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2章 免费午餐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众人一阵羡慕。

    陆云奇怪道:“图公子那么对待香儿,你们不气愤么?”

    琥珀气呼呼道:“我气愤啊,不过姐姐们都说气愤也没法子,治不了他。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上船。”

    春寒道:“对的,他就是整个安阳城的笑话,是十足的怪胎,所以最好提防着他。”

    陆云好奇道:“怪胎?那家伙除了那方面怪,还有什么别的恶行么?”

    在陆云看来,姓虐和受虐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在前世,这种S.M游戏很盛行,人们普遍接受。什么皮鞭、手铐、麻绳、眼罩、蜡烛等等施虐工具种类繁多,玩起来十分酣畅淋漓。虽然这在正常人看来十分残忍,但在姓虐者眼中却绽放如一朵美丽鲜花。他们享受痛并快乐着,享受姓虐的快感和寻求自我满足。

    春寒道:“他脑子不正常的,对香儿所做之事就是最恶心的恶行。听说,他以前也对妻妾做过这等恶事,差点被图老爷打断双腿赶出家门。由于害怕图老爷大义灭亲,只好把主意打到我们这些可怜人身上。”

    陆云自言自语道:“找个建宁一样的女人做老婆就解决了。”

    “建宁?是什么女人?”

    陆云暗中腹诽:“建宁可是个十足的姓虐女人,配图公子这等人物就是绝配,只可惜,这个时代未必就有这种女人,就算有,也是养在深闺无人识的。”

    嘴上却讪讪道:“呵呵,是传说中的极品女人。”

    ……

    夜里。

    三更的更鼓刚响过,陆云辗转身体便触摸到一具柔软的**。

    一股淡淡的胭脂气传入鼻腔。

    “是谁?”他微微惊讶,不知道是谁摸上了他的床榻。

    黑暗中,香儿睁着双眼平静地望着陆云,说了句:“谢谢你。”

    “香儿,是你?”

    “嗯,是我,我害怕……”

    她蜷缩起身子,背靠着陆云,钻入陆云怀里便一动不动。

    陆云有些手足无措,但是瞬间就镇定下来。今天看她被那姓图的性.虐,他是无论如何也对她提不起兴趣了。只觉得她可怜无比。但是推开她?此不能为也。将心比心,如果此刻推开她,她如何做想?只怕自己伤她之心胜过那姓图的百倍。

    叹息一声,把他轻轻拥入怀中,以示宽慰。

    闭起眼睛,陆云脑海里尽是今天她被人虐的景象。除了没有贞洁,她其实并不丑,皮肤白白嫩嫩,特别是胸前一对软峰十分美丽。

    陆云忍不住右手绕过她的细腰,抓住盘横在脑海中的那两团柔软,轻轻抚弄着,覆盖其上良久便不再动弹。窗外,雨已经停了,微风透过窗棂吹进来,有些凉意。他轻轻叹息道:“夜很深了,睡吧。”

    翌日,陆云睡到中午才起身,怀里的香儿早已离去。

    陆云洗漱干净,出了船厅。船厅之中早已摆好小菜和清酒。琥珀已经不在,只留下莺儿服侍陆云饮酒。

    “香儿呢?”陆云问。

    莺儿后怕道:“香儿姐在房间呢,她不太想出来。昨天真是多亏有公子在,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陆云谦虚道:“举手之劳而已,其实也没帮上什么忙。”

    莺儿学着大人的口吻肃然道:“公子高风亮节,太过谦了哦。先不说替香儿姐姐疗伤,就说入得房间救人那就是急公好义,还有那二百两银票亲手转交香儿姐姐,那也是不贪不占,两袖清风。”

    看她一本正经的小大人模样,陆云一捏她的脸颊笑道:“你个小屁孩,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跟谁学的?”

    莺儿红着脸佯怒道:“这是我们说话的本领,妈妈常教导我们逢人三分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陆云一想,也是,做花船行当的本就应该是见人说话,嘴巴讨巧才行。

    “对了,其他人呢?”

    莺儿笑道:“公子是想听小曲么?好吧,我去叫春寒姐姐和梦婉姐姐。”

    说着站起来欲叫人。

    陆云摆摆手道:“算了,别叫了,我还是安安静静吃完这顿酒就走吧。”

    莺儿吃惊道:“公子这就要走?不住满三天了?”转念一想,疑惑道:“莫不是公子担心那图公子来找晦气?”

    陆云心中微惊,这小家伙真是人小鬼精,这都能猜得到,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昨天夜里鞭打了那厮十来鞭,保不齐他事后想起要来寻晦气。再者,花船毕竟也不是自己的久留之处,还需得寻个安定的住处以图后事才是正经。

    以前看小说,别的穿越者不是大富大贵,就是御女无数,个个如鱼得水。如今自己穿越了,也不能不思进取混迹花船。该努力还得努力,改变世界他暂时没这个想法,但至少需把自己弄得衣食无忧,逍遥快活才行。

    郁郁闷闷喝了几杯酒,想到自己刚刚穿越就弄到了五十两金子,还有一块价值三万两白银的极品羊脂白玉,也不算混得差。再一想到自己袖里乾坤的手段,就算做个小贼那也绝对能混得风生水起。

    正胡思乱想之际,莺莺燕燕的女子竟然从房间里出来,很不理解地对他道:“公子怎么要走了?”

    陆云找了个不咸不淡的理由搪塞过去,遂又叫莺儿加了两个肉食和一壶清酒,笑吟吟盘坐在万花丛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不快活。

    案桌上酒觥筹交错,喝了良久,陆云感觉天旋地转,便开始疯言疯语。

    “人生得意须尽欢,来,喝,不醉不归……”陆云劝酒道。

    “公子,别喝了,别喝了……”清河女有些担忧起来。

    “快,公子醉了,给公子备碗浓茶醒酒……”一名清河女道。

    “没醉,公子我怎么会醉?看我念诗给你们听……”陆云摇了摇头,想要把醉意晃出脑袋。

    “念诗?刚才那句‘人生得意须尽欢’就极妙。”梦婉笑着思索道。

    “好,那就这首了,给你补齐喽,听好啦,公子我要开始抄诗了。”陆云颤颤巍巍站起来,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吟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陆云摇头晃脑,一气呵成,念毕,一个踉跄便要倒下,众女大惊,都伸手欲扶,结果陆云倒在众女怀中。

    她们久历风尘,迎来送往不知见过多少书生,不管是不学无术的,还是孤芳自赏的,或是自持才气过人的,都见过不少,唯独没见过陆云这般生得极度漂亮,又急公好义,而且还有大才华之人。

    众女听陆云作诗,竟都生出如痴如醉的感觉,扶他在怀,竟然还有趁机揩油的。

    “哎,热茶来了,让让……”

    莺儿手捧着一大碗热茶汤递给梦婉,梦婉吹了吹,放在陆云嘴边一点点喂下去。

    热滚滚的浓茶入腹,陆云只觉得全身舒坦,醉意来的快,去得也快。喝完茶汤就酒醒了三分。

    “失礼了,失礼了……”陆云不好意思道,表情诚恳真挚。

    众女掩嘴而笑,把陆云扶起。

    陆云摇摇头,待酒意醒了四五分便拱拱手,提出告辞。

    “公子不仅英俊潇洒,而且还出口成章……”从雪依依不舍道。

    “只与公子相处一日,便知公子乃真性情之人,难怪能讲出这般感人肺腑的故事来,《西厢记》能把人心挠得春心萌动,《杜十娘》又把人心戳开一个大洞。”春寒道。

    “对呀,这般捣鼓我们女儿心,真是坏死了。”水卉道。

    梦婉亦对陆云揖了一礼道:“还有今日饮酒所做之诗,如大河奔流,纵横捭阖,又气象不凡,我等深深拜服……”

    陆云尴尬道:“这个……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那我走了。”

    说着,举步下了船。

    一个紫色影子闪出船舱,是梦婉,只听她道:“下回再请公子来讲故事,去何处寻公子?”

    陆云想了想,指着对面远处卖粉之处道:“陆记粉摊,找到她就找到我。”

    又前走了十几米远,莺儿从后边气喘吁吁追上来,把十两银锭塞给陆云:“姐姐们让婢子把银子还与公子。”

    “怎么?我……”

    愣神之间,丫鬟瞬间就跑远了。

    陆云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在船上住了一天一夜,洗了热水澡,要了一件袍子,吃了几顿花酒,而且还享受了一回顶级的吹.箫服务。难道都不要钱白白便宜我了?

    陆云摇摇头,只觉得这个世界当真莫名其妙,不可用常理来揣测。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