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1章 装逼说琴

文 / 神降之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夜幕深沉,陆云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成了紫衣华服,腰间挂玉的翩翩公子,身后跟着三五个狗腿子,趾高气昂宛如螃蟹横行般走在大街上,看到讨食的乞儿,抬腿就是一脚;看到貌美的女子,上前便揽着调.戏;到了酒楼,饭食难以下咽,竟把掌柜打成猪头,把饭桌掀翻,哈哈大笑徜徉而去。

    一瞬间,场景变换,突然三五个面色模糊的人儿拿剑朝自己乱刺,一人喊自己小贼,一人喊自己色坯,另一人非要剁碎自己给他人偿命……

    三把剑刺中自己的身体!

    一把剑割开自己的喉管,殷红的鲜血溅出八尺……

    一把剑刺穿自己的腹腔,抽出来的时候肠子竟然也随着流满一地……

    一把剑同时刺穿自己的眉心,这人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啊……”从床上醒来,吓个半死,原来是一场噩梦!***,原来自己有纨绔的潜质。哎,噩梦连连,春.梦无影,人品怎么也不爆发一下?真是好没道理啊。

    看看窗外,月正中天,乖乖躺下,继续安睡。

    迷迷糊糊中,梦魇又至。

    这一次梦到自己起身走出屋外,耳际隐隐有琴音回响。

    也不知是谁附庸风雅,竟然深夜抚琴?寻着空灵的琴音走去,穿过一条石板小道,一座凉亭出现在眼前,亭子里夜风飘花,白绫飞舞,席间,一位白衣女子背着自己轻轻弹唱。如水的背影,清灵的腔调,如同梦幻仙境。

    陆云走过去,唱喏行礼。抬头一看,美人竟然转过身来,妖艳的容颜,轻吟浅笑。突然间,容颜落尽,化为一头血狼,血盆大口一张,猛然间,竟然咬下自己的头颅,血淋淋,惨不忍睹……

    “啊……”陆云翻身惊醒,发现自己竟然还在房间的床榻上,满脸虚汗。

    卧槽!一夜连着做两场春.梦……不,是噩梦!

    他再没有一点睡意,推门而出。

    屋外,竟然还真的传来轻灵的琴音,陆云自以为是错觉,耳朵耸动,凝神静听。

    嗯,很古典的曲风,仿佛清风吹过山岗,仿佛花香弥漫庭院,又仿佛月光洒满大地,湖面生辉……

    他还是忍不住寻着琴音而去,穿过三个月门,两道回廊,来到之前来过的桃园。沿阶而上,古亭正中竟然还真有一名风姿绰约的女子焚香抚琴,一旁是低首而立茶水伺候的绿衣丫环。

    一亭一案,一炉一琴,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面。特别是低矮的红色案桌上香炉白烟袅袅,抚琴女子背影绰约,秀发飘逸,令他感觉如梦似幻。

    一声惊异和零碎的脚步竟然引得她回过头来……

    陆云心里陡然一惊,想起梦中所见,顿时大惊失色,紧闭起双眼,慌张的挥舞双手。

    “别咬我,别咬我啊,我练过铁头功,我皮厚肉糙,我有艾滋……”

    咦?都过了半响,竟然没什么动静?

    陆云缓慢睁开好奇的双眼,正看到顾家大小姐亭亭玉立,奇怪的望着自己,一旁的丫环百荷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顾小姐狠狠瞪了丫环一眼才转而问陆云道:“先生,您怎么了?”

    陆云自觉出丑,红着脸讪讪然道:“呵呵……没什么……误会……误会……”

    “那您怎么会在这里?”丫环道。

    “睡不着出来走走,今夜和风轻拂,很凉爽,很适合散步,听着琴音就寻过来了。”陆云打哈哈道。

    “果然皮厚肉糙呀……”丫环掩嘴暗笑,疑惑地问道:“敢问先生,艾滋是什么?”

    艾滋都不懂,太没有见识,太没学问了。

    他白了丫环一眼,转而对顾小姐道:“小姐也睡不着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抚琴,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小丫环看陆云不理她,抢先回答道:“我们家小姐也睡不着,所以才出来弹弹琴,静静心。”

    小姐点点头,笑意盈盈。

    陆云道:“我叫陆云,还未请教姑娘叫什么?”

    “陆地神仙的陆,客居云端的云……我知道。”顾家小姐似乎想起了什么,笑着说道。百荷在一旁吐吐舌头,替她回道:“我家小姐叫顾盼儿。”

    “顾盼儿……顾盼生姿……”陆云不禁轻吟,只觉得她的名字很美,人如其名。

    顾盼儿听到他的轻吟,眼睛一亮,对他越发有些好奇起来。

    陆云注意到案桌上摆着一把红褐色的古琴,大约三尺六寸长,下部扁平,上部宛如弧线般凸起,很有美感。只是,陆云觉得奇怪,这琴怎么只有五根弦?似乎跟他在另一个世界所看到的古琴不一样,少了两根弦……

    “这是什么琴,弹的又是什么曲子?”

    “我们家小姐弹的是‘极乐吟’,乃南陵国古曲。”百荷一脸骄傲和兴奋,很是可爱。

    “哦?就是刚才弹的那支曲子?嗯,确实古意盎然。”既然说是古曲,自然有古意,回想起来,也确实听出了古雅之意。

    “先生也懂琴?”顾盼儿眼睛一亮,问道。

    “呵呵……懂是懂点……听过……没玩过……”陆云厚着脸皮道。心中却暗讨,都是那么几根弦,哥哥吉他弹得不错,想必跟吉他也差不多。

    “要不,小姐再弹奏一遍来听听……”陆云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归入不要脸的行列。

    丫环想要说话,顾盼儿忙又瞪了她一眼,把她嘴里的话瞪了回去。随后,盈盈一礼,也不言语,轻盈坐下,拨弄琴弦。

    还是刚才隐约听的曲子,此刻近身聆听,竟然有一种入戏的感觉。相传,俞伯牙能把高山和流水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如在山水之间。此刻陆云听着古曲,也感受到一股逍遥自在的山水心。

    对了,极乐即是逍遥之意,曲名就已经道出真谛。

    突然,她手上连弹,有一窜十分明显的清朗音律从她指间连续飘出,就像山泉一般明净,高山一般烟雾缭绕,随后,感觉到了山水之绿,曲末还勾动四弦,给陆云一种看破尘世,超脱物外的感觉。

    琴音缭绕,在这空旷的夜里,陆云思感敏锐,他感觉自己听懂了,只是会不会是自己的代入和臆想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样?我们家小姐弹得如何?”百荷笑嘻嘻问道。

    陆云代入刚才的所思所感,想了想道:“古意缭绕,风格甚高,峰回路转,别有天地。”

    文绉绉的说话,很好很装逼。前两句那是奉承,后两句是实实在在的感悟。反正听琴这种东西,因人际遇不同,所思所感都会因为感悟不同而有所差别。

    顾小姐却有些惊诧,随即点点头,感觉兴致圆满,吩咐丫环抱琴,行一礼,款款离开。

    陆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步履,仿佛踩着祥云,衬出十分美妙的身段,目光便肆无忌惮的看,从削瘦的双肩,到长而纤细的腰肢,再到浑圆的臀部以及弱柳扶风一般摇曳的金步,一一大饱眼福。百荷回过头,朝他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小姐,先生他真的懂琴么?”

    “多嘴……”

    “奴婢只是好奇,先生到底懂不懂……”

    绕在耳际的对话声渐行渐远,陆云摇摇头,坐在案桌前,矮凳竟然还有一丝暖意。

    ……

    

( 穿越之神级驸马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2/258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