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0章 古人过剩的感情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云觉得很有意思,吃着两个小丫鬟准备好的酒菜,细酌慢饮。两杯下肚,可以长吁短叹说些她们听不懂的话,可以附庸风雅吟些趁景的诗,两个小丫头无论他说什么竟然都能侧耳聆听,而且都是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真是好听众啊,虽然有可能是装的,也可能是职业习惯,但是陆云不介意。在异世找两个听自己抱怨和愤青的人可不容易。

    就这样,三人笑呵呵的对饮,仿佛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陆云发现两个丫鬟都很好言,问什么都会笑眯眯的回答,很讨喜。

    几杯下肚,陆云胆子便开始壮起来。二十一世纪勾.引小女孩的经典语录从嘴里飘出来,再配些韩剧里的甜言蜜语,把两个小女孩哄得五迷三道。

    《西厢记》再度被他搬了出来,刚讲个开篇,就有四名美人从后舱房间走出围拢过来。陆云想要停下打招呼,琥珀忙竖起手指示意四女安静稍坐,还一边拉着陆云的衣袖催促道:“接着说,接着说呀。”

    陆云看所有人没有要中断自己继续讲下去的意思,也就乐得行那些虚礼。

    对于《西厢记》,陆云讲过一回,如今再次讲来毫不拖沓,而且只觉得思感如同泉涌,增加了一些有趣的韩剧情节,把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娓娓讲述,就像春风拂面,暖阳揉心。

    待快要讲到结局,正不知该把结局弄成喜剧还是悲剧,不禁停了下来。

    “怎么不讲了?”

    “对啊,别发愣,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对啊对啊,到底怎么样了?”

    一群莺莺燕燕竟然挽起他的手臂一个劲地摇,令他觉得自己正在万花丛中戏,人生得意莫过于此了吧?陆云想。

    “适才讲到哪里了?”她回过神问。

    一位穿着粉红色衣裳的女子忙道:“讲到了长亭送别后,张生行至草桥店,梦中与莺莺相会,醒来不胜惆怅……”

    陆云认得她的声音,是澡房里两姐妹中的妹妹。瞧了她一眼,只觉得她脸蛋圆圆的,一幅十分纯情的模样。

    又环顾众女一眼,只觉得四女各有姿色。

    心中腹诽道:“怎么吹箫女孩没露面?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匆忙间竟忘了问。”

    嘴上却继续讲述《西厢记》大结局道:“张生考得状元,写信向莺莺报喜。这时郑恒又一次来到普救寺,捏造谎言说张生已被卫尚书招为东床佳婿。于是崔夫人再次将小姐许给郑恒,并决定择吉日完婚。恰巧成亲之日,张生以河中府尹的身份归来,征西大元帅杜确也来祝贺。真相大白,郑恒羞愧难言,含恨自尽,张生与莺莺终成眷属……”

    喜剧总是令人欣喜,陆云讲罢,六名清河女向往不已。

    陆云仔细打量着众人,发现这个时代的精神文明还真是很匮乏,一个故事也能令她们回味良久。

    趁着几人感触良久,陆云才有机会细细观赏众人。

    除了两个丫鬟,粉、紫、绿、蓝,四色衣服,四个风韵女人,长得虽然不是绝色,但比起大多女孩却胜出一筹。

    只论清河女的姿色,玲珑画舫也算实至名归。

    陆云作为现代人,对美女的免疫力比这个时代之人强大得太多,这四名美女在他眼中虽然长得不赖,却没到被蛊惑的程度。因此,只是端详了一会儿,便神色如常。

    “我叫陆云,你们都叫什么?”

    四女笑盈盈站起来自我介绍。

    “奴家叫从雪。”

    “奴家叫水卉。”

    “奴家叫春寒。”

    “奴家叫梦婉。”

    四位清河女依次对陆云行礼,蓝衣从雪,体态丰硕。绿衣水卉,两鬓潮红,嘴边有一小颗美人痣。粉衣春寒,脸蛋圆润,年纪最幼,笑意醉人。而梦婉是谈话姐妹中的姐姐,声音最为动听,气质也最为独特,浅笑之中泛起两朵小酒窝。

    陆云看到粉衣春寒和紫衣梦婉头戴青翎羽花,知道是清倌人。而另外两人戴有红翎羽花,是红倌人,便又将人细细对比一翻。清倌人面目更为清秀,表情更为天真。而红倌人眉目更加传情,体态更加丰硕勾人,穿着也更加大胆,一块抹胸鼓起,露出沟壑和一片雪白。

    “原来风尘女就是这般模样,浅笑粉黛,守礼又暧昧。”陆云暗忖。

    在他的观念里,风尘女只是指红倌人从雪和水卉。丫鬟和清倌人算不得是**,就像前世,他不可能把酒吧献唱的艺人都当成**一个道理。

    “对了,公子您的头发怎么……莫非您以前是佛子么?”粉衣春寒最是调皮,疑惑问道。

    陆云摸摸头上的短发,讪讪笑道:“我并非佛门弟子,这头发是被歹人所剪,非我之愿也。”

    “哦?此话怎讲?”

    陆云道:“此事说来话长,不但令我伤心欲绝,还十分丢脸面,不提也罢。”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公子无奈断发,岂不要伤心很久?”蓝衣从雪露出哀伤的神色。

    陆云一愣,暗忖:“伤心?哥哥怎么可能会因为剪头发而伤心?只是,说了你们也理解不了哦。”

    随即哈哈一笑,显得十分豁达:“伤心自然是伤心的,只是人生在世,又有多少事能尽如人意?既然无力回天,自然要坦然面对。”

    六女中有人不以为然却陪着笑,有人动容,有人深思,有人神色依旧,总之神态各异,十分有趣。

    又喝了一轮酒,陆云有些微醉道:“我看,你们都喜欢听我讲故事,要不,我再讲一个关于你们的故事如何?”

    陆云来到这个世界,一直孤单。如今莺莺燕燕相伴,虽是风尘女子,可也觉得热闹,男人的虚荣心悄然复活,感觉有时候还真需要旁人认可。特别是看到六女望向自己略带仰慕的目光时,陆云就觉得自己没那么可怜。至少,眼前之人要比自己可怜十倍百倍。既然都同是天涯沦落人,还管什么尊卑礼仪?给予快乐,自己快乐,何乐而不为?

    “好啊好啊,公子出口成章,自是不凡。那我等就再洗耳恭听。”六女兴奋道。

    陆云看她们欢喜,喝了口茶水润润喉,开始讲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

    书生李儒与京城名姬杜十娘情投意合,山盟海誓。

    杜十娘摆脱**从良,由于李儒害怕世人偏见,不愿带其回老父家中,两人返回南方。途中杜十娘被盐商孙富看中,贪图其美色而挑拨离间两人的感情,意图将十娘占为己有,许诺以价值连城的百宝箱聘之,李儒禁不住挑拨,愿意接受孙富的百宝箱把十娘卖与孙富,十娘发现了真相,才知道自己错看了李儒。

    她心灰意冷,百宝箱作为俩人爱情的试金石,彻底试出了李儒的虚伪。第二天,杜十娘取了百宝箱,沉入了江底,自己也跳入江中寻死。

    岸上旁观的人救不活杜十娘,将怒火烧向李儒和孙富。李儒追悔莫及,抑郁成疾而终。孙福亦没有好下场,终亡。

    陆云把这个故事当成一个中篇来讲述,言语之中多有无奈和伤感。讲到最后,五女竟然恸哭抹泪,完全令他始料未及。

    杜十娘是名姬,她们也是,所谓同病相怜莫过于此。

    陆云发现自己真的很邪恶!头脑中不知不觉就想讲这个故事。只是想不到这个故事,却能骗得许多伤心人的眼泪儿。

    “杜姐姐真是太可怜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负心汉?而且还把全心全意爱她的女人卖与他人……”

    “杜姐姐死得太冤枉了,奴心好痛……”

    陆云愕然,久久说不出话来,这个世界是不是煽情的爱情故事太少,所以杀伤力才如此巨大?还是悲剧力量太过强大,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共鸣,令她们代入主角感同身受,同病相怜而无法自拔?

    哎,都是可怜人啊!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陆云感叹道。末了又自言自语道:“凄美悲剧才是感动人心的泡妞神器啊……”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