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7章 仰天大笑出门去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新书上传中,求推荐票!求收藏!

    ——————

    所有人都望向陆云,还有他斜挂的包包。

    因为金子不在自己包里,所以陆云心不慌。看着一群人做戏的样子,心生厌恶。但也只得把怒气压下,摇摇头解释道:“包里都是我的私人物品,再说,我没有私拿任何不该拿的东西,冯妈妈再怎么搜也定然是搜不出来的。”

    冯妈妈此刻已经咬定陆云,金子是她亲手栽赃放进的暗格,又派人时刻盯着,从放进金子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人离开过,定是他取出银子装进了自己的腰包,不在包里还能在哪里?

    “就在你的包袱里,搜搜便知。”她冷笑道,眼神真的可以杀人。

    陆云没有再看胡搅蛮缠的老仆妇,而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被人栽赃,他想得很深,观察众人的细微表情变化,透过现象看本质,终于发现了一丝端倪。

    二夫人李氏与三夫人柳氏不和!

    这两个人竟然在这个时候隐隐较着劲。卧槽,原来是城门失火殃及了自己这条小池鱼。

    据说府里前后有三位夫人,大夫人为正妻,已经离世多年。如今掌后府的是二夫人李氏,乃平妻,虽育有明童少爷,却一直没有扶正。三夫人柳氏亦是平妻,如今怀了身孕,这丢失的银钱是用来置产的,这两人争产竟然拿自己来开唰?

    冤!比窦娥还要冤枉!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宅院里也不平静啊。

    陆云真不想再做无畏的纠缠,必须尽快把自己摘除出她们的明争暗斗才行。

    但是又有一丝隐忧,要澄清自己很简单,只要把包包里的东西倒出来便可,只要她们没找到金子,自己的嫌疑就摘除了。可包包里的东西并不是这个时代的物品,展示在这些人面前会不会给自己招祸?虽然这些人都是老弱妇孺,可谁也保不齐她们没有好奇心,一但传扬出去对自己终究百害而无一利……

    良久之后,转念又一想,自己对她们来说算哪根葱?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

    ***,看来这府邸是呆不下去了。

    掰扯清楚,摘除干净,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只是,十锭金子到底哪里去了?适才明明在自己手上,瞬间就消失无踪,差点吓得自己尿飚,难道是五鬼搬运了去不成?

    他脑海里想着金子的去处,豁然间隐隐抓住一丝逝去的东西,就像当初怀着藏金子的强烈念头,就是那种感念牵引,他瞬间洞察到金子还在他的身上,确切的说是在他的手里!

    他感应到自己的手袖处有一个奇异的空间,装着金子的灰色包袱正藏在这个狭小的奇异空间里。

    陆云顿时懵了,卧槽,这是神马情况?金子果然还是自己拿了啊……

    只是,自己怎么会有个手袖空间?!

    这咋整?!

    “做贼心虚了?发什么愣?!赶紧把包袱打开,否则立刻见官!”

    冯妈妈看到陆云愣住,越发得意,忍不住催促,还用见官相威胁。见官对于平头百姓来说不是小事情,因为阶级的存在,民见官就先矮了三分。所以,世道上一说见官,任何人都自先畏惧起来,威胁也都往往能够凑效。

    自己果真是贼,但是还不能承认,***,不能掰扯了,赶紧抽身!

    "我要离开顾府!"陆云瞬间回过神来,突然说了一句无厘头的话。

    众人一愣,正说着见官的事儿,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莫非脑袋急糊涂了。

    要离开也成,总得先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柳氏惊讶之余暗忖。

    “离开之前,我可不能被你们冤枉。要知道,若是我今后考科举,背个莫须有的罪名还真无法立身。所以,我同意给你们看我的包包,以明心迹。”

    妈的,贼说自己不是贼,还试图理直气壮地把自己摘除干净,陆云有些戚戚然。上辈子也不知道造了哪门子孽,被老天这么耍着玩……

    他有些赌气地把挎包从肩头拿下来,丢在地上。出人意表地不是打开包包,而是开始脱衣服,只留下白色内衬服,把家丁服脱掉,丢在柳氏面前:“这衣服还你们!”

    还真得狠一点儿,演戏就演全套,家丁服口袋甚多,脱了不要,总能堵某些人借机又造口舌。

    在众人愕然和黑脸的当口,他开始翻包裹,平板电脑、手机、军刀、钱包……剩下的也都把包包口倒转,把包一股脑儿抖个底掉。

    “吧嗒吧嗒!”十来只安全套被抖了出来,掉在地上,陆云一看,脸顿时红成猪肝,真是丢脸丢大发了……咦,不对,这些土包子怎么会知道这东西是啥?别自己吓自己。

    “两颗碎银是做陀螺小少爷给的赏……给你们了,算是买我身上的睡衣……”

    “还有两锭白银是救回夫人的酬劳,这个是我应得的,我必须拿着。”

    “还有这个……一块皮革……一块令牌……一把小刀……还有一些药片儿……”

    把平板电脑说成皮革,把手机说成令牌,如此睁眼睛说瞎话糊弄人,行不行?应该没关系吧?反正不是他们要的金子……

    包包空了,直接扔给错愕兼黑脸的冯妈妈:“看看……里边可有金子?掂掂……这轻飘飘的包袱比五十两黄金重否?”

    冯妈妈果真往包里看了看,还掂了掂,唯唯诺诺望向三夫人柳氏,似乎在等她的暗示。

    陆云把一切看在眼里,笑着对柳氏道:“天道昭彰,又岂会令我蒙受不白之冤?误会可以消除了吧?若是这样你们还要诬陷我,传扬出去丢尽脸面的可就不是我了……”

    嘿嘿,既想害我,哥哥就直接反打你脸!

    柳氏果然变色,顾府的颜面若是丢了,自己恐怕也会惹老爷生厌了。

    她想了想,又恢复了镇定道:“下人看错了,也怪我管教不严,闹了误会……”

    上首李氏叹了一口气,柔声道:“既是误会,消除了就好,先生莫要因此生出嫌隙才好。”

    陆云巴不得立刻离开,摇摇头道:“误会解除就好,那我现在离开顾府也没什么负担了。”

    “陆公子,何苦如此?”李氏不解道。

    嘿嘿,这就有点明知故问了。

    陆云也不点破,毕竟这事也怪不到李氏头上,而且她这些日子待自己确实不错。

    顾盼儿有些黯然,明童少爷狠狠瞪着冯妈妈。赵管家却盯着地上的奇怪物件陷入沉思。

    陆云拿过自己的包包,把东西重新装进包里,对上首李氏拱拱手道:“那么……缘尽于此……我走了。”

    他毫不拖泥带水地挎包出门。

    顾盼儿猛给弟弟使眼色,顾明童忙摇着娘亲的手袖道:“娘亲,先生是冤枉的,怎么能让先生就这么走了?”

    “对啊,二娘,得把先生留住呀,若是让外人知晓了,指不定怎么看顾府呢,委屈了先生事小,丢了顾府脸面事大。”

    卧槽,盼儿小姐怎么一急起来,就乱说话?哥哥委屈可不是小事,没看到哥哥为了不受委屈,宁可丢了脸面,还要保留节气离府么?

    “陆公子,稍待……你这一去可如何营生?”李氏忍不住担忧问道。

    陆云头也不回,摆摆手哈哈笑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吟完这句诗,陆云觉得自己很酷很叼!大有英雄不拘一格,睥睨天下的绝世风采!

    ……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