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7章 一传十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自从接到天仙四舫中舞舫的邀请,叶梦婉心中很是忐忑。天仙四舫在清河水域是千百条画舫中的贵族,一向名声远播,高高在上,不是她所在的玲珑画舫可比。能够得到天仙舞舫相邀,若是相处好了,名声也能鹊起,传扬出去,画舫生意定会水涨船高。

    只是,她还拿不准天仙舞舫为什么要邀请她?

    心中忐忑之时,丫鬟莺儿提醒道:“琥珀是天仙舞舫的丫鬟。”

    叶梦婉这才恍然大悟,心中已经明了,暗忖:“定是琥珀回去之后,说起了陆公子之事,勾起了天仙舞舫主人的兴致。”

    有了这一层猜测,她转回闺房,换了身衣裳,把三本小册子小心翼翼放进袖袋,这才出门。

    她乘小船到了天仙舞舫,看到琥珀,心中欢喜,还悄悄塞给她两颗碎银。

    琥珀果然笑嘻嘻的热情相待,梦婉姐姐梦婉姐姐的叫得十分开心,还引她到了船厅坐下。

    船厅里,越清寒脸上遮着白纱,与梦婉姑娘分坐而下。两人客套了几句,越清寒道:“梦婉妹妹,前几日琥珀回来跟姐姐说了两个精彩至极的故事……”

    叶梦婉只觉得她的声音如同银铃一般,十分干净。再看她面容,虽然遮着白纱,眉脚、秀额,还有缕缕发丝都透着一股天生丽质的特质,让她无法直视。

    很乖巧地问道:“敢问姐姐说的可是《西厢记》和《杜十娘》么?”

    越清寒点点头:“嗯,是这两个故事。”

    梦婉欣喜问道:“越姐姐也觉得这两个故事不凡?”

    越清寒笑道:“这是自然,两个故事都是极妙的,初时听来,极为震撼,各种感触身临其境,感同身受。《西厢记》道尽了女儿家的心事,《杜十娘》道尽了女儿家的心酸……琥珀说那是一位名叫陆云的公子讲述的,可惜琥珀回来得太早,不知那陆公子后来还讲了什么别的故事么?”

    梦婉感慨了一声,摇头道:“那天琥珀走了之后,陆公子也起来了,在船厅喝了一顿酒便也走了。”

    越清寒不由皱起两道秀眉,好奇道:“他不是付了三天的船资么?怎么就走了?”

    梦婉摇了摇头,猜测道:“当日一早看到陆公子,他心情不是很好。妹妹猜测他定是因为之前救香儿,狠狠鞭打了九门提督家的公子,恐那人转回找其晦气,所以才怏怏不快决定离开的。”

    越清寒点点头,救香儿姑娘,鞭抽九门提督公子,而后又转交二百两银票之事琥珀也都跟她提起过。但是转念一想,问道:“白衣铁剑不是在玲珑画舫上么?那图公子又怎么敢去寻晦气?”

    “对啊,怎么忘了还有这一茬儿了,不过……”梦婉恍然道。她一想,又自顾摇头道:“也不对,陆公子是生平第一次上的画舫,他并不知道白衣铁剑的事儿,所以……”

    越清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梦婉却笑道:“越姐姐何必叹气?改日请陆公子登船便是了。”

    越清寒眼睛一亮,道:“梦婉妹妹知道陆公子的居所?”

    梦婉点点头道:“清河岸的古榕树下有一家陆记生榨米粉,想来是陆公子家开的。”

    “哦?”

    越清寒正疑惑,又听梦婉道:“对了,陆公子离开当日,喝得酩酊大醉,还曾做过一首诗,极为豪迈。”

    梦婉说着,从袖袋处拿出三本三册,选了其中一册递了过去。

    越清寒接过,并未急着打开,而是看到梦婉手上另外两个册子上写着《西厢记》和《杜十娘》字样,便猜测是她听过两个故事之后录下的。而自己手上这一册却未有名字,于是笑着对叶梦婉道:“妹妹倒是个妙人儿,没想到竟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不若先将妹妹录的《西厢记》与《杜十娘》与我瞧瞧,琥珀大大咧咧,讲述也未必详尽……”

    梦婉手上这两个小册子本来就是要与她瞧的,听她提及,忙不迭递了过去。

    越清寒先是翻开《西厢记》,细细看了一遍,只觉得心中暖意盈盈,春意盎然,整个人无限欢喜。

    “果然是比琥珀这个臭丫头记录得详尽许多。”她不禁暗忖。

    随后,又翻开《杜十娘》,这一看,只觉得册子上记录的故事详尽了不止一点半点儿,细看之下,竟感同身受,感受到杜十娘的悲苦,不知不觉悲愤充塞心灵,晃过神来时,不由又埋怨琥珀记忆大条,竟漏了许多可圈可点的重要细节。

    合上《杜十娘》,她长长吐了一口气,随后眼神一凛,冷冷道:“那孙富和李儒真该杀!”

    梦婉面色一变,竟然感觉温度顿时降了两度,全身突然起了鸡皮疙瘩。联想到天仙舞舫主人会武的传闻,心下窃窃然。又想到当日陆公子讲完这个故事,众人义愤,陆公子便念了一句诗。

    她看到越清寒竟然有一股令人心寒的恨意,便轻轻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嗯?这诗妙极!”

    叶梦婉有些惴惴然道:“当日陆公子讲完这个故事,众姐妹也愤恨异常,陆公子便念了这一残句。”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越清寒点点头,又复念了两遍,觉得恨意随着这一句残句化去了大半,忍不住道:“没想到那陆公子还有诗才。”

    一旁伺候茶水的琥珀笑道:“越姐姐,那是当然的。小婢听了陆公子念了这句诗,也是觉得极好的,后来梦婉姐姐便架琵琶弹了‘葬花吟’,陆公子便又吟了一阙。”

    “哦?那你快道来我听听。”

    琥珀讪讪道:“我记不住。”

    看到越清寒投来似有鄙夷的目光,她晃起小拳头道:“反正诗是极好的,婢子笨了些,真记不住那许多。”

    叶梦婉扑哧一笑道:“诗极好倒是不假,越姐姐听妹妹道来吧。他当时说的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忧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裂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越清寒听了沉吟良久,又复念了几句,其中那句“别有忧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令她拍案叫绝,越是轻吟越发品出滋味来。

    “这人真是大才!把琵琶奏乐描述到了极致……”她突然道。

    梦婉亦有同感,点点头。

    琥珀嬉笑道:“越姐姐,那是当然的。陆公子不仅故事讲得好,诗歌也作的好,而且人也长得俊。玲珑画舫里,没有谁不喜欢他的……”

    越清寒听了琥珀这么一说,便不自觉地望向梦婉,意是求证琥珀所言。梦婉脸顿时红了起来。心中暗自埋怨琥珀人小鬼大,又口无遮拦。

    琥珀向来心思单纯,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见两人都尴尬,提醒道:“越姐姐,还有一个无名的册子,你快看呀,看完了我也想看看。”

    越清寒这才想起手上还有一份册子,便打开,轻轻念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念完之后只觉得词赋大气磅礴,胜过古今千百词赋。她本是练武之人,心性本就大气,对于大气的词赋自然尤为喜欢,这一首词赋恰恰迎合了她心中的极致追求。

    “好词赋!真是好词赋!古今罕见!”

    她兴奋的秀眉上挑,如获珍宝一般又细细品味起来。

    沉吟良久,豁然抬头对琥珀道:“对了,现在就去请如烟、元香和冬儿过来,咱们一起开个品鉴会,好好品一品陆公子的佳作。”

    琥珀大喜,乐滋滋传话去了。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