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5章 打点疏通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阳光透过窗棂,照射到厢房之中。

    陆云听到院子里鸟儿的鸣叫,院里大榕树果然筑有很多鸟巢。他睁开眼睛,嗅嗅鼻子,竟然闻到了阳光的味道。异世的早晨很美好,空气清新得不像话,没有前世的工业污染就是给力。深吸一口清气,再吐一口二氧废气,再吸一口清气,好比活塞式运动全身舒坦。

    怀着热情起床,穿好衣服,走出院子,在水井出打来半桶水,洗漱干净。立刻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和希望。在院子里走一圈,停留在抄手游廊,这是连接正房与厢房的廊道,可供人行走,又可供人休憩小坐,还可观赏院内景致。

    停留此处是因为隔壁传来朗朗读书声,十分有韵律。正巧旁边有把梯子,把梯子搬过来,爬上了房顶,就看到眼皮底下是一间私塾。

    陆璟说过,那是他读书的地方。

    陆云找了一个最好的方位坐下,恰巧看到讲台的位置,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正坐着聆听一大帮子十来岁的童生摇头晃脑地背书。他一身秀才打扮,戴着一顶秀才帽,面庞柔和,看起来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两鬓风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沿对革,异对同,白叟对黄童。江风对海雾,牧子对渔翁。颜巷陋,阮途穷,冀北对辽东。池中濯足水,门外打头风。梁帝讲经同泰寺,汉皇置酒未央宫。尘虑萦心,懒抚七弦绿绮;霜华满鬓,羞看百炼青铜。”

    “贫对富,塞对通,野叟对溪童。鬓皤对眉绿,齿皓对唇红。天浩浩,日融融,佩剑对弯弓。半溪流水绿,千树落花红。野渡燕穿杨柳雨,芳池鱼戏芰荷风。女子眉纤,额下现一弯新月;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

    “……”

    陆云听得津津有味,只觉得低吟缓诵之间,音律铿锵,韵律优美,朗朗上口,仔细回忆用语的意思,又觉得语言简练易懂,搭配起来则辞藻华丽,妙不可言。

    这应该就是最简单的声律启蒙了吧?有了这种启蒙,才会激发学生对诗赋的平仄韵律以及对仗的美学神经,令人在潜与默化之间受到熏陶。

    年轻的先生压压手,朗诵声停止。

    “每天早上背一遍声律启蒙三十则,有利于培养文学素养。当今天下,不管是大周王朝还是七小国,都极重诗赋。我南陵国亦把文学当做科举选士的重要内容之一。

    而童试要考的内容是文学和经学。文学即是诗赋,而经学便是帖经墨义,经义、经疑。童试的重点在文学。到了乡试、会试,重点则在经义八股,到了殿试重点则在时事策论。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乡试殿试离大家还过于遥远,明年开春,大家便要童子试,在此之前,要求大家每日做诗赋一篇。内容就由我来拟定……”

    先生还未说完。底下就传来一片倒抽凉气之声。

    “什么?每日做诗赋一篇?”

    “做诗赋也能量产么?”

    “笨蛋,当然不行,没有灵感如何做得出来?”

    “那没有灵感怎么办?做不出诗赋该当如何?”

    “这就跟每天出恭一样,拉也要拉出来呀。”

    “……”

    听着议论声,陆云嘿嘿一笑,从房顶下来。他肚子有些饿,便到了厨房。看到陆宁儿正在厨房埋头捣鼓他的粉料。

    “你还要去摆摊么?”陆云奇怪问。

    她有些沮丧道:“当然要去了,现在我得更加努力的挣银子,我不能让宅子被牙行收走。”

    陆云能理解她的心思,只是生意清淡,卖粉很难挣到她想要的钱。想了想劝道:“这粉摊还是别摆了。”

    “为什么?”她眉头微皱,不解问。

    陆云有些无语,这个世界的人脑子怎么转不过弯来?不行,必须科普一下经济常识。

    “好吧,那我问你,你一天能卖出多少个铜板?再除掉做粉的本钱,一天的纯利是多少呢?”陆云郑重的问。

    陆宁儿想了想道:“大概每天卖出250文,去掉本钱,盈利100文。”

    陆云掰着手指头换算:“嗯,你需要的是一百两银子……也就是一百贯,十万个铜板……若每天盈利一百文……十万除以一百,那就需要一千日夜……”

    “嗯,算出来了,要凑齐一百两银子,需要你卖粉三年,而且还需不吃不喝才行。”陆云对她道。

    陆宁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泛白:“要这么久么?你没骗我吧?那怎么办,怎么办呀?”

    陆云看她似乎是被自己的话吓傻了,忙劝道:“看来你干这行还没干多久,那就改行吧,也许别的生意能挣大钱。”

    “什么生意?我只懂得做粉,别的也不会干呀。”

    陆云皱着眉头道:“可是,你做的粉很难吃,知道吗?”

    “难吃?粉不都这样的吗?”

    陆云摇摇头,谁说粉都是这个鬼样子?做粉可是个技术活,桂林米粉见没见过?过桥米线闻没闻过?老友煮粉尝没尝过?只要做出任何一种来,还怕生意不好吗?

    陆宁儿看陆云不屑一顾的样子,忙道:“不管怎么说,粉我还得继续卖,能挣多少是多少。也许,爹爹也会想到办法,老天保佑。”

    “对了,陆叔去哪里了?”看她又开始忙碌,陆云问道。

    “一大早就进安阳城去了,说是去刑部大牢看罗老爷。”陆宁儿说着,推着粉摊板车出门去了。

    陆云摇摇头,真是瞎折腾。

    ……

    陆丙仁一大早就出了门。昨天,从女儿手里接过一锭十两银子,令他今天此行多了一份底气。

    “只是看一眼,说几句话,十两银子送出去应当办得到才对。”他心中不停地安慰着。

    在永庆门一直等到城门大开,第一个进入城里。为了节省时间,他雇了一辆马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顺义坊,顺义坊与别的坊市不同,这里的房舍很乱,都是社会下层人住的地方,各种小宅院很多,胡同也多,密密麻麻。若是不太熟悉,来到顺义坊,就像进入了迷宫一般。

    陆丙仁来到一条胡同尽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暗暗松了一口气。天还太早,寒气有些重,他不得不蹲在角落里盯着一户人家的房门看。

    这户人家在刑部大牢当差,是个小小的牢头,姓李名胆。人如其名,胆子很大,又十分贪财,只是太过好赌,永远积攒不出家底,所以才住在这么一条破烂巷子里。

    他被抓进刑部的半个月里,身上仅有的二十多两银子被他榨的一干二净。但是也弄清楚了这个人的秉性,只要他肯拿了钱财,那么事情也必定能办得成。

    等了好一会儿,门咯吱一声打开,一个穿着公服的大汉从门里走出来,他腰间憋着刀,打着哈欠。陆丙仁一下从墙角窜出来,吓得他几乎跌倒。

    “妈呀的,谁呀,一大早出来吓人。”他骂骂咧咧。

    陆丙仁拱拱手,赔笑道:“李爷,是我,罗老爷家的二管家。”

    李胆揉了揉眼睛,怪叫道:“啊,怎么是你,你不是昨天刚被放出来吗?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心中却在腹诽道:“昨天才出来,今天就想来讨要被讹的银子么?嘿嘿,昨夜赌运特背,输个精光,想要银子,门儿没有。”

    陆丙仁小心翼翼道:“李爷,小人是有事相求,能否借一步说话?”

    李胆听他这么一说,眼咕噜一转,猜到了他的来意。随即又警惕起来,望着陆丙仁不知在想什么。

    “李爷,麻烦借一步说话。”陆丙仁见他发愣,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声。

    “呃……好……”他醒过神来,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道:“随我来。”说着,把陆丙仁引入家中,两人分宾主而坐。

    “说吧,到底有什么事,长话短说,等会儿我还要当差,耽误不得。”

    陆丙仁想了想,开门见山道:“我想见我家老爷一面,望李爷成全。”

    “成全?这话怎么说的?刑部地牢可不姓李,我一个小小牢头何德何能能成全你?”

    “李爷莫要再瞒我,小人知道李爷神通广大,有的是办法。”

    李胆被一句神通广大的奉承弄得心花怒放,转念一想,又觉得事情棘手,眉头一皱,有些为难道:“罗老爷犯的事不小,现在很多人都盯着,而且刑部也有规矩,拒绝任何人探访。这个忙我无能为力呀……”

    “李爷您一定得帮帮我,您放心,我只是想瞧一眼我家老爷,说几句贴心话,只需一盏茶功夫就行,绝不生事,不让您为难……”陆丙仁点头哈腰求着,一咬牙,从手袖里掏出十两银子放在桌面推到他的跟前。

    李胆看到十两银锭子,就像看到了爹娘,两眼有些拔不出来,十两银子可不少了,可以买半亩地了。他伸手一抓银锭子,笑意盈盈地把银子装进了袖袋,末了还装模作样警惕的看向四周。

    这个做派落在陆丙仁眼里,就是见钱眼开的小人行径。在自己家里,用得着装着这个做派?真是虚伪至极。

    李胆脸上堆笑道:“哎呀,陆老弟,您太客气了。容我再问一句,您是真的只要见一盏茶功夫?不会生别的事端?”

    陆丙仁一听,大喜道:“自然只是见上一见,绝不与李爷为难。”

    说完站起来,给牢头行了一礼。

    李胆想了想道:“那这样,大后天夜里我当班。你戌时一刻在南大街的牌楼下等我,到时我会想办法带你混进去。对了,最好乔一下装,莫被人发现了。”

    陆丙仁点点头,不再多言,拱拱手后悄悄离开。

    李胆望着他走出去的背景,左手轻轻敲着案桌静静思索,想了片刻,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随后捋一捋吏服,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出门当差。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