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1章 腰斩之刑(上)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云走出顾府,回头望了一眼金灿灿的匾额,黑匾金字,两个繁体大字:顾府。真是熠熠生辉,两侧一对威武的石狮子仰首挺胸,一对红灯笼如同牛眼,两扇红大门裂开一条缝隙,房门在门内斜眼偷看。

    陆云轻蔑一笑,抬脚便走。

    官家的虚伪令他心生反感,繁琐的礼制也令他浑身不舒坦。虽然离开顾府,心有忐忑和彷徨,可谁又知道,他不是龙入大海?

    转过一条巷子,清河在目,游人不绝。

    陆云踏着青石板路,感受到沧桑的年轮和一股蓬勃的生机。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形形色色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不知通向何处,街上人来人往,行人不绝。有挑担赶路的,有驾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清河景色的。以高大的城坊高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米店、布店随处可见。

    这就是繁华的安阳城永庆坊!

    听说整座南陵都城安阳十分广阔,分为十二大城坊,就像前世的城市片区。除此永庆坊外,还有文昌坊、定安坊、兴武坊、东城坊、顺义坊、崇文坊、宣化坊……等等。

    陆云一身白衫,断发,竟然让人误以为是佛门中人,吃了一碗凉茶,茶铺老板竟然陪着笑不收钱,阿弥陀佛,陆云念了一声佛号,感慨市井小民的和善与大方。

    摊贩吆喝,行人匆匆,各忙各事。满眼望去,怎么没有少爷横行、欺男霸女?再一看身边,士子游兴所至竟然摇头晃脑当街吟起诗来,也不知吟些什么,只是无人喝彩,看来迂腐的书生吟诗成风,世人早已麻木免疫。还有穿戴好看的妇人、妙龄女子以及各色丫鬟出入胭脂铺、布行、金店。陆云好奇,跟着一路观看,兴致勃勃,俨然忘了自己已经流落街头,无处安身。

    “出去出去!一个大男人来胭脂铺作甚?”

    “嘿,自然是给女友买胭脂花粉。”

    “女友?是个甚东西?”

    女友都不懂?陆云刚想骂上几句。随即又想起这个时代没有女友,男女朋友关系在封建时代纯粹就是耍流.氓。陆云讪讪然落荒而逃。随后又好奇的进入一家金店,戒指、花钗、耳环、吊坠、手环、脚镯玲琅满目。还有各种玉器、宝石。譬如手镯、挂坠、摆件等等应有尽有。

    ***,都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一问镀金、包金的有没有?店小二摇头不跌,说道:“那不是假货嘛!告与客官知晓,咱们景福金店童叟无欺,真金可以火炼!”

    看陆云似有不信,便又凑上来神秘兮兮道:“卖假货是要徒刑三载的!谁会为了几个银子犯糊涂?”

    原来如此,看来这世道法度还算严明。可出了金店,转瞬间又瞧见衙门巡役巡街,巡得累了,坐下来喝两碗豆腐脑儿,吃完钱也不掏,大摇大摆离去,那摊贩敢怒不敢言。原来不管什么世道,都有仗势欺人占便宜儿的。

    不分东南西北走了许久,永庆大街走到了尽头,正感叹繁华市井,有些盛世的味道!突然人群涌动,大家兴致勃勃往一个方向涌去。陆云好奇,拉住一个书生,问了怎么回事。那书生两眼放光,催促道:“走走,城外武陵广场有热闹看……”

    “什么热闹?”

    “听说是处决人犯!”看到陆云一怔,他笑嘻嘻补充道:“腰斩之刑哦。”

    “腰斩?”

    “不明白了吧?用重斧从腰部将犯人砍作两截,这就是腰斩!”书生饶有兴致的解释,随后邀请陆云一同前往看行刑。

    武陵广场在城外,穿过城门回望大城,士兵严整,城墙比想象中要高出许多。守门的士兵一个个面色冷峻肃然,很有特权的样子,不仅可以随意盘问出入者的九族,还可以随意搜身检查。陆云一想,若是被搜身之时男人被摸蛋蛋,女人被摸咪咪如何是好?我次哦,好没人.权.。

    “搜身是他们的特权,侠以武犯禁,安阳城内是禁止随意携带兵器的。他们查的是私带兵器入城的武人!”

    “城外可以随意携带兵器,那治安岂不是很差?”陆云问道。

    他好似看外星人一般看着他:“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城外也是有衙门的,而且会武的巡役并不少。虽然在城外,很多人都佩剑带刀,而且江湖武人比一般人要强大太多,又十分自负和好斗,连官府都管束不了。但是城外五里之内设有衙门,巡役得力,并不显得乱。所以治安还不用太担心。”

    “奇怪哦,既知武人凶悍,为什么还要把法场放在城外?不害怕被人劫法场么?一般来说,法场不都在菜市口?”

    他疑惑道:“菜市口?怎么会?卖菜的地方跟法场两不相干,你怎么会有那般奇怪的念头?再说了,法场都是要死人的,谁家会去法场买菜?”

    陆云想想也是,不过,法场在哪里跟自己半毛钱没关系。

    他看陆云疑惑,进一步解释道:“当今陛下不喜内城染血,说是晦气冲天,所以不允许建在城内。其实,法场离城门亦不远,而且重兵把守,谁能劫?”

    陆云默然,两人走了一会儿,他指着城外繁华的店铺,又道:“发现有什么不同没有?”

    陆云看了看,感觉城外的店铺之中多是酒楼和客栈,还有许多的铁铺。

    陆云便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书生微微点头。这家伙叫陆炳坤,是个童生。见人自熟,说话调理清晰,却隐隐有些卖弄。陆云很喜欢这样的人,稍微露出一点钦佩的目光,他就会变成话痨,能把你想知道的东西一股脑儿全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陆云发现,城外甚至比城内更加繁华,脚店、酒楼、茶坊更加热闹,而且很多读书人竟然腰挂佩剑,偶尔也有些人背着大刀,不过都用布条包着,只露出刀柄。

    陆云在城外感受到一丝江湖的味道。

    “发现了吗?安阳城是南陵国都,当初建城的时候还是建小了。城外方圆五里之地都要比城内繁华,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往来安阳城的各地客商都喜欢在城外歇脚,白天进城。”

    陆云有些明白了,客商押货往来都是带着保镖和兵器的,自然严禁他们带入城内,而且城外清河的花船与城内零零星星相比,却是多不胜数。男人们夜里唯一的乐趣就是寻花问柳。往来商客旅途寂寞,找歇脚的地方自然就得是有花船的地方。甚至每当城门关闭之前,都会有很多的寻花问柳的读书人和好弄风月的商贾士绅涌出城外,这就使得外城的酒楼和旅店业十分繁荣。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青石板铺成的一个小广场。此时已经是人头攒动,看来不管是哪个世界哪个时代,好事看热闹总是人们的通病。

    广场背靠城墙,城墙上站着许多的弓弩手,一个个严阵以待。原来这是居高临下防止劫法场。城墙下,刑部监斩官一身绯红色官服,头戴官帽,肃穆而坐。

    被斩的犯人有三人,头发劈头盖脸,看不清面容。他们正吃着断头饭和断头酒,四菜一汤、一坛女儿红。粗犷的两人狼吞虎咽,偶尔仰头喝上一口老酒,嘴里哈哈大笑喊着痛快。看起来十分豪爽,有几分武人的豪气。还有一人细嚼慢咽,十分享受的样子,而且他身材也瘦小,看起来更像文人。他抬头望了一眼遮天的云雾,看不到太阳,天空灰朦,心情似乎也不是太好,吃着酒还叹气。最后才望向聚集着的看热闹的人们,眼里尽是悲悯。人们看他可怜,殊不知在他眼里,世人才更加可怜可悲。

    灰暗的天空和人们的愚昧素餐竟然能影响他的食欲,气呼呼把筷子扔了,只是喝酒。

    这时候有差役来维持秩序,远处还有巡官到处巡视。

    陆云奇怪道:“他们是什么人?都犯了什么罪?”

    “时辰一到,自然有刑部官员公布身份,宣布罪状且验明正身。”陆炳坤道。

    陆云白了他一眼,他才笑呵呵低声卖弄道:“你也知道,如今大周朝势大,天下六国乃是其附庸,我南陵国也在大周王朝淫威之下年年纳贡,仰人鼻息,就连陛下的大皇子都被典押在大周朝都做了质子。别看如今南陵太平昌盛,谁知道哪一天大周王朝就会兴兵南下,围猎南陵……这三个家伙脑子都有病,而且太蠢,就因为这个愤世嫉俗,所以才会触怒了朝廷,枉丢性命。”

    “太蠢?”

    “嗯,南陵对大周王朝誓称臣国,朝廷因此力压各种兴兵黩武、唯恐天下不乱之言论。这是国策。而这三个人,竟然明着宣扬战事,鼓吹忘战必危。听说那两个武人,还结社反周,私造了兵器。而那文士则著有《忘战必危论》,还拜官访士,四处游宣……”

    “削首还不行?为什么要用惨绝人寰的刑罚?”

    陆炳坤摇摇头:“陷南陵于不臣,更引大周觊觎之目光,此是大罪。”

    陆炳坤摇摇头,似乎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沉重,极没意思。顿了顿低声在他耳边道:“朝廷就算要反大周,也不可能放在明面上,这就是朝廷的态度。你说这三个吃断头饭,喝断头酒的家伙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径,是不是笨蛋所为?”

    陆云点点头,确实笨。不过似乎是忠义之人,必定怀着爱国情操,只是被施酷刑,这朝廷做派,既残暴又无奈。

    他似乎看出陆云的心思,低声笑道:“不用如此重典,不如此明正典刑,如何压制天下唯恐不乱之心?如何苟延残喘于大周淫威之下?这三人,空有热血,却是白死了。”

    ……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