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6章 栽赃嫁祸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陆云看着手上装金锭的包袱,心中恍然一惊,随即冷笑,我就说嘛,这天上哪里会掉下馅饼?原来是一出精心安排的栽赃陷害!***,刚才还异想天开,现在惨了,一百八十度大转折,要被别人害了!

    只是,是谁这么毒?要害自己?!不管了,要把金子藏起来,否则人赃俱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藏哪里?床底?柜子?屋顶?整间屋子一目了然,哪里能藏得住东西?而且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否则,不会如此粗暴的砸门。

    陆云慌了,冷汗淋漓,门眨眼间就被踹开,关键时刻,手上的金子竟然没处藏。

    果然,“轰!”的一声响起,门被踹飞,落在地上振起一片尘埃。

    陆云大急,心中怨恨无比,只有一个念头回荡在脑子里:“藏起来!藏起来!!藏起来!!!”

    这时,从门外冲进来三个人,一个老仆妇,两个男仆役。气势汹汹,冲进来就是一通臭骂:“耳朵聋了?为什么不开门,是不是你把金子偷了藏起来的?!”

    陆云愕然!一进来就说金子,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栽赃嫁祸啊!

    不过,金子不在自己手上吗?他们怎么没长眼?两个男仆役竟然还到处乱搜!

    为毛还乱搜?!陆云一看自己提着金子的手,顿时愣住了。

    手在发抖,他刚才提着的包袱已经不见了,就在门被踹开的一刹那,包袱竟然在自己手上凭空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怪事一件接着一件?!拿在手上的包袱突然消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这不符合科学道理啊。

    陆云自嘲地摇摇头,表情有些索然,暗忖:奇怪的事情还少吗?自己应该已经变得麻木了才对。先是掉进古井,穿入奇怪的时空隧道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现在又是拿在手上的东西突然莫名其妙消失无踪。

    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仔细搜完了,没发现!”两名男仆役道。。

    “啊!”仆妇顿时慌了。她恨恨瞥了陆云一眼,又瞪着两个跟来的仆役凶狠道:“搜!给我继续搜,掘地三尺也要把金子找出来!”

    两名男仆领命,比之前更加粗暴的重新搜查,只一会儿又翻找了一遍,竟然一无所获,三人脸都绿了。

    仆妇随即盯着陆云身上上下,看到陆云的肩包眼睛一亮,五十两黄金,一共十锭,不仅重,而且占地儿,藏在身上衣兜不可能,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藏在那个包包里了。

    老仆妇眼里凛光一闪,突然欺身上前对着陆云斜背的包包想要动手抢夺。

    这老女人疯了?敢抢自己的东西?!

    妈的,陆云暴怒,右手用力猛挥,“啪!”的一声,瞬间打掉她伸过来的粗手,令她颜面尽失,有些魔怔了。

    她在三夫人身边当差,是早年三夫人柳氏从娘家带过来的老人,哪里受过这等羞辱?望着陆云的眼睛能射出刀子来。

    “小子!偷了金子还敢反抗?!”她顿时厉声喊了起来:“做贼心虚藏在包里还不给看么?”

    卧槽,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你脑袋塞大便,傻啊?我自己的东西,凭什么给你看?”陆云狠狠瞪了她一眼,冷笑起来。

    敢骂我?老仆妇怒气上涌,也直想破口大骂,转念一想,抓贼拿脏,既然金子在他身上的包里,自然不怕他跑了,还是把他押到二夫人和三夫人处对质好了,只要一翻包,必定人赃俱获,到时候,嘿嘿,让他无从抵赖。而三夫人答应自己的五两银子的赏银才能到手。

    她收起怒容,阴笑着对陆云道:“三夫人丢了合股建茶园的金子五十两,正四处搜查,老身怀疑金子就在你的包里,识相的就乖乖交出来,否则老身就要带你去夫人处评理去。嘿嘿,到时候人赃俱获就没你好果子吃。报官是小,直接杖毙是大……”

    杖毙?妈妈的,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陆云瞬间冷静下来,盯着她道:“包是我的,自然不能给你,要去夫人处评理正和我意,正所谓做贼拿脏,我虽然只是府上的客人,可也容不得你一个奴才来栽赃侮辱!”

    老仆妇脸色铁青!五十两金子是她亲手放在枕席下的暗格里的,如今已经不翼而飞,屋子里也四处搜查了,没找到,能藏的地方只能是在他的包里。说不得,真要请去夫人处对质了。

    “那好,看你嘴硬,随我来。”老仆妇表情阴森道。

    ……

    殿宇大厅聚集了十来个人。

    二夫人李氏铁青着脸盘坐在案桌上首,她的身边是顾盼儿和明童少爷以及老管家赵塘。与之相对的,是三夫人柳氏,右首还有一位年轻小妇人,那是如妻包氏,下首还有几名仆役。柳氏吵吵嚷嚷,讲述金子被盗过程。

    “前些天,听得姐姐吩咐,便清点出十锭共计五十两金子以做入股新茶园之用。原想着翌日交与姐姐。未曾想,第二天要取来之时,发现钱柜已经被打开,里边的金子不翼而飞……”

    她哭丧着脸,继续道:“找来守夜的冯妈妈一问,她便道出了夜里听到的动静。冯妈妈说,夜里看到一道人影从门前闪过,之后鬼鬼祟祟往役房去了。冯妈妈瞌睡正浓,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也没甚在意,不曾想,竟是府里财物被盗走……”

    说话的当口,老仆妇领着陆云和两名仆役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老仆妇和陆云身上。

    陆云脸色铁青,不由暗讨:“好大的阵仗,这是设计好的桥段要对付自己?只是,这栽赃陷害的手段未免太过下作,到底是谁要害自己?”

    “冯妈妈来的正好,就让冯妈妈当面与姐姐分说……”柳氏道。

    陆云看了一眼正说着话的柳氏,顿时恍然大悟!这老仆妇原来是柳氏从娘家带过来伺候她起居的仆妇,叫冯妈妈,难怪之前见了眼熟。看来陷害自己的就是这柳氏无疑了。只是捉贼拿脏,如今金子莫名其妙消失,自己只要死不承认,到了衙门也能占着理儿,不必怕着谁来。

    罢了,先看她与冯妈妈到底有何说辞,要摆个什么嘴脸再说。

    冯妈妈道:“昨儿夜里,老奴起身如厕,看到陆公子鬼鬼祟祟从房门走过,飞快的往役房跑,陆公子自从来到府里,行为怪异,老奴本也不甚在意,所以也就没有声张,只是第二天听得三夫人说钱柜遭窃,老奴这才想起昨夜儿陆公子的可疑行径来。于是赶紧报告了三夫人,三夫人贤德,怕冤枉了好人,从此生出嫌隙,也没让老奴去捉人拿脏。可老奴心想,既然自己看到那人的背景,又往役房而去,那是谁盗了柜银于就显而易见了。于是,老奴就擅作主张喊了两个仆役,搜了陆公子暂息之所……”

    陆云脸色铁青,上首的顾盼儿和顾明童也面有怒色,盯着冯妈妈,十分不满她擅作主张。

    “胡闹!”二夫人李氏顿时不悦地叱喝道:“冯妈妈,我问你,昨儿夜里,你可看真切了陆公子的面貌?”

    冯妈妈诺诺道:“看真切了,他的身形比一般人高出一个头,老奴断不会看错的。”

    顾盼儿皱眉道:“哼,冯妈妈,莫要欺心,昨个夜里黑漆漆,你又有夜盲症,怎么就敢说是先生?你怎么敢那般肯定?”

    “就是,冯妈妈莫要胡说八道。”明童少爷也怒怒道。

    冯妈妈偷偷看了一眼柳氏,又看向小姐和少爷,定定神道:“就算老奴看不真切,可陆公子比一般人高的欣长身板老奴可不会看错,再说府里这么多年都没有丢过东西,他来了几日就出了这样的事儿,不是他又是谁?”

    李氏皱起了眉头道:“所以,你就去搜了陆公子的住处,可搜出什么来了?”

    正所谓做贼拿脏,李氏这个问题问到要害上了。

    “未曾搜出……”冯妈妈低头喏喏,突然又抬起头,厉声道:“翻遍了他的住处都没有搜出来,定是被他私藏起来了,就在他的包袱里,老奴敢肯定。”

    ……

    感谢【自由66号】打赏!

    </p>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