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4章 罗家噩耗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云从厢房走出来,就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跪在地上,陆宁儿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身侧还有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坐在两级台阶上摇头叹气。

    看到陆云突然出现,所有人都是一愣。

    “啊,你怎么起来了?吵到你了?”陆宁儿尴尬道。

    “咦?宁儿,他是……”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望向陆宁儿道。跪着的男孩也一脸疑惑地望着陆云,瞬间就忘了刚才还被打鞭子。

    陆宁儿红着脸解释道:“爹爹,他是住客,暂时先住咱们家里……”

    她显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顿时避重就轻道:“爹爹,既然您已经出来了,先去洗个澡,换身衣裳,饭食我都做好了,等会儿就开饭,这后边的事儿吃了饭再说……”

    小男孩立刻猛点头附和道:“对啊,爹爹,您都多久没吃过一顿像样的了,待孩儿再去买一坛酒,等会儿孩儿赔您喝两盅。”说着,立刻站起来,一溜烟往门外街市去了。

    陆宁儿扶起连连叹气的老爹,只见他又奇怪地看了陆云几眼,摇摇头头洗漱去了。

    陆云在脑海里把信息过了一遍,也顿时明白了他们一家三口是怎么回事。这座宅子起码两三百两,典掉只得了一百两,很亏。若是能在赎回期限内还上本金和利息,那还不要紧。若是还不回去,典行可是要收房子的,到那时可是真亏了。

    而最亏的是,自己把大半年的房租都交了,是不是该把银子要回来?陆云想。

    陆云无奈的到了厨房外一口大水缸前,开始舀水洗漱。

    不一会儿,被抽了两鞭子的小男孩喜滋滋捧着一小坛酒进来,看到陆云惊诧道:“我叫陆璟,大哥叫什么?是今天才过来的么?”

    “我叫陆云。”陆云对这家伙的性情存了些好感,爽快的答道。

    他指了指陆云头发,疑惑道:“你是和尚么?”

    陆云摇头。觉得这小家伙很好玩,刚刚被抽了鞭子而哇哇大叫,可一转身就忘了被抽鞭子的事儿,竟然好奇心大起。

    见陆云否认,他道:“那我以后管你叫陆大哥好了,对了,我爹爹回来了,等会儿咱们一起吃饭,有酒。”

    他脸还十分稚嫩,有些婴儿肥,手臂脖子也白白嫩嫩的,想必也是没有吃过苦的。

    “你刚才被抽了两鞭,还疼不疼?”陆云想起自己有一些治外伤的软膏,效果很好,便问道。

    “疼!辣辣的,像火烧。”他这才想起身上的痛痒,眉头皱了起来。

    陆云道:“我有些外伤药,可以给你抹点儿。”

    “啊……真的啊,那快点给我抹上。”他兴高采烈道。

    陆云一歪脑袋,打了个眼色,示意他跟自己来,随后开门进入厢房。

    陆云让他掀开上衣,只见他背上有两道如同蜈蚣般大小的鞭痕,有些破皮,红彤彤十分醒目。幸好,伤痕不深,看来他老爹虽然气极,也还留了手。

    陆云从袖里乾坤取出云南白药软膏,直接涂抹在上面。

    “好凉爽……咦?还一点都不疼了。”他有些惊讶,动了动身子。

    “只要你不挠它,明天就会好的。”陆云道。

    “太好了,谢谢陆大哥。”

    他整理好衣衫,带着陆云到了院子。陆宁儿已经在院子里的榕树下安了一张饭桌。桌子上摆了几样小菜,用陶碗装着。除了一碗闷鸡肉,就是几个时菜。

    陆宁儿招呼着陆云坐下,转而对弟弟道:“我说你傻不傻?爹爹刚才鞭你,你为何不躲?以前你不是都跑掉的嘛。”

    陆璟笑道:“我都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了,再逃就没意思了。再说,以后我是要顶门户的,哪里还能逃?”

    “你才多大点儿?就要顶门户,睁眼睛说瞎话呢?”陆宁儿觑了他一眼道。

    “这哪里是说瞎话,明年二月的童子试我是肯定要下场的,过了童试,四月份还要进行府试,只要我考上秀才,接下来参加乡试也不远了。只要能中,就是个举人老爷,到时候自然就能顶立门户啦。”陆璟信誓旦旦说道。

    “尽想好的,别说举人了,就是考个秀才也没那般容易。姐听说隔壁屠户家的儿子下场考了三次了,都没有中的。”

    “哎呀,那是人家,关我甚事?只要我考上不就行了?”

    “好吧,这是你们读书人的事儿,反正我也不太懂,爹爹会督促你的。不过,刚才被爹爹抽鞭子,现在还疼不?”陆宁儿担忧问道。

    陆璟笑嘻嘻望了一眼陆云道:“刚才陆大哥帮我上了药,可灵了,现在一点都不疼了。”

    “什么药这么灵验?你该不会是只顾安慰姐姐的吧?”陆宁儿似有不信。

    “骗你作甚,不信你问陆大哥。”

    陆云谦逊道:“就是一些跌打方子,我祖传的外伤药,还算灵验。”

    陆璟晃晃胳膊,扭扭身子,转念一想道:“我现在只是担心这宅子的事儿,接下来该怎么办?总得想个弄银子的法子,得有个章程。”

    陆宁儿一听,觉得十分安慰,弟弟这么小就懂得顾家了。

    突然,老爹走了过来道:“这事儿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你只管读书便是。”

    陆云转头一瞧,只见他头发已经盘起,套着一个木冠,一根发叉穿插固定。一身干净的灰衫,宛如乡绅一般,哪里还有刚才垂头丧气的颓然之色?

    “来,爹爹坐,吃口菜喝口酒。”陆宁儿忙起身伺候。陆璟和陆云也都站了起来。

    他看了陆云一眼,道:“小哥也姓陆?那往后管我叫叔就行,我也叫你贤侄,这样亲近。对了,贤侄是哪里人氏?”

    陆云尴尬道:“我还没有户籍。”

    陆叔一愣:“怎么可能没有户籍?就算是佛徒也是有户籍的,那小哥之前有在寺庙修行过吗?”

    陆云摇摇头:“我只去过光阴寺。”

    陆叔恍然大悟道:“难怪了,光阴寺毁了近十年了,若你的原籍在光阴寺,如今却是要改籍的。”

    陆云见他误会自己是和尚也随他去,有些不解问:“这改籍怎么讲?”

    陆叔解释道:“就是把原籍该迁到另外的寺庙。”

    陆云皱了皱眉道:“可我不是和尚,该当如何?”

    陆叔道:“还了俗的话,那可以入别的姓籍,只要有大户接纳过籍就行。现在买卖奴仆的大户不少,在衙门备案也很容易。这个往后再说,不是什么大事。”

    陆云听了松了一口气,想想也该给自己弄个户籍。

    “对啊,陆大哥,实在不行,你就入我陆家的籍,反正你也姓陆,只要到衙门报备一下就行。”

    陆叔瞪了小儿一眼道:“多嘴。你以为我们陆家是高门大户不成?还让小哥入籍,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陆璟讪讪道:“也是哦,我们陆家世代贫农,到了爹爹这一代就做了商贾大户的管家,虽然有了一口饱饭吃,可算来还是贱户。再加上遭了罗家连坐之罪,算是贱得不能再贱了。”

    陆宁儿有些生气道:“弟弟,你怎么能说这么难听,谁贱了?户籍贱就要妄自菲薄么?官府又没有法令说贱籍不能科考,只要你考上举人,就可以立门户,到时候谁敢说咱们是贱户?”

    陆璟窃窃然道:“我就是随便一说,看姐姐你还当真了。”

    陆叔听了叹了一口气,举起酒杯闷了一口,一脸的抑郁寡欢。良久才道:“罗家算是倒了大霉了。老爷的流放是免不了的了,只是可怜了夫人和小姐。”

    “爹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璟好奇问。

    陆叔叹息道:“说与你们知晓也没什么。据此百里之外有个望县,名为兴业县,那里的县丞占了富户的肥田,被富户老爷告到了郡衙,那县丞心怀恨意,竟神不知鬼不觉把富户老爷毒死。结果却被都察院的言官御史挖了出来,最终参到了朝廷。县丞老爷被抓入刑部大牢严刑逼供,供出罗老爷曾经对其行贿,侵占了兴业县中田五百亩……”

    “啊……”三人一听,有些错愕。

    陆叔继续道:“这是大案,听说朝廷也正要整治侵田的歪风。所以,听刑部的人说,罗老爷要出来几乎不可能。”

    “使银子也不行么?罗家家产不薄……”陆宁儿道。

    陆叔摇摇头道:“罗老爷犯的事不小,朝廷所有人都盯着,已经成了公案。谁还敢耍什么手脚?再说,知情的大管家卷了活银跑了,如今还在受通缉,罗家更是百口难辨了。只有爹爹我这种无关紧要、牵扯不深之人才能用银子来赎。只是,罗家家产已经被抄,田地、宅子、铺面和酒楼都已经被封,哪里还有银子来打点?”

    陆璟焦急道:“那数儿和她娘亲会怎么样?”

    陆叔脸色铁黑,不甘道:“夫人和小姐估计要与披甲人为奴……”

    “啊!”陆宁儿和陆璟张大了嘴巴,十分震惊。披甲人本来地位就低于一般的官军,要与这样的人为奴,简直是生不如死的。

    “不行呀,爹爹,咱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夫人和小姐也赎出来。”陆璟激动道。

    “你激动个什么?这次爹爹能出来,宅子都抵出去了,那娘俩要能赎,价格肯定也不低,哪里去弄银子?”陆叔骂道。

    看到饭桌冷场,以及一双儿女忧伤的脸色,他忙又安慰道:“放心吧,这事爹爹自有分寸,明天托个关系去大牢见见老爷再说。现在吃饭!谁都不许再提这事儿。”

    陆云暗讨:“一百两赎个人也不算太贵,只是,这事儿跟自己半毛钱没关系,而且还没有死人,就暂时当不知道。”

    转念又一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冷血?”

    随后,又否定了对自己不利的评价。

    于是很大条的开始埋头吃饭,一顿饭只吃了一小会儿,便宣告结束。所有人胃口都不好,陆云却是觉得饭菜太次,自己现在有钱,也应当改善改善伙食,穿过来本来就倒霉透顶,这个世界乐趣又少得可怜,再这么虐待自己这张嘴,怎么也说不过去。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