唇道:“馒头好松软可口,还有那油乎乎的东西,好香,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陆云明知故问道:“我新研发出来的秘方,不能告诉你们,怎么?你们还没吃饱么?”

    陆叔红着脸,陆璟笑嘻嘻道:“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想再吃点儿……”

    “没了哟。”陆云没好气道,哥又不是你们的保姆,留一份给你们说明哥哥是助人为乐、十全十美的大好人。

    看着两人垂头丧气出门,陆云暗自偷笑,他还是决定再做一些,毕竟他自己也没吃饱。

    一捏捏面团放进菜油里炸,本来小小一坨面团,放进油锅竟然涨大起来,被炸得香气四溢。很快的,一根根油条新鲜出炉。

    做完油条,隔壁私塾的读书声已经止了,他端着吃食又上了屋顶,边听学生天天向上,边躺着啃油条,喝豆浆,感觉惬意极了。

    这是神仙般的日子啊,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无忧无虑。

    唯一缺的就是一个能暖床的老婆了。

    闭着眼睛正意.淫美事,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您竟然躲在这儿,害小婢在前门喊了这般久,也不见您应门的。”

    声音听起来脆生生的,似乎在哪里听过。

    如此一想,一个丫鬟形象在她脑海里浮现,猛睁开双眼一看,丫鬟琥珀正凑在他眼前,几乎是鼻子对着鼻子,眼睛对着眼睛。

    “啊!”陆云以为自己是做梦,吓了一跳。

    “哈哈,公子,吓到您了?我是琥珀呀……”她顽皮的笑了起来。

    当然知道你是琥珀,哥哥又没有健忘症,陆云只是好奇,这家伙怎么找到家里来了,而且是怎么爬上的屋顶,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晓。

    “这个……琥珀,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事儿?”

    琥珀笑吟吟道:“当然有事啦,我家小姐想请您今晚赴宴。”

    琥珀终于注意到一旁陶碗中的油条,鼻子嗅了嗅,抓起来啃了一口,两眼突然放光,便大口大口咀嚼起来,吞了两口又端起豆浆喝起来,一点儿都不知道客气。

    陆云却疑惑了:“赴什么宴?你家小姐又是什么人?”

    琥珀笑道:“我们家小姐是天仙四舫的主人,想请公子您登船饮宴。”

    陆云一听,想起在茶楼听过的小道消息,天仙四舫的越清寒、秦如烟、范元香、安冬儿可是清河八艳中的四位,艳名满安阳。而且据说越清寒还不单单是八艳之一这么简单,还是武功绝顶的高手,江湖八绝色中的一位。

    如此想着,陆云两眼放放,兴奋道:“原来你是她们的丫鬟,那我问你,天仙四舫的越清寒、秦如烟、范元香、安冬儿是不是很美?”

    琥珀吞了最后一口吃食,骄傲道:“那当然,天下就没有比我家主人更美的女子,否则,怎么敢称天仙儿?”

    “哦?这么叼?那有银子可以宠幸她们不?”陆云忙问道,眼里泛出无数小星星。

    “啊——”琥珀一愣,眼睛又一瞪,佯怒道:“公子想什么呢?天仙四舫只是卖艺的画舫,没有您想的那些污秽事儿。”

    陆云一阵失望,原来是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美人儿。这样的美人儿在自己的平板电脑里多的是,要多少有多少,还要大老远跑去看?他顿时兴趣减了大半,悠悠然躺下,有气无力道:“吃饭而已,不去!”

    琥珀先是一愣,随后小脸瞬间涨得通红,气愤地挥起小拳头道:“不去也得去,我家小姐请的客人,还没有被拒绝过的,你可知道在这安阳城里,大到高官望族,小到商贾巨户,每天拜投帖子欲求一见的人有多少么?”

    陆云不屑道:“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谁蛋疼去管他们?”

    琥珀想了想咬咬牙道:“您是真的不去?”

    “说不去就不去……除非……”

    “除非什么?”琥珀见有回转余地,忙问。

    “除非让我在船上过夜。”陆云眼咕噜一转道。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